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火域2

说实话,鞋带系好后眼睛就没睁开过。四周升起的白光渐渐包围了两人,声音也听不见。袁初死死地抱着白善逸,生怕一个不留神分开了。她可没有自己走出去的自信。

大约三十秒左右,眼睛的不适感减少许多。袁初尝试睁开一条小缝,好像还行?

“没事了。”白善逸开口。

得到肯定,袁初才敢睁开眼。还是有点难受,可能强光条件下待久了,突然正常了有点不适应。

环顾四周,脚下踩着的是红色的泥土,还粘鞋。袁初有点嫌弃。看白善逸脚上也是,烂泥甚至扒在他的裤腿上。

这次白善逸看出了她的意思,自觉牵上了她的手。跟袁初相处的这些日子,他学习人类的知识速度简直是一日千里。回去后他感觉自己能申请个客座教授,专门研究地球人。

前面是个破茅草屋,那个什么监管者住的这么朴素?她翻出地图确认了一遍,这里的确是火域核心区域。

“这里叫……主控室?”

袁初疑问,盯着白善逸希望能给出解答。

然而,很明显,这又是他权限以外的问题。袁初已经习惯了,没有大腿可抱,那就靠莽吧!反正白善逸总不会看着她死掉。

正要冲进去一探究竟,“啪”一下被弹了回来。袁初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差点断了都。

她边摇头变用嘲讽的语气感叹:“我就知道,没有游戏能缺少空气墙的存在。虽迟但到,可敬可敬。”

白善逸听不懂,白善逸不明白,这已经超过翻译器的理解范围了。他傻愣愣的盯着袁初问:“为什么游戏一定要有空气墙?”

这是他做的第一个游戏,不太懂规矩。但作为一个资深玩家,好像并没有听过这个规定。

“没听过?”袁初的假笑已经维持不住了,用手揉了揉自己发僵的脸。

白善逸功底不够,还是没能听出来这是一句讽刺的话。很真诚的点头并求教。既然虚心求学,袁初自然耐心回答——个鬼。

“没听过还不知道修bug,我这鼻子禁不起再撞一回。”袁初的声音大,吵醒了破茅草屋里的监管者。

他穿着火红色的袍子,帽子遮住脸,两捋头发拖到了地。手持一根木制权杖,像是电影里走出来的邪教组织头目。

白善逸补充信息道:“他是火域的监管者七月,不参与游戏。”

她觉得自己好像摸到了什么别的东西,比如世界的控制系统。

想到这不免奇怪,这么重要的地方,有专门看管人员,张处霖也不能进,卡农是这么把她传过来的?

白善逸收到暗示,但他以为是让他同七月交涉送她回内阁,便拉着袁初穿过空气墙走到七月面前。

虽然知道他会错了意,但袁初并没有阻止她,反而视线移向了后面的茅草屋。

那瞬间,她趁两人不备向门口奔去。一大一小愣是没抓到衣服边角。眼看着她踏进屋子内,还好白善逸手快将门替换成光门。

下一秒袁初便坐在石板上了。

这熟悉的场景,熟悉的温度,还有喘不上气以及乏力的感觉。

她居然又被传回了火域外围。

比起继续受折磨,她更希望回到内阁躺在松松软软的大床上刷论坛。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比如那间茅草屋必有乾坤。袁初怀疑可能是中央控制系统,又或者是数据分析系统。

总之配有单独安保人员,还不能让她知道的地方,肯定内藏玄机。

白善逸越不想让她知道,她就越好奇。能让他那么紧张的东西,莫非是干亏心事了?

正思考白善逸究竟干什么亏心事了的时候,曹操就到了。

他从光中走出来,耷拉着脑袋,一副认打认罚的样子蹭过来道歉。

袁初不怪他,本来就没什么事。白善逸总是喜欢把错往自己身上揽,而这次明明是袁初硬闯在先。

她又开始揉起了他的脑袋,每次他自责时都得挼一下,像是在安慰他,又像是在满足自己。

袁初不喜欢他这个样子,所以他说的每一句道歉都当做没听见。也就是这样不默契的想法,让两人的频道背道而驰。

一个“我不听我不听”

一个“她生气了怎么办怎么办”

努力了半天,结果一夜回到解放前。看地图,这比之前的出发点还要偏,再回到中心区域可要难多了。

“唉。你不能把我直接传回内阁吗!”袁初抱怨。天空依旧一团黑气笼罩着,但这次袁初不承认是她的怨气。

经过之前的磨练,她感觉这些都不是事。一边走一边聊时间过得还是很快的。

“没有权限。”他说的快要哭出来了,眼泪汪汪,感觉随时要流下来。

袁初揉了揉他的眼皮,泪珠掉了下来。她调侃说:“几岁了?怎么还哭唧唧的。”

开玩笑也不笑笑,摆着一张正经的脸。原本活跃气氛的话传到白善逸耳朵里竟像是质问。

眼泪有点止不住,一边用袖子抹,一边回答说:“生理反应。”

一路两人结伴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身处不同的频道,聊着同样的话。

袁初以为她自己诙谐幽默,逗小朋友玩。

白善逸以为袁初气没消,一边搜索着“如何短时间让女生消气?”“哄女孩子欢心有哪些方式?”“做错了事要怎么样才能被原谅?”一边还得搭着袁初的阴阳怪气。

也是袁初太相信白善逸,踏上下一块石板的一瞬间她便感觉大脑昏沉,周围场景变得模糊起来。

她挣扎着保持清醒,但没能敌过,浑身一送失去了意识。

白善逸也傻了,这不可能啊?火域不开游戏,所以没有设置关卡。这根本不在他的所知范围内。

翻出图来看,才发现一颗紫色的迷惑菇与石板建模重合在一起了。

袁初吸进迷惑菇的毒气,陷进幻境里了。

这让他很难办,迷惑菇应该在原始森林,可能是当时建模的时候不小心移过来的,属于bug。而他不能干涉玩家游戏,进入环境便就是进入游戏,只能让玩家自行探索。

他三两下将蘑菇给删除,又给张处霖批了出入火域的权限,让她赶紧过来。

但谁能想到,无独有偶,两个一起困住了。看表情张处霖更加糟糕。

黑花嫁在一旁干着急想要冲进去把她带出来,但他收留的这群监管者他自己还不清楚吗?

进去一个困一个,进去两个困一双。迷惑菇的幻境会放大恐惧与磨难,他们受不住。

强如张处霖也有恐惧的事,她脸色惨白,甚至一度放弃了生的欲望。

黑花嫁在一旁不敢出声,眼睛死死盯着她,不敢漏了任何一个动作。

所幸,袁初醒的快。她被初中班主任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后,刚走出办公室就想起来:不对啊?我毕业了他凭什么骂我。转身就要回去和他理论,后脚幻境就破碎了。

一睁眼看见第一个人就是黑花嫁,下意识就开始找张处霖。转头看见旁边躺着的,被折磨的不像人样的她。

几乎一瞬间她就明白了。动作行云流水抱起她便回到前一石板。

尝试叫她,摇她,诱惑她都没有用。黑花嫁搂着张处霖询问:“怎么办?”

她冷静极了,看上去和正经起来的张处霖有几分相似。

袁初也没有办法,原生家庭对张处霖的影响她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大。之前张处霖还当故事讲给她听,她还以为她已经把他们归为无关紧要的人了。

“有些事得她自己告诉你,我没有权利告诉你她的隐私。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袁初一次性说完,也免得她追问。

她自觉张处霖是一个内心极其强大的人,她相信她能自己醒过来。

气氛降到了冰点,连呼吸声都能被听到。白善逸开口安慰道:“她体内的毒气正在慢慢稀释,幻境支撑不了太久,别太担心了。”

这绝对是他说过最长的话,只这种情况下是没有人会细究。

袁初给她置了个冰袋,听说受到一定刺激下理智很大可能性会回笼。

她已经被吓傻了,才没有发现自己想法上的漏洞。张处霖是失去意识,不是失去理智。

到她肚子空空,到白善逸问他们要不要吃点东西,张处霖才惊醒。

她张开眼睛一言不发,像是还没从梦中醒来。她一遍又一遍回忆梦中的场景,想要把细节都刻在脑海里。

所有人都被吸引过去,没有人说话,甚至不敢动,唯独袁初一巴掌下去,被黑花嫁及时接住。

这般场景张处霖依旧没有反应,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

收了一巴掌,接着另只手甩了下去。张处霖轻笑,手撑着坐了起来。

有了反应就好,袁初还以为她要傻掉了。一时间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扑在张处霖怀里哭了起来。

说实话,张处霖觉得有些头疼,精神力不足的感觉。袁初一哭就更疼了。

她强忍着将要炸裂的头脑,轻轻的附上袁初的后脑勺。拍拍,说:“小孩子?还学会了哭。”

要说欠欠的的样子还是张处霖在行,她的语气才是真开玩笑的样子。

袁初嘴硬,回她:“生理反应”。

黑花嫁一旁看着,尽管不高兴,也没有阻止两人相拥。

黑花嫁?改名黑脸吧!

到了内阁都没能把袁初从张处霖身上拔下来。见张处霖情绪稳定下来后,黑花嫁才发作。

她刚伸手,就被张处霖瞪回去了。两人回去也是深更半夜,顶着一众玩家目光大摇大摆的走出内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