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今天是什么节日

至于为什么想到这件事,那当然是绕不开白善逸。要说谁能知道他在哪,那应该只有姚旭阳那个怪物能推出来了吧。

可惜他人没参加第三轮,好像是和席词词结婚去了。记得当时给张处霖递请帖,起的她当场给撕了。袁初也明确说了她不会去,还劝他最后一次说:“你确定你要娶一个天天和你吵架,在外也不顾及你面子,成天抱怨东抱怨西,还作天作地的祖宗回家?”

他说他不后悔。

真的,就没有一刻那么恨铁不成钢过。

张处霖把地名发了过来,有三个。幽台没有通关排除,剩下东部地图和加利海。肯定选择东部地图,初遇的地方,肯定能勾起美好回忆。

人到那才想起来,东部地图那个任务好像是平行世界,张处霖都进不去,凭什么觉得她自己能进去。

故地重游的确有不少感触,比如这里增加了好多垃圾桶,离谱极了。她不过只是丢了一次垃圾,立马就捡起来了,有必要十步放一个垃圾桶吗?

她踹了一脚垃圾桶,居然被自己整笑了。这算是她的专属垃圾桶吗?给它刻上袁初属有?随便乱涂画是不对的,也没有真的对这么可爱的树桩垃圾桶下手,还是不忍心的。

非游戏时间,这些恐龙动都不动一下,好像现实中的社畜,工作外时间,坚决不碰与工作有关的任何事。

晃了两圈,又走上了那个堆灰的城堡。玫瑰依旧常开不败,像是饱和度拉到最大,是荒芜中不正常的美。

拿出纸巾抹了抹灰,墙上赵书德刻的字还留在上面。肯定是白善逸觉得难度太大故意留下来的。他修bug的方法还是一如既往的盐多了加水,水多了加盐,永远治标不治本。有被可爱到。

也正是这样,游戏才更加有趣。在游戏中玩bug也未尝不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这里应该是等不到人了,就她看来,这个游戏已经比较成熟了,没有必要继续着手。看来还是猜错了,白善逸应该去了加利海。

让张处霖开了个传送门,下一秒就到了临海市。她的大头照还印在墙上,悬赏十万。她既感叹自己真值钱,又为自己同情。上次还说再见面她就是通缉犯了,这就来了。

左右被监控包围,不出十分钟警铃声便传入耳中。慌的她立马钻回传送门,又回到东部地图。

晚上去白城堡蹭了饭,黑花嫁面色依旧不太好。他还有脸摆脸色,怎么敢的啊?张处霖眼看着气氛不对,立马把黑花嫁赶了出去。

“我找不到白善逸,他这次是真的太会躲了。”

“跟他绝交。”

“不行,我舍不得。”

张处霖白眼翻过去,鄙视道:“那滚,没出息。”

袁初飞奔过去抱住张处霖大腿,苦苦哀求。

“求求了,给可怜的孩子出个主意吧!”

袁初挤不出眼泪,用手捂着假装自己哭得很伤心。这招也就只能恶心恶心张处霖,她是不是从缝里偷瞄两眼看看张处霖态度软化了没,但这个女人铁石心肠,愣是没有半分动容。

“张处霖,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得得得,真是被你恶心坏了。我给你个主意:你找个会编程的过来,随便删他几个代码,逼他和你参加同一轮游戏。”

方案一被袁初一票否决:不要,太不厚道了,好作啊!

由于袁初同学敢于直言,获得张处霖老师的白眼一枚。

“那就哭吧!你录一视频,使劲哭发给他,我不信这都不过来看一眼你怎么了。”

欧克欧克。

袁初先是找来洋葱和菜刀,一边切一边哭,可停下来就没了想哭的感觉。张处霖想直接把洋葱汁抹她眼皮上,被袁初核善的劝退了。最后还是指望世界强大的AI合成技术,还顺便威胁了一下单纯的系统。

“有这办法你不早说”

袁初流着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可镜头下就瞬间蒸发。

“我哪知道你话这么管用。”

“呜哇哇~我止不住。”

“怪,忍着。”

等白善逸来的时候,就看见了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袁初。他忽略了空气中刺鼻的洋葱混杂着辣椒的味道,抱着袁初诚心的道歉;更忽略了后面笑得肆意张狂的张处霖。

袁初眼睛完全睁不开,此时像个瞎子似的对着张处霖的反方向竖起大拇指。随后立马开启演戏模式:“嘤嘤嘤,你躲着我,我好难过。”

“对不起。”

“不躲着我行吗?”

他沉默,袁初继续装可怜:“没关系的,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又不好看,也不温柔,还不体贴。我怎么哪里都不好。”

为了近距离观看,张处霖甚至还搬出了她的小板凳。

“你好看。”

“我不温柔不体贴是吧?”

张处霖:“咳咳”

“开玩笑的,不要当真。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毕竟我这么差劲。能拜托你和我一起参加最后一个游戏吗?拜托了,这是我最后一个心愿。”

话音未落,她立马打开面板偷偷问张处霖时间最长的游戏是哪个?收到回复是中心城一中的游戏“节日”,时长不定,理论上可以无限长。

“欧扣扣”

白善逸:“什么?”

袁初迅速变脸,继续保持着她那副虚假的悲伤说:“没什么”

一中监管者是校长王金宝与王银宝二人,他们一向喜欢管人禁闭。小黑屋,展现一点点柔弱更能激发别人的保护欲。袁初想的可美好了,她已经看到自己迎娶白善逸,走上人生巅峰了。

“叮……你们是一中的学生。在这个充满欢声笑语的青春校园里,放下所有的烦恼,让我们一起狂欢节日吧!

提示:注意查看日历,每周一更新日历,完成指定任务即可顺利进入下一天,反之,校长将会选取三个不听话的学生罚关禁闭与通告批评。

祝好运

游戏开始。”

这也太胡来了,这个系统什么也没说,主人在都这么糊弄,还好她不是来正经玩游戏的。嘿嘿,她是来谈恋爱的。

日历在思源楼外面的告示牌上。嗯~果然每个学校都有一栋思源楼。

今天是周一,日历已经标注了一周的节日。今天没有节日,也就是没有任务,倒计时两小时进入下一天。

明天是环保日,任务还没发布。

“张处霖”

张处霖,什么张处霖。她环顾四周,并没有看见张处霖。

“张处霖,居然被我给遇到了。”

她这才发现,张处霖叫的是她自己。她不确定的指着自己问:“我?张处霖?”

那人也纳闷,说:“我是刘辰”

阿这~刘辰是谁?

“刘辰啊!我当然记得。你不就是那个,那个……”

她那个半天,这个人真的一点眼力见也没有,居然也不提示一下。她破罐子破摔干脆承认了:“抱歉,我不记得你了。”

“张处霖,你居然不记得我。你说从光门出去就能回到现实世界,结果我出去就看见我的女朋友和一个男人搂在一块,我还呆在这个地方回不去。女朋友没了,我还回不了家。”

“啊这,你好惨。”

他又说:“罢了,我原谅你了,不客气。我知道我大度。不用夸赞,我会害羞的。”

这个人的厚脸皮和张处霖有的一拼。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眼前的人究竟在哪见过,虽说还是想不起来他,但也猜出来应该是他和张处霖互换身份那次。

“那啥,其实我不叫张处霖,我是袁初。”

“啊!那那个袁初?”

“她是张处霖。”

他明显不相信,说道:“可是她好菜啊!最后一个才到终点。”

有被讽刺到,袁初就只能和菜挂钩吗?

“她懒罢了。”

三人结队,在仅剩的一个多小时里要逛完整个学校是一门体力活。在食堂门口看见一个奇怪的数字牌,写着4080。刘辰猜想可能和学生人数有关,高中三个年级,四千多人差不多。

最后面是宿舍楼,后面有两个巨高的水塔,好像是用来烧热水的,好古老的设备。

学校真的好大,东门走到北门需要十五分钟,这对于一个高中学校已经算是比较大的校园了。

门卫不能沟通,你想出门他会阻拦你,强行闯出去会被空气墙弹回来。刘辰正坐在地上揉屁股呢!

在育才楼遇到了其他队友,七个人都已经齐了,加上她们三个,十人队。他们已经找到了班级,桌子上有写自己的名字。

教室前门旁边的墙上贴着排名表,他们十个并列倒数第一。

“排名表应该会根据表现每日结算。”开口的这个袁初认识,叫魏辛觉,是个不错的队友。

“这个应该就是失败后决定谁管禁闭的吧!”

这句话算是提醒了她,袁初灵机一动在一位热心同学的桌子上找到美工刀和胶布将表撕下来,按在桌子上。把表头和第一名之间划开,再把名次划开,最后倒数第十名和倒数第十一名之间划开,然后重组。这样大家就变成前十名,就算输了惩罚的也是后十名同学。

“你好鬼精啊!”这个是杨梅,她的名字特别好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