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今天是什么节日4

袁初就做在楼下花坛旁等白善逸,她微笑着对他说:“我就知道你肯定很快就下来了。”

“我不能插手游戏。”

袁初问道:“如果可以呢!你会帮他们吗?”

他陷入沉默,他没有想过这件事,所以袁初问,他一时间也回答不上来。

他正认真思考问题,袁初又追问:“如果可以你会帮我作弊吗?”

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有点晕,像醉了一样。为了逃避问题,下一刻就消失在了袁初的视线中。

白善逸总是逃避,可袁初是个讲究效率的人,不想和他慢慢磨。她现在又有点害怕讲他逼得太紧,他会不高兴。

现在是上课时间,偌大的校园只留下枝头的麻雀叽叽喳喳和孤身的袁初偷得空闲。

乍时,背后一阵凉意。头顶传来刘辰的声音:“袁初快跑。”她寻声抬头,只见他不顾及安全,手上抓着绳子从八楼跳了下来。

他看袁初愣在原地不动,又添上:“死神在你后面,快跑。”

此时袁初才反应过来,但她第一反应不是逃跑,而是往后看确认。几乎是同时,回眸一瞬间,镰刀劈下来,不给她半分反应时间。

她已经傻了,呆坐在地上,小臂掉落在地上,削口平齐。她叫不出声,只是眼泪止不住的流,大脑一片空白,只一个字“疼”萦绕在识海不肯散去。

刘辰顾不上袁初,上前与那把镰刀缠斗起来。杨梅第二个赶到,她对这种情况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只一个念头:在不包扎肯定会失血过多的。

全场唯一一个会处理伤口的魏辛觉被白江涛扶着,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顾不上自己的身体,马不停蹄的过来为袁初处理。

“你忍着点,没事的,游戏结束了就会长出来,别担心。”他劝着袁初,怕她心理郁结。

看袁初不说话,应该是被吓到了,他又问:“白善逸呢?”

袁初依然不回答。

他打开面板给白善逸发消息,让他回来照顾袁初。

前脚发出去,后脚他就闪现在面前。鬼精的魏辛觉当然知道适时说话,没有纠结这个问题。

看见白善逸来了,就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袁初耸肩哭出了声。他几乎是扑过去抱住了袁初,伸手拍着她的背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话音落,正苦斗的刘辰看着镰刀“啪”一下砸地上,不再动弹,挠破头也没想明白是什么原因。

袁初用仅剩的手抹干了眼泪说:“不疼了。”

“嗯,我关了痛觉感受。”

“不是说不能破坏游戏平衡吗?”

“现在破坏了。”

袁初破涕而笑,报复性的把脸埋进他的胸口,用他的衣服擦眼泪。她说:“你为什么不接受我。”

说到这那种委屈感觉又上来了,忍不住的抽泣,带着哭腔质问他说:“为什么不喜欢我?”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把人抱得更紧。

一旁人围一圈看起了热闹,这种古早偶像剧现实中的确是第一次见。

白善逸复原了她的手,仔细检查,确认没问题了才开口说:“我们物种不同,也能谈恋爱吗?”

袁初真的被他整笑了,她想了无数种原因都没想过他居然在纠结这个。

“你是远古人吗?你们星球文明比地球还低吗?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

说不通还好,被袁初点破后他竟然觉得钻牛角尖的自己是有一点蠢,脸“唰”一下就红了。

杨梅捂着嘴小声地问:“白善逸是外星人啊?”

刘辰回她:“都有世界这玩意存在了,有外星人有什么稀奇的。”

周天林插话:“袁初有点猛啊!外星人都敢上。”

他们的小声密谋全都落在了袁初的耳朵里,不免有些尴尬。她现在有点想拉着白善逸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但有句话不说出来她可能会被憋死。

“我还是第一次看你脸红。”

他认真的介绍说:“刚升级的4.0版本,基本可以模拟人类所有的生理反应。”

好吧!活该多问一句,跟外星人就谈不了地球的浪漫。

矫情过后袁初才想起来正事,捡起自己可怜的断臂抱在怀里哭惨:“呜呜呜~人家都这么惨了,有补偿吗?”

白善逸有些迷茫,歪着头问袁初想要什么?

这等开后门作弊的事情怎么能当着众人的面开口提,不怕引起众怒被群殴?

袁初立马拉着白善逸远离人群,悄咪咪的提出:“我想要东部世界的那个血藤。”

他有点犹豫,血藤的攻击性太高了,给袁初拿到手她不得飞上天。

“这个不太行吧!会影响游戏平衡。”

“你修改一下数据,改一下。”

白善逸思考了一下可行性,让袁初等等。

他递给袁初一颗拳头大小的种子,整体是墨绿色,缠着血色的纹路。

种子碰到地面就会迅速发芽成长,藤蔓会随主人的心思缠绕目标。是束缚型道具,不具有攻击性。

“阿这~有点失望。”

“不可以搞暴力。”

周四是情人节,搞得如此正经让大家实在摸不到边。校园掀起了一场反抗校园禁止早恋的运动,上空飘着彩虹泡泡,横幅拉的到处都是。

要说周二校园是绿的,那周四校园就是粉的,各种意义上的粉色。

学生自主举办校园情侣大赛,前五名情侣可以参加周五的狂欢节。

看样子这就是今天的任务了。

大伙又聚集在食堂,不一样的是袁初那个老贱杯疯狂秀恩爱。

“啊~我这个好吃。”

白善逸乖乖接下来自女朋友的喂食,什么都没有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刘辰按住餐盘,在心里默念不生气不生气,就怕自己没忍住把饭扣他们脸上浪费粮食。

魏辛觉永远靠谱,还想着任务说:“我们四女六男只有一对情侣,你们看怎么组队。”

“我去,剩下俩大男人怎么办?”

曾丹丹笑容逐渐猥琐,双眼上挑说:“男男怎么就不行了。”

刘辰有点反感的说:“真服了你了,腐女。”

“抓阄吧!剩下八人抓阄,不论性别。”

要说命运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刘辰和曾丹丹一组,被大家疯狂嘲笑。而这俩位谁也不服谁,要他们演情侣不如杀了他们。

黄明哲与杨梅一组,魏辛觉和白江涛,周天林和陈敏婷。

报名也简单,填个姓名和班级就好,谁都能报名,魏辛觉就统一给所有人都报上了。

只要去取一对红绳系手腕上就是参赛成员了,超级简单。袁初抬手在白善逸面前晃悠显摆她的红绳,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

刘辰咆哮:“我受不了他们了。”

魏辛觉还是靠谱的,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再忍忍,游戏结束拉黑袁初。”

“好无情”

比赛分三轮,验心,验情,验合适度。

恕我吐槽一句,这哪是情侣大赛,这明明是今天分手了吗?

第一轮验心,考验情侣对彼此是否真心。说白了就是看对方对你了解有多少,都是老套路。

第一个问题:女方最喜欢的食物。

好的,第一个就是重量级,可以说白善逸完全不知道。

她俩一个见色起意,一个被骗,到现在人都还是懵的。完全就和现凑的情侣没什么两样,没有任何默契可言。

白善逸答的是火锅,对了???

可能是上次张处霖整的是火锅,小猫碰上死耗子了吧!

对比袁初这一组,其他人就非常凄惨了,可以说是各答各的,互不干扰。

“我去,魏辛觉你什么意思,老子和你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兄弟,你居然不知道我喜欢什么?”白江涛委屈道。

主持人还在一边煽风点火:“哟哟哟,我们的第一对情侣已经开始产生危机了。他是否真心爱你呢?让我们看第二题。”

“你们初遇的地方?”

这个好办,送分题。大家都认识不久,初遇的地方肯定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cao?魏辛觉?老子和你白过了是吧?这都能记错?”

魏辛觉丝毫不认为是自己错了,坚定的回答说:“我敢肯定,我俩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就是火车站。”

“你放屁,明明就是学校。”

可以说,他们已经成为了此次大赛的焦点人物,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请听下一道题:男方的生日?”

完球,遇到盲点了。袁初看向白善逸,目光里带着赤裸的目的性。

“救我。”

“这位同学,请不要破坏比赛规则。”

你说规则我可就不困了,比赛规则就没有说不能串题。

自从破例调整了袁初的痛感,白善逸已经开始放飞自我。此时他正在偷偷当着系统面给袁初透露答案。

“1211”

袁初向他比了个大拇指,表示她已经收到答案,赞扬他的行为。

“所以,你对张处霖做这个动作也是这样的意思吗?”

阿这~这就属于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怎么能知道。袁初选择装死,不回答。

很明显,这一轮又是红汪汪一片。袁初忍不住提醒道:“你们的面板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有被提醒到,这么多人居然没一个人想到。刘辰挠了挠头问:“还可以这样吗?这不就是作弊吗?”

杨梅拍了拍他的肩膀,故作老态的对他说道:“年轻人,不要太死板,要学会变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