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文坛

  • 华娱之生于1984
  • 小李都督
  • 2086字
  • 2021-07-23 15:22:39

日历一页页翻过。

《赤伶》《谪仙》《关山酒》等等歌曲的戏腔响彻京城。

就连网上也开始有人根据这些歌曲的歌词写故事。

其中一篇精品,是有人为《囍》写了个精致的悬疑故事,《冥婚》。

《冥婚》很快在网上走红,随着不断的传播,引来了一阵同人热潮。

此时中国网民已经接近四百万,网民的狂欢带动着这股热潮朝着线下蔓延,也把这些歌曲的热度拉升了一截。

专辑销量已经基本锁定了年冠。

……

1999年10月中旬,杨琛收到了一封邮件,来自榕树下。

榕树下将举办首届网络原创文学大赛,邀请杨二郎先生做评委。

来信人,陈村。

陈村,作家,五四青年文学奖、沪市首届文学作品奖获得者。

杨琛接到这封邮件的时候,忽然有一种见证历史的感觉。

网络文学的萌芽很早,直到如今世纪之交,千禧年到来之际,网络文学终于第一次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杨琛莫名想到了自己还有几十块钱余额没有花完的起点账号。

他感觉自己在这一刻站在一条大河源头,看着百川汇流,看着大潮奔腾席卷,一泻汪洋。

他当下给对方回了邮件,接受了邀请。

十月到十二月,他沉下心来,一边上学,一边忙着大赛审稿。

根据组委会统计,大赛至今已经收稿近7000余件,有大约5万多名读者关注访问了榕树下评奖活动主页。

这对一个刚刚诞生的文学赛事来说,已经算是热度惊人了。

正当杨琛忙着审稿工作的时候,又接到了一封小说百花奖组委会的来信。

信上说他的小说《青衣》获得了第八届小说百花奖中篇小说奖,邀请他于12月18日前往天津一家饭店参加颁奖典礼,届时会有众多作家与会。

会上有可能会邀请他发表获奖感言,希望他早做准备,邀请函随信附上。

杨琛在这一刻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不可以预料。

……

日子一天天的过,晨露影视文化公司默默成立了。

公司申报的第一个项目是《武林外传》,计划投资一千万。

尚竞已经帮着跑来了《电视剧制作临时许可证》。

这个证就是影视公司的准入资格证,有了这个证才算是迈过了影视圈的门槛儿。

这种临时许可证属于一剧一证,只限于申报项目。

换句话说,这部电视剧拍完了,想要拍下一部,还需要继续申请。

不过,这是没办法的事,长期许可证的资格审查更严。

对于这一点,杨琛是可以理解的。

人总要先学会了走,才能跑。

只要第一部剧做出了成绩,接下来的路子会好走许多。

杨琛和尚竞在此期间又见了一面,答应尚竞的投资可以随时兑现。

不过中央电视台影视部成立了一个项目,邀请尚竞去做导演。

是一部电视剧,名字叫作《向阳理发店》。

正好杨琛目前也没有时间去拍电影,所以两个人商量着把电影拍摄时间挪到了明年暑假。

尚竞答应的事情已经办成了,为了给尚竞吃一颗定心丸,电影提前立项,首批资金50万已经打进了项目账户。

……

12月18日,天津。

杨琛到了会场之后才发现,这次颁奖典礼不仅有作家、编辑,还有大量读者。

而且有些读者不是慕名来追逐偶像的,而是来拿奖的。

小说百花奖还设立了读者奖。

杨琛凭着邀请函进场之后,看着组委会的人在忙着接待,布置话筒,也就没有打扰他们,自顾自找寻着自己的座位。

座位上都摆有作家的铭牌,杨琛寻摸了半天,在第三排边上看到了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

他在文坛这个圈子里是个新人,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只是听过一些作家的名字,但却对不上脸。

这就导致别人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别人。

所幸在来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一幕,所以特意买了两本杂志打发时间。

人群喧喧嚷嚷,杨琛在座位上孤零零捧卷细读。

有人注意到这一幕,但一看人这么年轻,脸也有些生,叫不出名字来,也就没有往前凑。

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挂着胸牌走过来,礼貌问道:“先生,请问您也是来参加颁奖典礼的吗?”

杨琛闻声看去,冲着来人点头道:“是的。”

“您的座位可能……”工作人员话说到一半忽然看清了杨琛的脸,迟疑道:“杨琛?”

“是我。”杨琛点点头。

工作人员看了看摆在桌子上的牌子,又看了看杨琛本人,兴奋道:“原来你们是一个人!”

没等杨琛发出疑问,工作人员已经跑到几个组委会成员跟前儿指着杨琛的方向说了些什么。

很快,一个人来到杨琛面前。

来人是个中年女性,伸手道:“你好,你就是《青衣》的作者杨琛杨先生?”

杨琛轻握指尖,再次点头:“是我。”

“我是朱艳玲。”

朱艳玲正是《青衣》的责编,两人通过几次信,杨琛恍然:“您就是朱编辑?”

“是我。”朱艳玲笑道,“神交已久,没想到写出《青衣》的作者居然这么年轻。”

“惭愧。”杨琛拱手。

“我听说最近大火的《赤伶》也是出自您的手笔,看来您对梨园了解颇深,难怪笔下可以写出《青衣》这等醉人故事。”

“我的老师正是梨园中人,曾经学过两年戏,心里总有股子痴性,本事差了点儿上不了台,只能把那些魂牵梦萦事付诸于文字了。不曾想居然得了奖,还要感谢组委会的厚爱。”

“杨先生谦虚了。”朱艳玲道,“您拔冗莅临此会,我们却没有迎接,是我们工作的失误。还请您见谅。”

杨琛连忙摆手:“哪里哪里。我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哪里就需要迎接?”

朱艳玲察言观色,见其不像反讽,松了口气,这才道:“我带你见见其他的获奖者吧,正好关于颁奖典礼的流程需要提前做一些沟通。”

杨琛笑道:“值此盛会,能多认识一些前辈,正是我的荣幸。还要拜托您引荐。”

ps:新人新书,推荐票、月票、收藏,来者不拒,请童鞋们多多支持!拜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