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欢迎来到卡农的世界2

见张处霖翘脚在半空中划了一个逆时针的圆,袁初示意她“差不多得了”别把卡农搞出来了。

“我们可没有邀请函。”

她歪头一笑:“你不好奇?”

头吗?当然。

八人齐齐看向这边。张处霖借力弹跳出去,目标直指女仆。反应过来的女仆立马蹲下一把薅起蓝猫的脖颈,伴随着尖锐的“喵”声正投向张处霖位置。而袁初已经站在女仆身后,手往脖子扫过去。

空空的。

袁初稍微有一点失望。

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

还挺欧亨利哈。

张作霖手上掐着疯狂挣扎的蓝猫走过来。事后绅士,手递过去说:“让您受惊了,美丽的女士。”

差点没掉一地的鸡皮疙瘩。

女仆自然也不会接受这份迟来的礼貌,留下一句:“先生在门后面”便绕到门后消失不见。

猫都不要了。

张处霖还委屈的扁着嘴,提着蓝猫问:“那这个怎么办?”

凉拌。

新手小白发话问:“这个就是卡农的猫吗?”

不等袁初开口,大胡子抢先吐槽:“你见过哪个猫奴能离开他家猫主子的。”

开口就是老猫奴了。

从女仆离开那一瞬间,众人就可以离开座位了。有心急的小白早就钻进槐树上出现的光门。面板数字瞬间变成9/10。

新手小白第一场游戏没有积分,但淘汰也不会死,早点离开也好。

这让袁初想到了自己,虽然莫名其妙的被淘汰,但也补偿了她一大笔积分。

目前余额八十比利,一百零七积分。输一局游戏大约扣除七八分,具体根据游戏难易程度定。当初补偿八十积分,这不,袁初有充足的搞事情资本。

至于张处霖,她是二轮老玩家,又活到了决赛,自然比起袁初只多不少。

她两是不在乎,但小白们就慌了。

也有不说话专心抱大腿的,比如大胡子——双眼就没离开过张处霖。

还有专心研究槐树的,比如黑卫衣。眼里只有他的槐树,不容二物。

“如果是第一场游戏,从光门出去就能回到现实世界。”袁初提醒道。

张处霖日常不作浑身难受:“圣母姐姐也救救人家嘛~”

杀得袁初猝不及防。

“闭嘴”

剩下的不是有几局经验,就是追求刺激留下来试试。

面板数字“6/10”

其实吧!女仆说的很清楚,卡农在门后,再结合女仆离开时的样子——他们家门都比较特殊。

袁初抢过蓝猫,用力扔向槐树后面。果然消失不见了。

“这位张处霖同学,我袁初同学又没有说不给你,何必抢呢?真让人伤心。”

看着张处霖搁那自认为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袁初就头疼。

她一把拽起张处霖衣领一个健步冲过去,紧接蓝猫后步。

张处霖正要说话,便被袁初喝住:“闭嘴,袁初同学。”

“呲~还真记仇。”

“你第一天认识我?”

蓝猫还以为自己自由了,抬爪舔舐自己炸开的毛,正打算给自己来个全身大清洁,后脖就被坏人抓住了。

也不挣扎了,都习惯了,反正猫生也就这样了。

袁初可舍不得就这么放了这小家伙,多好的探路道具。

陆陆续续人基本上进来了,面板数字5/10,看样子这关限人数。

又淘汰一个。

“叮……”

童声:“卡农的家在哪里?”

大叔音:“卡农的家在南边”

童声:“卡农的家在北边”

大叔音:“卡农的家在西边”

世界好穷,配音演员都请不起,非要用两种声线配出四个人的效果。

太不容易了,以后少骂他两句。

“卡农的家在哪里?

游戏任务:找到卡农的家

游戏奖励:获得白花嫁的邀请函。”

打开面板,地图还亲切地标记上了上N下S。

事出无因必有妖。

很明显了,邀请函只有一份,这已经超出了新手关卡的难度——也许那一人并不是因为限制人数而淘汰。

他是新手,已经完成了新手训练转为正式玩家离开的游戏。

如果猜想正确,那这剩下的几人都是老玩家?

大胡子没有放弃大腿的意思,眼睛死死锁着张处霖,袁初只好先和张处霖分开。

刚走没几步,便在地铁口看见了张处霖,她不光甩掉了人还抽空买了冰淇淋。

她把两边各舔一口,然后把右边的递给了袁初。

见袁初嫌弃,还故作惋惜的说:“可怜我一片苦心,竟被当了驴肝肺。”

张处霖左右各啃一口,剩下丢进垃圾桶。文明你我他,做完还给自己竖个大拇指。

就无语,袁初抱起猫糊她脸上,还顺手拍了拍蓝猫的大脑袋。蓝猫也十分上道,四个爪子死抱着张处霖的脑袋,最后被无情扒下来,提在了张处霖手上。

街边,张处霖随手“借”了辆小滴滴,又“和善”的询问了东边在哪。

“上东下南左西右北,小学老师没教过你们?”被绑在树上的居民无情嘲讽,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所处的地位。

本来打算问完就给她放下来,现在看来他比较喜欢被绑在树上。

小学老师没教过方向,但教过不能强人所难。

尊重他人爱好。

任凭那人如何在身后呐喊,袁初也不回头望一眼。

这方向问题张处霖都不知道,世界里的N居然指的是东,就知道世界没那么好心。

骑上心爱的小电驴,后面坐着袁初。至于猫,早就被张处霖报复性的塞进了后备箱。刚开始还用爪子挠两下,发现没人理它,自己就老实了。

驶进下一个红绿灯路口,中央站着一只巴掌大穿着交警服的泰迪犬,正有模有样的指挥交通。

少女心都要融化了。

张作霖在斑马线前停下,红灯亮起。

说她遵守交通规则吧!她骑着电动车在机动车道逆行;说她不遵守交通规则吧!她又老实等了红绿灯。

好一会她才发现中央的小泰迪,激动的拍着车把说:“快快快,抢它衣服。”

哈?

袁初不太理解她清奇的脑回路,在靠近中央的一瞬间掳走泰迪,三两下扒下衣服再猛的把狗抛的老远。

“可以啊,脱衣手法十分娴熟。”虽然看不见张处霖的面部表情,但可以猜出——一定十分欠揍。

刚把黄绿交警服塞进张处霖口袋,后方就传来“汪汪”的声音。

债主追来了。

往后一看,巴掌大的狗跳有三米高,这合理吗?这不合理。小泰迪没一会儿就追了上来。

张处霖改单手掌把,那泰迪逼近,在张嘴咬过来的一瞬间被张处霖一把薅住,蓄力往反车道一扔,正被迎面而来的大货车碾过去。后续也心情去看,必定是血肉模糊,吓走三碗饭。

往东走深,这一片全是园林。假山怪石,奇虫异兽这里都有。

这卡农取一外国名,住着中国的园林,肯定是个满腹墨水的外国骚客。

希望吧!毕竟世界不喜欢按套路出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