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捉迷藏

由于失误导致海啸让玩家受到了惊吓,在场的玩家都放了长假,可以一个星期不被强制参加游戏。所以,袁初最近过得可清净了,每天的快乐就是找白善逸,全世界找白善逸。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外星人总是很反感被袁初粘着。他躲,袁初就找,半个世界都被他俩闹得鸡飞狗跳的。

论坛也变成袁初的私人朋友圈:“有人看见白善逸了吗?(附三张图)”拢共三个马甲全被挂在论坛上。也没挂多久,外面色狼太多,没多久袁初就把图给撤了。

持续了一周,最后以袁初进游戏结束。

“叮……玩家袁初开启单人任务捉迷藏

你是一个入室盗窃的小偷,不要被主人看见哦!

工作时间为上午9点至11点,下午2点至5点。

任务将在三天后结算,祝好运。

游戏开始”

居然提示工作时间,袁初绝不相信世界会这么好心。事出无因必有妖,其中肯定有坑等着玩家跳。

她仔细搜了卧室,看一眼时间周五早上六点半,就知道有坑,肯定世界指望着周末不上班来坑她呢!还好她留了个心眼。

等等,几点?六点?

再扫视一番周围布局,像是小孩的房间。摸了摸被子还是热乎的,刚走没多久。也就是她刚刚差点和人打了个照面,就那么一点点就直接gameover了。

不确定小孩有没有走,保险起见还是把门关上爬床底最好。这不,刚进去门就开了,又差那么一点点。也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倒霉。

要是能弄到一份课程表就好了,也不至于这么被动。电脑相册里会有吗?等会查查。

袁初一直在床底等到了九点半才出来,一切以稳妥起见,行踏差错都是痛失积分。

根据缜密的分析得出结论:这是一户三口之家。至于从哪看出来的,上面挂着全家福,还写着我们是快乐的三口之家。逗傻子似的。

今天好说,明天小屁孩得在家呆一整天,后天更甚,一家三口凑齐整。还是得想办法让自己不被看到。

搜了下冰箱,就一瓶奶和剩菜剩饭。她不想吃他们剩的,心理过不去,还是点外卖吧。

从外卖员手上接过米线,世界吵得头疼。

“玩家袁初潜伏任务失败

正在结算任务……”

袁初慢悠悠晃回沙发打断它的话说:“外卖员又不是屋主人,看见就看见了,算失败吗?你这要是算失败我可要投诉你了。你也知道的吧!我和白善逸关系还不错,格式化你哦!”

它瞬间没了声,默认游戏继续。

这个游戏实在无趣,她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房间,无聊到转圈圈。踱步到卧室门口,突然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完球,居然提前回来。

慌不择路,往卧室一钻,左右都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眼睛望见半开的衣柜,正巧可以坐下一个人。拉开窜进去,再把门带上,入目只剩下缝隙透进来的丝丝光线。

外面噼里啪啦,疑似桌椅移位的声音,又漫进来刺鼻的油烟味,夹杂着霉糊味,这怕不是在炸厨房?

不知道有多长时间,小屁孩放学回来了。第一句话就是:“你把火关了。算了,放开,离远点我来。”

他猛的咳嗽,被油烟呛狠了。打开所有窗户通风,一瞬间像是解放似的白烟争先恐后的往外挤,还半天才恢复平静。

袁初在柜子里也得捂着鼻子,一时懈怠都像是往鼻子里倒辣椒粉。这个小孩做饭也不咋地,油烟机都无法治得了这一家人。厨房如战场,再这样下去她将会成为这场战役的第一个牺牲者。

就在袁初要忍不住冲出去制止俩人之时,救世主爸爸回来接手了案发现场。不用想也知道外面会是怎样的惨状,但愿锅没被他俩烧对通。

爸爸包都没来得及放下就慌着往厨房钻,生怕晚一刻就要引发一场灾难。刚刚经历了海啸,临海市已经受到了重创,不能再来一场火灾搞一个冰火两重天。

本以为是救世主,谁想到这一家竟然没有一个会做饭的。偏偏还一个比一个自信,认为自己可以拯救残局。

他先是收拾了一下厨房,将锅洗干净。到此都还很正经,一切都进行的很合理。直到袁初问到了焦糖的味道,再一会转淡听见了咕噜咕噜的烧水声。

然后好像又把水倒了,再就是糊了吧唧的味道。

一家三口都凑不出一只能把食物煮熟的手。

最终,在一家人的不懈努力下,终于点上了外卖。

外卖员对着男人问:“中午那姑娘呢?长的真好看。我干这行见过那么多人都没见过有她一半好看的。”

这多的一嘴也就是一场家庭战争的导火线。

“女人?都带到家里来了?刘大壮你行啊!”女主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她掐着腰又气又委屈,嘴上强势,眼眶里已经闪着泪花。她想听男主人解释,可他一张嘴就更委屈了,一委屈眼睛就忍不住的掉眼泪。

这还没开始就这么丢人,总感觉气势上弱了一层。

“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女人,我今天一直在上班,哪能带回来什么女人。”他只感觉一头雾水,什么跟什么啊!

而这份莫名其妙落在女主人眼里就变成了不耐烦的表情,无异于出轨实锤。她指着门外对男主人吼道:“你滚啊!”

男主人说了一遍又一遍,但女主人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她把人赶出家门,自己坐在地上抽泣。

孩子想为父亲辩解,可女主人什么都听不进去,转身钻进房间反锁上门。

这戏剧性的一幕就发生在上一秒,要不是这事是自己强行扩充原有游戏地图导致的,她都要开始怀疑是不是白善逸看了什么奇怪的小说了。

本来打算等女主人睡着了她就换个地方藏,可谁知道这家伙这么能熬,她先她一步进入梦乡。再一睁眼是她被拉衣柜的声音惊醒,顺手拿起棒球棍往女主人头上一砸,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昏倒在地。

她真不是故意的,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她把人抱上床盖上被子以防着凉,轻轻的在她耳边说:“抱歉哈!你没事在衣柜放什么棒球棍,多危险啊!”

世界突然出声,小心翼翼的询问:“这个算是任务失败了吗?”

袁初也不出人意料的回答:“不算哦!她有没有看见我,对吧?”

“好像……对吧”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全打晕算了。她抡起棒球棒,小孩还在睡觉,那就不用这种暴力的手段了。

她踮手踮脚的走近他身旁,捞起他的衣服盖住他的脸。他疯狂的挣扎,在那一瞬间袁初使用束缚道具给他绑个紧实,抱到他妈妈旁边排一排。

等他爸爸回来就放最右边,正好床放满。一家人就得这样整整齐齐。

本来想着要不要给他们喂点吃食,后来发现根本操作不了,想着饿两天应该没事,就没管他们了。

中午想出去吃,花白善逸的钱。反正对他来说就是一串数据,不花白不花。刚出门,就撞上了邻居,她盯着袁初,袁初盯着她。还以为认出来了,要多费一番力气了,她一把拉住袁初的手不停的道谢。

袁初说不用谢,都是她应该做的。第一次做好事被表扬搞的她还有点不好意思。阿姨非要给她报酬,说是对她救了自家孩子,她的一点点心意,希望能收下。

袁初自然不能要,两个人在楼道推来推去,引得他人的目光。

“真不能收,我这是做好事,积功德,要是收了你的钱,阎王爷可就不记我的功德了。”

阿姨一脸差异,没想到现在年轻人居然迷信这个,但也还是收回了钱。袁初真没办法才这样说,而阿姨觉得她迷信,说话都开始注意起来,时不时还引导着袁初相信科学,闹得袁初哭笑不得。

“这是你亲戚家吗?我记得这家住着三口人。”

正好借口都给她找好了,顺着也就继续说下去:“是,我姑母姑父,我来住两天。”

“午饭还没吃吧!这家人做饭手艺堪比灾难,以后饭点来我这吃吧!”

她盛情难却,跟着阿姨进屋美美的端起饭碗。

阿姨手艺超好,糖醋排骨入口甜味只是诱饵,剩下的全是刺舌的辣味。小青菜也不会放过,照样是辣的直嗦嘴。阿姨给她倒了杯水,在一旁看着笑裂了嘴。

阿姨是全职妈妈,蹭晚饭的时候看见了她的孩子。说是救了人家孩子,但事实上那一天那么多人,根本记不住她孩子长啥样,就算站面前也没认出来,以至于她全程假笑,假装自己还记得这孩子。

孩子很激动,像是见着超级英雄似的缠着袁初讲他学校发生的事。他说他告诉朋友们之后,他们都可羡慕了。

袁初继续保持微笑,偶尔回句:“是吗?”“真的嘛?”“哇塞!”这真不是敷衍,她真的不太会和小孩交流。家中唯一的弟弟说话时总是迁就着她,所以就像是和同龄人相处一样。和小孩子玩真的没有什么经验。

回到家如释重负,瘫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开启快乐的追剧时间。里面那三个不停的闹出动静,怕邻居投诉,袁初又加一条绳子把他们和床绑在一起,让他们离不开床应该好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