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决战

在白善逸的再三叮嘱下,大家都记住了袁初的生日,刻在骨子里的深刻。

虽然决战是呼吁全部玩家参与,但并不强迫,所以来的人也熙熙攘攘,大多数人都将混吃等死演绎的淋漓尽致。

“这有五十人吗?”

魏辛觉瞟了一眼,懒洋洋的回到:“要不是袁初,我也不想来。”

张处霖附和道:“嗯嗯,这么多人抢一个名额,扣爆了。”

袁初等人此刻就站在圆形大厅内,四周是十个一模一样的门,分别对应0~9。

“走哪?”魏怜仙问的废话。

“走寂寞,1211呗!”

魏怜仙应声缓解尴尬,呆呆地爬在门口往里面瞧。漆黑一片,不可视物,他是不敢往里走的。

他收声问:“谁打头阵?”

刚回头,众人的目光全汇集在他的身上。一时间,魏怜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他弱弱的问:“不会让我去吧?”

给他整不自信了,团队中,他好像一直都是探路的那个大怨种。他不死心,非得撞了南墙才肯回头。

“你不会舍得让我去的,对吧?”

袁初慈祥的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去吧!好孩子。”

另外两人以及一些看热闹的玩家凑过来,尽管搞不明白情况,还是热心的给予他鼓励。

袁初回头一看,这群人怎么那么眼熟,貌似还是东部那群人。所以看热闹的还是同一批吗?

魏怜仙上嘴唇粘下嘴唇一瘪,张处霖心中道不妙,一脚给他踹了进去。她怕袁初心软,下一个探路的就变成她了。

事后若无其事的拍拍裤子上不存在的灰,朝里面问:“还活着吗?”

此话一出,魏怜仙的哭声彻底兜不住,在整个大厅来回晃悠。袁初只道:“踹轻了,下次注意。”

说罢,捂着耳朵跟着走了进去。

里面是个挺小的方形房间,正前方有一块大屏幕,上面是世界的拟态人物,一只可爱的猫猫头。

屏幕旁是通往下一个圆厅的门,但锁着打不开。

“脚不沾地,脚不沾地……”

世界重复着这句话,魏辛觉心中警铃作响,大喊:“离开地面。”

这个时候魏怜仙速度最快,里面飞起来。随后袁初与张处霖一人扯一条腿,还嚷嚷着让他飞高点。

魏怜仙欲哭无泪,使劲拽着自己的裤子哭喊到:“求你们别拉裤脚行吗?我还想保留我的清白之身。”

“闭嘴。”

还有一个特立独行的魏辛觉,他喊一声,还以为时间紧迫,结果他在这种紧张气氛下悠闲的掏出一把躺椅,躺了下去。

唉~看袁初等人在看他,他还摇了两下。

张处霖随机抛弃魏怜仙,泰山压顶扑倒魏辛觉,狠狠地给他来了个肘击,疼得魏辛觉挤出了生理盐水。

袁初气的直咬牙,怒斥他这种不团结,忽悠队友的行为。

魏辛觉摊手表示无辜,说:“你们自己误解的,怎么能怪我?”

贱兮兮的,袁初怀疑他是个假的魏辛觉。她寻思着也没得罪他啊!

扒在别人身上的动作实在不雅观,她打算跳下来效仿魏辛觉,整张床出来,输人不能输阵。

此时又有玩家跟了进来,前脚进的,后脚人没了。

气氛有停滞两秒,魏怜仙吵到:“我去,还好你没下去。”

袁初报复性的扯一把他的裤子,还好魏怜仙手快,没让她扒下来。他求饶的说:“我错了,真的,大人有大量,原谅我。”

这一路魏怜仙叽叽喳喳,和喜鹊似的,道个歉都要说上一串。袁初也是怕了,没有继续和他闹。

随着第七个人的消失,门打开了,世界也停了烦人的机械音,魏辛觉猜测应该可以下地了。

“我猜这个房间的上限人数是十一人。”

又到了谁先下地探路的时候,张处霖拽着魏辛觉的手说:“你也看到了,他拉着我的,动不了。”

魏辛觉说:“你也看到了,她压着我的,动不了。”

袁初借他的腿跳到躺椅上,没站住又压在张处霖身上,转头对魏怜仙说:“你也看到了,我被粘住了,动不了。”

魏怜仙自知和他们说不上道理,认命道:“行,我去。”

袁初:“加油”

张处霖和魏辛觉给他比了个心,以资鼓励。

一直等到魏怜仙打开那扇门,他们三人才各自嫌弃的解体。张处霖作妖的喊∶“救命,我的爪子被污染了,我要去洗手。”

袁初回瞪了她一眼,张处霖立马顺杆子向上爬,眼含热泪的说道:“负心汉,你居然不爱我了。”

第二个圆厅已经只剩二十多人,魏怜仙一个一个数,二十四个人,基本上都是熟人了。

杨梅凑过来悄咪咪的问袁初:“我能跟你们走吗?”

她脸上就写着大佬求带,意图不要太明显。

“1211,不过冠军是我的,你死心吧!”袁初毫不客气的说道。

她组的队,冠军当然得是她,要不然不就亏了。剩下也全是熟人,没什么争第一的上进心,很和平的内定了袁初当第一。

很和平,如果张处霖没有掏出她的针的话。

带威胁,带利诱,大伙诡异的团结,跟在魏怜仙身后。魏怜仙一边假哭,一边嘴还不听的找话,他好像得了一种不说话就会死的怪病。

“一只脚,一只脚……”

“看不见,看不见……”

袁初摸黑打开门,直至出门了才敢睁开。而魏辛觉全程看笑话,狗贼还录视频。

“最后一个门了,兄弟们。”

张处霖伸手拦住门说:“我有必要再提醒一句,不要动不该有的念头。”

突然正经起来让袁初有点害怕,一把揽住她的脖子说:“行了,走吧!都认识没必要这样。”

袁初打开门,“嘭”一声又给它关上了。

魏辛觉不解的问:“怎么了?”

袁初尴尬的用脚扣出三室一厅,咳两声转移话题道:“没什么,不如各位先回去?后面太吓人了,晚上会睡不着的。”

她还以为自己演的很好,殊不知心虚的样子连魏怜仙都能看得出异样。

本来大家觉得袁初信不过他们,准备退出游戏来着,但看她心虚成这样,又开始好奇后面是什么?

魏怜仙抢先起哄道:“哟~什么是我们尊贵的VIP看不得的。”

张处霖手快,搂住袁初,下一秒魏辛觉手就出现在门把手上,默契十足。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粉色花海,中间是漂浮的气球和暖灯。袁初连忙捂住脸往人后钻,张处霖死死拖着她给她推了过去。

此时此刻,袁初怀疑他们全都知道,就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回头看那些小傻蛋们全在奸笑,她还想说,为什么最后留下的全是她认识的,敢情在这里等着。

白善逸站在花海中央,莞尔一笑,拂去袁初全部的不安。

看电视剧中的男主向女主求婚时,或感动、或惊喜。当自己站在这里的时候,她心里竟更多的平静。

“我仔细想过了,人类的寿命对于我来说很短,所以我更想把你绑在我身边,每时每刻。”

“我有查过,要先求婚,然后见家长、登记、拍婚纱照、办婚礼、度蜜月,对吧?我也不太清楚。”

袁初怕他再继续下去,能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赶忙堵住他的嘴说:“我愿意,你赶紧闭嘴吧!”

他抬起头,眼睛里充满着期待又问一遍:“真的嘛?”

“真的。”

白善逸感觉自己有点晕乎乎的,不知天地为何物,手忙脚乱的拿出戒指递给袁初。

周围一阵哄笑,白善逸挠挠头脸红起来。

袁初自己打开盒子取出戒指给自己带上。

杨梅吐槽一句:“你的求婚没有单膝下跪,还让对象自己戴戒指,在彰显家庭地位吗?”

她是在开玩笑,白善逸不知道到啊!他出了名的实心眼,慌乱的解释:“不是的,我不知道,我重新来行吗?”

后面那群傻蛋还在看笑话,袁初怎么舍得让白善逸被人欺负。她踮起脚搂住白善逸的脑袋说:“都散了吧!看热闹不嫌事大。”

白善逸捏了捏袁初的手,开心的快要冒泡泡。而弟弟已经被袁初抛到脑外,张处霖提醒了才想起来。

她转念一想:不急于一时。

回头又和白善逸腻歪到一起去了。

魏怜仙蹲在地上画圈圈,哀嚎道:“我的爱情在哪里啊!”

魏辛觉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可以寡出强大,回去考博吧!我给你打折。”

“大可不必,我都没考研。”

没考研!魏辛觉更兴奋了,强烈推荐他的一路升博套餐。还说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给他优惠价什么的。

“你走,坏人。”

魏怜仙跑出去后,他又将目标盯向张处霖,还没开口,张处霖就告诉他:“我初中都没上过。”

随即给他留下一个狂拽酷霸炫的背影离去。

九年义务教育,能不能拒绝的真实一点。

魏辛觉又想去给别人推销,被警察带走了,说是有人举报他发展传销。

全世界灯火通明,举酒为最后一个夜晚。

当然,大多数npc都是跟着瞎凑热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