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初见
  • 华娱之生于1984
  • 小李都督
  • 2050字
  • 2021-07-29 10:27:35

杨琛一直觉得三十岁的女人正是她们最美的时候,刚刚褪去少女的青涩,却又没有沾惹太多世故,像是一颗刚刚成熟沾着晨露的水蜜桃,多汁诱人。

俞飞虹不与人交流的时候,你很难在她的身上找到少女感。

她的脸蛋骨骼感明显,下颌线清晰,颧骨也很立体,这使得她整个脸型的轮廓很清晰,给人一种精利感。

她的五官分开来看算不上绝美,因为量感偏大,少了女人特有的柔和母性。

但是高颧骨的人却正需要这种五官的量感来适配,如此才能发挥出那种大气和力量感的特色美。

俞飞虹的颧骨立体,但位置靠上,颧弓也不外扩,这使得她的颧骨线条很流畅。

她最美的应该属于那一双眼睛,既不过分细长,没有那种妩媚感,又不过分圆润,让人联想起可爱。

她的眼睛瞳孔位置很正,没有遮瞳,没有三白眼,这让她的眸子显得正气而有神。

当这种外相搭上她独特的气质,在她最美好的年华里款款走来,那种明艳的冲击力再加上几分情怀,杨琛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嘭嘭直跳,酒不醉人,佳人醉人。

杨琛和俞飞虹的初次见面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遇见。

两人都是白色的T恤衫,牛仔裤,踩着一双小白鞋。

在略显喧嚣的歌声里,俞飞虹停下脚步,看着迈着步子走来的杨琛在自己面前停下。

她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人。

他的外形俊美,大气出尘,修眉秀目,顾盼生辉,即便此时醉意朦胧,但却没有那种憨态,他安静下来的时候,像是一幅留白的写意画,动起来的时候,像是李太白的《将进酒》,恣意挥洒,仪态悦目。

俞飞虹看到杨琛的眼神,少年的天真、青年的炙热,夹杂着几分惊喜,杂糅着化成一汪水。

少年春风一笑,化雨无形,她听到少年对自己说:“飞虹姐,我是你的梦中情人!”

包间里从杨琛向着俞飞虹走去的时候就开始安静下来,除了还在那唱歌的吴晶之外,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一对男女吸引。

有那么一瞬间,所有人都觉得这一对男女很登对。

因为醉酒的杨琛身上那种肆意流出的蓬勃少年气撞上俞飞虹安静自若的淡然大气,就好像是澎湃的巨浪拍打上孤高的崖岸。

那一瞬间浪花飞卷,千堆白雪,像极了一幅浪漫主义山水画。

直到此时,杨琛清越的话音落下,巨浪退去,所有人哄堂大笑,声浪席卷。

有人在凑热闹:“飞哥,杨公子是不是你梦中情人啊?”

俞飞虹闻言本来错愕中泛起的羞意褪去,冲着那些起哄的家伙笑骂:“滚蛋吧你们!”

又看向杨琛,在起哄声中忽然伸手拧了拧他满满胶原蛋白的脸蛋:“可惜了,姐姐不喜欢姐弟恋。你要是大上几岁,冲你这张脸,说不定姐姐就真的爱上你了。”

“哦~”旁边的人这一刻充满了默契,故意拉长了音调,满脸古怪的笑。

俞飞虹浑然不在意这些,拉着杨琛的胳膊来到陶虹身边坐下,问道:“杨琛怎么会在这儿?还有这俩人怎么醉成这样了?”

陶虹无奈一笑:“杨琛应该是来探吴晶的班,俩人喝了点儿酒在酒店房间里唱歌,被人投诉了,没办法,我就给安排到这里了。”

她们拍的这部戏叫作《策马啸西风》,是由古龙的两本武侠小说《天涯明月刀》和《流星蝴蝶剑》综合改编而成。

讲述的是苗女明月心随同父亲一道来到中原参加青龙会聚会,因父亲被杀而卷入帮会争斗的故事。

从简介便能看出来,这部戏真正的主角其实是明月心。

而明月心的扮演者就是陶虹,吴晶和俞飞虹事实上是给她配戏的。

当然这个陶虹是大陶虹,不是徐铮的媳妇儿。

她给观众留下的最深刻的角色应该是《风云》中的楚楚,那段步惊云和剑晨争着当爹的戏曾经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而她之所以能做剧组的主,是因为她的身后站着金英马影视公司老总,这部戏包括之后的《风云》,都有金英马的投资,她算是半个制片人。

陶虹看了一眼正盯着俞飞虹入神的杨琛,满脸的八卦:“飞虹,你的魅力真大。怎么样?有没有想法?”

“虹姐,你怎么也来笑我?他才多大,你看看他的脸,嫩的能掐出水。我都奔三了,根本不可能。”俞飞虹指了指杨琛醉意朦胧的脸,“你看看他醉成什么样了,我敢打赌,他明天酒醒了,连自己说过什么都不知道。”

这部戏的导演是娄南,后来还拍过一部《一脚定江山》。

此时他坐在旁边一张沙发上,闻言道:“我也跟你打赌,这小子就算忘了自己说的话,但他绝对喜欢你。只要你明天露面,他还会第一个找你说话,你信不信?”

“算我一个!”

“也算我一个!”

“赌了!”

……

陶虹凑热闹做了庄家,包间里十几个人都参与了这场赌局。

俞飞虹无奈道:“我们跟人家第一次见面,就拿他打赌,这不太好吧?”

娄南道:“没事儿,能跟吴晶玩到一起的人,不会那么小气的。”

庄家陶虹也凑趣:“咱们这个又不是恶作剧,无伤大雅。”

娄南道:“对,你听听,今晚杨公子买单!这也是个玩家,不会介意的。”

俞飞虹看着斜靠着沙发还在盯着自己的杨琛,无奈扶额。

摄影固定好了机器,也走过来,看了看被收好放在桌上的钱,问道:“这小子随身带这么多现金干嘛?”

陶虹道:“我问了,他醉意朦胧的,好像说是给一部电影写了首主题曲,人家剧组给的。”

“嚯,我都忘了,他的歌都是自己创作自己唱的。”娄南道,“等明天他醒了酒,咱们也问问,看能不能请他给咱的戏也写两首歌。”

陶虹闻言看向俞飞虹,温婉笑道:“有咱虹姐在,这事儿应该是小菜一碟儿!”

俞飞虹瘫在沙发上:“你们杀了我算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