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捉迷藏二

一大清早有人跑来敲门,应该是隔壁阿姨喊她起床吃早饭来了。她麻溜的起床开门,睡得不知云与月,还以为是妈妈叫她起床。一开门,正对着一位不知名的女人。她显的很慌张,说自己敲错门了并道歉。袁初觉得奇怪,留了个心跟了下去。

她一下楼就拿起手机报警,说明情况。

袁初又喜提一条罪名,入室盗窃还绑架,这得判多久啊!还好这已经第三天了,只要熬到明天早上就可以撤了。也不知道这罪要不要她背,世界里背条罪也没什么,就是以后再遇到临海市的任务就比较麻烦。

袁初先回到房间查看那一家三口是否还在床上,都还在睡着,毕竟饿两天了,应该也没什么力气挣扎。

本来担心他们搞出动静,用胶布缠了好几圈,严严实实。就是头发可能废了,摘胶布的时候估计能扯下二两。

看这快死了的样子,袁初一阵心虚,摸到厨房,煮了锅白粥,想能给他们凑合凑合。

只是之前缠的多快乐,现在就有多头疼。撕开一点点,女主人就已经挤出了眼泪。袁初实在不忍心,便找来美工刀想划一道出来。

“你别动,我喂你点吃的,你别叫知道吗?要不然我就撕票了。”

刀又不锋利,划下去像是在割自己的韧带,时时刻刻挑战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好不容易整开了,女主人惨白惨白的嘴唇像是死了好几天一样。皮肤长时间不透气,也发白,像泡久了水。

她哀求到:“求求你,你要什么都行,别伤害我们……”

袁初当做没听见,继续一勺一勺往下灌。你们可是重要的人质,是她能呆满三天的关键。

灌完一大碗,再给她缠回去,这一次随便整一下就行,毕竟已经暴露了没有必要继续隐瞒。

可惜吃不到隔壁阿姨做的饭了。菜虽然辣,但口味一绝。纵使尝过张处霖的饕鬄盛宴,也忍不住流连的程度。

警察叔叔来的可快了,站楼下拿大喇叭劝袁初束手就擒个,解放人质。盲猜门口蹲六七个持枪民警。

警察慌,怕她受刺激会伤害人质。袁初更慌,怕他们冲进来,那她就凑不齐三天了。

得先说好:“明天早上九点我出来,你们要是闯进来我立马撕票。别耍花招。”

人生第一次和警察叫板,真刺激。抹了一把汗,这真不是人干事。

想我一届三好市民,居然走上了不归路。举报了垃圾游戏,引导玩家犯罪,教坏小朋友。

外面警察商量了一下应该是同意了这个要求,在门外等着,看样子要守一夜。

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明天,反正以袁初看来,趁着对方警惕性下降营救人质要比听信一句都说不明白的话靠谱的多。

要是他们冲进来,她就把人全打晕,抱着桌子不松手,硬撑到明天。虽然说有一点点丢人,但办法有用就行。

深夜,实在熬不住了,袁初决定生死在天,富贵由命,该睡就睡,其它的交给奇迹。再然后,就被警方的准时闹钟叫醒。

“时间到了?世界,结算吧!别磨叽了。”袁初催到。

再慢一点她就要去蹲大牢了,不急不太行。

“抱歉,玩家袁初。我们的监管者并未到位,无法结束游戏。给您造成了不便,我们深感歉意。”

她要去坐牢了?这个没有二十万可忘不了。也不行,刷的白善逸的卡,钱已经不重要了。那就浅浅要二百积分吧!

不贪心,二百立马失忆。

不麻烦警察同志,袁初自己走出去双手凑过去挨拷。人生头一回坐警车,酷爆了,要是没有唠唠叨叨的民警就完美了。

审讯民警还没开口,袁初就全交代完了,积极配合,不占用公共资源。

“你为什么要绑架刘玉玉一家。”

“想绑就绑了,哪来的为什么。”

最终,袁初被移交看守所。警方固执的一定要找出她作案动机,延迟了开庭时间。

期间,隔壁阿姨来看望袁初,说着:“你是个好孩子,阿姨相信你肯定是有原因的,好好配合警察同志调查,肯定不会让你受冤。阿姨给你带了吃的,在里面肯定吃不好睡不好,都瘦了。”

瘦了真不至于,看守所四菜一汤生活水平小康了,单间牢房还有空调,让人眼红的好福利。

看守民警说东西不能递给我,这是规定。阿姨都快急哭了,叫民警通融通融,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

可规定随是死的,但违反了规定也是万万不能的。扣工资警告。

“阿姨,你来看我我已经很高兴了。等下回来找你再去你家里吃,家常菜还是得在家里吃,外面吃味道都不对了。”

“好,我等你来家里吃。”

阿姨是真性情,短短三天已经把袁初当自己人了,闹得袁初心里也是暖暖的。下回再见,她可就是逃犯了,不知道阿姨会不会被吓到。

袁初是在庭审后被白善逸带走的,整个临海市还宣扬着她的传说。那个逃犯如此嚣张,当着一群押解民警面逃跑并且消声沥迹。

听说翘班的监管者被处罚了,具体是什么也不清楚,谁知道是不是白善逸pua她的。

不过也不是很在意,看守所饭好吃,蹭了三天饭还不错,还能白得补偿。

袁初说她要二百积分,白善逸就真的给她批了二百积分,只是积分一到账,人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玩家非游戏时间进入世界只能走内阁大门,要先打申请再去大厅提交允许入境的证明之后才能通过。这个所谓的申请基本上也就是个形式,只要提交三秒内就能批下来。

白善逸为了躲袁初已经通知所有管理员不允许给她批申请,但上次在火域为了救袁初,他给了张处霖管理员身份。这就相当于,这一通知不过是多此一举,没有什么必要。张处霖什么时候是服从组织纪律的性格了?

穿过光门,统一都会出现在中心城市的降落点,这里是整个世界的最中心处。

袁初抬头看了眼太阳,已经日头偏斜,大约……迅速瞅一眼面板。“嗯,已经两点了。”

据她对白善逸的了解,他肯定在哪修bug呢!至于具体位置那得问问张处霖“目前刚结束的游戏有哪些”

一般来说他肯定是要亲力亲为,实地考察过才放心。袁初有一点点怀疑这个游戏可能是他的毕业作品,要不然为什么这么认真。问他此类话题都一概不言,估计又是给自己加的什么奇怪的脑抽限制。

他说这样是为了保证游戏的公平性,平衡游戏机制。只是这游戏,平衡不要也罢。想想武力值Max的张处霖,世界横着走;再想想幸运值Max的魏怜仙,谁能想到乱滚一圈都能凑出正确密码。

其实最变态的是姚旭阳,脑子好使的人太可怕了。在她认识的人中,姚旭阳应该能排第一了吧!要不是他倒霉遇到了游戏妲己,第七就不该是魏怜仙,说不定还能冲一下第六的位置。

可惜他那个女朋友太讨厌了,作天作地,劝分还被反骂,祝福久久锁死。

记得有一局游戏,他女朋友邀请我们一起组队,都是熟人也不客套,拉着张处霖就去了。

面前那是一个木桥,有些破旧,看上去不太坚固,岌岌可危的样子。下面是烂臭的沼泽地,还鼓着泡泡。游戏规则类似于木头人不许动,只不过是背后跟着一群七窍流血,面色狰狞的恶鬼。

她说什么人家好怕怕哦,死活不肯动。这也可以理解,害怕的事物,每个人都有。

姚旭阳背着她过桥,伴随着吱吱呀呀的声音。张处霖心直口快,吐槽说:“这木块禁得动你俩吗?那么重。”

姚旭阳是个出了名的好脾气,他解释说:“走之前我会先试一试承重能力,禁不动在想办法。”

席词词向来娇蛮,她直接开口挤兑道:“关你什么事,我俩能有多重。再说输了就输了呗!我们又不差这两分。”

这个时候看不出她一分一毫的害怕,整个人骄傲的像一只公鸡。七人游戏,参与的玩家并不只袁初等人。其他玩家听了心里不好受,却也没计较。毕竟是团队游戏,谁出了问题都是团队的损失。

就自此败坏了她在袁初心里的形象,也不管这个人真正如何,至少她在袁初面前,尽显小家子气。袁初最讨厌的就是这样不考虑他人感受的人,即使是游戏,也不能煞他人风景。

快到终点时,姚旭阳发现不对劲,让大家停止一轮,保持不动,给他点时间观察。席词词就不同意,说后面的恶鬼那么恐怖,万一扑上来怎么办。

张处霖这回几乎是臭着脸怼她说:“刚刚不还觉得输赢无所谓吗?我还没夸你一句英雄呢!”

阴阳怪气你永远可以相信张处霖。

席词词直接哭了起来,但姚旭阳先代替她同张处霖道歉点燃了导火线。她抹干眼泪,拧着姚旭阳的耳朵问:“你是觉得我有错了?她那样说我你也维护她?”

后续省略无数字,席词词为了展现家庭地位,死活不允许暂停一轮,所有人跟着前进。在这短短的十秒钟,姚旭阳迅速扫过整个山洞,争分夺秒将每一片都照顾到。

他迅速用火柴人将整合出来的动作画出来,虽然因为时间问题有些潦草,但也能看出型来。

恶鬼伸出血肉模糊得爪子捅进张处霖的腹部,一瞬间,淘汰了整个队伍的战力巅峰,剩下的只是等着他们屠戮。这要不是有回放,还真不知道,那个作精居然因为觉得动作不好看,不符合她女神的身份,选择退出了游戏。甚至没和任何人打招呼。

事后,张处霖想要去揍她一顿,被袁初拦下了。她劝说道:“算了算了,就当卖姚旭阳一个面子吧!”

“我说那个女人就是脑子有毛病。”

“是是是,别气别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