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天下无贼

  • 华娱之生于1984
  • 小李都督
  • 2076字
  • 2021-07-15 16:53:37

双方分道扬镳,杨琛没有回家,晃悠着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院儿里。

院子不大,但是主人家收拾得很干净,而且还种了两垄菜。

杨琛在院子里喊:“老头儿,我来看你了!”

“自己进来,房子都是你的,还要我去迎接你啊!”一道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

杨琛走进屋子,一个老头儿躺在摇椅上,身边放着一个老旧的收音机,正放着京戏,咿咿呀呀的唱:“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渗透了辛酸处泪湿衣襟……”

“又空着手来啊?”老头儿调小了收音机的声音,打量着杨琛。

杨琛没说话,熟门熟路地拿来一个搪瓷茶缸,拎过老头儿身边的小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茶一入口,杨琛脸就皱起来了,“你这泡的什么茶?”

“嘿嘿,苦茶啊!”老头儿呵呵笑,“清心败火!”

“今儿个怎么想起登我的门槛儿了?”

“没什么,想你了呗!”

杨琛话音未落,一道银光一闪,直冲他的面门。

杨琛下意识伸手一夹,夹住了飞来的东西,是一枚硬币。

硬币到了杨琛手里顿时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他的指缝间灵活地游动起来。

从小指攀上拇指,又从拇指落回小指,那硬币像是一个欢快的精灵,在他的手背上、指缝间、手心里,甚至在腕子上,或翻滚,或旋转,瞬间飞起消失,又瞬间飞跃在指尖,像是在跳一曲华丽的华尔兹。

“快了!”老头儿静静看着这一幕,忽然出声。

杨琛手指一颤,硬币顿了顿,落在他的手心里。

“我把那个故事卖出去了。”

“我知道,我还看了。”

杨琛看着茶几上放着的几本书,这才想起自己的书出版的时候忘了给老头儿送几本。

“自己买的?”

“废话!”

屋里的光线不是很好,杨琛看着老头儿藏在阴影里的脸,心里莫名有些不是滋味儿,“我说的这次不一样,有个大导演找上门儿,要把故事拍成电影。”

“电影?”老头儿愣了一下,“拍戏啊!”

“嗯。”

“关于贼的戏?”

“嗯。”

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老头儿道:“那你不是更出名了?好事儿啊!”

“我想演那个贼,但是导演说我年龄太小,估计黄了。”

“贼有什么好演的?”老头儿嘟囔着,“就为这事儿?”

“嗯。”

“你还小呢,急什么?”

“我也不知道。”

“那就不要去想。没了杂念,心就静了。”

杨琛摊开手,静静看着手中的那枚硬币。

“快起来容易,慢下来很难。莫心急。”

杨琛手掌一颤,硬币在手心立起来,缓缓滚向手指,立在指尖,顿了顿,还是倒了下去,被杨琛接住。

杨琛呼出一口气,“谢了老头儿!”

“等戏出来了,跟我说一声。”

“行,到时候我送你张电影票。”

“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时候。”

“放心,老话说祸害遗千年,你岁数还长着呢!”

“放屁!活千年的那是王八!”

“就冲你这气性,短时间也死不了。”

“谁知道呢?”老头儿声音有点儿低沉。

“放心,我给你送终。”

“屁!来看我都空着手,指望你啊?”

……

一老一少斗着嘴,时间过得很快。

天色渐渐暗下来。

“留下来吃饭吗?”

“还是算了。没跟家里人说。”

“那就趁着天还没黑,赶紧回吧。”老头儿说着站起身。

杨琛也站起来,“那我走了?”

“走吧,走吧。”老头儿摆着手。

杨琛迈步出了屋门,走到院门口,回头看去。

老头儿扶着门,正看着杨琛的背影。

一身洗得发白的中山装,虽然旧了,但是很干净。

头发也梳理得整整齐齐。

见到杨琛回头看过来,老头儿挥挥手:“路上小心啊!”

那只手只有三根指头。

杨琛心里有些酸涩。

他至今不知道老头儿的大名,听那个反扒队的叔叔讲,这老头儿姓梁,因为缺了两根指头,所以别人叫他粱三儿。

正如杨琛所说,三十岁前风光,四十岁后潦倒,无儿无女。

本来住在一个废弃的工厂仓库里,后来遇到了杨琛,杨琛央着家人把这套偏僻的小院儿给了老头儿住。

两人虽无师徒之名,但有师徒之实。

有些话跟家人不能说,但跟老头儿交流却无禁忌。

谁能想到,只是七八年的工夫,不知不觉的,老头儿就真的老了。

杨琛转身迈步,手臂抬起朝着老头儿摆了摆。

“阿琛啊!”

身后又传来声音。

杨琛脚步一顿,回转身。

“要干净啊!”

“哎!知道了!”

杨琛迈开步子,走进夜色里。

老头儿怅然若失地站在那里,口中喃喃着“要干净啊!一定要干净!”

……

不知过了多久,老头儿摸索着打开屋子里的灯,孤独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发呆。

院子里传来脚步声。

灯光照出一道人影,“大肉饺子,配上老陈酸醋,地道!老头儿,你的牙没问题吧?”

“你怎么回来了?”

“嗨!这不是看你一个孤寡老人可怜见儿的,我这人就是心软,没办法!”

“臭小子!”老头儿骂了一声,“跟家里人说了吗?”

“打过电话了,晚一点儿回去。”

灯光下,两个人影斗着嘴,吃着饺子。

“呦!眼里进飞虫了?”

“没有!老陈醋太酸。”

“行叭,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

“喂,我真的走了。”

“走吧。”

“照顾好自己,多活两年。”

杨琛这次没有回头,走在夜色里,一阵风吹过,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老头儿一直说,【一天是贼,一辈子都是贼】。

潦倒的后半生正是这句话的写照。

杨琛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老头儿的一生。

但是他知道一件事,老头儿四十岁后再没做过贼。

他喜欢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

老头儿坐在灯光下,手放在书封上,轻轻摩挲着。

书封上是四个大字:【天下无贼】!

身边的收音机还在咿咿呀呀地唱:

“想当年我也曾撒娇使性,到今朝那怕我不信前尘。

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