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欢迎来到卡农的世界3

刚一踏入鹅卵石铺成的小径就收到任务完成的提醒。没有下一步提醒,果然卡农就在这里。

空中飘来一群气球。和线索图片上一样,邀请函拴在下方。

张处霖故意不接,她走到哪气球跟到哪。袁初走上前拽它,它就躲。

移速不快,使用点强硬手段就薅下来了。气球左右晃悠挣扎了一会,气的炸了一个。

邀请函到手,就差卡农了。

袁初正在脑子里盘算着如何通关——或许,把猫绑气球上?听说监管者可以使用空间门。玩家无法在三天内抵达加利海,但这对监管者来说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绑架卡农的爱猫,为了这点破积分得罪卡农真的值得吗?

不等袁初继续权衡利弊,得出结论,张处霖一把抢过邀请函利落撕掉。

行吧!也不用考虑了。

“喝奶茶吗?”张姓富婆问。

开玩笑?

“穷,一杯奶茶要我十五个比利,我不可以。”袁姓穷鬼答。

出息~张处霖猛rua袁初的毛,扎着高马尾手感极差。

“姐姐养你。”随即打开面板输了个520包给袁初。

袁初已经感觉到了被包养的快乐,快乐如此简单。

捧着厚芋泥波波怎么想怎么不对,一比利换算人民币一百元呢!

她搁这喝着一千五一杯的奶茶,坐着两百元票价的公交。

心又开始痛了。

现在她们的任务就是拖时间,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等白花嫁来找事就行了。

袁初起早贪黑,认真做任务也就赚八十个比利,而这两天张处霖富婆疯狂消费,少说也有四位数了。

人比人气死人

这还是那个抠搜到爆的世界嘛?她从哪来的那么多比利。

等到规定时间,袁初独自走进园林。一大早张处霖就不见了,也不知道去哪浪去了,干脆先去卡农家等她。

白花嫁从假山后绕出来,左右探视只有袁初一个人。

她撑着一把白色蕾丝阳伞,高跟鞋少说六厘米。更可怕的是那么高的跟移速比袁初脚下弹跳增幅25%移速增幅10%的道具高了不知多少个档次。

难怪张处霖馋。

她也馋。

也许该找个机会半夜爬进黑花嫁城堡,把她那一身也扒下来。

袁初动了动鼻子,好浓一股榴莲味。

张处霖。

一大早跑出去买榴莲,就离谱。

也不知道人藏在哪,只能认命打头阵。

白花嫁收起伞,用伞尖指着袁初说:“我亲爱的信使,为什么我的邀请函没有送到卡农的手上。”

不管袁初后面说什么,她都是要动手的。

“你看清楚,本殿下可不是你的信使。”

白花嫁像是被惊到了,猛的背过身。

这是袁初二轮时稀里糊涂得到的身份,巴达尔王国小公主赛琳娜,还有个张处霖编造的传闻:凡是与她对视超过十秒就会变成石像。

就这还真的都信了,将她列为世界最不能惹第七位。

可能这白花嫁是蠢的,她两刚刚对视绝不少于十秒,一点没发现不对劲。

张处霖窜出来用她抓过榴莲的爪子摸上白花嫁的裙摆。

肉眼可见白花嫁的崩溃。连被夹在张处霖腋下的狮子猫都在“喵喵”嘲笑她。

被弄脏裙子的白花嫁又恼又气,在精神挣扎中选择先回去洗澡。

袁初盯着张处霖夹着的猫,一脸的生无可恋说:“刚得罪了白花嫁,又来个卡农,我还想继续在世界混下去。”

张处霖眨巴着大眼睛,满脸无辜:“人家也是为了你好,百分百胜率心不心动。”

并不。

不过时间已经到了,任务早就失败了,只等卡农出现宣布结果,张处霖抓猫干嘛?

“咣”一声,卡农猛的撞在假山上,头上血流成柱还不在意,转过来对着张处霖吼:“快把咪咪还给我。”

说完一米九几壮汉蹲在地上抱着膝盖痛哭,一边哭一边喊:“你把咪咪还我……”

张处霖没有心,提着猫笑得肆意,威胁道:“让我们通关。”

“叮……

正在清点通关奖励

玩家袁初积分+9比利+10白城堡通行证×1

玩家张处霖积分+2比利+1罚单×2”

袁初探着脑袋瞅了罚单一眼:袭警、扰乱交通秩序,自行前去缴纳罚款两百比利。

这罚单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就这东西张处霖和袁初两人加起来能堆新华字典那么高,根本没人回去老实交罚款。

“走了,拜拜。”

袁初还没来得及回她,人都已近钻进卡农给她开的传送门里了。

一米九几大汉头上还喷着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

也不是没试图打断他,完全没有用,他已经进入忘我境界。

一直待到太阳下山卡农才发现旁边还站着一个人。

再次回到内阁的感觉真好,直勾勾踏入商店拎着一大袋零食回到自己的小房间。

只有积分榜排行前十才有自己的独栋别墅,而袁初……

可能翻排行榜能把手翻废了。

说着前十名,前七个名次全被不知名的一轮玩家占着,且七八名相差四百分。世界说一轮玩家身上都有猎人标志,但根本没人见过猎人标志长啥样,更别说见着一轮大神了。

百无聊赖翻开论坛,第一条#幽台变态监狱塔#

越狱任务吗?蛮有意思的。

点开倒是意料之中的不正经,根本没有人分享游戏攻略、心得。

某匿名玩家:已经在幽台混到了工作,工资超高,老板贼帅。

另一位玩家:???还能这样玩?兄弟请务必分享一下心得。

看得袁差点笑软在床上,“世界”不要面子的?

说实话,袁初心动了,世界这么扣,她为啥不去找份工作。

给张处霖发消息石沉大海,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死了没,她需要这么长时间?

正打算下楼吃饭,张处霖一身白惨兮兮地站在门口。袁初左右探头确定没人赶紧把人拉进来,像做贼一样。

“干嘛,我丢你脸了?不应该第一时间把我拉进门。”

张处霖有着一句话就让袁初嫌弃不已的异能。

“我看看有没有人,有人我就当场把你揍一顿以证清白。”

“那你可就大火了,内阁暴揍监管者。”

张处霖说完,一把推到袁初。坐在地上的袁初就很懵。

张处霖打开面板,取出黑色运动鞋给袁初穿上,还热乎着。

“刚从黑花嫁那扒下来的,特别适合你。”

移速增幅50%,S级装备就是不一样。

“打不过就跑,一看到这名我就想起你了,感动不。”

袁初盯着鞋,心里五味杂陈。

没脚臭吧!

“我谢谢你哈。”几乎是挤出来的话。

“不客气。”

张处霖那城墙般厚的脸皮,绝对是S++级别的。

袁初全程坐在地上沉默,听着张处霖讲述她是如何历经千辛万苦干掉白花嫁的。

尽捡好听的说,那好歹是监管者,怎么可能一点伤不受,这么长时间肯定在自己偷偷疗伤。

“哦,对了,我取代白花嫁后见着世界的虚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