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小迟跟我们酥酥蛮般配的
  • 叫我如何不心动
  • 三月棠墨
  • 3585字
  • 2021-07-29 20:06:57

饭前宁苏意就叫司机先回去了,她坐井迟的车回家。

两人坐在后座,低声聊天。

下了小半天的雨,临到这时,反常的有阳光刺破云层。天未擦黑,车窗玻璃溜进来一段橘黄色的夕阳,照着人脸上绒毛都清晰可见,随便拍一张照都是油画质感。

井迟以为在到家之前,气氛都会如在私家菜馆的小包间里一样静谧美好,直至宁苏意提到穆景庭,他所有隐匿的欣喜一扫而空。

“景庭哥过几天生日,你说送什么礼物好?”宁苏意右手撑着腮,歪头看井迟,餍足的她有种散漫娇憨之态,且是那种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很是动人。

井迟微不可查地皱皱眉,鼻腔里哼出一声:“随便你。”

宁苏意笑问:“你送什么,我参考一下。”

“随便送。”

“……”

宁苏意眯了眯眼,审视眼前这仿佛闹别扭的小屁孩,半晌,低声问:“你是在我回国之前跟景庭哥闹了矛盾吗?感觉你最近都挺不待见他的。我记得,你俩以前感情特好,经常一起打篮球。”

“没闹矛盾。”井迟降下车窗,手臂搭在窗沿,腕表的表盘反射一圈银光,任燥热的风吹进来,声音瞬间被卷进风里,模糊了几分,“年纪不小了,礼物不礼物无所谓。”

“照你这么说,你明年生日我就不送礼物了,省得我绞尽脑汁。”宁苏意眨一眨眼,玩笑道。

“你敢。”井迟转头瞪她,“小时候说好了,我的生日礼物你一年都不能缺,得送到我死了。倘若我死在你前面,四月二十二日这天,你也得把礼物烧给我。”

“……你闭嘴,越说越不着调。”宁苏意简直想捂住他的嘴,让他少说点不吉利的话。

幸好是在她面前,如若在井家,他话音一落,老太太手里的棍子就得招呼到他腿上,让他长记性。

宁苏意捡回绕远的话题:“说真的,距离景庭哥的生日没几天了,我什么都没准备。以往在国外就算了,我人在宁城,不送份礼物说不过去。”

毕竟,她身在国外那几年,每年生日,穆景庭都在她生日之前寄一份礼物过来,有时恰能赶在生日当天,却从未有过延后的。

井迟听在耳中,吃味得很,哂笑一声:“我看你又送他领带,又送他西服,再送双鞋,一身装备齐活了。”

宁苏意挑了挑眉,当真思考起他的提议。

井迟侧目,见她一副沉思状,当即泄了气:“算了,当我没说。”

宁苏意莞尔一笑:“别啊,我觉得你的提议不错。”

这一刻,井迟恨死自己弄巧成拙的本事。

——

生日前夕,穆景庭在好友群里通知:明天正好周五,要是大家不忙就去他朋友开办的场子聚一聚,权当凑个热闹,不用带礼物。

担心有人不看群消息,他单独给重要的朋友发了私信,宁苏意自然囊括在内。

周五下午,宁苏意忙完手头的事,提前一个半小时到家。

她早晨临出门时,让珍姨帮忙买一些烤蛋糕需要用的食材。回家后,她换一身居家服,钻进厨房,打算亲手做个蛋糕,晚上带过去。

珍姨原想给她打下手,在中岛台边徘徊一会儿,发觉自己毫无用武之地,便把厨房让出来,全权交给宁苏意折腾。

鸡蛋、奶粉、低筋面粉、糖粉……五花八门的食材摆在流理台上,宁苏意有条不紊地把这些零散的食材糅合,放进模具里,送进烤箱。

珍姨闻到香味,进来瞄一眼:“我都不知道酥酥还会烤蛋糕。”

“我也是半吊子水平,在国外试过几次。”宁苏意笑说,倏然听见手机铃声,忙伸手到水龙头底下冲掉手指沾的面粉。

珍姨说:“你别急,我去帮你拿。”

宁苏意的手机在客厅茶几上,珍姨拿起来,眯眼一瞧,快步走到厨房递给她,笑眯眯地说:“小迟打来的。”

宁苏意捏起围裙擦干净手上的水珠,接过来按下接听。那边的人问她下班没有,准备过去接她一起去穆景庭的生日宴会。

“我提前下班回来了,现在在家。”宁苏意柔声说。

井迟顿了几秒,说:“那我过去找你?”

宁苏意说声好,挂了电话,把手机交给珍姨,转头去看烤箱,定时还未到,她便重新洗个手,开始打发奶油。

井迟下午在家陪老太太,开车从雍翠乐府过来只需二十分钟。

门铃响了,珍姨过去应门,亲自给拿了拖鞋。

“酥酥在楼上?”井迟手撑着玄关的壁柜,蹬掉短靴,穿上那双独属于他的深灰色格纹布拖鞋,往里张望。有闻到空气里弥漫的奶香味,是烤面包、点心之类的味道。

“没呢,在厨房烤蛋糕,忙活好久了。”珍姨去泡茶,让他自便。

井迟趿拉着拖鞋朝厨房走去,到门边驻足,举目瞥过去。

傍晚时分,天色尚且明亮,厨房里仍开了灯,灿白的灯光自头顶洒落,投一段在宁苏意身上。

她挽了个十分随意的丸子头,松垮垮的,些许碎发垂落在瓷白的脖颈,在灯光下染着浅金色毛边。她穿一条居家的奶茶色背心裙,及脚踝,棉麻质地,不用触摸就知道分外柔软舒服,罩着浅褐色围裙。

没化妆,素净一张脸,苹果肌上那粒淡色小痣落在他眼里。那颗痣,她平时化了妆不细瞧很难注意到的,此刻却如钩子一样,抓得他的心痒丝丝的。

井迟喉结滚动,别过眼去。

珍姨走到近前,说茶沏好了,问他喝不喝。

井迟说不喝。

宁苏意这时才发现井迟来了,扭头朝他一笑:“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井迟走近,瞧见她额角蹭了一抹白色面粉,抬手替她拭掉,动作再温柔不过,眼神却是从未变过的落寞,“你什么时候学会烤蛋糕的?”

“留学期间。我没跟你说过?”宁苏意在他摸过的地方,用小臂蹭一下,手持电动搅拌器,嗡嗡的声响横在两人之间。

井迟没留神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你都没有给我烤过蛋糕。”话里藏着几许委屈,兼带着控诉。

宁苏意头也不抬地笑说:“这还不简单,你要是喜欢吃,明年你生日我给你烤一个。你喜欢吃什么口味?”

井迟迟迟不答,他要的不是蛋糕,是独一份的心意。独一份的。

宁苏意没精力注意他,因为她太长时间没烤过蛋糕,唯恐搞砸了,每一步都小心谨慎,一心专注于此。

井迟静立在侧,靠着流理台边缘,手指摸上裤子口袋,没摸到烟盒的轮廓。

蛋糕胚出炉了,宁苏意躬着身小心翼翼倒扣脱模,完整的蛋糕胚置于转盘中间,她松了口气。

只剩下抹奶油的环节,相对前面的步骤就简单太多,宁苏意一边与井迟聊天,一边抹匀奶油。

井迟自顾从冰箱里拿一瓶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拿在手里:“你那慈善基金会筹备得怎么样了。”

“资料都备齐了,这个月底就能登记。”

“没忘记我的话吧?副秘书长的位置我先预定了。”

宁苏意看着他,比一个“OK”的手势,还说简历都给他打好了,不用他自己费心去写,到时只需掏腰包。

井迟低眉垂目,嘴角微勾,笑得两分无奈:“我的钱包不都由你保管?”

“哇,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你现在说这话我都感觉你在嘲讽我。”宁苏意终于抹好了奶油,腰都酸了,直起身歇口气,直勾勾盯着井迟。

井迟与她对视,仍是笑着的,没半点攻击性,单纯无害的样子。

那是小学的事了,井迟的零花钱都是交给宁苏意保管。当然,这是老太太授意的,她担心井迟在学校乱买垃圾食品吃坏肚子,他那小身板压根不能经受一点折腾。

是以,井迟用钱之际都得向宁苏意打申请。

宁苏意“姐姐”架子端得十足,紧攥着粉色的小钱包,以此威胁:“叫我一声姐姐,我就给你零花钱。”

井迟憋屈得很,偏那时年纪小不懂事,也没反抗力,被她占了好多便宜。

后来,他自个儿都不愿意回想这段经历。而宁苏意懂事以后,也觉得当初自己的做派忒不要脸了。

眼下井迟主动提起这件事,她就有种强烈的感觉,他一定是在讽刺她。

井迟舔舔唇,语气平静:“我发誓,我没有那个意思。”

宁苏意从冰箱里拿出一盒洗好的草莓,挑出一个个头大的、鲜红饱满的,塞进他嘴里:“你最好没有。”

井迟“唔”一声,叼着草莓,满口都是甜甜的味道。

剩下的草莓切成片状和粒状,点缀在奶油上。最后,用黑色巧克力酱写上祝福语,生日蛋糕就大功告成了。

宁苏意两手叉腰,仰起酸疼的脖子,感觉筋都要绷断了,大呼:“我以后再也不做蛋糕了。”

大概是老了,没以前那么有耐心鼓捣这些,中途几度想撂挑子不干,去蛋糕店订做一个岂不方便省事。

井迟替她解开围裙后的系带,顺便在她耳边轻声埋怨:“搞什么,姐姐刚还说明年生日亲自给我做一个蛋糕,这么快说话不算话?”

宁苏意拆发圈的动作一顿,刷地扭过头,目光如炬地瞅着他:“你……刚说什么?”

井迟摸摸鼻子,后退一步,手里还拿着矿泉水,掩饰性喝一口:“你听错了,我没说什么。”

“你刚叫我姐姐?”宁苏意此时的诧异神色不啻于听见平地一声雷。

这小屁孩成年以后,她可是一声心甘情愿的“姐姐”都没听到过,怎么威逼利诱都没见他低头,可谓铁骨铮铮。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井迟大步走出厨房,头也不回:“客厅等你,赶紧去换衣服,再磨蹭我先走了,不等你了。”

他步履匆忙,差点与门口的邰淑英撞上,连忙立住脚步,满脸歉意道:“阿姨,不好意思。”

“没事儿没事儿。”邰淑英微笑着摇头,指一指沙发,让他去那边坐。

宁苏意包装好蛋糕,放进冰箱里,去楼上换衣服、化妆。

客厅里,邰淑英与井迟坐在一处闲聊片刻,起身去收拾厨房遗留的残局,珍姨跟过去帮着整理。

邰淑英偷瞄一眼客厅沙发上规规矩矩端坐的井迟,感叹一声岁月如梭。小小少年似一眨眼就长成顶天立地的男人,肩宽腿长,气质沉冷,添几分硬气,不骄不躁刚刚好。

邰淑英搡一下珍姨的手臂,掩着唇小声说:“其实,小迟跟我们酥酥蛮般配的。”

珍姨笑起来,同样压着嗓音,以防外面的人听到分毫:“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俩孩子一起长大,知根知底,若能结为连理,那可真是天赐的缘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