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向神明许愿
  • 神明大人赖上我
  • 妄酒猫
  • 2391字
  • 2021-07-01 16:09:38

JM市,夜晚。

毛毛细雨,从漆黑的苍穹之上飘落。

给这座沉睡中的城市,戴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任小枫看了眼时间,小心翼翼地背着一条类似人形的东西,悄悄咪咪地出了门。

朦胧的雨雾,寂静的街道,背着人形物体的少年。

莫名地,给这本就神秘的城市,带来了一抹惊悚的色彩。

一路上小心翼翼,避开所有可能拍到自己面容的摄像头,经历千难万险,跨过山川彼岸,终于,来到了学校的后山的山顶。

慎重,深情,而又不舍地将背上的人形物体,小心翼翼地放在了一颗苍天大树之下。

“啊咧?我为什么不干脆把自己的脸蒙上?”

任小枫为自己的机智,不由得懵了一下。

再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的行为,这......这不就是变态么!

强行抛开思绪,不顾草地上的湿润,“啪”的一声,跪在了这棵大树面前。

犹如献祭一般,任小枫双手合十,深情祈祷。

“啊,敬爱的神明大人啊,如果,你能听到我愿望的话,就请用我的‘老婆’伊莎贝拉作为交换,让叶婉琳喜欢我、尊敬我、崇拜我,对我欲罢不能吧。”

话音刚落,一声春雷炸响,惊天动地,震动苍穹。

紧接着,狂风呼啸,尘叶飞舞。

任小枫心惊胆战,蜷缩在原地瑟瑟发抖。

自己,是不是跟神明,提了个很过分的要求?

待一切平静,蒙蒙的雨雾,竟然奇迹般地散去了。

洁白的月光洒落人间,满天繁星闪烁,任小枫一时,竟然看痴了。

也就在这时,一声尖叫从天而降。

某黑色不明物体直直地砸了过来。

嘭!

任小枫在昏迷前,像是看见了什么白色的东西。

随后,一阵馨香入鼻。

“多,多谢款待。”

......

夏青霜本来正坐在大树上发呆的。

今天,是她的生日。

自己的爸爸说好今晚会赶回来和她一起过的,结果,自己,只等到了对方有事加班的电话。

于是,自己一个人负气来到了学校的后山。

这么些年都是如此的,这里,是属于自己的小天堂。

但紧接着,天就下起了毛毛细雨。

自己当然不是因为这毛毛雨而被困在了这里。

只是坐在树上,再眺望雨中的城市,发现它的熟悉中带着陌生。

尤其是今晚,城市莫名给人一种神秘感。

然后,她就看见一个身影,背着另一个身影,从雨雾中走了过来。

本来也没什么的,可紧接着,就又看见对方似乎脚下绊了一下。

一个不稳,对方背上人影的“头颅”,就这样的,掉了下来。

夏青霜当即就被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了。

自己,似乎,正在见证尸体处理现场!

若不是自己死死地捂住了嘴巴,她都要哭出声来了。

紧接着,她就看见那人影,麻溜地捡起地上的“脑袋”,熟练地,又给他安了回去。

夏青霜:!!!

太特么惊悚了。

直到,看到对方如同对待祭品一般,将“尸体”供在了大树下,也就是自己的正下方。

在确认对方背的物体是人形后,泪珠,不争气地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见证凶手杀“妻”证道的邪教仪式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也就在这时,突然雷霆乍起,狂风大作。

直到月亮重新出现的那一刻,夏青霜终于支撑不住,身子一软,从树上栽了下去。

“啊!”

当,夏青霜发现自己正好砸向“凶手”方向的时候,内心绝望。

完,完了,神明大人啊,如果这次能够活下来,我,我一定不再耍小脾气了。

如果,如果这个时候再有人对自己告白的话,我一定回答“我愿意”。

......

当任小枫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上正压着一个少女。

不自觉地陷入了沉思。

然后,伸手,一把掀开了对方的裙子。

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果然,是小熊图案的白底内裤。

夏青霜似有所觉,睫毛不自觉地颤了颤。

然后,猛地从任小枫的身上坐了起来。

扭头,两人正好四目相对。

泪眼汪汪,说不尽的委屈和害怕。

嘴唇微瘪,强忍着没有哭出声来。

面对一个杀“妻”证道的邪教徒,夏青霜一点也不敢轻举妄动。

而任小枫当即就看呆了。

精致的脸蛋,白皙的皮肤,玲珑的身材,以及此时,两人不可描述的姿势。

帅脸顿时一红。

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把将对方粗鲁地推下自己的身子,赶紧看向那大树底下。

那里,已是空无一物。

任小枫的心跳也是瞬间漏跳了半截。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己的“老婆”伊莎贝拉,活过来了!

牙齿,开始不受控制地打颤。

实体娃娃不堪被抛弃,复活缠上原主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括弧,它还贼特么漂亮,原主不忍将其超度。

夏青霜被对方粗鲁地推开后,先是心底一松。

对方,似乎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兴趣。

但庆幸还没过三秒,就见对方颤颤巍巍地爬了过来,虽不是泪眼朦胧,但自己竟是读出了对方那种想哭的冲动。

还没等自己的小脑瓜子想明白什么,对方已经跪在了自己面前,一头扣下。

“伊莎贝拉!请和我结婚吧!为夫绝不会再抛弃你了。”

夏青霜先是脑子宕机3秒,然后想起了自己刚才许下的愿望。

最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我愿意,哇啊啊啊。”

可怜,弱小,无助,恐惧......此时,全随着哭声释放出来了。

任小枫:喵喵喵?

对方,竟然高兴地哭了。

这般想着,任小枫也是露出了一个幸福的微笑。

但眼泪,也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除非拜堂和见鬼。

恰好,自己正和鬼拜了堂。

......

二十分钟后,懵逼的两人大眼瞪小眼。

任小枫一脸的生无可恋,再看夏青霜那种看变态的眼神,更是使劲地用脚底板抠着草坪。

据说,这学校后山里,居住着一位许愿之神。

只要向她献上自己最心爱的东西,她就有可能将其收走,并以自己的方式,实现对方的愿望。

尤其是,这神明,似乎特别喜欢实现高中生谈恋爱的愿望。

或许,这就是神明朴实、无华的恶趣味吧。

而自己,最心爱的东西正是“老婆”伊莎贝拉。

这可是自己斥重资从网上定做的。

无数个日日夜夜的陪伴,安抚着自己孤独、寂寞的内心。

所以,任小枫特意挑了个雨夜前来献祭,额不是,是前来许愿。

谁能想到会被人给全程目睹了。

此时他的脑海中只有一句话飘过,“有些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

想到这,脚底板抠草坪的速度,又不自觉地快了几分。

强行镇定下来,干巴巴地说道:“娘子,你听我解释。”

夏青霜俏脸一红,怒瞪了对方一眼:“变,变态!你,你离我远点!还有,不许把刚才的事说出去!”

啊,啊咧?

对方这语气,似乎,好像,不对劲啊。

任小枫像是抓住救命稻草,大脑前所未有地飞速转动着。

最后,露出了一个矜持的坏笑:“这位同学,你似乎,对神明大人,许了个了不得的愿望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