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幽台2

到饭点夜会送来餐盒盯着袁初吃,怎么看怎么奇怪。袁初想不通就不想了,他爱看就看,反正也少不了二两肉。

每当感觉无聊时,他就会立刻出现陪袁初说说话,解解闷。就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想什么他都知道。

袁初觉得她自己都没有夜了解自己的多。

按照外形的确是个人类,莫不是有什么特异功能?读心之类的。都有外星人了,有特异功能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或许是注意到了袁初审视的目光,他微微抬起头说:“没有超能力,你太好猜了而已。”

袁初偏过头,暗暗反驳:鬼信。

“监狱塔内无法使用道具,别费力了。”也就是塔外可以使用,对吧?

袁初又开始想鬼主意了,这一次,夜猜不出来她想要怎么办!

说起来何必呢?明明可以和善的交易共赢,何必打打杀杀,还得走旁路。

看着他满脸的自信,袁初忍不住又劝说道:“你看,任务结束我也是要走的,为啥我们不能和平一点,你帮我完成任务,我帮你向白善逸谋福利,合作共赢啊!”

和他相处有两天多了,袁初也看清了他的一些小习惯。比如现在,他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就会保持沉默,自信分毫不减。

袁初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很真诚,飞快的眨着眼睛问到:“我想参观一下可以吧?你在我旁边我跑不了。你应该知道,我不擅长打架。”

的确不擅长打架,但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袁初了。她现在是钮钴禄袁初,手握血藤,打架完全不用慌。

都说了,他很了解袁初。她的话刚说出来,夜就清楚了她的意图。他没打算破坏气氛,只同意了在监狱塔内逛逛。

塔内就塔内吧!总比待在这里好,至少可以了解一下塔内情况方便逃跑。

他取来一只神似防丢绳的东西,纯银打造,中间是很细的锁链连接。一边锁着袁初,另一边扣在自己手腕上。

“你对我很不放心啊!”

“以防万一”

可能是上次误会他的事,他把第二扇门的密码换了。

0102,袁初的生日。

袁初是不太理解他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和她绑cp,明明她对他没有任何利用价值。袁初也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自己没有那个让他喜欢的点。

他造谣倒是快乐,前面撒丫子跑。袁初跟后面辟谣,说干了口水。

“你用我生日干嘛?”

他转过身一脸的怨怼说:“还不是你。”

袁初无奈,这锅怎么也扣不着我身上吧?

“我只是震惊你的生日和白善逸同一天而已,这太巧了。”

他的脸上有些微怒说:“他就是个外星人,哪来的生日。”

这些天头一次看见,还以为他不会生气呢!

奥~原来白善逸不光复制了人家的脸,还复制了人家的生日。“不会你才叫白善逸吧?”

合理怀疑这才是白善逸放任他搞不正之风的原因。

他没有回答,转身走在前面带路。

“夜?”真的,这个名字好羞耻,袁初下好大决心才叫出声来。

“生气了?”

他依旧不说话,只顾着往前走。

“你别气啊!我让他把脸还给你?”

这句话怎么那么奇怪。

电梯上来了,他走进去转过身面对袁初,按了下一层按钮。

“进来。”

第一次听他这种冷冰冰的声音,袁初浑身的不自在。

见她还在外面呆愣着,夜用力将袁初拉了进来。袁初没反应过来,一个不注意趴在地上,膝盖狠狠磕了一下。

啊……狠毒的男人。

之前还叫人家袁初小宝贝,现在摔地上也不知道扶一下。挺痛的呢!

关键时刻,锁链居然能伸缩,夜那边手腕上连条红印子都没有。袁初坐地上赖着不起来,独自郁闷着。

“到了,起来。”

“怎么了,你再把我拽起来啊!”

夜没接话,蹲下来盯着袁初看她能闹到什么时候。

“你不劝劝我?说不定你再劝劝我就起来了。”

他扯了一下嘴角,面色缓和过来。这个人真的比白善逸还好哄,软话都没说就好了。这样的小弟弟,很容易被坏姐姐骗走唉!

“起来,我让你走。”

“真的?”

袁初一骨碌爬起来,一大步跨出电梯,转头询问他:“我现在能走了么?”

他点点头。

“你把手铐打开啊!”

他坏笑隐藏不住,抬腿走到袁初前面,给她留下了个背影说:“我有说要给你打开手铐吗?”

小弟弟,你不仗义啊!

袁初飞速追上去与他并肩,教导到:“抠字眼是不对的,钟守承诺是我们中华儿女的传统美德。”

“和你学的。”

阿这,能说什么吗?再说下去不就是打她自己的脸嘛!

这里是六楼。

“双人间哎!”

他歪头看着袁初询问到:“单人间委屈你了?我也是可以和你一起住的。”

“大可不必。”

这一层要比她的七楼要大,往下也是一样,就像是金字塔一样,越往下空间越大,但住的人也越多。

“你哪来那么多犯人要关。”

他说:“整个世界的犯人都在这。”

“我在临海城坐过牢,那里有监狱。”

又是沉默,袁初以为她说的话下了他的面子,他有点生气了。可这些天的相处,她觉得夜不像是会因为面子这种东西生气的人。

电梯下到了四楼,他才开口说:“我收到了你的信息,本来打算等顶层装修好去接你,结果你越狱了。”

阿这~“你该不会刚刚一直在打腹稿吧!”

他没解释,袁初也就这样以为。

四楼是四人间,不会是叠加的吧?等差数列?聪明的袁初帮小明算一算一楼的房间住多少人呢?

零人。

一楼是一片空白区域,啥也没有。当监狱塔的犯人真可怜,连放风的地方都没有。

“犯人没有娱乐时间吗?好可怜。”

他自认为很合理,犯人要什么娱乐,好好待着就行。提供一日三餐已经是恩赐,剩下时间他们只需要反省错误就好。

“好了,逛完了。我们回去吧!”

袁初委屈巴巴,用祈求的眼神问:“真的不能出去玩吗?”

“不能”

他又笑眯眯的问:“你是想出去参观我的幽台呢?还是出去好逃跑呢?”

“废话,自然是参观(逃跑)啊!”

“不行。”

袁初乖乖跟在后面,仇视的盯着锁链。也许是太入迷了,没注意到他停下来,一头撞了上去。没用多大力,所以也不算疼。

夜没管,又补充了一句:“等下次你来的时候带你参观。”

参观什么?参观他的骄奢淫逸,纸醉金迷吗?她现在就想出去,不想下一次。

袁初爬在床上自暴自弃,把抱枕压在身子下面,压死他!压死他!夜走进,还挂着他的招牌微笑问:“想吃什么?”

“火锅,清汤。”

他没有想到,还以为袁初会说红汤来着。刚要问原因,袁初下步就给出了解释:“爆痘。”

这也是没想到的回答,他坐在床边撩起袁初的长发说:“这里是游戏世界,不会爆痘。”

“那要红汤。”

“好。”

袁初抬眸对上那张脸,完美的无可挑剔。刚想别开脸,就看见他在找揍。

“你嘲笑我。”

他一边忍笑,一边反驳说:“我没有。”

没有才怪。

袁初抡起抱枕砸向他,被他轻松躲过。身形好快,袁初只在张处霖那看到过。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真的。”

“你还不承认你能读心。”

他抬起双手做投降动作求饶到:“我错了,我真的是普通人类。”

火锅咕嘟咕嘟,周围玻璃蒙上了雾。夜挑走最后一块章鱼肠,袁初用筷子给抢了下来说:“你的玻璃蒙雾了。”

他又夹了一块鱼豆腐,把空调打开回她:“现在好了。”

幽台的星空很美,监狱塔顶层,袁初想起了那句“这里是离星星最近的地方”。她感觉就像是置身摘星楼,可惜陪在旁边的是这个小弟弟。

“摘星楼哪浪漫了?别偏听历史。”

袁初伸筷子打掉他的丸子,微怒道:“你对浪漫过敏是吗?”

夜想留下了分一半床,被袁初赶出去了。他歪着头说:“我明天早上再来。”

袁初非常核善的回他一个微笑,并附上温馨提示:“敢吵我你就死了。”

他挥挥手说自己知道了。

袁初看不然,明天保准还是一大早把她拽起来吃早餐,然后被她一顿毒打。这些天都是这样,袁初感觉他乐在其中,隐隐还有点兴奋。

抖m,咦~

袁初走到玻璃墙边实验自己先前的猜想,她把面板放在玻璃墙外面,在墙内操作将道具从墙外拿出。为了实验,她尝试拿出上次没用完的仙人掌块,成功了。生命力真顽强,居然还活着。

既然办法可行,那就得徐徐图之,机会只有一次不能浪费。

挺晚了,袁初也困意上头,钻进被窝粘着枕头就睡着了。她再睁眼,夜的那张脸就出现在面前,吓得她抬腿一击把人踢出去好远。

他还委屈上了,坐毛毯上用眼神控诉袁初的恶行。袁初懒得理他,连起床气都吓没了。爬起来钻进卫生间洗漱,吃饭一流程没看过他一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