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幽台

金宝银宝姗姗来迟,两个一模一样的圆球滚过来时还撞在了一起,弹了回去。袁初自以为小声的问魏辛觉:“校长是两球?”

“可能是吧?”

白善逸贴心的解释说:“他们是我捡到的,他们星球人都长这个样子。”

杨梅震惊道:“一模一样啊?”

“嗯。”

“那他们怎么区分彼此啊?”

这个白善逸也不清楚,当时他们俩不想继续呆在那个星球,所以白善逸就给他们带出来了。

世界的监管者奇奇怪怪,就目前看来,之前的那个火域管理员真的是低调了。

“我撤了,拜拜。”

忙活了好几天,大家也都疲惫不堪,纷纷告辞回去洗洗睡了。袁初瘪着嘴看向白善逸,刚确定关系正腻歪着,哪舍得的分开。

白善逸揉揉袁初的脑袋,承诺到:“等我检查完这边就去找你。”

“我不,我陪你工作吧!”

白善逸拗不过她,最终还是拉着袁初一起去检查刚结束游戏的地图。

巴达尔王国,算是个老地方了。袁初刚一踏进王城,立马就围过来一队人。他们面对着袁初行礼问安道:“公主殿下,请随属下回宫。”

袁初虽然做完任务拍拍屁股走人,但她的这个身份已经在这个王国消失了半年有余。

白善逸本来就不想惹人注意,意识到袁初尴尬的开始找地缝,顺水推舟切断了袁初和世界的联系。

这个游戏袁初还没有玩过,大致是个扮演类游戏,算是袁初的强项。

“0103目前为止还没有人通关,是不是太难了?”

袁初扫了一眼,讲的是玩家随机扮演一个王城中的角色,要维持好自己的人设,避免被发现间谍身份抓起来。在生存的同时,完成混入皇室的任务。

难怪不让她参加,她本身就是皇室成员。

了解完后,袁初可以放心的向白善逸说:“不难,他们太菜了。”

毕竟,没有人比袁初更了解巴达尔皇室。毫不参假的说,那几个人挺傻的,完全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

“你的游戏测试标准是怎样?或者说什么样才能达到你想要的标准?我或许可以帮你。”

“要至少三个人通关才能看出来这个游戏的可玩性,但是现在的玩家都不愿意参加游戏。”

袁初莫名想起来那个幽台的帖子,宁愿在游戏里也做打工人,也不愿意玩游戏。

“你觉得有没有可能你设的奖励太少?之前我看过一个玩家发的帖子说在世界里找个工作,一个月能赚不少,比玩游戏赚的多。”

白善逸也知道这个事,顿时委屈起来,说:“可是积分也能兑换比利。”

是这个理每错,但是“没有人会拿积分换比利吧?那个不是用来保命的吗?”

她的话说懵了白善逸,为什么要用积分保命?

“什么积分保命?”

“就是积分清零了不是会死吗?”说的袁初都不自信了,不是吗?

“没有啊!积分就是用来排名次和兑换比利的啊?”

等等,袁初有点浑。

“那积分清零?”

“就会被送回现实世界。”

听了这话,袁初的没有皱的更紧。说起来好像世界的确没有说过积分清零会怎么样,这一类她也都是玩家口口相传。所以根本就没有这一条?

白善逸突然想起来,补充道:“一轮的时候我没有经验,为了让玩家多参与游戏,我就骗他们最后只能活七个人。是不是那个时候传下来的?”

说到一轮,袁初想起来那个第一名。说不在意还是假的,如果真的是袁华,她有点害怕。她相信白善逸不会伤害她们,可在那种情况下,精神上受到的伤是不可逆的。

万一真的是他……不会的吧?

“我想知道第一名袁华他是不是我弟弟?可以吗?不算是窥探玩家信息。”

白善逸是个傻傻的外星人,你用陈述句同他说他就会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反之你要是询问他的意见,他就会不停的犹豫。

袁初本以为他会权衡一下是否会影响到游戏平衡,谁知他没有半分犹豫,直接答应下来。他说:“资料封存在火域,为了安全我用的纸质档案,防止被对家复制去,找起来可能要一段时间。”

“好。”

接下来又走了两个地图,白善逸的眉头没有一刻解开过。袁初跟在他的身后,看她背影写满了沧桑,有点好笑。

“小善逸,要不我去帮你过那些未通关的游戏吧!”

他回眸一笑,甜甜的问:“真的?”

心尖的小鹿在乱撞,袁初好没出息的想着:只要对她笑一笑,让她把所有的游戏都过一遍又何妨。

甜甜的笑是会传染的,袁初回到:“真的。”

按照偶像剧套路,下一刻白善逸会一把将袁初搂入怀里,对她说着山盟海誓,甜言蜜语。可白善逸就是白善逸,他只会实心眼的打开光门,迫不及待的将你送入下一个游戏。

好吧!她认命的搂了一把白善逸的腰迅速撒开,独自走进光门。好没良心的外星人,她回头不舍得看向他,可他的眼里只有兴奋,没有袁初。

游戏名通俗易懂——越狱。

内容也如其名——越狱。

游戏开始,袁初被强制性的陷入深度睡眠。按系统所说,这是一个单人的多人游戏。说明白点就是虽然它是联机游戏,但你是一个孤狼,只能靠自己。

袁初再醒来时,她躺在一张超大的粉色圆床上。看周围,地面上没有一处不铺着白色的毛绒地毯,看着就很贵的样子。

这里精致的完全不像是一个牢房,更像是贵族小姐的闺房。

她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幽台的监狱塔最顶层,这里是一个由玻璃打造的精致的金丝笼,用来关她多少有点暴殄天物了。

从这里往下看能看到一整个幽台,它被划分为四个区域——黄赌毒和军火。

他是一点正经生意也不做。

“地上躺着的那位,该醒了吧?”

他慢慢爬起来,有条不紊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又将长发扎了起来。

“海滩上的那位小弟弟,或者说幽台的主人,把这么好的房间留给我太可惜了。”

他走近,又保持着袁初不会讨厌的距离。

“本来就是为你留的,喜欢吗?”

袁初没有在意他的话,反倒是打量起了他的头发。上次见的时候还是短发,几天不见已经及腰了。真神奇。

他的脸是袁初会喜欢的脸,他的长发是袁初会喜欢的长发,他的行为举止甚至每一句话都是袁初会喜欢的,可这些刻意讨好和迎合却不是袁初喜欢的。

“你不必迎合我,你应该知道我是玩家,我要完成任务,而你也可以坦率点,在等价的情况下可以向我提出一个条件。”

他可能也没有想到,袁初会如此直白的说出目的,被她的这份“坦率?”给逗乐了。

他收起了笑意,冷着面说:“我叫夜,希望你能记住。”

袁初生怕他说下一句话赶紧截胡说:“好的,我记住了。赶紧放我走吧!”

好不容易绷住的脸,又被她的话逗的展开了笑容。他说:“不行,你这可不算是完成我的条件。”

“你不信守承诺,监管者怎么能说谎。”

“信守承诺的前提是对方不能耍赖,小骗子。”

没想到对面是个会狡辩的监管者,居然遇到聪明的了,还有点不适应。没办法,只能继续和他谈:“那好吧!你说说你的要求。”

“叫我名字。”

“夜”还挺有当代小学生网名的那感觉。

“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不许耍赖你说的。”

袁初绝不放过一丝一毫抠字眼的机会,万一他就一时脑袋转不过来弯就放她走了呢!这都说不定。

“别想动歪脑筋。你的赫赫战功卡农经常念叨呢!”

好吧!没想到卡农居然对我用情至深,难以忘怀。

“我要扩张幽台。”

“什么?”你怕不是在开玩笑?

也不看看幽台是干啥的?能给你一块地发展袁初就已经觉得白善逸三观不正了,你还想扩张?

震惊过后,袁初还是很快平静下来,略微有点无语的反问他:“你觉得有可能吗?”

就算白善逸要同意,袁初也得第一个跳出来阻止。

他也没有回话,就双眼盯着袁初微笑,说不清的诡异感。

“你就算盯穿了我也不可能。”

好好的孩子,怎么就非要争当不法分子,好好的向巴达尔那六个学习不好吗?有npc伺候,安心当米虫。或者说和卡农一样养养猫……不行,卡农小心眼,不能和他学习。

“我知道。”

袁初疑问:“那为什么?”

“给白善逸添堵。”

他单手撑着头,双眼含情脉脉的盯着袁初。原来真的有人可以把深情演的这么逼真,真是难为他了,怎么不去混演艺圈。

“放我出去行不?你换个能实现的要求。”

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姿势都不带变的。他给出的理由是:“我这里逃出去任何一个人我都会很苦恼的!”

我说为什么幽台这么长时间都没能通关,原来是有内鬼阻挠。

袁初现在有点怀疑,眼前的这个弟弟是不是暗恋白善逸了。除了情敌这一解释,袁初找不到他这一系列迷惑行为的原因。

越往下想,袁初便越发坚定自己的猜想。她试探性的问道:“你不会……喜欢白善逸吧?”

“你在想什么?”

夜气的留下这么一句话,转身便离开了。也亏得他走了,袁初才看清这个没什么希望走出去的门。

需要先验身份,然后打开第一扇门进入一个透明隔间,然后验身,合格后输密码才可以打开第二扇门。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操作,但已经足够保障安保性。

可以说,袁初看到这一幕已经放弃偷偷溜出去的计划了。毕竟,高科技她是一窍不通。可能将隔间设置玻璃墙壁可能就是为了劝退她吧!

很好,他已经成功了。

不过话是这么说,但她还是瞄到了第二扇门的密码:1211

白善逸生日!!!暗恋实锤了!!!

好像窥探到什么秘密,她慌忙的打开面板准备问问白善逸知不知道,然后再和张处霖分享八卦。

发送失败,一个红色感叹号出现在屏幕上,占据了半块屏幕。下方有一行小字:乖一点,别造谣懂吗?1211是我自己的生日。

好吧!谁能想到有这么巧合的事。

……

他怎么知道?他装监控了?变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