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指桑骂槐
  • 叫我如何不心动
  • 三月棠墨
  • 3744字
  • 2021-08-08 20:00:36

小学学过一篇童话故事,名叫《七色花》,老婆婆送给珍妮一朵七色花,撕下一片花瓣就能许一个愿望。

宁苏意读完这篇课文,双手托着腮,一脸憧憬道:“我也好想要一朵七色花哦,老婆婆可不可以送我一朵。”

“老婆婆”不可以,但井迟可以。

小井迟回到家就趴在写字台上,抱着画板照着课文里的描述,画出一朵七色花,跑去找奶奶,问她要材料。

奶奶问他要做什么,他说想打一朵七色花戒指,这样就能时时刻刻戴在手上,不用害怕弄丢。

井家主营珠宝行业,井老太太又十分偏宠孙子,没拿那些哄小孩儿的塑料制品糊弄他,当真给他寻找了七种不同颜色的彩钻,其中包括一枚非常稀有的红钻,而后支使罗曼世嘉的珠宝工艺师将设计图打造成成品。

或许是中间某个环节没沟通好,工艺师傅打造的戒指尺寸适用于成年女性。

宁苏意收到礼物后,套进手指试了试,戴在大拇指上都还大了一圈,但她仍然很开心。因为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七色花戒指,别的女孩都没有。

它没有童话里那么神奇具有魔力,却代表井迟诚挚的心意——她的愿望,不必依靠七色花,他能帮她实现。

眼下,这枚戒指戴在毕兆云手上。

毕兆云摸了摸中指上的戒指,虽不明白宁苏意为何问起这个,她还是据实回答,从头说起:得知宁昱安被班主任叫家长后,她怒不可遏,想要教训他一顿,他跑到楼上躲起来。过了一会儿,他乖乖下来,拿着写好的认错书——有些字不会写,用的拼音代替。另外,他掌心里攥着一枚戒指,送给她,垂着头表达歉意。

毕兆云也不是非要动辄打骂,只想他知错就改。

她看手里的戒指很精美,产生过一丝怀疑,问宁昱安哪里来的。

他支支吾吾地说,学校小卖部买的,玻璃制品而已,不值钱,但是代表他孝敬妈妈的心。原本打算放学回来送给她,没想到在学校里闯了祸。

毕兆云一时心软,只对他进行了几句口头教育。

宁苏意听完,气极反笑,暗道一声果不其然,不可能是毕兆云拿的,是宁昱安偷偷进了她的房间。

毕兆云看她神色有异,突然间福至心灵:“苏意,这戒指……是你的?”

事已至此,宁苏意不再隐瞒,点了点头,没带半分责问语气,平常不过的口吻说:“是我的。不是什么玻璃制品,镶嵌的是真钻。”那一颗稀有红钻,即使经过切割,放到如今价值仍旧难以估量。

毕兆云大脑嗡嗡响,倒抽一口气,骇然道:“安安他……宁昱安!你给我过来!”

她冲厨房那边吼了声,摘下手上的戒指,拉起宁苏意的手,放在她掌心里:“苏意,今天你别拦着我,说什么我都要让他长长记性。”

宁昱安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拿着一支冰激凌从厨房蹦蹦跳跳出来。瞧见宁苏意,再看她手心里躺的戒指,他脸上的笑容立时垮塌,想要故技重施躲回楼上。

这一回毕兆云没能让他如愿,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衣领,将他翻了个面,抬手啪啪拍在他屁股上,恨铁不成钢道:“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小小年纪打架、偷东西、撒谎,你还想做什么?是不是非得把我气死?”

宁苏意没想让事情演变成这样,手心攥着的那枚戒指,让她颇觉烫手。

宁昱安手里的冰激凌掉在地上,身体持续传来的疼痛,让他比任何一次都哭得撕心裂肺。

身后门铃响起,宁苏意上前劝说的步伐被阻止,先去开门。

回来的是宁屹扬,手里拎着黑色公文包,一脸倦色,听到客厅里的动静,眉毛深深地皱起:“这是怎么了?”

不止他,在家的珍姨、宁宗德、宁宗城都跑过来了。相隔不过三秒,宁老先生打开书房的门走出来,怨念深重:“又怎么了?”

宁宗城动作最快,一个健步冲上前去,将宁昱安从毕兆云手里解救出来,心疼坏了:“你是后妈还是亲妈,这么打孩子!”

宁昱安伏在爷爷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毕兆云面露不满:“爸,您到现在还护着他,他在学校跟人打架被叫家长,回家后不知悔改,跑到苏意的房间偷东西,完了还撒谎骗我。现在不严加管教,你是想看他以后杀人放火吗?”

“你说的什么屁话,他偷什么东西了?”宁宗城唾沫星子横飞,“家里人的东西,他拿着玩玩怎么能叫偷?谁说他偷的,你,还是她?”

他将目光投向立在一旁,仿佛置身事外的宁苏意,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某些人看不惯我们爷孙几个,想方设法赶我们走是吧?”

宁苏意启唇,还未发出声音,宁宗德就替她说:“大哥说这种话就捅人心窝子了,正因为孩子还小,更要给予正确的引导,无论是家人还是外人,私人物品都要经过主人的应允才能动,这于人是规则也是尊重。当然,对一家人而言,安安的行为远不涉及‘偷盗’层面,但教育他懂得尊重人总是没错。”

换言之,倘若换作外人,他擅自拿走私人物品,那就真的是“偷盗”了。

“正确引导?你是在指桑骂槐,说我不会教育孩子?”

“我……”

“都少说两句!”宁老先生被吵得头疼,面色铁青指着宁宗城训诫,“以后安安的事你少给我插手,一味只会护短,害了他都不知道。”

宁宗城不敢跟老爷子顶嘴,只得咽下一腔愤懑。

宁老先生看着毕兆云:“还有你,以后教育归教育,别动不动就对孩子非打即骂,影响他心理健康。”

宁老先生最后看了看宁苏意,撇过脸没说什么。

客厅一霎安静下来,宁宗德适时站出来缓和气氛:“酥酥,给你妈打个电话问问她到哪儿了,收拾收拾准备开饭。”

宁苏意闷闷地“嗯”了声,作势掏出手机,往楼上走,准备换身衣服。

身后紧跟着一道脚步声,她侧了侧身,瞥见是宁宗城,怀里抱着满脸鼻涕眼泪的宁昱安,低声骂骂咧咧:“我当是什么东西,一个破戒指,小题大做,看不起谁呢。”

宁苏意不予理会,手攀着楼梯扶手,脚步不停地往上走,心里窝着一团郁气,也不知是针对谁。

她回房间换了套居家服,将头发挽起来,踱步到衣帽间,打开顶上的灯管。明亮的灯光下,玻璃首饰柜里琳琅满目。

她大致扫了一眼,除了七色花戒指,别的都没动。她拉开抽屉,将戒指放回那个属于它的黑色丝绒盒里,顿了两秒,取出另一枚钻石戒指。

宁苏意走出房间,把那枚戒指送给毕兆云。

她怎么都不肯接受,宁苏意执意送她,她仍是推拒,宁苏意无奈,只好佯装生气:“大嫂若是不要,那就说明还在怪我。”

“说的什么话,怎么会怪你,我羞愧都来不及……”毕兆云眼眶热热的,既觉难堪又觉酸楚。

“那就收下吧。”宁苏意把戒指放她手里,“这是在英国读书时买的,我没戴过。”

毕兆云推脱不过,勉为接受,心里更多的是觉得对她不住。

易地而处,她未必能做到宁苏意这样宽容不计较。

毕兆云把戒指戴在中指上,不大不小正合适,她揩了揩眼角,举起手背对着宁苏意,试图开心起来:“好看吗?”

“好看。”宁苏意颔首,手插进卫裤的口袋里,轻松一笑,于是便与她多说几句,算是解释,“其实我对这些首饰不热衷,那枚七色花戒指是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送的,所以才比较在意。”

毕兆云真诚道:“不管是不是对你来说很重要,安安都不该动。苏意,谢谢你。”

“谢什么?”

“这是我第一次收到戒指,太漂亮了。”毕兆云反复摩挲戒托上嵌的那一颗璀璨的钻石,“这是真的钻石吧,一定很贵。”

宁苏意愣了愣,有些惊讶:“你和堂兄结婚的时候难道没有……”

“没有。”毕兆云轻轻吸气,不无遗憾地说,“我和阿牧是相亲认识的,他对我印象很好,后来主动追求我。他长得好看,人又踏实,我慢慢被他打动了。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他家里欠了一笔债,钱全拿去还债,我们就只领了证,没办婚礼,也没买戒指。再后来,孩子都大了,也就不在意那些形式了。”

那时候她妈妈死活不同意,是她一意孤行要嫁给林牧。如今守得云开见月明,日子总算好起来了。

她只剩下唯一一个心结,那就是宁昱安,盼望他能听话懂事。

宁苏意拍怕她的肩,示意去吃饭,人都到齐了。

毕兆云叹口气,不再多言。

宁苏意胃口不佳,吃了几口,喝了小半碗汤,便起身离席,到楼上打开笔记本电脑,处理一些琐事。

目光扫到屏幕右下角的日期,记起珍姨的孙子下周要办周岁生日宴。

她拿起手机给梁穗发了条消息,让她帮忙到金店挑一枚长命锁。

宁苏意感念珍姨在家里辛劳几十年,对自己也是颇多照顾,几天后,路过一家银行,抽空去自助取款机取了一沓现金,打算另外再包个红包,更显诚意。

回家的路上,她给邰淑英打了个电话,问她那边有什么准备,担心撞了礼物。

邰淑英细细数来,说自己买了一对小孩戴的镯子,一枚平安扣,还有几套衣服。宁苏意这才放心。

珍姨已经请假回家帮忙了,厨房里是另一个临时请的阿姨在做晚饭,宁苏意进屋后把包放在沙发上:“我妈呢?”

阿姨说:“太太在后院。”

宁苏意去后院,看见邰淑英戴着遮阳帽,弓着腰在那里修剪花花草草,毕兆云在一旁陪她聊天。

宁苏意喊了一声,蹬上后门边的一双运动鞋走过去。

后院里的花开得旺盛,一片姹紫嫣红,清风拂来,满园飘香,全得益于邰淑英园丁一般的辛勤。

邰淑英丢下剪刀,抬了抬帽檐:“我明天和小云去参加珍姨孙子的周岁宴,你肯定没空吧?”

“我正准备跟您说呢,您帮我把礼物带到就行。”

“那好,你等会儿给我,我放包里,免得我忘了。”

毕兆云接过话茬:“我用不用也备一份礼物?”

邰淑英笑说:“不用不用,我和酥酥准备的就够了,你再破费珍姨恐怕连我们的都不肯收了。”

三人说说笑笑,缓步走回客厅。

宁苏意拿起沙发上的提包,手伸进去摸了摸,没摸到那封厚实的红包,着实愣了一下。

邰淑英坐下来歇口气,喝了半盏茶:“没找到?”

宁苏意神经一紧,拉开包包内侧的拉链,从夹层里掏出一个红色绒布袋子,隔着布袋用指腹搓几下,沉甸甸的长命锁还在里面。

她扯开开口的抽绳,倒出来确认,确实是长命锁。

宁苏意沉默片刻,说:“我包里的一万块现金不见了。”

下班回来的路上取出来的,当时数点好了放进一封红包里,装进手提包。这包离开她的视线也就方才她去后院那几分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