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今天是什么节日2

“谬赞谬赞”

这里九个人,七个她都认识。按理来说如果不是二轮她淘汰的太早,就世界里这几个玩家,应该全都能脸熟。

袁初感觉自己有点饿了,但没有一个人提,她也不太好意思说。进入世界的都是意识体,理论上是不需要吃饭的,但要克服精神依赖实在太难了,至少袁初是做不到的。

白善逸看出来了,小声问袁初要不要偷偷去食堂。犹豫一秒都是对自己的胃不尊重,她任白善逸拉着,所有人就像是没看见他们离开似的,一句话都没问。

“你是不是用了什么精神屏蔽,他们都没发现一样。”袁初疑问。

“我短暂切断了你们之间的意识链接。”

哇塞,这就是高科技吗?

袁初又开始想要嘴欠,开玩笑到:“我能从你们的星球偷点科技技术吗?”

他认真的考虑了一下,郑重的建议说:“最好还是不要干预一个文明的正常发展,要不然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灾难发生。”

看他认真的样子,玩笑也能当真,老实人。文明高度发展会把人变老实吗?

他们也就刚打到饭功夫,就看见同样偷偷摸摸溜回来吃饭的刘辰,下一个是杨梅,然后是一个不认识的。

表面上正经,实则都齐齐整整出现在食堂。袁初的餐盘端在手里,一时间不知道是去找位置好,还是先打个招呼好。

魏辛觉见她尴尬,解围说:“你快去帮我们抢位置,等会人就多了。”

这个时候第二天到了,四周没有任何变化,时间没有发生改变,只是日期从周一变成了周二。

“任务是让校园变得绿色。”白江涛说。

铃声响起,学生如潮水涌进食堂,一个紧挨着一个。

“我去,还好我们来的早。”

学生们排队打饭,插队的行为频频发生。他们全都只使用塑料打包盒和一次性筷子,就像是为了不环保而不环保,太过刻意。

“这有点故意了吧!”

袁初戳了戳白善逸,示意他:看,又是bug。

在他的眼睛中,她首次看到了懒意,大概是修bug修麻了,不想再管任何不合理的事。

杨梅提出最关键点:“任务怎么办?这要怎么管啊!”

这还不是最难的,当众人走出食堂看见的才是最难的。整个校园,像是垃圾场一样,塑料袋满天飞。

魏辛觉有个主意:“凑一笔奖金,奖励给捡垃圾最多的人,走鼓励路线应该可行。”

钱?什么钱?白善逸正要举手说他有钱,袁初立马就给他压了下来。什么钱,那是我的钱。

“我有个办法。”她慌不择路,竟嘴快说出了口。

“什么办法。”

“办法……办法就是……”她支支吾吾,明显是还没想好。众人的表情翻译过来就是:我看你怎么说。

“不是说把校园变绿色吗?变绿就是了,又没说怎么变绿。”

真就灵机一动拯救了她自己的小金库。

“这不实际,学校这么大,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颜料。”

“题目又没说全要变绿。”

魏辛觉突然想起来,提醒到:“后面有两个水塔,把颜料稀释,用高压水枪喷涂应该可行。”

袁初给他竖个大拇指。

魏辛觉提出的方法,自然他去研究水塔。

周天林去翘了消防柜取水管,其他人则四处搜集颜料。袁初等人跑去艺术班抢颜料,黄色蓝色绿色全都不放过,洗劫一空。再者就是材料室与社团,还有各个班级的图书一角一般也有板报剩余的材料。

杨梅则与众人叉开,拉着刘辰去了学校超市,将库存打劫一空。随后又跑去学校的艺校分部,连带着沾有绿色的画板也不放过,全装进尼龙口袋。

白江涛在后勤部办公室真的找到了高压水枪,就是挺重的叫来了周天林一起才扛回去。

水与颜料难溶,魏辛觉想了想开始研究如何加热水塔,热水应该会更好着色。杨梅带着大包小包赶来,女汉子似的霸气一丢。她事先都已经开了口,干脆省事直接连袋子也一起丢进去。

“这样不好溶吧!”陈敏婷说道。

她说慢了,丢都已经丢进去,也捞不回来了。

宿舍楼是涂绿了,可远一点的地方没办法,没那么长的水管。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白江涛说他可以研究一下学校的自来水,看能不能将总阀关了换成水塔供水。

术业有专攻,这可算是遇着对的人了。

他研究了一会,说可行,就是需要一点时间。时间没问题,多的是。

袁初还对着白善逸说:“我这次是一点存在感都没有,队友太机灵了。”

等待时间,袁初又让白善逸断了意识连接,偷偷溜出去玩。她牵着白善逸的手,也不是,准确来说是她抓着他的手,因为白善逸会挣开。

想黄花大闺女被人轻薄似的,男德天花板了属于是。

帅哥美女手牵手漫步在校园中,引得小年轻们频频回头。他们身上消失的那份青春,让他们显得以这份美好格格不入。就像是玛丽莲梦露穿可爱的蓬蓬裙,超级加倍违和。

“你看我们这样,是不是在早恋啊!”

他不想回答有关袁初抛出来的任何有关恋爱的话题,但奈何袁初总致力于把他往沟里带。

“叮……支线任务已完成,倒计时两小时将进入下一天。”

可怜八位队友,袁初带着白善逸全程摸鱼,他们还不辞辛苦带着她们做任务致富,太感动了。中国好队友。

剩下两小时,袁初开始端详这个学校。这绿油油的不会一直伴随游戏结束吧!刺鼻的颜料味真的会让人中毒,若不是白善逸在旁边给她净化空气,她真的会吐。

他们喷涂的时候应该也没顾及其他,满地走来走去的小绿人,他们咒骂着究竟是谁干出这种缺德事。回到宿舍洗澡,打开花洒淋得也是绿色颜料水。

学校广播紧急通知:请学生不要使用校园内的自来水,相关事件校方正在调查中。

这个时候,未雨绸缪的人已经开始抢购矿泉水了。等袁初牵着白善逸晃过去的时候,学校超市已经被挤爆了。杨梅发消息来说他们搬了不少矿泉水,让她来搬箱回去。

真是贴心的小天使们,这个时候不光未雨绸缪,还照顾她们这两个摸鱼选手,真的非常心善了。

不到场都感受不到他们所谓的搬了不少是哪个“不少”。

眼前这堆小山高的加利牌矿泉水,真的是非常壮观。愿称它为巍峨高耸,其他词都配不上这座水山。

魏辛觉俨然已经成为整个队伍的主心骨,他发指令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学校才能恢复,水就都留在这个教室,我会用道具把这个房间锁起来。一人搬一箱回去,用完了再找我要。”

没有人反对这个提议,锁上门便跟着大部队一同回班级。

晚上有晚自习,几个早早脱离校园的人围一圈也不知道干什么,干脆聊起了天。

距离第三天还有三十七分钟,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半,正好第二天也就是下晚自习的时间。

“下晚自习就各自会宿舍睡觉吧!都好好休息,明天再战。”

“好嘞”

忙活一整天,虽然不知道在忙啥,但也让身心疲惫。当然,袁初是这里最不好意思说这句话的人。

她在一旁尴尬的笑笑,时不时附合两句,生怕他们弄忘了她。摸鱼的人就不配拥有尊严,她今日舔狗,明日你背影都看不见她的。

宿舍是五人间,就上下上下加一张单人床,睡单人床的人也太快乐了。

两个房间,四个女生六个男生还是得混住。在袁初的煽风点火下,闹得各自分配,想和谁住和谁住,魏辛觉撂挑子不干了。而袁初也如愿以偿的和白善逸成为了上下铺的兄弟。

呜~谁要和他拜把子。

袁初起的早,主要是托几位室友的福,一大早乒乒乓乓,不是碰到椅子就是不小心把书弄到了地上,状况不断。总之最后袁初都已经没了脾气,任由他们鞭挞她的精神。

记得周三好像是死神节,起来时迷迷糊糊懒得看任务,现在才发现他们貌似要去找这个死神,然后杀了他。好血腥,这真的是一个符合青少年健康发展的游戏吗?

这种打打杀杀的不适合她,众所周知她就是个战五渣,脑子时而能用,时而瘫痪,不适合这种游戏,还是先溜为好。

“你去哪?”魏辛觉核善的问道。

“你觉得昨天的事,是不是要给我一个交代。”

“胶带,什么胶带,我去给你买一卷?”袁初揣着明白装糊涂,死活不承认昨天晚上的和稀泥行为,倒也让魏辛觉没了下一步。

但直觉告诉她,今天怕是不得消停了。

“袁初,过来,说说吧!”

她真的直冒冷汗,总感觉下一步魏辛觉就要把她推出去充当死神给宰了。阴气沉沉的话语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果然,你才是死神本人吧!

“说……说什么?”

他一个眼神扫过来,袁初瞬间就清醒了。

“奥,这个,那个,我认为死神属于西方文化,我们应该从西方电影中寻找灵感。”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去看电影?”感觉魏辛觉好像有点想不整死袁初不罢休,随便哪句话都能杠起来。

“所以,我错了能放过我吗?”

袁初从未有过如此诚心的道歉,魏辛觉真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可怕,这个男人小肚鸡肠,坏的很。

“骂我?”

“没有,不敢。”

两人大有僵持到天荒地老的架势,但下一秒,袁初便凭空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那一刻的惊慌立马归于平淡,魏辛觉怀疑应该与这个死神有关,也可能是他们这么长时间都不做出应对的惩罚。

刘辰迅速奔回到教室,看到袁初的名字还在排行榜上悬着的石头也算落了地。

“放心,袁初暂时应没事。”他传信回去说。

得知消息后,魏辛觉也能真正安心下来。这时才注意到,与袁初从开始就粘到现在的白善逸丝毫慌张都没有,实在太奇怪了。

这一点也让他在心里提防了三分白善逸,总感觉这个人不是个善茬。存在感这么低,不是社恐就是另有图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