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今天是什么节日6

最终比赛结果,冠军是那对有着书香气息的眼镜情侣。离谱了,npc整这么强,还让不让人愉快的玩耍了。

“npc是按随机设定智商的。”

袁初摸摸他的脑门,安慰道:“没怪你。我输了,好难过,要抱抱。”

魏辛觉看袁初就像是那不要脸的逆女,忍不住叹气。家门不幸,家门不幸。

还有两小时进入下一天,按照惯例,现在得去开个会商讨一下对策,地点就勉强定在食堂吧!

刘辰白眼快翻上天,叫嚷着我的母语是无语。

杨梅点破说:“你确定你不是想去干饭。”

“哎呀~怎么能这样说。”

白江涛附和袁初的话说道:“免费的饭,不吃白不吃。”

“白兄有理,走~”

这次不凑巧,已经赶到饭点高峰期,食堂里乌压压的全是人,队伍都已经排到就餐区域。袁初看着头疼,提议她去占座,其他人去排队。

刘辰反对,说:“有没有团队精神,你居然想一个人贪图享乐。我真的低估了你的脸皮,它比城墙还厚。”

曾丹丹点头如捣蒜。

“那就猜拳吧!谁输了谁去打饭。”

“没问题。”

袁初最为积极,毕竟十分之一的概率应该不会轮到她吧!

……

“阿姨六份,随便打吧!”

餐盘根本端不回去,食堂阿姨贴心的用打包盒打包盒递给袁初,一边拎五份。白善逸还知道来接一趟,那群无情无义之辈只会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于是引得众人哄笑,一个个都还不知道现在场上的情况。袁初举着他们的午饭威胁到:“我手上可以人质,不,饭质,好好说话。”

魏辛觉一边诚恳的道歉,一边接过他们的午饭说道:“错了错了。”

陈敏婷突然提到:“明天周五学校是不是放假啊!”

这的确是个好的问题,放假了他们能出校吗?之前看学校边缘是有空气墙的,但周末跟随学生们能混出去吗?混出去之后又会怎样?

“明天晚上试一试吧!我总感觉没那么简单。”

袁初也赞同他的观点,补充说:“到时候我们分三路,一边跟着学生混出去,第二路想办法蹭上老师的车,最后一对在门口静观其变,防止出门就被淘汰的现象发生。”

魏辛觉安排:“袁初白善逸刘辰你们去蹭车,我和白江涛想办法混出去,剩下人待命。保持通信。”

“没问题。”

周五狂欢日。

任务:倒计时五小时将进入下一天。请各位玩家移步前往操场。

“都吃好了吧?”

“走吧!去看看是什么。”

袁初眼珠一转溜,又开始整鬼点子:“我们不去操场,睡五个小时是不是也能进入下一天。”

“好有道理”

“大师我悟了。”

听到她这话,系统吓得立马停住了倒计时,强制把玩家传送去了操场。

操场上空飘着许多的彩色气球,在这中间穿插着欢声笑语。这里是快乐的国度,没有任何烦恼。当然上面的话都是系统认为的,光是看中间那个举着电锯的小丑就已经不快乐了。

“欢迎大家来到我的国度,尽情的和我一起玩耍吧!”

随即他跳下舞台,拉动电锯的绳,“乌拉拉”的声音有电锯惊魂那味了。难怪说五小时就能进入下一天,感情就是挖坑等人跳呢?

“我去,我一个小时也不想在这里呆着。”

“袁初你快上啊!用你的嘴炮降伏他。”

在他们反应过来找袁初时,她已经拉着白善逸跑到边缘了。

操场外部是有铁网围着的,袁初尝试跳上去看能不能翻出去,但毫无疑问不行,上方有空气墙。

“不仗义啊!狗袁初你给老子下来。”

话音刚落,足球网那边传来尖叫声,血溅两米。陈敏婷捂着嘴,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就连男士们也面色惨白。

袁初跳下来,捂着嘴向小丑迎去。

“你干什么去。”

“拯救世界。”

魏辛觉真被她蠢到了,忍不住爆粗口说:“你拿什么拯救世界,那就是一群npc,能不能别那么圣母。”

“哎~相信我,我有办法。”

有个馍馍的办法,她在心里不断打腹稿,再pass掉,等走到小丑面前脑子里都还是空的。

小丑有点不理解她自己迎上来找死的行为,饶有兴趣的端详了两秒。

被这样的目光笼罩着,她只感觉头皮发麻,硬撑着挑衅道:“你这样逊爆了,一点也配不上狂欢二字。”

“嗷~你觉得狂欢应该是什么样的?”

袁初脑袋有点空,这句话要是不能让他满意,那把嗡嗡作响的电锯就要劈她身上了。

“你这样杀人根本就不叫狂欢,都看不到他们绝望的样子,这种没有美感的行为根本就不能称为艺术。”

他不说话,等着她继续说。说……说什么?她也不知道啊!

“应该给她们一点希望,让她们自相残杀,然后在一点一点碾碎。”

“欣赏他们美丽的脸孔。”

阿这~好变态。

他把电锯放下,捏住袁初的下巴说:“你很有勇气,你差一点就打动我了。”

说完,他立马举起电锯。刹那间,袁初掏出血藤种子缠绕住电锯。小丑也不傻,当机立断舍弃电锯往后撤出血藤攻击范围。

“你很有趣。”

袁初正打算一鼓作气绑住小丑,可他身子灵活,在藤条间穿梭自如。一道白光闪过,他伸手掏出一只更大的电锯砍向血藤,被弹了回来。

意识到藤条砍不断,他立马把目标转移到袁初的身上。他三两下越过藤条,毫不费力的来到袁初的身边。电锯即将劈下来,藤条得到主人的示意,迅速结成盾状抵挡住这致命一击。

魏辛觉才反应过来,喊上众人也一同加入战局。

“拖住他,我想办法困住他。”

收到指令,周天林掏出长棍率先冲上去。他的长棍被削的一节一节的,但下一秒又会变为原样。原来大家都小看了他,没想到他看起来柔柔弱弱,实则深藏不露。

大家基本上都没出力,他一个人单挑小丑。

有袁初与周天林的车轮战,纵使他再强悍也不得不败下阵来。血藤紧紧绑住小丑,它还自作主张硬拽下来小丑的电锯丢在地上。

袁初被这一行为吸引过去,血藤以为她喜欢这个电锯,又捡起来用自己的藤条缠住锋利的地方递给袁初。那样就像是在说:“玩吧!小心别把自己弄伤了。”

有血藤看着,袁初等人也能安心的休息起来。

寻了处阴凉的地方,袁初靠在白善逸身上准备打个盹。那些小情侣也围了过来,像是寻求庇护。

“没事了,他挣不开。”

“谢谢你。”

原来是来道谢的吗?这就让袁初不好意思起来。

一觉睡过去,五个小时溜得很快。时间一到,小丑就立马人间蒸发。血藤没了目标也就变回种子回到袁初的手上。

魏辛觉提醒到:“快放学了。”

按计划,袁初该去死皮赖脸求班主任送她回家了。

她带着白善逸和刘辰麻溜的找到办公室,第三排从左到右第二个就是他们的班主任刘老师。

“老班,跟你商量个事呗!”

刘老师面色和蔼,慈眉善目,典型的慈母型班主任。他笑眯眯的问:“什么事?”

“晚上放学带我们一程呗!”

他好说话,事情居然进行的格外顺利。袁初正要离开,刘老师突然叫住他们问:“你们岳阳楼记背完没?”

什么岳阳楼记?范仲淹的?

“来,袁初先来。”

还好袁初学的扎实,提醒一下第一句就能想起来,背的还算顺溜。至于白善逸,他有系统加成,完全不用担心。而刘辰就惨了,工作出来都两年了,谁还记得高中课本。

他叭叭半天的“庆历四年春”,也没叭出下一句,老师恨铁不成钢的留他在办公室,什么时候背完,什么时候他们再回家。

“委屈你们了,我们等刘同学背完再走。”

袁初憋笑,白善逸代为回答:“不委屈。”

魏辛觉那边走道学校门口发现出门是需要刷一卡通的,而他们并没有这个东西。和袁初待久了,第一反应就是抢一个。

为了保险,他们在人少的地方抢了七张卡,防止人都走光了剩下人没地方抢卡,干脆一次性抢全着。

“不用给袁初他们也弄一张吗?”

“不用,袁初那边肯定没问题。”

她多鬼精,能没办法?

魏辛觉和白江涛一先一后挤在人群中,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那个同学,站住。”

魏辛觉紧张的吞咽口水,回头看是门卫。

“你怎么不背书包?”

这话一出,七个人都松了口气。魏辛觉解释到:“我作业已经写完了,就没带书包。”

门卫好像也认同了这个答案,转身离去。

剩下就是揭晓谜底的时刻,他用手慢慢的伸出校门——能穿过去。白江涛见状,莽撞的一头往外扎,还好如意料中一样,没有出岔子。

校外是一片空地,旁边就是停车场,供校外车辆停放。七个人就做在正对面的花坛旁等袁初他们三出来后在商量对策,可这三人墨迹半天,消息也不回。

魏辛觉决定只等他们一个小时,如果还不回消息就让一个人谎称忘记拿作业,进去实验是否校内校外消息不能互通。

刘辰还在苦命的背书,眼看着光一点点按下去,他还是连第一段都没背下来。刘老师终于准备放过他了。

“周末回去好好背,别偷懒,周一我是要检查的。”

“知道了老班。”

他现在就像是一只泄了气的大皮球,被风霜吹打成他该有的样子。

刚出校门就看见那一排的人,袁初立刻叫停说:“老师停一下,我看到我妈妈了。”

白善逸说:“我也下去了,她妈妈是我姑妈,我们一起走。”

“我也是,那是我嫂子。”

老师将信将疑,看那边的确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再加上这么大人了应该没事就让他们下去了。

十人一聚首,就传来游戏结束的声音。原来离开学校才是最终任务,真的离谱。要不是陈敏婷突然来的那一句,她估计还会继续和禁闭室死磕。

“我去,我们连监管者面都没见到就通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