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即兴

  • 华娱之生于1984
  • 小李都督
  • 2071字
  • 2021-08-14 09:33:09

霍旋回到家就累得靠在沙发上不想动弹。

崔欣琴给他倒了杯茶,笑道:“霍老师辛苦了。”

霍旋苦笑了一下:“面试实在是一场硬仗,而且还是持久战,我都怕我这把老骨头吃不消。”

“都说初试用不着你,让几位年轻老师轮换着来就行,你偏要上,现在叫苦,可是没有后悔药咯。”

“第一天嘛,我这个领头的不得打个样?”

崔欣琴道:“怎么样?今年有没有看到什么好苗子?”

霍旋喝了口热茶:“还行。最起码有两个能拿得出手的。”

崔欣琴心头一动,好奇道:“哦?今天见着人了?”

“嗯,见着了。”霍旋点点头,“飞虹那丫头说的没错,那小子确实是一番好姿仪,难怪她会跟你打招呼。”

“其实春晚的时候就能看出来,那身韵和台风,还有外形,天生大银幕的胚子。不过老成了点儿,我都没想到他那时还是个中学生。”

“今天见着真人,其实他还是有些少年意气的。”霍旋顿了顿,笑道,“不过,我看那小子是个招桃花的,希望将来别闹出什么难看的事儿来。”

崔欣琴道:“咱们都知道,表演的本质是情绪,所有好的演员就没有不因戏生情的,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且看吧。”

…………

3月1号,是北电艺考三试的日子。

三试才是艺考真正的重头戏,与初试复试不同,三试会综合考量声台形表。

三试还剩下三四百人,三十人一批,一批分为两组。

杨琛这一组里倒是有个面熟的,是王洛丹。

诗歌、声乐、武术、命题表演,一套流程走下来,杨琛的表现堪称是降维打击。

杨琛在今年的考生里确实是出类拔萃的,三位主要面试官霍旋、蒋彬、祖锋私底下交流的时候都给了他很高的评价。

至于王洛丹,因为之前霍旋提过她的名字,所以蒋彬和祖锋也对她保持了一定的关注,但是从结果看,这姑娘的表现还很青涩,并没有什么亮眼的地方,而且她的外形也并不出色,唯一的可取之处可能就是还算有辨识度。

等到他们这一组表演完,三位老师小声交流了两句。

三试留下的都是筛选之后的精华。

所以表演完毕之后还有一个单人的小面试,一般就是问问文化成绩,个人对表演的看法之类的。

但是轮到杨琛的时候,霍旋笑道:“你的表现很好,应该是咱们这一届里最拔尖的,我再给你出道附加题吧,有没有兴趣试一试?”

杨琛点头笑道:“既然是附加题,我要是做的不好,您可别扣我的分儿!”

“哈哈哈…”这话一出,三位老师都笑起来。

霍旋指着杨琛对身边的蒋彬和祖锋笑道:“这是典型的肚里有货,艺高人胆大啊!”

“这样,我先给你挑个搭戏的。”霍旋的眼神扫过旁边肃立的考生们。

这些人本来还因为杨琛和面试考官谈笑风生而腹诽着。

此时闻听此言,都知道是一个难得的加试机会,眼睛里仿佛要冒出光来,纷纷期待地看向霍旋,盼着对方点到自己的名字。

“王洛丹,你来试一试。”

听到老师叫到自己的名字,本来还因为自己并不出彩的表现而心生郁闷的王洛丹惊讶地抬起头,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吗?”

“对,你来试一试。”霍旋温和地看着王洛丹,他们其实并不介意学生的表现有多差,还是那句话,他们看的是学生的潜质和可塑性。

王洛丹的天赋虽然不算拔尖,但在这一届学生里,她已经是除了杨琛之外难得的出挑的了。

王洛丹的身上有演员的那股子劲儿,霍旋相信自己的眼光。

而王洛丹对上霍旋温和的眼神,忽然就生出一种见到了父亲的委屈感,眼眶一热,她抽了抽鼻子,强行把那股酸涩压下去。

在旁边考生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里走到了杨琛身边。

“来一小段即兴表演吧。”霍旋看着两人道,“命题就是咱们考场内的任意一样东西。要求是只能说一句台词,但要有一个反转。明白了吗?”

“明白。”杨琛和王洛丹点点头,对视了一眼。

杨琛的目光在考场内扫视了一圈,最终落在霍旋身上,开口道:“我选好了。”

霍旋好奇道:“哦?你选了什么?”

杨琛道:“您屁股底下的那把椅子。”

霍旋哑然失笑,站起身来,亲自把椅子搬到考场中央,又退了回去,双手抱臂:“看你们表演。”

这种即兴表演是很难的,因为杨琛和王洛丹并不熟悉,而即兴表演的核心要素就是接受认同以及信任。

它要求演员必须要有强大的想象力、理解力,感受力,专注力和表现力,要认同和理解对手演员的想法,然后在行动语言上做一个接力。

不仅如此,它还要求演员在很短的时间内有一个交锋,从而制造一种戏剧张力,这样这段表演才算是有了灵魂。

既合作又对抗,这正是即兴表演的魅力所在。

只见杨琛大马金刀地往椅子上一坐,对着老师和王洛丹道:“开始吧。”

因为这道题考的是杨琛,所以杨琛把主动权让了出去。

要知道即兴表演接戏的难度要远远大于给戏的难度,因为对方给戏之前会自主设计双方的身份和关系,这就要求你必须判断和理解对方的意图,这样才不会让戏落到地上,一地鸡毛。

当然,对于给戏的人来说,这同样是一种考验。

王洛丹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设计出双方的身份和关系,并且需要把这些信息尽量准确地传达给对方。

杨琛的话音方落,考场内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他们两人身上。

那种无形的压力让王洛丹整个身体都僵硬了起来。

她看着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的杨琛,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种沉默让考场内的气氛渐渐尴尬,而这种尴尬又让王洛丹更加紧张慌乱。

杨琛只得出声道:“放轻松,一切有我。”

杨琛的声音把王洛丹从深渊里拽了回来。

她深呼吸了几口气,再次看向杨琛。

一把椅子,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