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被迫赶工期了2

回到内阁,看那三个都已经进入下一个游戏了,不禁感叹他们好厉害。尤其是张处霖,已经第三个游戏了,估计等她这一个游戏结束就可以开启最终决战了。

白善逸赶来的时候,袁初半只脚已经踏入光圈,正巧擦肩而过。

“叮……”世界游戏规则都没有说,就被监管者抢去了话:“欢迎来到幽台,我是巴巳,这是我的妻子巴卯。”

顺着声音望过去,一个两米高的雪人在说话,三个球的那种。他的妻子是一只断手,正常人手大小,趴在巴巳的头上慵懒的看着玩家们。

后面读规则时袁初正在看魏辛觉拉的群聊,他个废物点心在群里求救。

魏辛觉:呼叫张处霖,快来救我,我打不过啊!

袁初:你在哪?

魏辛觉:原始森林

之前三轮就是在那里被白善逸踢出去的,遍地都是奇奇怪怪的生物。袁初眉头一皱,那里可遍地都是迷惑菇。上次在火域一颗蘑菇就要了她半条命,原始森林张处霖不能去。

袁初:她不能去。

袁初:@魏怜仙,你去。

魏怜仙:???我这边还没通关。

袁初:速度点。

魏辛觉:我还能再撑半天,请快点来救我。

他还挑了个特别可爱的兔兔表情包,看样子不是非常紧急。

等袁初回复完,游戏已经开始了,可她啥也没有听到。

“谁能告诉我一下规则是什么?”

周围玩家碎碎念叨,没有人出来回话。突然身后传来声音:“俗套的游戏罢了,每人可投一票,得票多的人获胜,获胜者可拿走一万比利。”

巴巳跳出来怒喊:“你居然说我的游戏俗套。”

可以看出他是努力在凶了,但雪人模样实在让人很难不笑出声来。

“赵书德?”

他撩起头发摆了个他自认为很帅的姿势说:“是我。”

“然后呢?”

他收起油腻的表情,冷淡的回到:“我有什么必要告诉你吗?”

袁初有些控制不住想要揍他的手,但她要冷静,因为面前的人打不过。

“你别以为你长的那么帅就可以为所欲为,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长的那么好看还那么喜欢乐于助人。一个男人要那么完美干嘛?我跟你说我就是嫉妒你,你别告诉我,我就算不过这一关也不会接受你这种完美男人的施舍。”

用最拽的语气,拍着最谄媚的马屁,这一点上袁初可谓是和建模组那群人学到了十成十的功力。

没有人能抵御彩虹屁的威力,赵书德就更不行了。他捂着嘴嘴角忍不住的往上拉,还一边假装高冷的说:“重票全员失败,零票不算。”

难怪至今未通关,一万比利的确很诱人。玩家勤勤恳恳一轮都拿不到一万,这一个游戏就可能带走一万元,谁不心动?

当然,也有更好破解的方法,比如“每人两万,让我赢。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不向金钱屈服,我也可以让张处霖找你们谈谈人生理想。”

巴巳气的想冲上来和袁初同归于尽,他妻子巴卯死死拽着他的围巾让他冷静。

那是两万!大家自然没有意见,但赵书德那个定时炸弹环抱着双手兴致勃勃的看着袁初,没有想使坏的意思袁初是不信的。

“美人帮帮忙,人家真的很想赢。”袁初要吐了,被自己恶心到了。

赵书德恶趣味的用袁初的语气回到:“可是,人家也想赢哎~”

“那就让你赢。”

“我又不想赢了。”

说不通那就不管他了,反正全投袁初,他那一票投谁都一样。正这么想,他就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票在袁初面前晃悠。

嗯?还有票?袁初回头看一眼巴巳巴卯,他们的样子也看不出情绪,但袁初感觉巴巳在坏笑。

“我的票?”袁初怀疑的问。

他倒是毫不掩饰,直接就承认了。

很好,是你逼我出绝招的。

“袁华是我弟弟,明白吗?要么让我赢,要么让他和你谈谈人生。”

他的脸上有一瞬间的停顿,随即又恢复他油腻的模样。显然,他是不信的。

袁初指着自己问:“我叫什么?”

他不回话。

“我叫袁初,我弟叫袁华,懂吗?”

“华灯初上,我亲弟弟。张处霖是我闺蜜,姚旭阳是我兄弟,卖我一个人情你不亏。”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甚至连威胁都用了,他还是那副大庆油田的模样。袁初又搬出白善逸说:“上次揍你的那个男的记得吗?我男朋友,这局出问题了你就等着他去找你谈人生吧!我很小心眼的。”

说完,袁初举手要求提前开始投票,不必再等。而周围其他人听了袁初这番话,也都不敢出声。

投票情况公布,赵书德没有投给袁初,他把两票都投给了自己,大概那是他最后的倔强。

游戏结束,魏怜仙救人去了原始森林。

群聊

张处霖:袁初传我。

袁初:???

张处霖:忘了,你不是监管者。

张处霖:等会,给你开传送门。

光门打开,袁初被光刺得眼睛还没睁开就听见人的哀嚎声。

“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上有老下有两只狗一只猫。”

忽略掉底下跪的一片的npc,张处霖正坐在上面一只脚搭在桌子上,一副大佬坐姿模样。

“什么情况?”

看见袁初,张处霖立马一扫原有的戾气,委屈的站起来给袁初看她的裙子,撕开好长一块布条。

“别气别气,让黑花嫁给你缝缝就是。”

袁初说完就转身去看能把3S道具撕开的神人长什么样,所以没有看见她眼瞳一闪而过的忧伤。

“厉害啊!你真的不是玩家吗?这事你能吹一辈子。”

想了想,袁初觉得不够严谨,又加了一句“如果你还能活着的话。”

那npc哭的更狠了,大殿不吸音,声音撞来撞去吵得袁初耳朵疼。

她转头望向张处霖问:“你打算怎么样?”

她没回话,默默掏出一根织围巾的毛线针。袁初感觉凉飕飕的,赶忙搂住她劝她冷静。

张处霖有两根毛线针,一般掏出来不是被逼到绝路,那就是得见血了。虽然是npc,但好歹和人类差不多,袁初实在没办法把他当游戏人物看待,能救就救吧!

“莫气莫气,冷静啊!”

见她脸色稍微好一点,袁初立马抢走她的针,搂着给她顺毛。

要说不奇怪肯定是假的,张处霖可是那种死活不穿裙子的人,要说之前穿花嫁她能理解,毕竟是3S道具,可现在为了裙子理智都丢了就很反常,她不能理解。

当然下一刻袁初就理解了。

因为

黑花嫁来了。

他是来了,一头扎花嫁里。

之前她们相处奇怪,袁初没细想。现在他刚来也没关心一句张处霖有没有受伤,在看不出来袁初就真一头撞死算了。

袁初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理智很好,这种情况下丢了更好。

她不是君子,表面上不动,暗地里偷偷把血藤种子丢到地上。他自然没有发觉,因为他已经钻进那块被撕开的布条里面了。

血藤绽开吞噬他的一瞬间,袁初忍着恶心将张处霖拉开甩后面。黑花嫁不停的叫喊,血藤自觉将牢笼闭合严实,不留一丝缝隙让他穿出声来。

张处霖还想上前,被袁初瞪了回去。

她弱弱的开口:“没有氧气……”

“死不了。”

袁初拽着她扔会上方的王座,一时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张处霖胆怯的脸,真是气笑了。

“你……”

袁初转身深呼吸,她怕自己不冷静的情况下扇她。

“给别人当替身?你很厉害啊?”

“对不起”

袁初握紧拳头,又不能真扇这个逆子。血藤感觉到了主人的情绪,将藤条又收紧了几分。

白善逸赶来,本以为是张处霖失控,却没想到看见了袁初,相对比袁初失控的要更严重些。

他站旁边正要询问袁初有什么有感觉不舒服的地方,需不需要修养一段时间,袁初就给他下了命令:“张处霖恢复玩家身份,不再担任监管者。”

她又感觉不太妥当,补上:“把我的意识体模拟复制一份,作为白花嫁。既然他恶心我,那就好好恶心恶心他。”

张处霖还想阻止,被袁初拍了回去。她是想让袁初别委屈自己,可袁初会错了意,以为她要偏瘫这个渣男。

“你跟我回现实世界,我帮你移户口,以后我养你。”

张处霖坐直想开口又挨一巴掌,被袁初打断。

“不得反抗。”

知道她需要时间自己想明白,袁初带着她正大光明的住进了魏怜仙家,美其名曰商量决战策略。

魏辛觉听了也要住进来,说:“你们需要一个智囊。”

所以他们就有了智力担当:魏辛觉

武力担当:张处霖

幸运担当:魏辛觉

馊主意担当:袁初

和一个不能参加决战的场外人员,外挂担当:白善逸。

决战将在两天后开启,本来应该是一周,临时修改了时间。白善逸问袁初:“你生日是多少?”

“嗯?你居然不记得我生日,是不是不爱了。”

智力担当瞬间了解其中玄机,问:“是和决战有关系吗?”

白善逸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袁初激动的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额头糊了个口水印。

“么么哒,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

魏怜仙嚎到:“不,我纯血单身狗见不得这个。”

“刘思佳你没追到啊?”张处霖问。

她的恢复能力极好,一下午就恢复到没心没肺的模样。枉费袁初还担心会不会刺激到她,敢情恋爱脑的只有姚旭阳。

见到他一定要再鄙视他一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