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今天是什么节日3

白善逸当然不担心,毕竟幕后主谋就是他自己啊!

“白善逸,你把我放出来呗!大家都看不到我还以为我被死神抓去了呢!”

“好不好嘛!”

袁初纵使使出浑身解数,他都完全不上钩。袁初怀疑是不是外星人和人类身体构造不同,所以她的美人计都没用。

她体验了一把阿飘的感觉,在一旁站着看他们折腾,四舍五入算是带薪休假了吧!袁初只有一个,只能跟着一个人,他们分头行动,她也只能跟着白善逸。

俩人没一个心思在任务上的,凑一块也就开始摸鱼。袁初带着白善逸去找禁闭室,就她这些天观察,学校里好像没有这么个地方。

她连着问了好几个学生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与传言完全不符合。学生口中的校长温和慈祥,从不严惩学生,与袁初收集来的经常关人禁闭的金宝银宝完全不同。

世界游戏法则:事出无因必有妖。

袁初感觉她可能离最终任务不远了。禁闭室肯定和完成游戏有关系,得找到看看才行。

一般来说,这种无人知晓的神秘地方一定在地下室或者办公室的密室里,电影里都这样。袁初拉着白善逸先去翻了校长室,边边角角都不放过,摔了一个花瓶两个陶瓷杯。

白善逸完全拦不住她,干脆随她去了。

根据她多年的追剧经验,一般密室环节机关应该都在书架上。仔细看看都挺正常的,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要硬说吧!书架上全是成功学巨作,什么《一个成功男人的自述》《孤独是成功男人的印章》

“金宝银宝还挺务实,真的不会被传销组织骗走吗?”

白善逸认真的回答:“不会,他们在世界工作,没有传销组织。”

真被他整笑了,实心眼。

抽屉里翻出来一张新校区蓝图,仔细看好像就是他们所在的学校,一模一样。厚厚一叠,上面清楚的标注了每一个点,的确没有禁闭室这种地方。

禁闭室或许根本就不叫禁闭室,关禁闭也不一定非要关在这样一个专属的地方。那关哪?

袁初打算待会和他们商量一下这件事,必要时可以放弃一轮任务,进这个所谓的禁闭室一探玄机。

“刘辰说他们的区域都搜完了,没有发现疑似死神的人,问我们的区域怎么样。”

阿这~他们还有负责的区域?愣神过去了完全不知道这回事啊!

袁初小心翼翼的问:“我们区域是哪一块啊?”

“育才楼和科教楼这一片。”

和他们所在的位置完全是两个方向,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吗?正所谓死秃驴不死贫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反正她就是个阿飘,黑锅还是让给白善逸背吧!

“我打开了你的意识连接。”

什么时候?白善逸居然也被狡猾的地球人给带坏了。

两人赶到育才楼楼下正好撞见赶来汇合的众人,刚要开口解释就被杨梅堵住了说:“袁初,你回来了。你去哪了?怎么回来的?”

阿这~这个问题她还没编好说辞,这猝不及防的一问还把她给难住了。

“我也不知道,我醒来就看见白善逸了。”

一问三不知,也真就糊弄过去了。

魏辛觉想起了正事,问:“白善逸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此时的袁初已经开始装傻,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防止引火烧身。

白善逸扯了扯她的衣角,委屈巴巴的看着她。谁受得了,谁能对美人说不。

袁初当即现场编谎言,真假掺半说:“我们发现整个学校没有人知道禁闭室”

她掏出蓝图按在地上蹲下来翻给他们看,用来佐证自己的猜测。

“蓝图上也没有禁闭室的存在。我们问过学生,这个校长从来都不会严惩学生,一向和蔼,这和我们得到的消息完全不符合。”

魏辛觉接上:“我们的消息是玩家搜集的,学校以外的传闻,应当是准确的。”

刘辰疑问:“是学生们在撒谎吗?”

“他们回答时神情自若,应该不是撒谎吧!”

魏辛觉:“你是觉得通关的关键和这个禁闭室有关?”

袁初点头。

“那先做任务,等了解了游戏我们再去探一探这个禁闭室。”

聊来聊去又聊回来了,该来的还是逃不掉。袁初主动坦白:“我们还没开始搜查,我醒来后就带着白善逸去校长室找禁闭室了。”

魏辛觉满脸的不信,一副我看你怎么编的样子。冤枉啊!这次说的是真话。

最终,大家还是分工搜寻,可能是为了平复怨气吧!让袁初和白善逸搜一整栋楼。

其实也简单,一层一层走过就行,还有电梯也不需要爬,没多费劲。

电梯按钮只有七层,袁初感觉不对劲,又跑出去输了好些遍,八层才对。

坐电梯到七楼,又找到安全通道,楼梯也只到七楼。

她找到走廊,想看一看上面是不是有一层。

“白善逸,抓住我。”

她把半个身子都放外面,全靠白善逸拉着。看着她很勇,其实心里害怕的要死。全靠着一股信念支撑,不能在白善逸面前丢人。

从她的视角看,上面的确是有一层,一层空荡荡的,连门窗都没有装的毛胚。

她叫来杨梅,让她在底下看她现在在几楼。

杨梅一看,袁初整个人都挂在外面,慌忙的大喊:“你别激动啊!游戏里跳楼也死不了啊!”

“我没要自杀。我现在在几楼?”

杨梅被她一吓,数都数不明白了。数了好几遍才确定:“七楼”

“我上面是不是还有一层?”

“没有啊!”

哎?怎么可能呢?她数明明就是八层。她让白善逸原地别动,自己又坐电梯下去亲自看。

数三遍还是七层,白善逸的确在最高层。怎么可能,上面应该还有一层的。

她又叫白善逸下来,再数。

魏辛觉等人也搜完了,看到两人忙活纳闷说:“你们在干嘛呢?”

杨梅回答说:“这里七层,袁初说她数是八层。”

魏辛觉抬头一看说:“的确是八层。”

这回杨梅又不自信了,抬头又数了好几遍,全是八层。

“不可能啊?我刚刚数的确是七层。”

袁初给出解答说:“七楼有人,在外面就看不见第八层。”

大家进楼,没有办法能进到这个奇异的第八层。

刘辰说“我来吧!栓根绳我能爬上去。”

陈敏婷拿出飞虎爪说:“用这个吧!有道具应该好爬些。”

他动作快,不一会就招呼他们。他大喊:“上面什么都没有。”

下一个是魏辛觉,有刘辰拉着他,虽然艰难也上去了。

袁初换了双鞋,拉着绳子做好半天心里建设,跳了上去。白善逸更不用说,没有这根绳他也能上来。

其他人不敢就留在了七楼。

这一层基本上一眼望到头,空气中都是混凝土的味道。她不忘摸到白善逸的手,紧握着再往前走。

别说死神了,八楼甚至一只蚊子都没有。四人一路都没有停过,径直走到楼梯口,摸上了天台。

门是上了锁的,锈迹斑斑的老式锁链,这种锁特别好撬。魏辛觉问:“谁会撬锁?”

“不会”

袁初摇头,白善逸沉默。

好吧!虽然这种锁好撬,但也没人会。

刘辰默不作声,一脚踹上门,本来就破烂的门添上了一个不怎么齐整的洞。刘辰腿扎在木碎片上,留了不少血。

“我没有回复道具啊!”

“你倒是和我们商量一下,木门拿斧头砍了就是。”

魏辛觉唠唠叨叨,像个老妈子似的,一边给他包扎,一边训斥他的鲁莽行为。

刘辰假装没听见,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还有点嫌弃魏妈妈絮叨。

趁他们都没空,袁初抡起一把大斧头“嘎嘎嘎”把门砍了个稀巴烂,得空走出去看看,迅速退了回来,面色都不曾改。

她保持着微笑说:“外面那玩意貌似就是死神。”

一块黑色的布飘在半空中,背后悬着一把巨大的镰刀,没有比这更能说明它身份的了。

魏辛觉也出去看了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

刘辰兴奋的站起来就要往外冲,被魏辛觉拦了回来。他说:“别冲动,你腿还残着呢!”

袁初问:“怎么办,魏老大。”

“魏老大要不交给你俩,我们撤?”

魏辛觉非常“慈祥”的看向袁初,并提醒她要不要想一想再说话。

“好嘞,魏老大,您说啥就是啥。”

魏辛觉发消息告诉他们说找到死神了,在天台。

知识分子周天林,动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在天花板上砸了个洞,用梯子爬上了第八层。从外面爬实在是不敢,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魏辛觉,计划是什么,我们听安排。”刘辰说道。

“计划就是你们冲上去弄死它,没有计划。”

袁初率先开口说:“你是了解我的,我见不得这打打杀杀,告辞。”

说完一溜烟就不见人影。

剩下也想跑,但还没来得及就被魏辛觉用绳子全捆了起来。白善逸随便动了动,绳子自动脱落下来,他眯着眼睛盯着魏辛觉说:“它自己掉的,再见。”

随后跟着袁初一起溜了。

剩下七人就是难兄难弟,蹲在原地瑟瑟发抖,发誓下一次一定要跑的比袁初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