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白城堡世界

让她一个人把东部世界还原是不可能的大不了就一张罚单。就这,她有一打纸。

没等到罚单,可能白善逸自己良心过意不去吧!但眼前飘着的白花嫁城堡的出入证很眼熟啊,这不是卡农那个游戏结束获得的吗?

“叮~已确认八位玩家到齐,正在开启隐藏关卡。

10、9、8、7…2、1

游戏开始,请各位玩家日落前赶往白城堡参加花园茶会。”

袁初眉头一皱,隐藏任务是什么鬼?面板上大大的倒计时告诉袁初这的确是真的。

卡农这个人也太狗了吧!

还想美美的赖个床,再去找张处霖一起出去玩。这下好了,直接被迫找张处霖,跳过赖床。

还有七个小时,昨天在东部世界睡得一点也不好,又出体力又出脑力,当然得好好睡一觉,谁要去做什么任务。

定了个闹钟,趴在床上秒睡。

再睁眼对上张处霖那双大眼睛,吓得一巴掌扇过去发出清脆声音。

“你干什么?有病?”袁初先开口说。

张处霖捂着脸懒得和她辩驳,从衣柜里拿了件外套便拽着袁初进了光门。

白城堡后花园还飘着雨,冷风吹着雨却不歪一分。袁初立马抢过外套穿上,一时半刻也暖和不起来。

眼前卡农和其他六位玩家都到了,就剩袁初一个人睡到太阳落山。

“太阳已落下才到,该出局吧!”玩家提醒道。

张处霖正想包庇,卡农抢先说:“不碍事,游戏还未开始,晚一点也没关系。”

这一句话一出,算是帮袁初拉满了仇恨,直接给袁初吓醒了。

袁初抱怨说:“我去,不至于吧!猫是你抓的,他针对我干嘛?”

“因为我们平级,加油吧袁初初。”

雨还下着,天空还是一片明媚,它们三个各过各的,互不干扰。

张处霖表示先休息明天再进行游戏。卡农刚开始不乐意,一会儿便变了想法,可能是觉得不急于一时。

大块头思想的确简单,袁初都有些可怜他。

今日卡农并没有带着他的猫,有些蹊跷。

张处霖见她思绪飞老远,让下属领着玩家休息,自己把袁初拉了回去。

还是第一次逛白城堡,真是奢靡至极,想象不到单一的白色也能构画出恢宏大气的模样。

袁初不争气的流下来嫉妒的泪水,早知道她就回去继承皇位了。

享受着漂亮女仆的热情招待,袁初活像是第一次进大观园的刘姥姥,整个人恨不得扎进温柔乡。

“咳咳”

以袁初对她的了解,张处霖应该没怎么无聊。

顺着声源看过去,小饼干啊!这不是黑花嫁吗?她怎么来了?

张处霖却极其淡定,抽一张餐巾纸准备擦擦嘴边的油。黑花嫁两步走过来夺过纸巾,帮张处霖擦起来。

帮张处霖擦!!

这个世界已经这么玄幻了吗?袁初实在是没看懂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按理来说黑花嫁不应该恨死张处霖了吗?

屈服于张处霖的淫威?还是说黑花嫁其实是个受虐狂?

张处霖丝毫没有表现出动作,也没有觉得现在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怎么了吗?”张处霖问。

袁初没说话,她现在挺慌的,毕竟她脚上还穿着黑色运动鞋,穿着不是,脱了也不是。

张处霖再次询问:“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去了。

张处霖疯狂呼叫袁初,引来了黑花嫁的注视。她打量着眼前的女生,眼神里流露出满满的敌意。

漂亮,这下又得罪一个。

袁初不禁为自己的后续生活感到忧愁,前有狼后有虎,明天卡农还不知道要怎么整她呢!为自己点蜡。

饭后,张处霖被黑花嫁缠着带走了,留袁初一个人跟着佣人爬上塔楼顶端的房间休息,说是环境好。

袁初真心觉得大可不必,睡沙发挺好。她爬上来感觉腿都不是自己的,五楼以上要装电梯懂不懂。

张处霖来看袁初时,袁初一觉都已经睡醒。

“什么情况”袁初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八卦之心。

张处霖也不清楚,也就几天的事,鬼知道黑花嫁抽什么风天天缠着她。

袁初见机调侃道:“张处霖姐姐还真是怜香惜玉,这要是换成我已经被丢进加利海了吧。”

“别阴阳怪气,赶紧睡吧,我困死了。”

张处霖敷衍的回答让袁初很不爽,正好她一觉睡醒也不那么困便闹了起来。

但张处霖就像是被下了药似的沾床就睡,袁初怎么喊都不醒。

“不是,这是我的床吧?”

没有回答。

正不想管了,刚钻进被窝门就被一脚踢开——是黑花嫁。

她恶狠狠的盯着袁初,仿佛下一秒就要来一场生死搏斗。袁初猛坐起来,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的一匹。

她打不过黑花嫁啊。

幸好黑花嫁也没用和她动手的意思,掀开被子抱起张处霖转身离开,不留一句话。

“都什么毛病?”袁初感觉自己就是个小丑,有没有人记得这是她的房间。

本打算倒头就睡,什么都不想全部抛在脑后,但一想着门没关就浑身难受,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半夜会爬进来,起来关了门才安心。

第二天一大早卡农就开始挨个喊人,昨天他就不同意休息,今天他又最积极,没有鬼谁信。

现在这个情况不宜和他硬刚,袁初只得应和着他的意思来。

有什么不对吧?狗张处霖在干啥?

张处霖穿着一身睡衣懒懒的瘫睡在黑花嫁怀里,眼睛都睁不开。

呵,奸情罢了。

袁初也懒得去计较她们如何在不到一星期的时间里搞到一起去的。对象是张处霖的话,就算是刚见面就结婚她都不觉得奇怪。

这些都不重要,袁初更在意的是为什么张处霖怎么看上去那么像下面那一个。

白城堡地界,卡农尽管再着急也不好开口抚了张处霖的面子,但这没睡醒的样子实在让人着急,便提醒黑花嫁游戏该开始了。

黑花嫁也是帮凶,并没有理会卡农的话,两只眼睛转而瞪着袁初。

这就激发了袁初的叛逆心理,她喊:“张处霖起床了,好意思让你最心爱的初初等吗?”

此话一出,张处霖可就不困了。立马跳下来,光着脚跑到袁初面前搂过她的脖子宣布:“开始游戏吧!”

黑花嫁瞪着她,这可让袁初得意坏了,连忙向黑花嫁挑衅。

她转头看着张处霖说:“快说你爱我。”

张处霖只当她发疯,敷衍的回:爱你爱你。

但和预期效果不太一样,黑花嫁并没有生气或者伤心,反而比之前更加淡定。

或许这就是她俩能搞一起的原因,张处霖不会给她承诺和爱,黑花嫁也不需要这些。

那她们还谈个锤子的恋爱?这不就是耍流氓?

袁初真心希望能有人带着张处霖走出原生家庭的阴影,但这个人是不是黑花嫁就看她自己的努力了。

目前看来癞蛤蟆还是很有可能的,至少张处霖不排斥她。

“叮~欢迎来到白花嫁的世界。在美丽的花园里,一起感受清晨的新鲜空气吧!”

机械声刚结束,众人便来到半空中。悬在脚下的石板还会摇晃,趴在上面往下看一直延续到地面,一块一块的。

是男人就下一百层?这游戏瞬间就让袁初想到了4399的喜羊羊要下一百层。

张处霖还非常得意,向袁初炫耀说:“怎么样,是不是非常简单。”

又放低声音说:“特地给你放的水。感动不?”

袁初拍了拍她的脑袋瓜,表示赞许。干得漂亮。

玩家在窃喜,张处霖嬉皮笑脸,卡农也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只有黑花嫁表情凝重,只有黑花嫁受伤。

袁初也反思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了,毕竟以张处霖那个性格也不会给黑花嫁什么安全感,自己还这样刺激她。

“她不会晚上偷偷来掐我吧!”袁初这样想道。

非常有可能。

游戏开始时袁初还愣着呢,人都窜没了才反应过来。

张处霖喊:“袁初接着。”

抬头一看,白色蕾丝伞正中额头。伞骨架重的出奇,袁初严重怀疑自己被砸除了内伤,头晕目眩还有耳鸣。

见袁初捂着头半天没动静张处霖才反应过来问候:“你没事吧。”

离谱,可有事了。

袁初纵情一跃,离地不远才撑起伞。

S级道具果然不一样,也算是对得起它的重量,完全可以胜任降落伞职位。

众玩家感觉智商被碾压,为什么玩游戏没有规则,这种开挂行为都不制止一下的吗?

就在落地一瞬间,地面出现一个白圈将袁初吸了进去。张处霖像是早就知道了一样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她把手塞进黑花嫁的手心,看着袁初消失的地方。火域,那是张处霖没办法插手的地方。

卡农笑得肆意,大胡子壮汉脸上实在不适合阴险的表情,难看极了。

张处霖留下一句“聒噪”便离开花园,也不管正在进行游戏的玩家们。

从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工具人的玩家此时已经丧失了斗志,游不游戏也没那么重要,几个人磨磨蹭蹭的到了中午才下来,还顺便蹭了个午饭才离开。

而袁初落进火域,没有系统提醒“开始游戏”,也没用出现监管者。

可能就单纯被丢在这里了吧!

没有监管者她要怎么会内阁啊!

脚下踩着石板,和花园里的一模一样。四周是滚动的岩浆,只有一条石板铺成的小道。

如果是刚刚是下一百层,那现在这个场景就是马里奥。

也不管是什么,先联系到张处霖再说,虽然这岩浆不热,但并不表示在这里呆着就没问题了。

岩浆边待久了会中毒啊!

信号显示满格但电话打不出去,又试了发消息,一直转圈圈。

这里到底是哪?早知道应该买张地图的。

从这里走到白城堡要多久?

这个不谈,她不认路,袁初不认路。

离了大谱。

袁初坐了会实在联系不到人,站起来拿着伞往岩浆里戳。

再撑开时,伞顶一个巨大的圆洞。伞骨真结实。

也不知道S级道具能修不,不能的话她可能要被张处霖骂死。

连续跳了两个石板,她感觉自己废了,爬塔楼都没这么累。

岩浆虽然没有温度,但好像会消磨人的体力。

坐着休息了会不光没有回复体力,还更加虚弱。

怕不是要死在这了。

等一下,这不是游戏,要是死这了不就是真挂球了。

这个恶毒的卡农。袁初抱住自己准备哀嚎,后面传来脚步声。一看,好小的小朋友。

监管者?

她先开口:“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小朋友没有理她,只是呆呆地走了过来。他一靠近,疲劳感瞬间消失。

得,她知道这是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