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探案?2

“请在游戏加载过程确认身份牌。”

袁初随便瞟了眼——侦探。不错哎!她用手把头发向后梳,假装自己很帅的样子说:“真想只有一个,凶手就是……”

她买了个关子,左瞅瞅右瞅瞅。张处霖是警察甲,魏怜仙是警察乙,白善逸是助手。确定了,凶手就是……

她举起食指对着白善逸说:“凶手就是你,那俩一看就是炮灰。”

张处霖???

魏怜仙???

场景变换,这里应该是死者家门口的楼道,七人正对面便就是一户人家。

先进来的是一个小姑娘,麻花辫戴眼镜还有雀斑,日漫中逆袭女主既视感。袁初正思考着,张处霖已经扑过去抹上她的脸。她后退两步,张处霖还嫌弃上了嘀咕道:“一手粉。”

有病!袁初两步并一步上前一把按下张处霖的脑袋给人家小姑娘疯狂道歉:“逆女不懂事,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她说的很勉强,心里还是介意的。

最后两个玩家是组队来的,一个是记者,一个是摄影师。带设备来的,不难看出来。

而那个小姑娘是什么身份倒是看不出来,和路人甲与路人乙一样,什么道具也没有。

袁初手上拿着一只烟管,也不理解是什么职业歧视,侦探为什么要拿烟管?白善逸手上拿着笔记本和钢笔,正经多了。路人甲路人乙口袋里掏掏,掏出了各种证明,包括适时时可使用的逮捕令。

张处霖飘了,拿着逮捕令在袁初眼皮子底下晃悠说:“你被逮捕了,快快束手就擒吧。”

“魏怜仙让我别和傻子玩”

站旁边都能被误伤,魏怜仙捂着胸口假装很受伤的说:“你诬陷我啊!我是清白的啊大人。”

游戏还没开始,戏精三人组已经开始演起公堂对峙的戏码来了。袁初接到:“没用的,如今我才是侦探,这公堂之上我说了算。”

“呵,笑死。我是警察甲,你的顶头上司。年终奖还要否?”

魏怜仙痛心疾首,恨不能将自己分成两半说:“我应该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在两个女人之间为难的男人吧!”

世界的声音响起,才结束这场大型古装家庭伦理悬疑侦探剧。

“今早临海市公安局接到一起报警电话,报警人刘二称自己的奶奶在家中去世,认为死因有疑,请有关部门介入调查。现派出警察甲警察乙与法医前往现场调查。

但是刘大并不信任警方,于是私人委托侦探调查被某小报记者得知,赶忙前往案件地点蹲点。七人竟然阴差阳错的在门口碰面。

任务:调查死因、凶手、作案手法以及动机。

奖励临海市豪华三日游。”

魏怜仙骄傲的说:“是不是,我就说奖励超丰盛。而且七个人只要有一个拆出来,鸡犬升天。”

暂且不管狗和鸡的事,这可是豪华三日游,值得暂时原谅一下魏怜仙。

“赶紧开始游戏吧!黑花嫁呢?人呢?快出来”魏怜仙已经急不可待了,想要立马就投入大海的怀抱。

黑花嫁就位,游戏开始。

有动力,魏怜仙积极的很,主动敲门。开门的是刘二,刘大不在家。

家中四口人,奶奶,刘大刘二和他们的父亲。奶奶患有糖尿病,吃药维系生活。父亲常年不在家,外出打工,而刘大成天不着家,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刘二本人还在临海一中上学,天没亮出门,大半夜归家。

据刘二口述,他早上出门的时候刘大就已经走了,晚上回来的时候他都还没回家。

“有没有一种可能,你哥根本就没回来。”魏怜仙点出漏洞。

他说不是,刘大的房间有睡过的迹象。

法医小姑娘问:“你奶奶在外有没有和什么人起过争执?或者有没有什么仇敌之类?”

他表示在他印象中奶奶很和善,从来不和人争吵。

正当大家想去看看尸体再做打算的时候,刘二叫住了众人说:“奥对了,奶奶平时晚上习惯性锁门睡觉,但今天早上我起床发现奶奶的房门没锁。很奇怪。”

是很奇怪,只是点不一样。明明都话题结束了,突然要插一句锁门的事情,这非常引人怀疑。

记者看刘二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他摸着耳朵告诉他的朋友这一猜想,但大家基本上都猜出来他要说的是什么了。

刚进门,袁初直接跳了出去。她捂着眼睛一言不发,而另一个小姑娘直接叫了出来,女子组只有张处霖还存活。至于男子组,魏怜仙叫的声音比那个法医小姑娘还大。

没人敢去碰尸体,而npc传递完信息就没动作了,利用不了。瞬间就觉得那突然插的那句话没那么突兀了。

“有人学医的吗?”

石沉大海,没人回答。

意料之内

张处霖自己一个人翻尸体,一个人检查。那边哪是一群人,那是一群废物。

“看不出来,浑身上下连块疤都没有。”

摄像大哥说:“下毒?”

法医小姑娘反驳道:“应该不会吧!毒的话就得用专业仪器才能鉴别,我们这些人连学医的都没有,怎么可能让我们触及那么专业的领域。”

这倒也不一定,毕竟,之前也不是没有密室逃脱结果没放钥匙的情况。

袁初盯着白善逸的眼睛,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这不,果然,那个bug王又带着他的新bug出来了。他一脸心虚,背过身去,想了想自己走进屋自导自演起来:“你们来看,这里有个针孔。”

胆大的进去看了眼,好小的孔,这得多好的视力才能注意到。

法医小姑娘没敢进去,听了个大概说:“糖尿病打胰岛素的话,有针孔很正常吧!”

“你家打胰岛素往有肩膀上扎。”记者大哥也是个急性子,直接就开始怼起来。

回到客厅,袁初问:“右肩注射药物致死,这算是死因了吧?”

明面上问的是大家,但实际上问的是躲人群里躲避袁初视线的白善逸。

没等到回应,却等来了黑花嫁。她突然出现公正无私的说:“不算。”

袁初冷笑,对着她向张处霖说道:“重复一遍我的话。”

幼稚鬼本鬼,幼儿园吗?

张处霖心里是这样想的,但还是当着众人给了袁初面子。黑花嫁立马来了个态度大转弯,直接给通过了。

“什么情况?”

连魏怜仙都在懵着,也难免他们惊讶。

至于凶手是谁就更简单了,你永远可以相信魏怜仙。

袁初让他蒙一个,要是第一感觉。魏怜仙觉得是刘大,那凶手就是刘大。

案件已经逐渐清晰,确认了凶手一切就好办了。

“死者晚上吃过药后回房间其实是锁上门了的,只是被刘大用钥匙从外面打开了。刘大用这个不知名药物杀死了他的奶奶,然后逃跑了。”袁初推理。

“不对,那他奶奶为什么不叫,这也不隔音。一有动静刘二应该知道吧!”法医反驳。

“谁知道他是不是睡得像死猪一样。”魏怜仙说。

法医表明内心真实想法:“我不允许谋杀故事中没有安眠药的出场。”

往刘大房间里搜搜,还真有安眠药。安眠药三个大字占一整张说明书,活把人当傻子。

“我就知道”法医感叹。

这一搜还有其他收获,刘大的床上有很多橡皮灰,应该是销毁了什么重要物证。

“这个时候要搜垃圾桶。”法医再补充。

说实话这一会儿时间,这个小姑娘已经从社恐变社牛了,恐怖如斯。

垃圾桶干净的很,她又趴地上翻床底,均无收获。

才消停一会,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兴冲冲的跑出去,又兴冲冲的跑回来,手里还提着个垃圾袋。

“你?跑去翻楼底下垃圾桶了?”

小姑娘没有遮掩,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这会案件又有了新的进展,被丢掉的空白笔记本。

巴掌大,里面的字已经被销毁了。

六个人就看着风风火火的小姑娘跑进跑出,她去刘二房里拿了铅笔,涂满了整张纸,上面居然显了字。

“看上去是个账单。”

“畜生啊!在外面乱搞借高利贷,还杀自己的亲奶奶骗保。”法医义愤填膺的吐槽,仿佛经历的人是她一样。

不过六个人没一个明白,就这些欠款账单她是怎么看出来这么大串曲折离奇的故事的。

接下来已经很清晰了,组织一下就是完整的故事。他们将机会交给了出力最多的法医小姑娘,主要是她就差举个牌子写上让我来讲让我来讲。

她像是说书似的,慷慨激昂,恨不能亲手将人捉回来就地正法。在她念完了三千字小说后,已经睡倒一片,毕竟已经挺晚了。

魏怜仙趴茶几上,张处霖被黑花嫁搂着。那俩组队的会享受霸占了刘二房间,白善逸坐在沙发上,袁初躺在他腿上。

关键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说的口干舌燥还是没有通关。算了,就这样吧!看淡后她钻刘大房间一觉睡到中午。

张处霖醒的早,一群人全是睡到中午的主。白善逸是醒了,但他不敢动,怕吵醒袁初。张处霖给他递面包,他叼嘴里随便垫了下。

那俩大汉一睡醒就磕磕碰碰,动静巨大,袁初在客厅听了个仔仔细细,根本没法睡。被睡梦中打扰的袁初怨气极大,连世界毁灭也不是没有想过。

饭桌上复盘,到底缺了什么?还是法医积极发言:“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说个屁。”暴躁老哥记者说道。

摄像提出关键一点:“会不会是刘大请侦探的事?”

“对啊!刘大是凶手,为什么他还要请侦探?”

袁初得着机会插话到:“真相只有一个……”

什么?

“查电脑吧!我们还没打开过他的电脑。”

刚起步就被密码给难住了,刑事侦查转密室逃脱?这次魏怜仙贼自觉,自己上前乱按一通,成了。

在绝对的运气面前,其他的都是浮云。打开浏览器搜索记录上“临海市最差的侦探是谁”

点进去第一条标题就是“我真服了,狗头侦探去死吧!”

???这会换袁初懵了。

张处霖无情嘲笑道:“狗头侦探哈哈哈哈哈哈”

魏怜仙也落井下石道:“公堂之上假冒钦差,该当何罪。”他还记着门口的事。

所以缺的是刘大请狗头侦探延缓警方办案速度,给自己争取逃跑时间。

这回应该能结束了吧!三日游,三日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