第30章 见家长!!见张处霖家长?

旁边白善逸正要起身,袁初又把他压了回去说:“再睡会,挺早的。”

白善逸不解的问:“不是着急回家吗?”

是的,我们的确在现实世界。

看他焦急的模样,袁初起了逗弄之心说:“是我急着回家,还是你急着见我爸妈?嗯?”

他假装没听见,一头扎枕头里装死。可爱死了,要不是有急事袁初肯定是要把他翻过来,好好戏弄一番。

“好了,我们赶紧去找张处霖,怕她出事。”

说起正事,白善逸立马弹坐起来说:“我特地让张处霖晚两个小时回现实世界,别担心。”

还好,袁初和她就在临近城市,应该能赶巧接到她。

这里是袁初租的房子,两室一厅,置身其中像是被可爱包围。当然,这肯定不是袁初那个懒鬼的杰作,是上一任租客留下的宝贵财产。

下地下停车场,袁初的狂拽酷霸炫的大越野就在电梯旁,两步路就到了。白善逸也有些震惊,看室内装修风格,还以为她会更喜欢可爱的吉普之类。

其实上面有点落灰,毕竟平时她上班都是骑她的小毛驴,不用担心堵车风险。

“我很少开,这次是给张处霖撑场子。”

白善逸没有接话,而是告诉她:“户口已经迁出来了。”

“歪瑞古德”

他歪头认真的问道:“歪瑞古德是什么?”

阿这~袁初也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含糊不清的说:“就是你做的很好的意思。”

“翻译告诉我,好像不是这么念的。”

她解释道:“就是为了好玩故意这么发音,为了贴近中文。”

不想和他继续掰扯,他实心眼,肯定会把发音纠正为止。

“可是,这样发音不对啊?”

看吧!说什么呢?不承认他的观点就得和他死磕。

袁初连忙岔开话题问:“你的身份搞好了吗?”

“嗯,办好了。”

“等接到张处霖,带你们一起去办挂失。”

其实白善逸想要自己仿造来着,被袁初强硬的制止了。她一个良好公民,改信息可以用“不得不为之”来安慰自己,但伪造身份证实在过分了,良心过意不去。

前面就是一条狭窄的深巷,车过不去只能步行。可怜本想用大越野震震场子,结果地不利,交通条件不允许。

穿过巷子,白善逸才将手从鼻子上拿开。臭水沟的气味有让人清醒的奇效,袁初感觉身上可能已经腌入味了。

这里算是老城区了吧!一家挤着一家,说连着不如说挤在一起合适。

袁初先礼后兵,敲门问好。来开门的是张处霖的奶奶,老人家长的一副慈祥模样,却不想心却坏的很。

越想越气,但对方毕竟是老人家,逼着自己缓和了一点。

“我来找张处霖。”

话刚说完,老人家就丢过来一碗闭门羹,并说:“不认识什么张处霖。”

哈?只听张处霖说远没有自己看来的真切,这一家人对外都不承认有这个人的吗?

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种奇葩家庭也能被她遇见,真是倒了十八辈子霉了。

“张处霖,我是袁初,我来找你了。”

内里没有动静,袁初以为她没有听见,又重复一遍。这才有断断续续的骂声传来,说的难听,气的袁初一脚踹在门上,疼得直打泪花。

还以为是在游戏里,一脚下去踹开门闯进去,现实中腿残了也踹不开这大门。

袁初敢肯定,张处霖就在里面,至于为什么不理她,也有个猜测。那傻蛋游戏中猖狂的不行,现实中怎么就那么懦弱,真是服了她了。

“张处霖,你给吱个声。”

这时,白善逸指了指二楼有个阳台,没有封窗。不会吧!让她爬进去啊?算是违法的吧?

袁初抬手拍在他后脑勺,纠正到:“这里是现实世界,不是游戏,不可以违法犯罪。”

转身就拨打了110

遇到困难当然是找警察叔叔,用合法途径维护自身权益。现在的张处霖算是孤儿,这一家又正好不对外承认她的身份,热心公民举报一下这里有人拐卖监禁少女有什么问题吗?没有问题。

警察叔叔速度果然快,不到五分钟就赶来了。袁初跟着后面狐假虎威,正大光明的走进去寻找张处霖。

她那对人渣父母这时承认的倒快,情绪激昂的哭诉着张处霖的确是他们的孩子。

“这件事我们警方自然会查清,还请各位配合。”

被拷走后他们还恶狠狠的瞪了袁初一眼,没有过多挣扎,毕竟本来就是他们的亲女儿。

袁初找到她的时候,她坐在二楼储物间的门后面,险些夹到她。她狼狈的抱住自己,双眼失去光亮,嘴里重复着:“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她……”

就该直接冲进来,管他违不违法。袁初后悔极了,让白善逸出去待着,她抱住张处霖的时候,她还害怕颤抖。

袁初只能虚抱着她,拍着背安慰到:“没事了,我带你回家了。”

张处霖这种情况也没法正常协助办案,所以警方留下一位林姓女警官跟着张处霖。

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反而让张处霖冷静下来。她抱着袁初痛哭,其他的不肯提一个字。

此案证据确凿,没有任何疑点,再加上受害人神志不清,直接走的公诉流程。

袁初将人带回家,除了话少了其它还算正常。现实世界中的张处霖依旧自我恢复能力强大,就目前看来,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进发。

晚饭过后,张处霖又要去洗碗,白善逸自觉将碗抢走,袁初把人拉走。这一整天就看着张处霖把自己忙成陀螺,自己折磨自己,感觉她已经将这种生活方式刻在了肌肉里。

袁初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只希望她能恢复到游戏里的那个样子,张扬美好、自信潇洒的张处霖。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捡起来一看……完球,是组长。

已经忘记自己还是个社畜了。

“喂~老刘。”

组长:你怎么今天没来,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也不请个假。我来看看你吧!要不然我也不放心。

最怕组长突然的关心,他哪是来看她,他明明是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生病了。就算生病了,腿断了也要把她推去公司。

“不用不用,我明天保证准时到。”

组长:那就好,没事就好。

有事的话,其他人就摸不了鱼了。

就像现在打开社交软件,保准齐齐的慰问。这就是原画组内部的团结气氛,一人画图,全组摸鱼。

第二天,袁初支会白善逸在家照顾好张处霖,她要出门赚钱养他们了。

一方面如此,另一方面她要去办一下休假,赶紧回家才是。

“袁初,你真要走吗?”

“袁初……”

那群混子可怜巴巴的望着她,真情实感,都是真的舍不得她。

“我就休个假,不至于吧!”

老刘哭诉:“你走了,可就换我被压榨了。”

暴露真示意图了吧!你们这群混子。

“多好,三倍工资呢!加油。”

这时,其他混子才反应过来:对啊!和他们好像没什么关系。个个喜笑颜开,由衷的祝贺老刘。

“恭喜,你终于能顶替袁初拿三倍工资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老刘怒喊:“这福气给你要不要?”

正好袁初也收拾好了,单手提着大袋子,空出来一只拍拍他的肩膀道:“少看两部电视剧,你就能完成全组任务了。”

听说袁初要走了,建模组也凑过来问是不是真的。于是,袁初又从头到尾再解释一遍。

唉~

“那就好,毕竟袁初平时只动口,不动手,要是换了一个人揍他们怎么办!听说隔壁公司建模师老被欺凌,还好他们公司有打架扣钱这一条规矩。”

袁初道出实情:“因为我扣扣,要不然我也要揍你。”

家里有两张嘴,所以袁初贤惠的逛了菜市场,下一秒就出来了。突然想起来家里没有锅,还是继续外卖吧!

昨天那是看他们第一次来,给他们适应时间,还把外卖到碗碟里,今天直接吃打包盒。吃完丢垃圾桶,卷起来往外一丢就好。

张处霖面露嫌弃,算是这两天进步神速了。袁初有预感,她不用一星期就能变回那个无法无天的张处霖。

终于得空带他们去挂失,警察叔叔用异样的眼光盯着她,估计是怀疑她是什么不法分子吧!

毕竟丢身份文件丢的那么齐全,还真是头一回遇见。丢了就算了,丢的还是两孤儿,就更稀奇了。

从派出所出来后,她才想起来她的车还孤零零的停在巷子外面,又跑回去找车。

巷子还是那个巷子,不过车没了。

袁初立马了解,拖着两个人又去公安局找。扣三分罚款两百,本来就不富裕的分又雪上加霜。

白善逸要说话,袁初立马捂住了他。这里可是公安局,旁边就站着民警,要是让白善逸继续他大逆不道的发言,肯定得喝一盅。

车上,袁初对白善逸进行严厉的批评:“不要再想着给我改驾照分。你给我好好背法律,就先从交通法开始,晚上我抽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