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火域

白善逸,无处不在的大boss。不愧是有两个小号的男人,永远站在凑热闹的最前沿。

他蹬着两条短腿站袁初面前晃悠也不说话——奥对了,他不会说话。

袁初问:“你这么来了?”

而拥有两个小号的男人并不想回答这句话,他还想按着他的马甲。

他偏头假装自己没听懂,装傻总比被嘲笑好。

这是个好面子的外星人。

袁初一把抱起白善逸,小小一只真的很像麻薯点心。拥有小号的男人真的是把自己每个账号都打扮的极为精致。

白善逸怎么说也是个拥有两个小号的男人,被弱不拉几的人类抱怀里面子也挂不住,便使劲挣扎。

事实证明,弱不拉几的人类还是能拧的过弱不拉几的幼崽外星人的。

放弃挣扎的白善逸干脆搂着袁初的脖子,反正丢人的是小号,不是他。

破伞丢在地上,石板的温度作用不到玩家,但却能让伞烧起来。袁初反应过来灭火时伞已经只剩一半了。

大概是凉了,张处霖很大概率会不顾这些年的情谊弄死袁初。

单手抱着白善逸,另只手拿着伞,俩人大眼对小眼。袁初能感受到白善逸的心理活动:“别call我,别call我,我不会修伞。”

袁初也不会真的那么丧心病狂逼他学修伞,这也不是人家业务范围内的事。

“要不,你再给白花嫁发一把伞?”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白善逸跟着机械翻译一个一个字模仿拼出了“黑花嫁会修伞”。

多么励志,孔子来了也觉得孺子可教也。

或许再和袁初待几天白善逸就能一日千里,汉语说的比母语还流利。

得到答案,袁初也就没继续为难白善逸。看看前面一眼望不到边的石板,袁初头都疼。

“快送我回去。”

白善逸为了不回答直接把头埋袁初怀里,明显是拒绝帮忙。

袁初抽出一只手“啪”一下拍他后脑勺,让两个小号的男人感受一下地球人的热情。

“地图总有吧!”

他还是不动弹。拒绝交流,拒绝帮忙,拒绝回答。

“你可以回去了,让我死这儿吧!”

说到这白善逸才微微抬起头,两眼泪汪汪的盯着袁初,受足委屈似的。

这怎么人变小了,心智怎么也降龄了呢?

他又把脑袋塞回去说:“没权限。”

这次说的流利,发音也标准。袁初无奈,本以为捡了个满级大佬,结果发现这个满级大佬的号被系统限制,什么忙都帮不上。

黑脸初抱着白善逸,火域上空黑气弥漫,全是袁初的怨。白善逸一声都不敢吭。

他特别害怕袁初一气之下把他丢岩浆里,虽然这个身体是个载体,但制作材料挺贵来着。

连续跳了五分钟,袁初已经到了体力上限。正打算休息一下,突然一道光闪过,疲劳感瞬间消失。

袁初感觉自己果然是小丑,停下来看着怀中的白善逸。

白善逸眨着大眼睛,被盯得头皮发麻,开口说:“我,下,来吧。”

袁初猛地将他放下来,吓了白善逸一跳,还以为她要把他丢岩浆里呢。

两人盘腿坐在石板上休息,袁初一句话都不说,应该是真的生气了。

白善逸时不时看向袁初,心里纠结成了麻花。

虽说他是总设计师,但他的权限真的不高啊!

憋屈死了,白善逸觉得自己就是有病才在当初设计的时候给自己加那么多限制。

袁初倒是没有白善逸脑洞那么大,她单纯是热,有点烦躁,不想说话,再加上白善逸不会说话,两人也没办法聊天。

白善逸坐在旁边愧疚,而袁初已经脑袋放空发起了呆。两人之间的奇怪气氛终结于袁初不争气的肚子。

“我饿了。”

这个白善逸有权限,立马打开传送门端出一盘又一盘佳肴。

说是传送门也就一个脑袋那么大。

袁初思考钻进去的概率能有多大——零。

化悲痛为食欲吧!免费的,不吃白不吃。

单纯的白善逸还因为帮上忙了而开心,觉得愧疚感冲淡了那么一点点。

呆在这其实也还不错,袁初茶饱饭足便开始打盹,趴白善逸腿上。

一条短腿刚好容纳整个脑袋,也不敢动,怕袁初生气。

瞌睡中,袁初感觉鼻子被某外星人碰了一下,痒痒的。白善逸脑袋动来动去好像在研究人类的长相。

对比资料库,袁初的长相在人类中应该是好看的那一类,但却没有张处霖那么惊艳。

抛开资料库,白善逸还是觉得袁初更好看,不似张处霖的薄情相,她更柔和,像水一样。

看见袁初的矮鼻子,白善逸想摸一下看看有鼻骨吗?可能力度没分寸,她眼皮微动了一下。

世界:大人,玩家袁初未进入睡眠状态。

尽管袁初依旧含着眼,强烈的负罪感逼迫着他收回目光。

像是做错了事——不,的确是做错了事。将人当做物品研究,实在是太失礼了。

袁初休息,白善逸也没用什么事情做,便着手修起了bug

对于“世界”,他还是很有信心的,以至于刚开始也没有想着选太多人测试。现在的情况实在有点出乎意料,运行的好好的,可bug就是越修越多。

再这样下去,难道还得返厂重新调试嘛!

白善逸有点受挫。

袁初悄悄睁开一只眼,偷瞄了一眼。虽然没看见面板,但白善逸小胖手点点空气,明显在操作指令。

看他在忙,袁初也不打算打扰他,只当自己还没醒,但是白善逸好像知道似的,关掉了面板盯着她,也不好意思继续躺着。

“你看见我睁眼了?”袁初揉了揉后颈,保持一个姿势睡觉真难受。

白善逸没打算瞒着她,事实上只要是不违法规定的事,他一般都知无不言。

“没有,‘世界’告诉我你醒了。”

有些话袁初没有细问,但世界实在是有些可怕,感觉玩家没有一点隐私。

抗议啊!

袁初不擅长表演,情绪全写在脸上,也就外星友人呆若木鸡,傻傻站在原地等着袁初抱他。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这里时间混乱,前一秒两点四十五,后一秒就变上午十点。

在这哪里都是一模一样的地方,袁初感觉自己遇到了鬼打墙。

时间不流动,空间不变换,如果不是白善逸在旁边,可能撑不了这么久就会崩溃。

这让她想起来了小黑屋,隔绝无感,在死了的世界里。

“哎!我说,你变成第一次见的样子好不好?”

又是一道白光洗刷了她的疲惫,在无限的循环里,袁初感觉自己好像有点撑不住了。

白善逸挣扎要下地,这一次居然成功了,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

“不行”他还想解释一下,咬着发音却连不起来句。

袁初笑了出来,狂揉他的脑袋说:“没事,以后再给我看。”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不难看懂白善逸的意思。他就是个能力范围内什么要求都会答应的外星人,拒绝了那就是做不到的意思。

电充满了,狂吸一口水,继续和这条路死磕。

白善逸死活不肯被抱,袁初推测可能是怕她累着。犟不过他便由着他拉着衣角,到缝隙处,袁初便把他抱过去,两人慢悠悠走着倒是比之前轻松多了。

袁初一抬眼,感觉自己好像出现了幻觉,她好像看到了尽头?本以为还要再走上个三天三夜,磨练玩家的意志力,感动的袁初稀里哗啦,准备抱起白善逸就冲过去。

她行事莽撞,白善逸遭罪,在怀中疯狂挣扎。但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他只好大喊:“掉了,掉了。”

这才唤回袁初的理智。她回头一看,是一卷黄不拉几的纸。

放下白善逸,把黄纸摊开,面板自动打开。黄纸自己贴上面板然后消失,主页壁纸变成地图界面。

虽然白善逸破例给她了地图,但这并不是她的关注点。她惊奇于这个壁纸居然能换,转头询问白善逸:“能把我的面板边框换成粉色的吗?蓝色不好看。”

白善逸瞪着大眼睛盯着她,她又盯回去,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反正最后是白善逸妥协。

拿到粉色边框之后,袁初才高高兴兴的点开了地图。

世界分三层,最上面是玩家所处的初始区域内阁,最下面是主控区域也就是他们现在所处的区域。

各区不互通,仅支持传送。

那她要怎么回去。

她现在所处在主控区域边缘,要到内部去找监管者送她回内阁,但是这个地图有点复杂,袁初不是很能看得懂。

对着屏幕端详好久,也没研究出一朵花来。最终白善逸再遭惨败,认命教袁初认地图。

又说到那个上东下南左西右北,袁初顺便问道:“你们那个世界是这样的?”

“不是”

在这段不知道相处多久的时间里,白善逸已经能把“是”“不是”等简单词汇说的非常顺溜了。

“我们不用这个。”

还没等袁初问,他自己接上前句:“我们使用坐标。”

好麻烦啊!恕袁初直言,现在普通地球人连东西南北都不用,大多数只知道左右前后。

“所以接下来往上对吧!”袁初叉开话题,生怕白善逸再教她地球经纬度。

白善逸抬头看了一眼,下一块砖上面设有一块隐藏砖,只是作为玩家的袁初被设置了视觉屏蔽。

换鞋,搂着白善逸跳上去,再换回来,其间不带换气。终于系好鞋带了,袁初大口吸气,就仿佛刚刚呼吸会中毒而死一样。

白善逸不确定是不是人类都这么幼稚,还是独一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