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总有人间一两风,填我十万八千梦

  • 华娱之生于1984
  • 小李都督
  • 2099字
  • 2021-07-18 14:48:49

法外狂徒张三说过:“理想都是骗人的,都是鬼话,还不如及时行乐,还不如放纵过一生,还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

但是他也说,“理想还是存在的,只不过追求理想,可能会很痛苦。”

杨琛曾经叩问自己的内心,这一生要怎样度过,总不能真的成为一条咸鱼。

最后想了想,杨琛决定践行季羡林先生的教诲,把他的名言奉为人生之圭臬。

而要追求这一点,首先要有足够的筹码。

所以他开始写小说,开始做音乐,先以作品立身。

因为风流只有和才子挂钩才不会变成下流。

随着年龄的增长,荷尔蒙在增强,杨琛也在一步一步按着规划前进。

在内心强大的驱动力下,他能感觉到自己在一点一点的变好。

渐渐的,当这种变化成了习惯,仅仅是这种变化本身就已经让杨琛痴迷。

杨琛感谢今生遇见的每一个人,宽容温柔的父母,乖巧可爱的妹妹,刀子嘴豆腐心的小叔,痛改前非的老头儿,还有尽心尽力的刘山莉……

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成了杨琛成长路上的道标,他们是朋友,是老师,是贵人,遇见他们,仿佛这世间一切美好的事情都在某个时刻不期而遇了。

譬如此时,在刘山莉的帮助和引导下,杨琛体内的某个阀门仿佛被打开了,他把自己最具表现力的一面完美地呈现在了舞台上,被镜头忠实地收录下来。

而接下来的工作在杨琛这种状态下就仿佛是水到渠成。

与《赤伶》相比,《谪仙》的拍摄难度轻松许多。

有酒,有剑,有诗,红楼斗酒,瑶宫难留,正如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

毕竟只是两支mv,加起来也不过是七八分钟的时长,一共花了一周时间就完成了拍摄工作。

接下来的重头戏主要是后期的特效制作和剪辑。

mv的制作还算是挺顺畅的,唯一的问题是预算超支了。

主要就在于特效和一些外景,尤其是特效,一出火烧戏园,简简单单一个镜头,就是两万大洋。

而且有的画面想要达到杨琛预期中的效果,也要做一些渲染。

杨琛本来是没抱这么大期望的,因为这年头想要做特效要么去香江,要么去国外,太麻烦,而且成本高。

mv而已,性价比太低,不值得。

但是杨琛把想法跟尚竞交流之后才知道,原来内地也是有专门做这种特技效果的工作人员的。

就像前不久公映的《大战宁沪杭》就用特效复原了沪市老城区,至于更早那就要提到86版《西游记》。

其实真的论起来,价格真的不算贵,实在是这年头做这种工作的太少了。

而且如果没有尚竞这种行内人牵线,不说人家愿不愿意接活儿,你连找都找不到。

后期的特效制作和剪辑同步进行,大概需要半个月,而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

李辉那里已经在备货,就等着mv完成,投放媒体造势。

在他的规划里,两支mv连拍摄加剪辑也就是十天时间,结果生生往后拖了半个月,打乱了他的一些安排。

但是也没办法,那叔侄俩没一个省心的,只能他来擦屁股。

……

在等待mv制作的这段时间里,尚竞和杨琛有过一些交流,大多浅尝辄止,毕竟相处时间还不算长,交浅言深是与人交往的大忌。

不过两个人的身上都有一种文人情结,立足眼下的时候也向往着远方。

这一点是将两个年龄差了二十多岁的人勾连在一起的引子。

两个人渐渐熟络起来。

这一天mv终于制作完工了,看了成品,杨琛很满意,拉着尚竞庆祝,也算是对尚竞做一个告别。

杨琛也想过是不是把《武林外传》的本子攒出来,跟尚竞合作把未来的这个大IP提前收入囊中。

但是目前唯一的问题是,没钱。

《武林外传》看起来像个草台班子,投资也确实不大,平均下来一集也就十来万的成本,但是投资再小,也花了一千万。

这是杨琛目前所力不能及的,他当下就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先挣他一千万!

而此时和尚竞有了交往,等以后有了钱,到时候再做这个项目也不迟。

杨琛有自己的心思,尚竞也有自己的心思,两个人碰到了一块儿,两相欢喜,招呼着就进了一家饭店。

包厢里。

两个人随口聊着天,说着mv的制作问题,还有一些拍摄中的趣事儿。

尚竞看着风华正茂,意气飞扬的杨琛,心里既羡慕又酸涩。

他今年已经四十出头了,但是事业仍然没有什么起色。

他在来给杨琛拍mv之前,特意了解了一番,还没有成年便已经是畅销书作家,又听了杨琛自己作词作曲的两首歌,他不懂音乐,但不妨碍他欣赏。

那种几乎要溢出来的才华配合他的年龄,简直让他整个人耀眼到无法直视。

王学褀老师说的没错,此人前程不可限量。

想到这里,尚竞下定了某个决心。趁着上菜的工夫,招呼服务员拿了一瓶红星二锅头。

杨琛连忙道:“竞哥,我喝不了酒。”

尚竞忽然反应过来,杨琛还没有成年。

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明心里是知道杨琛没成年的,但相处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就忘了这点,把他当成了同龄人。

尚竞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酒杯,笑道:“我倒是忘了你还是个学生。没关系,今天开心,我喝酒你喝饮料,我们碰一个!”

杨琛连忙拿起杯子和尚竞碰了一下,笑道:“竞哥有所不知,其实我以前也背着父母偷偷喝过酒,但是一杯就倒,结果连案发现场都没来得及处理,被爸妈抓了个现形,挨了好一顿揍!”

不能喝酒,这可能是此生的一个遗憾了。

杨琛叹了一口气。

尚竞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是你年龄小还是体质的问题?”

杨琛道:“我后来又试过,还是一杯倒,应该是体质问题了。”

“那就没办法了。”尚竞道,“不能喝酒,人生得缺了多少滋味。就像李太白,要是诗仙没了酒,恐怕也留不下如此多璀璨华章了。”

杨琛笑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最起码学生可以少背很多诗。”

“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