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小迟在跟别的姑娘约会

  • 叫我如何不心动
  • 三月棠墨
  • 3417字
  • 2021-07-24 20:02:38

叶繁霜简要解释,她现在的座驾是她父亲淘汰下来的破大众,她父亲当初买的就是一辆二手车,八成新,不到十万成交,自己开了好些年,破破烂烂的。

正好她要用车,他就把车丢给她了。

她对车没什么要求,不过是一代步工具,能开就行。

这还要从前天的事说起。

她的新任老板陆询的库里南送去保养,陪他外出,她就开了自己的车载他,结果这龟毛老板从坐上车那一刻起就开始数落。

话里话外说的是公司给她一年的薪水不低,开这种车出去办事影响她的形象不要紧,影响公司形象就是她的错。

叶繁霜面上带笑,心里却一句一句回怼。

大众都没嫌我穷,我有什么资格嫌弃它!我不配!

陆询下车后,理了理衣襟,下了句命令:“别让我下次看见你开这辆破烂车去见重要客户。”

叶繁霜讪笑,回头看一眼自己的“老伙计”,再没想回怼,只觉心虚得很。

因为这车的外表实在寒碜过了头,磕掉了好几块漆不说,车灯下方撞得凹进去一个坑,一直没修补,主要是觉得没必要,已经够破了,实际上空调制冷效果都出了故障。

叶繁霜下午有半天空闲,咬咬牙就想把这事儿给落成。

她的好朋友里,宁苏意是懂车的,让她帮忙掌眼再合适不过。

宁苏意翻看一眼行程表,接下来没重要事情,给梁穗说一声,自己开车带叶繁霜去一家熟悉的4S店。

“想要什么价位的?”宁苏意问她。

“不知道。”

“你买车你不知道?”

“我的意思是,不知道什么价位在我老板心里不算影响公司形象。”叶繁霜嗤笑一声,提起那人就一阵头疼,摸出烟盒和打火机,点燃一支,降下半扇车窗。

车厢里开了空调,车窗一落,外面的热气就汹涌扑进来,热得扎脸。

宁苏意侧目瞥了她一眼:“不是说没瘾吗?抽这么凶。”

“你不懂,干我们这一行,烦得很,遇到的全是负能量。”叶繁霜眯着眼,烟圈吐得熟练,红唇都被薄烟染得淡了几分,转头看着她,“不说我了,你那事解决的怎么样?”

宁苏意知道她说的什么。

两人跟难姐难妹一样,愁云惨淡。

“我爸应该找我爷爷谈过了,我爷爷暂时没再提。”宁苏意耸了一下肩,“但我不觉得我胜利了。”

“听我的,找个人赶紧结婚才是正解。”

宁苏意一张清清冷冷的脸蛋笑得几分轻佻,向她看去:“找谁结婚,你吗?”

叶繁霜笑一笑,玩味道:“行啊,我乐意入赘。你家大业大的,一辈子吃穿不愁,我就不用当社畜了。”

两人一路插科打诨,到达4S店。

门口自有工作人员上前帮忙泊车,询问是否做保养,宁苏意说明目的,工作人员即刻带她们入内。

叶繁霜也不知自己具体什么需求,想先听听他们的推荐。

原以为要费些时间,实际上半个小时就敲定了。

奔驰S级W223,分好几种车型,叶繁霜想要那辆稍微没那么贵的商务型。其实,她认为商务型也不便宜了,没优惠,九十万左右。

宁苏意对比了一下,跟她说:“不如换成豪华型,也就是多十来万,档次截然不同。好歹过了百万,你老板应当不会再挑刺。”

叶繁霜稍稍思考几秒,听从她的建议。

付款的时候,她心都在滴血,死死攥着银行卡的一角,不愿意交给工作人员,搞得工作人员以为自己在抢劫。

素来稳重的叶繁霜罕见摆出欲哭无泪状,一边签单一边咬牙低咒:“该死的陆询,年终奖不给我准备得丰厚一点,我问候他全家。”

宁苏意忍不住笑出声,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喝一口茶,拍拍她的肩出声安慰几句。

叶繁霜瞥见她手腕上粉粉白白的手链,眼睛定在那儿看了几秒,注意力很快转移:“什么时候买的,上次没见你戴。”

宁苏意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腕子,轻轻抿了抿唇。

倘若她说出手链的来源,又要遭叶繁霜一番打趣,索性闭嘴。

然而沉默也没用,叶繁霜心思玲珑,又是察言观色的一把好手,见她讳莫如深,便知道自己没猜错。

“又是你的小迟弟弟送的吧?”叶繁霜在等工作人员办理手续,在她身旁坐下,推了下她的肩膀,脸上的笑容跟那会儿在办公室里听说蜂蜜柚子茶是井迟亲手做的时一模一样。

宁苏意放下纸杯,起身去看场内的车:“我挑辆车。”

叶繁霜顿了顿,眼神瞟过去:“你家那么多车,还不够你开的?”

“送人。”宁苏意说,“被你提醒,发觉自己似乎欠着人情。过来帮我看看,哪辆车比较适合井迟?”

自己选车时纠结得要死,轮到给别人选车,叶繁霜却十分热衷,大脑里过一遍井迟平日里给人的感觉,抬手一指角落里那辆酷到让人闪瞎眼的越野式:“那辆最配他,好像是……大G?”

车顶高阔,棱角刚硬,停在那里就是一只蛰伏的钢铁巨兽,大概没有哪个男人能拒绝它的诱惑。

宁苏意目光随之瞥过去,工作人员颇有眼力见地过来进行解说,那是奔驰G63,暗影之翼。

叶繁霜插一句嘴:“多少钱?”

工作人员被打断,微微一笑,报了个价。叶繁霜咋舌,尽量没表现得像是没见过世面——居然是自己这辆车的两倍还要多几十万。

宁苏意回头问她:“你觉得可以?”

这么大数额,叶繁霜不好替她做决定:“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两人互相送礼物,动辄好几百万,哪里像好友之间的来往,别说男女朋友,夫妻之间都没这么令人惊叹。

宁苏意绕着车身走了一圈,拉开车门看一眼内饰。

叶繁霜说它贴合井迟的气质,她倒是能想象到那小屁孩穿黑色T恤和束脚工装裤,站在车旁的画面,一时可能分辨不出是车更酷还是人更酷。

宁苏意没犹豫太久,干脆利落地下了单。

“你想好了?”叶繁霜问。

“嗯。”

宁苏意付完钱,低着头,手里握一支中性笔,填写井迟的地址,交代工作人员提到车就托运过去,后续一些手续直接跟井迟本人交接就行。

“我手里也就这点闲钱了,再过段时间,落实一个计划,有的是花钱的地方,说不定到时还得找你接济。”宁苏意将填好的单子递过去,盖上笔帽。

叶繁霜捋一捋短发,爽快应道:“我一个穷打工的,你要是不嫌弃,能帮肯定帮。”

宁苏意笑了笑:“就知道你是个局气人。晚饭我请了,还有点时间,我们到附近商场逛一会儿?”

叶繁霜的车不能马上提到,逛街还是坐的宁苏意的保时捷,吹着空调的冷风,惬意又自在。

逛到日暮西斜,两人各自买了几身夏季的衣服,准备找个餐厅吃晚饭。

——

井迟一下午都耗在罗曼世嘉的总部,公司在筹备秋季的珠宝展和设计大赛的事,两项同时展开,正是用人之际。

晚饭他没跟井韵荞一起吃,她要陪从国外出差回来的丈夫,再接上孩子,一家人亲子乐的环节,他不乐意参与。

车子漫无目的在铺满晚霞的大道上行驶,挡风玻璃都被染成一片温暖的橘黄色。他最终将车停在以前跟宁苏意打卡过的一家餐厅,这家口碑还不错。

一个人,选在靠角落的位置,不想打扰别人,也不想被人打扰。

可是,世上偏就有那么巧的事情。

“好巧,这是我们今天第二次见面。”温璇才进来的,身上还沾着外面热辣辣的暑气,鼻翼上挂了几粒汗,清丽脱俗。

井迟抬起头,淡瞥一眼,含混应了声,低下头复又看起菜单。

温璇指节抹了下鼻尖的汗,小声说:“我家住这附近,下了班过来吃饭。”意在说明,自己并非跟踪他,真的是巧遇,合该归结于缘分。

井迟不甚在意。

温璇感觉气氛有些往冷场的方向蔓延,指一指他对面:“我可以跟你……拼桌吗?没其他位子了。”

大厅里设的桌位不多,正值饭点,这家餐厅味美,价格也没高到离谱,是附近食客的心头好。

门口一阵响动,进来两个人。

宁苏意一眼看见井迟,意外地挑了挑眉。

下一秒,她就注意到他旁边还有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提着很经典的Dior蓝色茹伊印花刺绣的Book Tote手袋,可能人刚到,还未落座,她顿时反应过来两人是在约会。

宁苏意正犹豫要不要打招呼的时候,边上的叶繁霜也发现了井迟,招了下手,喊他:“井迟!”

宁苏意想拉她的胳膊都没能拉住,只得急急地低声提醒一句:“没看见他在约会?”

叶繁霜后知后觉,捂了下嘴,懊恼道:“啊,完了,我没注意。”

井迟已然起身过来,温璇的视线跟着他转过来,亲眼目睹他由方才一脸漠然变为小心翼翼又局促的模样:“酥酥。”

单单叫了一声,也不知要说什么。

他心里倾向于想要解释自己与温璇并无关系,也没有约着一起吃饭。可是,说与不说似乎对宁苏意不重要。

好在,宁苏意主动问及:“你和朋友在约会?”

她脸上是很温柔的笑,像夜里绽开的栀子,清淡雅然的香气,混合着深夜的几分薄凉,恰好到处。

“不是,不是约会,偶然遇到的,不……”

“熟”字还未出口,温璇就主动走了过来,人家既已提到她,不打声招呼未免显得失礼。

“你好,我是温璇,罗曼世嘉的珠宝设计师。”温璇落落大方,笑起来,脸颊边的柔软发丝扫到嘴角,不落俗套的美感。

宁苏意说了声“你好”,简单自我介绍说是井迟的朋友,然后伸手跟她的手握了一下。

温璇目光下移,陡然一凝。她手腕上光芒璀璨的手链实在叫人难以忽视,无需仔细甄别,赫然就是井迟从她这里买走的那条“樱花祭”。

她以为无缘再见这条手链,这才过了多久,她就再一次见到,且在这样一位集清冷与明媚于一体,却丝毫不违和的美人身上。

温璇脸上的笑霎时淡了一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