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文不值
  • 重生之金融霸主
  • 执着
  • 2122字
  • 2022-06-07 18:24:52

第1章 一文不值

“在今天下午收盘前几分钟,卫先生将手中的咖啡期货全部清仓……”

“著名投资大拿关贾言在简单计算后,估测这位卫先生当前税前收入至少18750000元……”

新闻中提到的“卫先生”,正是七个月前从2020年重生到现在的卫文翰。

凭着自己前世对金融市场兴趣和案例认识,卫文翰在七个月前果断出手。

将父母给自己留下的房子典当售卖,拿着七十万的本金,以近二十五倍杠杆进军期货市场。

咖啡期货本就存在低价时各方买入仓位的情况,他这样鲁莽的入场方式在开始自然受到了不少关注。

五个月之后,咖啡期货仍是不跌不涨,原本暗自揣摩深意的专家也一致嘲笑起来。

——这所谓的“卫先生”,怕是不知哪来的“铁头娃”吧。

而再两个月后的今天,咖啡期货的涨幅,不知让多少人惊掉了下巴。

卫文翰是铁头娃吗?或许上辈子是,但现在、以后都不会再是了。

前世看错了人,执迷不悟数十年,终于在不知多少次背叛后心如死灰,自嘲着了结了自己苦难的一生。

就是对不起那些兄弟们,还有……

不过,上天如今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卫文翰,绝对不会再让前世的悲剧重演!

卫文翰正听着电视里的报导,忽然手机“嗡”地一震。

“您尾号1021的储蓄卡转入金额15937559.16元,现余额为15937559.16元。——【工商银行】”

“呼……”

拿到了这一笔前一世也许一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财富,卫文翰拿起手边的水猛灌了几口。

“今天就是咖啡期货事件最后的狂欢之夜了,明日开盘之后面临的就是断崖式的下跌……”

“砰砰!”

他正回想着最近几年会出现的几个大机遇,忽然门房被大力地拍开,接着便是毫不客气的声音。

“姓卫的,你居然在这里偷懒,还不快给我去把垃圾倒了?!”

一个形体富态的妇女走进来,抬起手对着卫文翰就是一巴掌,神态中满是嫌恶。

要是放在以前,卫文翰别说能不能躲过,便是连躲都不敢。

而这辈子……我已经不一样了!

虽然现在身体素质跟不上,但上辈子的训练记忆早已刻他在骨子里,往后一退便轻松躲开了这一掌。

而这妇女下手太猛,反而把自己带地转了半圈,差点摔倒。

“你!你还敢躲?”

梁以瑚转过身来,气恼地浑身发抖,二话不说又抬起手来。

一见面就要动手,卫文翰心里也有了火气,直接抓住梁以瑚的手臂,“妈,你有话好好说……”

“没什么好说的!我和一个垃圾有什么好说的!”

“妈,我……”

“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么孬的女婿,听着你说话我都恶心!”

“妈,怎么了?”

林溪听到房间里的争吵声,此时也走了进来,看见卫文翰正抓着梁以瑚的手臂,顿时火冒三丈,尖叫一声。

“卫文翰,你在对我妈做什么,狗日的给我撒手!”

“不是,我……”卫文翰连忙放开手,任由林溪把自己推开。

“你什么你!我爸两年前同意你进门,我妈反对,你肯定是怀恨在心!”

怀恨在心?

卫文翰被气笑了。

“要是怀恨在心,我能两年来每天都给你和你妈端洗脚水,洗盘子,倒垃圾,洗衣服……任劳任怨,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梁以瑚可接受不了这萎了两年的废物冲着自己大声说话。

“这都是你该做的!”

“再说了,你还把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当做荣誉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卫文翰听她这样说,嘴唇都气得发抖:“我也有说过要出去工作啊,可你们不是不同意吗?”

林溪冷笑一声,眼神像是在看傻子一般,“你连家里的鸡毛蒜皮都做不好,还想出去打拼?做梦吧你!”

“再说了,这些屁事你要是不做,谁来做?难不成你要我去做,你好在外边游手好闲?”

卫文翰牙齿紧咬,双拳紧握。

上辈子,就是因为被这母女灌输自己是垃圾的思想,以至于到后来,真就差点成了垃圾。

梁以瑚还觉得不解气,指着电视里的新闻报导,嗤笑出声。

“同样姓卫,人家税前收入1875万,你个垃圾废物了?有五百块吗?”

“1875万?”林溪秀一脸震惊的看着电视。

紧接着脸上就露出了羡慕的神情。

这个卫先生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都姓卫,差距咋就这么大?”梁以瑚脸上也露出羡慕的神情,看向卫文翰就更加厌恶了。

“真就是个废物垃圾,我们家要你有什么用?”

“你连狗都不如,知道吗?”

卫文翰本想掏出手机,让她们看看她们满脸羡慕的“卫先生”,其实就是她们现在眼里连狗都不如的垃圾。

只是看着林溪秀美的脸庞上自然流露的恶心神色,卫文翰心中满是悲凉。

做牛做马两年多,本以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对媳妇和丈母娘百依百顺,最终总能软化她们内心的坚冰。

不曾想,自己在她们眼中,只是一个连狗都不如的垃圾……

见卫文翰看都看不自己,梁以瑚抓起桌子上的杯子砸在地上,“没看到地上的垃圾吗?”

“还不知道打扫吗?”

林溪冲着满地的玻璃碎片吐了口痰,“用手把玻璃渣全部捡到垃圾桶,别扫,会划破我家地板、。”

卫文翰深深的呼了口气。

看着自己上辈子爱的女人,眼神深处很复杂。

最后复杂的神情消失了,眼里的悲凉消失了,整个人像是解脱了一样。

然后卫文翰看着林溪说道:“我们离婚吧。”

“这段婚姻到此为止。”

“轰!”

这话现在就像是一颗炸弹,在林溪,梁以瑚两人的脑子里爆了。

母女两都愣住了。

震惊了。

很不可思议的盯着卫文翰。

连狗都不如的废物,以前多么的唯唯诺诺,现在变这么硬气了?

“你说什么?”

林溪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个废物,竟然要主动跟自己离婚?

怎么可能?

“离婚吧。”卫文翰再次说出来时,整个人都很轻松了。

“我受够了。”

“这些年你们压根就没把我当人看,在你们的眼里,我连狗都不如,我何必继续自取其辱?”

说完他就转身朝门口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