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今天是什么节日5

有了外挂加成,互相串串答案可以说是畅通无阻,一路绿灯。白善逸会把答案告诉袁初,而到了白善逸回答问题时,他又固执的不要袁初给的答案。

“你居然全能答上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是不是偷偷调查我了。”

白善逸压低声音,像是犯错道歉一样解释:“我看你的浏览记录和网购记录了。”

什么?

“没看我聊天记录吧?”

她眼睛瞪大,情绪格外激动,这一举动吓到了白善逸。他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不停的说“没有没有”。

袁初意识到自己有点过了,迅速平复好自己的情绪,摸摸他的头说:“没事,想看就看。”

反正应该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贼船都上了,还能让他给跑了不成。

“我不看了,对不起。”

他诚恳的道歉,拉拉袁初的衣角撒娇到:“别生我的气。”

救命,受不了了。谁生气?她要是敢对白善逸生气,自己都得给自己一巴掌。美人不会有错,有矛盾都得先扇自己两下再思考问题。

“没生气,我就是没想到你会去看,有点意外,情绪稍微激动了一点。”

亿点点而已。

第二轮验情,它居然是打扑克?

规则:两对情侣为一组,采用淘汰赛。进入八强加两分,四强四分,决赛六分,最终还留在舞台上的情侣加十分。

差别不是一般的大了。

“咳咳,你们去贿赂一下分组人员,把我们叉开,尽量都进八强。”陈敏婷说道。

魏辛觉叫住袁初说:“你鬼主意多,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都学坏了现在,就没有按套路出牌的。白善逸欲哭无泪,这种细节上的漏洞他们真的是一抓一大把,偏偏这个人还没发制裁。

“有眼光,没有人比我袁初更会抠字眼。你们到时候就换牌,两个人牌凑一凑,保证一个人赢就好了。反正规则上也没说不允许出千。”

“欧克欧克。”

带着满意的答案,刘辰兴冲冲的上台。说是斗地主,但事实上这个游戏应该改名叫“凑地主”。

主办方想要更改规则,遏制这种不良风气,向系统申请临时添加规则,系统又将申请交给了白善逸,而白善逸假装没看见。恋爱中的男人是不讲道理的。

袁初几乎扒在白善逸的身上,她俩手气臭到两个人的牌都凑不出一个顺子。对面的npc小情侣也学会了凑牌,基本上是稳胜,没有悬念。

她不能做第一个淘汰的人,她提出的主意哎!这样还怎么在小队里混。

“看那边是什么?”

对面不吃这一套,紧盯着她的手说:“你别想搞别的小动作。”

只要她能从桌面上拿走那张10,她就能赢下这一场。可是敌人太谨慎,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完全没有机会下手。

“不要这样嘛!游戏而已。”

对方的女孩用同样的语气回答:“是啊!游戏而已,快出吧!”

这明显是一场长久的博弈,谁先动摇心态谁就输了。

“你确定不看一样后面?你会后悔的。”

对方油盐不进,袁初拿她没有一点办法。

她还剩最后一张牌。

“怎么样?四个6要么?或许你可以用一个炸弹炸我。”

从未听过如此清新脱俗的要求,她这番话也是给了袁初灵感。

“我有一个馊主意。”

女生很疑惑,盯着她的下一步动作。只见她在空中点了几下,背后立刻传来“砰”一声。

爆炸。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想不开自杀”的液晶屏给吸引了过去,包括女生敌方的小情侣。

等女生再回头,袁初撂下四个10对着她得瑟。

“你耍赖,要不要脸?这是我的10。”

袁初摇头感叹道:“没想到你居然才发现我没有脸这件事,太可怜了。”

女生气到爆粗口:“艹,没脸没皮,你才可怜。”

“嗯,我也觉得,你要不给我捐点款吧!”

要说袁初的口头功夫厉害,对面女生被气的找不到措辞,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气势直接少了一大半。

“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白善逸助纣为掠道:“没有,你在教育她人心险恶。”

没想到,和她待久了,连白善逸也被同化了。咦~真可怕。

八强轻轻松松,可越到了后面就越难办。小动作大家都用的差不多,就很难出奇制胜,比赛也回到了平衡点。

白江涛手上握着一套牌,只要能把这一张3送出去就能获胜。对面看上去也同样势在必得,就等着他出牌。这已经演变成先手为赢家的局势,谁有主动权谁就是赢家。

魏辛觉解场说:“别太紧张,都这么多场过来了。”

虽然这句话是对白江涛说的,可他的眼睛全程与男同学对视,目不转睛。

“这个游戏挺无聊的,对吧?小同学”

他半起身将身体压在桌面上,一边唠嗑一边眼睛往女同学的牌里瞟。

白江涛瞬间了解,趁没人注意迅速把3塞进牌堆,主持人气的在台上直跺脚。主办方贴心的将刚才无耻的一幕回放在大屏幕上,引得观众骂骂咧咧,直呼“让他们滚下台”。

虽然场上情绪难以安抚,但对面那对不知道啊!魏辛觉依旧当做无事发生的给白江涛让牌。

“不对,他刚才还桌子上放张单支呢!”

“老子拿上来了不行啊!”

魏辛觉劝道:“稍安勿躁,免得伤了和气。”

白江涛一套下来,桌上三人牌都没动过。男同学直接拍案起身,气不打一出来说道:“你刚刚还手上捏个单支,这就没了?”

白江涛也激动,说话声音大了些:“你别诬陷老子,说话不是放屁,要讲究证据。”

场面一触即发,女生拦着她的男朋友,魏辛觉连拖带拽把人带下台才避免了这一场战争。

“不就是一张单牌吗?你直接递给魏辛觉不就行了。”

其实袁初还有更高的绝招,只是她得留在决赛上使用,方能一鸣惊人。

后面四强遇到了刘辰和曾丹丹,他们问了一句:“你们可以吗?”

袁初比了个OK的手势说着:“放心放心,交给我了。”

这绝对是最水的一局,刘辰与曾丹丹展露出他们惊人的演技。哦不,严谨点来说应该是吓人的演技。

“我出2”

袁初:“四个7”

“不要”

袁初:“三个九带一对”

“不要”

袁初:“3”

“要不起”

“6”

“大的”

后面演都懒得演,袁初一张一张出,其他三个只当是空气,自己和自己玩罢了。

“怎么样。”

袁初刚下台,另一局怎么样她也不清楚。

魏辛觉回:“输了。”

阿这~真没想到npc这么强的吗?居然能在耍赖这件事上赢过魏辛觉。

决赛圈,对面的小情侣长的就很聪明的样子。文质彬彬,看着不像是不要脸的样子。果然人不可貌相,戴眼镜的人也不一定都要脸。

“幸会”

阿这~这么正式吗?

“幸会幸会”

袁初和白善逸对了一下牌,这一局简直可以说是老天爷喂饭,花人全在他们这边。

对方先出牌。

不影响,只要等一轮拿到主动权,他们就输定了。

只见男同学把自己一手的牌都递给女同学,自己留一张出手……赢了?

游戏结束……

“这是我的法子。”

袁初又对白善逸重复了一遍。万万没想到,眼前的这对充满书香气息的情侣居然也能想到这样臭不要脸、厚颜无耻、蹬鼻子上脸的办法。

“啊~输了。”

“等下局,我作弊也要拿冠军。”

刘辰单纯的问:“我们之前不也是作弊吗?”

不懂时宜的家伙,袁初一道眼刀杀过去,刘辰立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深刻检讨。

“我错了,我闭嘴。”

最后一关验合适度,采用蒙眼识人的方法来鉴定你的另一半是否对你有独一无二的感觉。牵手成功的人全都可以加五分,最快的一对翻倍。

袁初悄悄和白善逸说:“我待会挨个扣,然后选我我们就能拿第一了。”

“好。”

比赛开始,男女双方都带上眼罩和耳机屏蔽外部环境。本来是没有耳机这一条的,但鉴于前几轮参赛者拿主办方当傻子的行为,特地背着白善逸偷偷加上的。

白江涛兴奋的说:“这不是老子必赢好吗?”

全组就他一个男人,魏辛觉摸不出来才有鬼。

按抽签顺序,白善逸第一个上场。

“嘶~”第一个人下死手的扣他,疼得他没忍住发声。他感觉不像是袁初的手,没有老茧。

下一个也同样狠狠地掐了他的虎口,后面排队的男生瞬间都不敢上台了。让她们暗示,没让她们死掐啊!

白善逸找袁初还是简单的,除了白江涛那个汉子就只有袁初的手有厚厚的茧,很好分辨。

至于魏辛觉那对,直接开挂。连掐他的机会魏辛觉都没有给她们,浅尝截止,迅速拉着白江涛下场。

其他人就惨了,好好的比赛就像是上刑一样。杨梅与曾丹丹秉承着掐一个不亏,掐两个稳赚,不管是谁都死命的狠掐,从她们这过的人无一不含着泪下去的。

袁初心疼坏了,好好的手被掐一堆印子,都破皮了。她一遍安慰着白善逸,一边对着伤口轻轻的吹气,希望能缓解疼痛。

刘辰点破说:“真搞不懂你们,他疼就让他自己给自己调一下疼痛感知度不就行了。哎~能给我调一下吗?这群女人手真狠。”

周天林也加入,他比较惨,手都开始肿起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