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幽台3

整天待在这里挺无聊的,夜答应她只要他在旁边可以随意在监狱塔晃悠。带上手铐,拖着他就往一楼跑。

多好的场地,不跳个广场舞可惜了。说着,也就这么做了。她放了监狱塔的半数犯人,在一楼跳起了广场舞。还有下棋的,打扑克的,搓麻将的各种各样。

夜也很头疼,加了许多警力围在旁边。这么白的地,袁初顿时手痒难耐,不画点东西可惜了。

说起来好久都没有画画了,手也生疏了不少。她画的是Q版大头,都是她以前画的角色。现在看起来满满的都是回忆,每一个儿子女儿都是她创造出来的宝贝。

她又画了个白善逸,当然,用的不是夜的那张脸。她要是真敢这么话,那个小弟弟又要生气。

还有张处霖,魏怜仙,严满渡,周玲玲,魏辛觉,姚旭阳。夜在旁边看了半天也没有他,脸色越来越臭。

袁初察觉到了,给他画了个巨大的人头像。画在墙上,还是非Q版。就是刚开始想的很美好,画一半,可能还没到一半就不想画了。

感觉好像回到了艺考那年,浑身写着抗拒。最终还是敌不过自己懒洋洋的身子,画了一半留那。但也能看出来,只是缺少了亿点点细节。

犯人们酣畅到天明,他们是快乐了,苦了旁边的狱警在旁边加班。

本来打算今天逃跑来着,结果玩了一宿,回到房间睡得跟死猪一样,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所以袁初选择明天再说计划的事。有人自发办起来了演唱会,夜还很靠谱的整了荧光棒。但是……

“你还收钱?收钱就算了,你还收我的?”

“一根二十元。需要吗?”

“奸诈的资本家。”

这里非富即贵的人很多,都不差钱,显得袁初在这里斤斤计较很丢人。她麻溜付钱,狠狠地瞪着奸商说:“等着。”

开演唱会,他们的装备真的很齐全。袁初往后一瞅,夜他微微一笑。

果然是他。

法子是袁初想出来的,而夜赚的盆满钵满,一分钱也没给袁初分。袁初转头过去不看这个资本家,咬了咬食指,有被气到。

周围灯光突然灭掉,聚光灯齐齐指向舞台,引出今晚的主角。尖叫声掩盖了音乐声,从高一点的地方往下看就是一片粉蓝色的海,整齐划一的海浪席卷着嘈杂的说话声音。

旁边一个女孩子用手做喇叭状大喊:“啊啊啊啊啊好帅啊!”

袁初疑问:“你视力真好,这都能看见。”

他们这个位置挺靠后的,又不是阶梯,反正袁初是只能看见前面大哥的后脑勺。

“看不见。”

行吧!凑热闹呗!

袁初又看见前面有人在嗑瓜子……等等,那个棉花糖怎么回事?还有冰淇淋和奶茶。她立马转身,不远处一眨眼功夫出现的美食摊是怎么回事?

袁初慢慢靠近,让警卫给她拿个椅子坐上面撸烧烤。反正是夜的,不吃白不吃。

他冷不丁的问一句:“晚上吃夜宵长胖。”

“不都说游戏里不会胖吗?”

明天还得逃跑,袁初没有忘记,吃饱喝足就回去睡觉了。夜靠在门口,依依不舍的解开了手铐。

“怎么?今天钱赚的不开心?”

“开心”

袁初扶额,他那张对猪都是一脸深情的样子,真的让她很无语。他挥挥手,转身离去,留下一句“晚安”。

袁初看他走远了才补了一句:“晚安”。

第二天早,袁初已经可以平静的面对眼前的大脸并克制住自己想要把他踹下去的冲动。

“下去。”

他乖乖照做。

今天的早餐是水煎包,南瓜粥和锅贴,味道还行但也没有配得上美味一词。

“我要吃好吃的,我要举报你虐待我。”

“都吃完了就这样说,我很伤心。”他脸上挂着笑意,可没看到半分的伤心难过。

按照惯例,吃过早饭袁初就该吵着出去玩了,但今天一反常态安静的很,还催促他出去,很难看不出有问题。大概就是之前她想到的鬼点子,今天要开始实施了。

“好,我先走了。”

“嗯呢!拜拜。”

他倚在隔间玻璃墙上,双目含笑盯着袁初。一时间袁初感觉可能她的计划不会那么顺利了,就知道瞒不过这个家伙。她有一种和自己对弈的感觉,赢不了也输不了。

本以为他要在这里寸步不离的监视她,谁想他居然离开了。袁初猜想可能是想要给她舞台发挥,看她在整什么幺蛾子。

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挺了解夜的。

行吧!他想看戏那就演给他看,谁让我是一个善良的人,见不得别人失望。

她走到玻璃墙边,按照之前实验的方法取出血藤种子。种子悬在空中半秒自由落体,种子迅速发芽长大。袁初后腿两步,血藤紧接着使用尖锐的藤条刺穿玻璃墙……

真结实,这都不碎。藤条分裂成四条往外撑开,玻璃最终比不过藤条坚韧,裂开一个人大小的洞。

袁初踩着藤条织成的桥,想让藤条送她下去。这时,夜突然出现,话不多说手持两把飞镖杀过来。

“我我我我~你能不能别冲动。”

袁初吓得不管什么高度,纵身一跃跳到下面的平台。从外面看才看到监狱塔的样貌,她住的顶层就像是玻璃制成的圆顶,现在站的地方很像土星的行星环。

她跳上来的时候还没什么,夜也跟上了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环挺薄的,还晃了两下。

袁初紧张的吞了口口水。

不会塌吧?

“你下去,这都晃了。”

他冷冷的说:“回去。”

才不呢!好不容易出来的。

“我对你不好吗?”他好像有点受伤,眼睛里透露着隐隐的悲伤。

但袁初是了解他的,这家伙肯定在装。

袁初真的不擅长打架,所以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她还没有放弃谈判说:“我都出来了,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放了我吧!你看我还记着你的好。”

你给你的人情,然后我不接。袁初这样想的。

“不行。”

袁初无奈,继续说:“不打行不行?”

“可以,你跟我回去。”

也不知道他在倔什么,让他摸鱼他不摸,这么敬业干嘛!老板自己也想下班。唉~他不想,他把老板也一起按着加班。

袁初真的不想打架,她只有被打的份。看之前他的身手,估计只有张处霖才能打得过他。让袁初送上去,不是给人家揍吗?

得亏她机灵,事先找白善逸要了血藤,不然非得横着出去。她让血藤裹着她,任由夜出气,而夜则做在血藤上和她打持久战,看她什么时候忍不住自己出来。

但是他没有想到,血藤可以自由伸缩,完全可以把袁初毫发无伤的送到地面。

夜反应速度也是很快,穿梭在阻挠他的藤条间,利用藤条做着点到达地面。

藤条茧打开一瞬间,袁初借藤条的力把自己弹了出去,稳稳落到目的地。

漂亮

“游戏结束”

袁初捂着额头制止到:“我已经完成任务,你不能打我了。”

飞镖在他的手中消失,他取出餐巾纸擦了擦自己的手,又恢复到笑眼朦胧的状态。

“你是第一个。”

袁初已经开始膨胀了,不需要他恭维。她骄傲的抬着头说:“我知道我很优秀,不用夸。”

“现在还想参观幽台吗?我可以带你去逛逛。”

不等袁初回答,白善逸就出现在两人中间,夹着的那种。本来两人靠的就很近,白善逸挤进来真好贴着。

袁初没忍住笑出声来问:“你怎么来了。”

夜扫了一眼两人,转身离去。

“我来接你。”

袁初盯着夜离开的地方对白善逸说:“他好像不太喜欢你用他的脸。”

话未落音,白善逸又开始用委屈巴巴的湿润眼睛盯着袁初说:“我是换来的。”

八卦的味道。

“仔细展开说说。”

那时,白善逸还在地球找寻灵感。

他在一个充满恶臭味的小巷子里见到这个男孩,灰头土脸的,其实也看不到样貌,但是他的眼睛很好看。

“你怎么看出来他眼睛好看的,他就是个眯眯眼。”

白善逸没管她的吐槽,继续说道。

他被通缉,逃亡了半个月。

“犯啥事要逃亡?死罪?”

白善逸回到:“我在纽约遇见的他。”

袁初迅速闭嘴,那的确得逃。

……

“和我猜想的差不多。”

袁初拍了拍他的头说:“那以后就不用这个身体了吧!我看着也隔应。”

他点了点头,他其实也不喜欢这个,长发太麻烦了。

袁初又补充:“把东部地图那个身体短发养起来呗!”

白善逸也就纠结三秒就被袁初渴求的目光缴械,他投降到:“好。”

旁事解决完,白善逸才想起来正事。他带袁初回到内阁,将文件交给袁初。

“下次再来幽台帮我把它毁了。”

这害人的地方的确得毁,教坏小朋友。她伸手比个OK,说:“放心交给我。”

“是我弟弟吗?”

白善逸回到:“我还没看。”

正巧遇见张处霖找过来,三个人围一圈一起郑重的打开这一份牛皮纸袋。

袁华,男,十一岁。

好的,后面都不用看了。

“你弟好厉害。”这出自张处霖真诚的赞美。

袁初捂着文件,低声的说:“我要回去。”

张处霖不解道:“为什么?”

“带他看心理医生。”

“的确该看心理医生。”

白善逸低着头不敢说话,怕袁初迁怒于他。

“能让我出去吗?”

白善逸摇了摇头。上一次淘汰袁初已经被导师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还剥夺了他的此类权限。

张处霖问:“有别的办法吗?”

“只能三轮结束才行。”

袁初沉了一口气问:“能提前结束吗?四轮给你补回来。”

他查了一下说:“目前还有十一个游戏未被通关,要全部通关才能开启最终决战。”

之后才能离开游戏。

张处霖深吸一口气,认命到:“叫上魏怜仙,一人分一点吧!”

袁初:“我叫魏辛觉。”

张处霖叹气道:“可惜他们全都没参加三轮,要不然通关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