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桃花扇

  • 华娱之生于1984
  • 小李都督
  • 2077字
  • 2021-07-17 22:39:34

“对,魔力。”刘山莉肯定地说了一句,“那是一种微妙的感觉,一般人可能感受不到,它需要演员具有细腻而敏锐的感受力。”

尚竞闻言看了杨琛一眼,“怪不得王学褀老师说你是个天生的演员胚子。”

杨琛还满脑子困惑:“感受力是什么?”

尚竞道:“感受力,简单来说,就是需要你在想象的引导下,对舞台上假定的事物,对人物之间的关系,对剧本所提供的背景、环境、事件、情节等虚构的一切产生真切的感受,从而创造出真实的情绪。只有这样,观众才会通过你的情绪相信你舞台行为的真实性。”

刘山莉点头道:“对,一个演员的表演想要具有生命力,就必须具有细腻而敏锐的感受力和强大的信念感。

这一点在镜头下的时候可以通过技术上的调整和导演的调度来弥补,甚至可以NG重来。

但是在戏台上,你需要直面观众,不能出错,没有重来的机会,一旦出错就相当于砸了饭碗。这种巨大的压力没有强大的信念感和感受力你是撑不下来的。”

“信念感!”杨琛念着这个词,忽然想到了在一档表演节目的舞台上笑场的爽妹子。

“你还是太紧张了。”尚竞道,“你先调整调整状态,松弛下来。我去安抚下群演。”

杨琛看着尚竞走远,问向刘山莉:“老师,有没有什么窍门能让我快速进入状态?”

刘山莉道:“尚导演说的没错,你现在要做到的就是松弛下来。”

“松弛?怎么做?”

“这个我没法教你,松弛是一种状态。你可以听听音乐,跑跑步,甚至睡上一会儿。”

杨琛看着喧嚣的剧组,有些发愁,这个时候怎么可能睡得着?

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因为这毕竟不是真正的登台表演,而是一场戏,一场镜头下的戏。

只要多NG上几场,磨一磨,很简单就过去了。

但是刘山莉不想这么做,尽管杨琛没有正式拜过师,但是她其实是很看好杨琛的,杨琛那种强大而敏感的感受力是作为一个演员梦寐以求的潜质。

所以,她想让杨琛把这场戏当作第一次登台,只要撑过去了,那对他的心态将是一次强力的洗练。

尚竞其实看出了这一点,所以退了出去,把场子交给了这对师徒。

“你知道吗?舞台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就是圣地。无论是戏曲演员还是话剧演员,台下十年的功夫要的就是台上那一分钟!”

杨琛发现刘山莉脸上的表情很有层次感,崇敬、憧憬、期待,还有怀念……

一种莫名的感受涌上心头,他看向静静屹立在那里的戏台子,想象着台下坐满了人,自己将在台下所有人面前表演,没有任何重来的余地,只要有一点点失误,就会被放大很多倍,让所有人看到他的丑态。

杨琛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只觉得压力变得更大了。

“小琛。”

“嗯?”杨琛闻声看过去。

“你不要把台下的观众当作敌人。他们和这个戏台是一体的,当你站在戏台上的时候,观众的目光和反馈,包括你脚下站立的舞台都会反馈给你力量,那个时候你会感受到,这个戏台是活的!”

杨琛心头的疑惑越来越重,这怎么越来越玄学了?

“一个演员,只有上了戏台才会真正感受到表演的魅力。”刘山莉又说了一句,然后道,“你先消化消化,我去打个电话。”

一个人心里的感受是很难用语言文字来形容的,那种感觉很微妙。

即便是一个普通人,一旦穿上了戏服,心理也会产生某种微妙的变化,内心自然而然会生出一种表演的欲望。

但是这种欲望一旦处在了镜头下,会莫名地僵硬走形,而站到戏台上,面对台下的观众,这种感觉会更甚。

刘山莉为什么说杨琛具有强大而敏感的感受力?

因为杨琛所面对的问题又与一般人不同。他明明知道台下的观众只是请来的演员,不是真正的观众,但是在他模糊的概念里,台下的人就是真正的观众,而他就是即将登台的裴晏之!

杨琛毕竟没有经过系统的表演艺术培训,所以他的概念是模糊的。

而刘山莉久经舞台历练,经验丰富,准确把握到了这一点。

如今要做的其实很简单,强化杨琛的信念感。

内心的东西很难把握,但是杨琛有这个潜质和能力,所以他需要的是一点刺激,一个契机,一把打开阀门的钥匙。

刘山莉一个电话招来了京剧团的朋友。

笛子、笙、唢呐、弦子、箫、檀板、大锣小锣,大铙小铙,琵琶月琴,十来位伴奏老师听了刘山莉的招呼,很快赶了过来。

杨琛连忙上前一一拜会。

“《桃花扇》?”

“还是昆曲儿《桃花扇》?”

几位老师交流着,很快找到了感觉,准备就绪了。

可以说就冲着杨琛这碟子醋,刘山莉包了一顿饺子,现在就看他这碟醋入不入味儿了。

如果按所谓的方法派,表现派和体验派来划分,杨琛自我感觉是体验派这一挂的。

因为他能沉下去,这可能与他特殊的经历有关。

总之,当杨琛站在戏台子上,台上的灯光亮起来,锣鼓檀板那么一响,杨琛感觉四周的黑暗被光芒彻底淹没,台下的窃窃低语被伴奏压下去。

这么一瞬间,杨琛感觉所处的戏台这一片空间是那么耀眼,把观众席衬得黯淡了下去。

有一股力量在他的心里沸腾起来,他仿佛听到了戏台发出的声音,所有的恐慌和不安都从意识里消失了。

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了自由,一种挣脱了所有束缚的自由。

原来老师说的是真的,这个戏台是活的!

杨琛感觉到了那种生命力,所有的伴奏声交织在他的脑海里,成了万花筒,成了走马灯!

一股奇异而磅礴的力量将杨琛拉进了另一个世界。

粗糙的布景,身上的戏装,台下的观众,在这股力量的影响下变得模糊起来。

江南烟雨蒙蒙,秦淮水榭花开,金陵玉殿莺啼晓,水袖柔婉,昆腔曼妙,一折桃花扇,红的不是桃花,而是红颜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