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被迫赶工期了

“魏怜仙幸运值Max,能者多劳,你多分两个游戏。”

张处霖都发话了,他还能拒绝不成。不过他还是得吐槽一句:“反正也没多长时间,晚点回去有影响吗?”

张处霖眼神瞬间冷了下来,瞪着他说:“闭嘴,懂吗?”

了解。

他拉上自己的嘴,老老实实的当他的空气人。

袁初想到那个巴达尔的任务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只要她到场就能结束游戏,只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参加。她问:“巴达尔我能去吗?”

白善逸摇了摇头,这个游戏限制袁初不可以参加,也是之前定的,现在改不了。

袁初理解,转头对白善逸说:“那你去,速战速决。”

各自领各自擅长的任务,魏怜仙先去巴达尔,魏辛觉去原始森林,张处霖去临海市,袁初去博雅。

博雅是东部世界与中心城交接处,一个很小的城市。袁初的任务是在不引人注目的前提下前往市中心。

世界也是长记性了,学会了在任务条件中加前提。

她现在所处位置是博雅酒店大堂,周围富丽堂皇,典型的酒店装饰,没有丝毫特色。

正上面挂着时钟,只是这个表不太准,明明面板上时间是九点,它这里却是十二点。

不远处就站着监管者。

“各位贵宾,请上楼歇息吧!”

监管者的身份是这家酒店的大堂经理,长的像是个人类的样子。但依袁初所见,这种长的越正常的人,就越不正常,比如夜。

“袁初”

回头看,好眼熟的妹子。

“我是刘思佳啊!就知道你记不住。”

奥~刘思佳,那个法医小姐姐。仔细看她又换了一种扮丑妆容,改用黑痣取代雀斑,但黑框眼镜还是保留着。

她好奇的把头塞过来,想要看看袁初住哪一间。

“我俩在隔壁哎!”

袁初也看了一眼她的房卡,的确是隔壁。环顾四周,没有什么熟人,袁初叹了口气说:“我们住一起。”

“啊?这算不算犯规啊?”

犯规?袁初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这个词。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有我在,没意外。”

又接着说:“我们得快点,我赶时间。”

她挠了挠头,看袁初已经走远立马跟上去。

“等等我呀!”

电梯门快要关上,旁边一位男性玩家伸手想要拦一下被袁初打了回去。同一时间她用另一只手按了开门按键,再伸手把气喘吁吁的刘思佳拽了进来。

房间里,刘思佳取下她的黑框眼镜靠在柜子上细细的擦拭镜片。袁初则调出地图研究逃跑路线。

“你怎么有地图,是哪个游戏爆出来的道具,我也想要一份。”

那可能有一点难度,毕竟她是靠套路纯情少男骗来的。意识到话题终结,刘思佳立马转移说:“按照套路,我们应该走通风管道出去。好酷,我已经开始激动了。”

有地图在,走通风管道其实也不是不行,只是有正门为什么非要爬管道?袁初不打算坏她的积极性,让她自己试试。

得到肯定,她立马动手挪柜子。爬上爬下,这个通风口不太好拆。

袁初怂恿到:“砸了。”并给她递去了作案工具。

她深吸一口气,将锤子抡了个半圆正好砸个坑。

“铁的,怎么办?”

袁初又给她递了把电锯,新鲜着呢!上面还有藤条包裹着。袁初让血藤将藤丝收回来,剩下全看刘思佳操作。

门口传来敲门声,电锯发出的声音都盖不过它。袁初慢悠悠挪到门口,开门就被骂:“C,你干什么呢?让不让人睡觉?”

袁初瞅了一眼外面,天正亮着,大白天睡什么觉。吵架嘛!理不直气也得壮。她当即反怼回去:“你在狗叫什么?隔音不行你不去找酒店人员,你来这里嚷嚷!谁有病啊?”

罪过,罪过,这些天头一次吵架,技艺还未生疏。

那人感觉遇到个硬茬子,看人下菜碟,留了句:“下次注意”走了。

再回到房间,刘思佳人不见了。往上看,通风口还真被她搞开了。

“我在这。”刘思佳招呼道。

袁初也爬上柜子,但她的目光被窗外的事物吸引。这扇窗户外面是一座小土坡,看上去开发一半就没有继续。土坡的左边是一群男士在围桌喝咖啡、聊天。

“怎么了,快上来啊!”

刘思佳的话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有了更简单的方法干嘛要去爬管道,到处都是灰,说不定还有蜘蛛和蜈蚣。

袁初手持下巴,注视着窗外说:“你下来吧!我有办法了。”

说不能引人注目,袁初不太明白是怎样算是引人注目。按理来说她们就是客人,想去市中心打个车不就好了,何必偷偷摸摸。但真要是这么简单,就不能算是游戏了。

刘思佳跳下来,问:“什么办法。”

她顺着袁初的目光看过去,从窗户跳下去,离土坡距离不高,没有多大问题。从土坡走,顺着就能到路边,在路边打个车就能去市中心。

“这个游戏挺简单的嘛!”

袁初的直觉告诉她,不会这么简单,毕竟这是个至今都还没有通过关的游戏。

总感觉有点什么事情是世界还没有告诉他们的。

“小心为好,我们做点伪装。”

“好”

收到话后,刘思佳掏出一个巨大的收纳盒。袁初好奇的问:“这是啥?”

“化妆盒。”

或许你还对这个收纳盒的大小没有正确的认识,就拿她刚刚踩的柜子来说,有它的一半那么大。

袁初不敢说话,默默的坐在床上任她摆弄。

扮丑,刘思佳是专业的。她们俩现在就像是真的老太太一样,连胳膊、脖子这些露出来的地方都是皱巴巴的感觉。

“好神奇。”

她骄傲的摸了一下鼻子说:“那是,我可厉害了。”

看袁初半条腿翻出去,她才反应过来说:“老太太翻窗是不是有点奇怪?”

袁初人都挂外面了,有什么好计较的。她回:“管它的呢!”

路边,刘思佳又开始纠结问:“我们穿的是不是不太像老太太?”

袁初有点崩溃,早知道偷偷溜不带她了,她简直就是个杠精本精。袁初随意敷衍到:“我们是时髦的老太太。”

她好像受到了鼓舞,激情不减反而燃烧起来说:“没错,我们cos的是时尚的老太太。”

马路上车来车往,行人也很多。出租车都溜走好几辆,见到袁初她们就算是空车也不停。

袁初的第一反应:或许和之前那个方向一样,与现实世界的常识不同。

她们站了好久,刘思佳累了蹲下去叹气说:“我们不会要走去市中心吧!那么远,杀了我吧!”

这时,一个带着红领巾的小朋友走了过来询问她们是否需要帮忙。

袁初感动的热泪盈眶,终于有人看透她俩菜鸡倔强的心,来给她们指点迷津了。

她清清嗓子故作沙哑的说:“小朋友啊!我们年纪大更不上时代,想打车但是不知道怎么打,你能帮帮我们吗?”

刘思佳在一旁疯狂点头,“啊对对对”

小朋友耐心的回答:“这里是禁停区域,打不到车的。”

刘思佳迅速转头与袁初对上视,俩人互换眼神,暗暗在心里又给世界记上一笔。

“真走啊?”

当然不是,市中心那么远,要走到猴年马月。袁初转头问:“你武力值怎么样?”

刘思佳摇头,她的武力值几乎为零。

那就只能袁初来,她是不太想再添一桩罪孽了。她现在临海市绑架案、中心城市袭警都被通缉,即将又要多一个博雅。头有点疼,有这些罪名,日后的任务是越来越难做了。

行吧!那就再来一条博雅抢劫罪好了。

本来想要劫一辆汽车,但是这个速度要跳上去有点难度。就在为难之时,一辆三轮车突然出现眼前。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今天运气倒是不错。

袁初一手拎着刘思佳跳上三轮车车厢,随后掏出刘思佳的眉刀架在男人的脖子上冷冷的说到:“去市中心。”

一个字都不多说,这样会给别人压迫感。当然,这都是袁初自己认为的。

刘思佳惊讶道:“你什么时候拿的眉刀,我怎么不知道?”

她的话一出,袁初营造的紧张气氛迅速少了一半。袁初气的一脚踹过去,说:“闭嘴你。”

也不知道多久,眼看着他的三轮车越来越慢,最后彻底不动了。袁初的眼底充满了不耐烦,她摔了眉刀问:“这里禁停吗?”

男人立马回话:“不禁,不禁”

刘思佳心疼的哭喊道:“我的眉刀……”哭腔演的烂极了。

又折腾了许久,才到达市中心。最显眼的就是那个大屏幕,上面是一个时钟,显示3∶10。

“游戏结束”

说实话,袁初有点不太相信,这个至今都没有人通关的游戏会这么简单,那些玩家脑袋都被门夹了?

刘思佳激动的跳了起来,撤掉假发扔上了空中喊到:“我们完成任务了。”

袁初也就笑笑不说话。

游戏结束,袁初才收到魏辛觉的消息:主意倒计时十二小时

魏辛觉:我就是没注意被坑了。

真是误打误撞,如果不是她赶时间肯定也要被坑进去。魏辛觉也不早说,真就差一点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