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探案?三

接下来,就拥抱亲爱的海洋吧!几人坐上大巴前往海岸,已经能想象到沐浴在懒人的日光下,美女姐姐以及白善逸的腹肌。

袁初咧着大嘴沉浸在幻想之中,被不忍心看着她沉沦的好心人一巴掌拍醒。

张处霖说:“我想体验一下泳装秀的感觉,你去撒个娇吧!”

“畜牲,我不。”

魏怜仙也探过头来附和说:“我也想,我也想。”

真受不了他们,袁初大声喊黑花嫁过来治治这俩色胚。

魏怜仙被震慑,张处霖则被从车尾拖去车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临海市的车都这个速度,还是司机过于谨慎,从市里到海边居然天都黑了。

还想着日光浴,看退潮,全都是虚妄。魏怜仙已经一觉醒,睁眼已经黑透了。

下车看看只剩下海浪声与树上缠着的霓虹灯。失望透了。

“还是看星星吧!星星好看。”法医开口安慰道。

司机取来野餐用品,一应俱全。记者和摄像师主动拦下了撑帐篷的工作,积极得很。

居然还有烧烤架,这个张处霖会啊!她的手艺一绝,之前拿火锅忽悠他们,现在条件不允许,几个人眼睛都黏她身上了,再厚的脸皮也不好拒绝。

张处霖牌蜜汁烤肉酱料,吃过的都说好。袁初和法医小姐姐帮忙穿肉,唯有魏怜仙在摸鱼。

至于白善逸,他已经不见了。想必又是哪的bug需要他去看吧!

野餐布铺平,放上水果和甜品。法医小姐姐摆这摆那,都不合心意,最后干脆放弃。

她钻进帐篷把一脸的妆给卸了,出来时竟换了一个人。就说世界选人都是按颜值选的,至今为止,还没见过颜值平平的玩家。

魏怜仙迅速上前献殷勤,美女姐姐的事就是他的事。又是帮她开瓶盖,又是嘘寒问暖,引得一众人嘲笑。

“笑什么笑,我母胎单身,给我点面子。”魏怜仙不满。

这时,白善逸回来了,搬着一箱啤酒。他回来的点倒巧,正好赶上晚饭。

正所谓聚会必吹牛,魏怜仙说起他自己的经历,恨不能将他们带去亲眼看看。妹子很无奈,只能一边和着,一边找机会岔开话题。

“哎~不如我们来个自我介绍吧!大家都认识认识。”

法医小姐姐叫刘思佳,那边的记者是排行榜上的吴会,摄影师是他的同学叫张祝诚。

倒是魏怜仙开口,他们一口一个魏神给他喊飘了,又灌下去两瓶啤酒,直接不省人事。吴会和张祝诚架着给抬了回去。

三顶帐篷,那三个睡一个,黑花嫁非要粘着张处霖,袁初和刘思佳一起,而白善逸苦命继续回去修bug。

说是三日游,但基本上都很默契的把上午半天给去除了。除开张处霖这个老年人作息时间,都是中午才能被饿醒。起床气一个比一个大。

三日游第二天,七人正式开始体验海滩风情。

眼看着黑花嫁直勾勾走进男更衣室,袁初整个人都不好了。

袁初:“什么情况?”

刘思佳:“他好漂亮,居然是男孩子。呜呜嫉妒。”

张处霖疑问:“我以为你知道。”

魏怜仙鬼哭狼嚎的跑出来,上半身光着,也没换衣服。出口就是:“woc,他他他他,男的?我受到了惊吓。”

袁初拍拍他肩膀安慰道:“我也受到了惊吓。”

张处霖捧着冰淇淋问袁初要不要吃,刚伸出手就被黑花嫁啃了去。袁初越看越气,要不是打不过定是要揍他一顿才行。

白善逸依旧不在,连被欺负了也没人倾诉。魏怜仙那个逆子只会巴结好看的小姐姐,眼睛盯着人家都不会打转。

一时间孤单寂寞冷,孤狼竟是我自己。

无聊坐在荫庇下,视线扫过来来往往的游客。真是没想到,三日游也能过的如此悲伤。

伤心的抱住自己,不哭。

“喝水吗?”

“喝。”

抬头,那是个和白善逸有几分相似的人。不过硬要是让两人相比,眼前的少年要更符合自己的审美。可惜了,是个短发。

比起白善逸的仙气,他更多的是少年感。

“谢谢。”

他默默的坐在袁初身旁,像是看出她的心思,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事后想想,袁初只觉得恐怖。这个弟弟比她自己还了解她,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迎合她。每个点都长在她的喜好上。

她并没有觉得喜欢,反而想要疏远他。很讨厌被看透的感觉,像是没穿衣服裸奔在大街上。

他前脚走,后脚白善逸便回来了。一切都太过刻意。她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可以被他企图的,看着不愿意被白善逸知道,八成冲着他来的。

袁初不是个聪明的人,想不通便不想。莫名其妙的人带来的莫名其妙的事,那就扔一旁不做理会。

“喝水吗?”袁初问白善逸。

他说他不喝。看上去极为疲惫,想是bug太多,修不过来。这点倒是个很不错的笑话。

袁初又提:“我给你扎头发吧!这么长不方便吧!”

他捋着头发说:“的确不方便,那个身体要方便些。我能换回来吗?”

“不能。”袁初痴笑,从头上撸下发绳叼在嘴里,撩起他的长发细细盘玩。

这一幕她已经想太久了,亲自上手倒是按不住雀跃的心脏。

“真好看。”

弄得白善逸一头雾水。

晚上入住酒店,袁初拦开张处霖和黑花嫁两人,引得黑花嫁仇视。

张处霖还不自知,问:“怎么了?以前不也这样吗?”

袁初心累,说:“那还不是不知道他是个男的,你能不在有点出息。”

袁初下了命令,张处霖乖乖和袁初睡一间房。至于另一人被白善逸拉走,进行爱的教育。

扣工资警告。

最后一天依旧折了半天,日头都已经见斜。

袁初一早就被张处霖吵了起来,头一次没有理由的早起。就该任凭黑花嫁给她拖走,大早上不睡觉整幺蛾子。

临海市除了海什么都没有,可玩性都不如他们住的酒店,最起码酒店还是很漂亮的。

实在不知道该去哪,几个人围一圈竟凑不出一个有主见的。

“要不?还是先考虑吃什么吧!”张祝诚提议说道。

于是乎,一众人从商讨去哪玩变成了吃什么。

一下午的光阴浪费在了没有意义的沉默中,三日游也在这片安静中走到了末端。说是来临海三日游,结果就只看了海。第一日在车上,第二日在沙滩上睡了觉,而第三日更是什么都没做。

刘思佳感叹到:“感觉好亏啊!什么都没有玩到。”

“多多攒钱,下次可以慢慢的玩。”白善逸透题道。

当然,尽管他提示了,场上也没有人在意,只当他是说了一番安慰话。

袁初戳了戳他说:“你中文说的越来越顺溜了啊!”

“谢谢”

他道谢的时候,还会睫毛微颤目光向下移,作害羞的样子,像大青枣甜甜的脆脆的。这副模样袁初怎么受得了,已经开始在心里痴女尖叫了。

谁不喜欢美人呢?谁不喜欢害羞的美人呢?

晚上大家一起去品尝了当地的特产——海鲜宴

作为一个临海城市出生长大的人,吴会真的很努力的劝大家放弃海鲜宴,说是又贵又难吃。不过,没成功就是了。

也不是说非要尝这个海鲜,主要是再谈下去天就亮了。好不容易有了选择,没有必要更改徒增怨怼。

刚看见餐厅,耳边一阵震耳欲聋的警报声响起。

wowowo海啸

魏怜仙跑的最快,拉着刘思佳顺着人群跑。袁初等没有经验的内陆人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傻愣在原地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吴会作为剩余人群中唯一一个有经验的人喊:“跟着我。”

他的话很有信服力,袁初拉着白善逸跟了上去。黑花嫁最为冷静,带着张处霖传送去了安全的地方。那一刻,袁初感觉自己有点蠢。

吴会一腔热血,见袁初速度慢下来对她喊:“快点,还没到安全范围。”

袁初不好意思负心他的热情,还是老老实实跟着逃跑。再回头,滔天巨浪拔地百米高压过来,想要吞噬万物。袁初被吃下去,逼的呛了好几口水,多亏白善逸搭了把手把她从水里捞了上来。

半个临海市都变成了水上世界,周围是塞耳朵的救命声。他们有的喊:“救救我”,有的喊:“妈妈妈妈”,一时间,这个游戏的世界长出了血肉凌迟着袁初的大脑。

她顾不得自己身体的不适,跳下广告牌去捞那些被水冲散了的孩子们。张处霖划着船赶来,她清楚的很这位袁初小姐的脾性,帮着接过孩子。

白善逸也要下水被袁初拦住了,她说:“你头发太长,保护好自己。”

张祝诚不理解的问:“他们不过是npc,救他们干嘛?”

在这句话末,吴会添上了:“不确定还会不会再有余啸,速度要快一点。”

白善逸补充:“不会有了。”

得他承诺,袁初也放心多了。水不深,先紧着孩子捞,他们个子矮着不到底,大人的话一般来说要好些。

搜救队赶来的算是快的,将场面交给专业的人最为合适。大伙精疲力尽瘫在地上,刘思佳感叹:“回去后一定要好好学游泳,太可怕了。”

张祝诚:“你们海边真可怕。”

吴会:“你当海啸是大白菜吗,很罕见的好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