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欢迎来到卡农的世界

刚出来就进入下一个游戏,生产对的驴也不能这么赶吧!

内心咆哮一下得了,当着一群陌生人的面当然要保持高冷。让人捉摸不透,他们才会暂时不会对你产生什么恶意。

“叮……”

袁初抬头看向面板。没有明确的文字规则,只显示了迷宫地图。

地图?

“叮……

欢迎来到卡农的世界。

卡农养了一只猫咪,日渐沉迷撸猫的卡农居然忘记了白花嫁的邀约。

化身白花嫁的信使,将邀请函交给卡农。

三天后如果白花嫁没有看见卡农,会很生气哦!”

好贱的声音。

面板上显示4/10,正好四个人。

看上去都是没怎么玩过游戏的新手小白。三人搁那积极地自我介绍。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年岁几何,详细程度堪比查户口。

确认无疑,都是些没有威胁的新手玩家。那就好办了,既然他们是新手,那这个世界难度系数应该不高。

走迷宫居然给地图,要不地图是假的,要不迷宫另有玄机。

更偏向后者。

三人各自介绍完毕,齐刷刷转头看向袁初。

这,她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怎么办?

见三人目光撒过来,也不好就这么晒着他们,随口忽悠:

“张处霖,十七岁,未成年,你们别带坏我。”

迷宫并不复杂,这些新手小白应该也不难看懂。

但如果是这样不就变成单纯的赛跑游戏了吗?

如果迷宫内有机关那对新手玩家也太不友好了,想当初她的第一场游戏是斗地主来着。

不对,不会这么难。

既然有地图,八成上方也没有空气墙。

为了平衡,这一关限制道具使用,老玩家的优势完全使用不出来。

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上方能走。

赌?还是不赌?

有陆陆续续进来几个人,最右边的大胡子和黑卫衣一看起来就不是新人,不眼熟,都怪她二轮的时候淘汰太早,对世界的情报只有冰山一角。

黑卫衣向这边瞄了一眼,慢悠悠的走过来说:“合作?”

呲~什么嘛!任务是什么都不知道,合作个锤子。

“好啊!”

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万一后面需要呢!

二轮教会袁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

大胡子见状也走过来,低声的说:“让我们送信,但我们手里应该都没有吧!”

吐血,袁初压根没想到这事,还自以为是老玩家沾沾自喜,差点被自大害死。

黑卫衣又站出来补了一刀:“世界反复提到白花嫁,据我所知白花嫁的城堡在加利海中心,右边就是黑花嫁的城堡。都不考虑白、黑两人不对付,三天时间我们根本走不到加利海,更别说带着卡农了。”

这一点是袁初不知道的,看样子这两位估计也没在二轮活多久,上来就把情报说的差不多了。

袁初连白花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更别说什么加利海,什么黑白不对付了。

一道白光闪过,阴暗处走出来第九位玩家。

张处霖。

这个女人,自从她被淘汰后就没联系过了,明明留过联系方式。

袁初阴阳怪气的说:“还活着呢?”

张处霖一时没忍住,捧腹笑了出来。她伸手揽过袁初的脖子,解释道:“世界篡改了我的记忆,你给我留的联系方式等我回去脑子里一通乱码。真不是故意不联系你的。”

“张处霖,这是你朋友。”

日常客套废话。

张处霖本人轻佻眉毛,眼睛眯成一条缝。

“张处霖同学,你不和我介绍一下这几位小朋友?”

这突如其来的尴尬,谁知道这么巧就碰上了,该回去买个彩票的。

“这……”

鬼知道他们是谁,刚刚介绍的时候也没听,这不是拆台嘛。老狗张处霖,日常不做人。

也好在张处霖玩高兴了知道递台阶,也算是唯一像个人的地方吧!

“你们好,我叫袁初,十七岁,未成年,多多关照。”

!!!

习惯了,早就知道她不是人。

看着两人就不像靠谱的样,大胡子脸上毫不掩饰他的失望。

还以为遇上了好队友结果毫无危机感。黑卫衣脸上没有表示,身体上已经诚实的跟着大胡子离开了。

人散开了张处霖直接放松了下来,丝毫不关心游戏,还八卦起了袁初是怎么被淘汰的。

其实关于为什么被淘汰,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她只能陈述一下当时的情况:

本来吧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任务,采她的小蘑菇。突然听到蘑菇开口说话:“大人来了,隐蔽隐蔽。”

袁初整个人都是懵的,她的小蘑菇钻进土里面了,支线任务泡汤了,那可是十个比利啊!一笔巨款就这么飞了。

再往后一看,好像不亏哈!十个比利换一枚美男。心里都还没想完,人都已经拦他面前了。

后面记忆被世界干扰,再回想就是一片马赛克。

“也不知道我对他干啥了,我就被淘汰了。”

莫人听完嘴上表示同情,却笑得前仰后合。还顺便帮忙做了总结:“敢情你是因为调戏监管者被淘汰的。”

袁初不想理她,没有人性。

袁初的事给了张处霖一个大胆的想法。

“或许……不……帮我个忙。”

袁初被她按在墙上,双臂环在胸口,说:“干什么?出卖人格的不干,没钱钱的不干,要命的不干。”

“白花嫁有洁癖,我们适当的阻止一下游戏进度,拖到白花嫁出现,在她裙子上撒点灰。”

好作死的做法。

“你疯了?”

她嘴角上勾,一脸坏意的说:“我要试试能不能取代监管者,她那一套S级装备我好馋啊!”

果然疯了。

袁初虽然心里觉得张处霖脑子有那个大病,但还是答应了帮她作死。

反正拿她命试水,又不是拿自己的。张作霖那么惜命的人,敢搞事,怎么可能没法子全身而退。

第十人入场,游戏倒计时。

“十

九……

游戏目标:抵达迷宫中心

游戏奖励:前四名可获得世界的礼物

游戏开始

欢迎来到卡农的世界。”

前四名才有奖励,合作?合作个锤子。

袁初借力跳上去,小道不宽,一步跨一个不费力。唯一烦的是面板老是跳出来遮挡视线。

后面一窝蜂的追过来,袁初一边凭感觉往中央跑,一边疯狂的点击关闭。

最后两个道合并做一个跳过去,在地上翻滚一圈才停下。

不做片刻歇息狂奔到槐树下打开宝盒。

四个盒子:这里是道具,这里是线索,这里是出入证,这里是比利。

比利

依照以前,果断选择比利,但是答应了张处霖,就必须老实做任务。

再见了我的钱钱。

这里是线索。

面板刚打开立马关上,再打开再关闭。

应该是刚刚点关闭点太多,面板有点延迟。

第五次,面板终于不抽风了。

是三张图片。

第一张是白花嫁在写字。

白花嫁还真就穿着白色短款花嫁,这么标志性吗?

第二张是气球上拴着卡片,第三张张处霖拿到卡片。

哈?首先排除张处霖有其他隐藏身份,要是她有特殊身份早就搞得人尽皆知了,毕竟她暴力流,从不弯弯绕绕。

都到齐了,就只差张处霖还慢悠悠的走在迷宫里,好一会儿才散步出来。

确认了邀请函的确不在她手上,袁初又有了新的猜想。

的确在他们之中张处霖是最有可能拿到邀请函的人。

张处霖生坏,对着袁初的耳朵说:“等会我不接邀请函,你来拿,看看世界怎么办。”

世界肯定特烦张处霖。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种烦人玩意都能活到最后,凭什么淘汰她这种老实做任务的好孩子。

槐树下,五张精致的小餐桌。看样子是要他们两两分组。

张处霖与袁初互换眼神,拖起自己的小椅子强加到旁边两位萌新阵营。

骚操作惊掉众人下巴。

不等众人议论,中央凭空出现一扇蓝色的门。一位体型稍——挺健壮的女士从门后绕了出来。腿上扒着一只炸毛的蓝猫,说实话,巨像猫和老鼠里的女主人,尤其是她们都看不见头。

明明往上看,感觉她是有脑袋的,越仔细看就越模糊。整体看上去又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之处,就单纯觉得她就应该是长这个样子。

最最惊悚的是袁初好像看见她皱眉毛了。

她一把抓住扒在腿上的蓝猫,猫受惊抬爪在女仆的腿上划出火花。她向前走两步把猫放下说:“请两位回到自己的座位。”

话音刚落,袁初便感觉到身体可以动了,椅子的吸力消失。想必张处霖那也是。

那熟悉的声音,那挑事的语气:“你就是这样同卡农先生的客人说话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