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让他入赘我们宁家
  • 叫我如何不心动
  • 三月棠墨
  • 3915字
  • 2021-09-07 18:53:41

关于失踪多年的大伯,宁苏意知晓得并不多,顶多在爷爷的书房里见过大伯五岁之前的照片,再就是听家里人偶尔语焉不详提及几句。

那是爷爷的第一个儿子,取名叫宁宗城,他的眉眼生得十分像自己的母亲,就连额前的美人尖都承袭了下来,自然受到万般重视。

不到五岁的年纪,还在上幼儿园,那日傍晚,天边彩霞铺陈,如同从拧开的黄桃罐头里流淌而出的汁水,橙黄灿烂。

宁夫人亲自前去接儿子放学,连同家里的保姆一起过去。因那晚丈夫在外地出差,娘儿俩便决计在外面的餐厅吃完晚饭再回家。

用餐结束,服务生前来收拾,不留神打翻了一个汤碗,里面仅剩的汤洒在了宁夫人和宁宗城身上。

所幸吃过饭有一会儿了,那碗汤的温度不烫,可两人身上实在被浇得狼狈。

服务生连声道歉,宁夫人自知事情已然发生,说再多也于事无补,挥手打发了服务生,自己去洗手间处理弄脏的白色毛衣,另外叫保姆先去车里给孩子换衣服,免得着凉。

这么大的孩子正是顽皮的时候,衣服很容易弄脏,车里常备有一套换洗衣服。保姆应一声,牵着孩子去停车场。

在车里换完衣服,保姆忽觉腹痛,估摸是饭桌上多吃了几个蟹,肠胃受不住,嘱咐宁宗城一通,让他不要乱跑,自己去找洗手间。

等她回来,车里的孩子就不见了。

两个女人急慌慌地到处找人,宁夫人几欲落泪,不得已联系餐厅的经理帮忙查找。

那时道路监控系统尚未成型,在经理的协助下,经过几番询问,得知那个穿蓝色短款羽绒服的小男孩,也就是宁宗城,被车窗外飘来的气球吸引,推开车门跑去追气球,最后不见踪影。

听到这里,宁夫人心跳倏忽漏掉一拍,紧跟着六神无主,惊惶痛哭。保姆跟着嚎啕大哭,又是害怕又是歉疚,不停道歉。

宁夫人打电话紧急联络在外地的丈夫,哽咽着说明情况,而后在他的指示下,报警找人。

此后多天,没有一点好消息传来,只依稀从路人那里问出一些微末细节,是说那日,的确看见一个穿蓝色羽绒服的小男孩,被一位黑衣黑裤、戴着帽子口罩的男人抱走了,小孩子在哭。

一般路人遇到这种情形,不会多想,只当父亲不会带孩子。

如此一来,掳走孩子的那人相貌不清、年龄不详,听说佝偻着身躯,连身高都无法判断。

宁夫人日渐郁结,终于扛不住,大病一场。

三年过去,那孩子仍是杳无音信,宁家始终没放弃寻找,稍有一点线索,便如同看见黑暗里的一道曙光,乍然燃起希望,却一次又一次落空。

直至宁夫人再次有孕,生下小儿子宁宗德,之前几年殚精竭虑损耗身体,生产后更是抑郁加重,导致身体亏空,只陪了小儿子两年就撒手人寰。

宁老先生正值壮年痛失爱妻,自是痛不欲生,却仍谨记妻子临终前的遗愿:找到丢失的那个孩子,好好抚育小儿子长大。

——

宁苏意回到家中,洗了个热水澡,坐在梳妆台前做护肤流程时,从镜子里看见角落堆着两个纸箱。

她放下爽肤水,走过去看了一眼,是寄来的快递,上面还贴着快递单,正要去问一下邰淑英,门就被敲响了。

宁苏意打开门,邰淑英端着一杯热牛奶进来。

“妈,那快递是怎么回事?”宁苏意指一指墙角的箱子。

“不是你买的东西?”邰淑英瞄了那箱子一眼,“下午顺丰的快递小哥送来的,我看写的是你的名字,就让人搬到你房间里,其中一个箱子沉得跟石头似的。”

“我没买……”

话刚起了个头,宁苏意陡然想到,有可能是井迟。

邰淑英叮嘱一句“早点睡觉别熬夜”就走了,宁苏意喝光杯子里的牛奶,从书桌抽屉里找出裁纸刀,划开纸箱上的胶带。

一块圆形的胡桃木色的桌面,几根细长的木条棍,四条桌腿,一袋螺丝钉以及一些零碎工具。

下面那个箱子里则是一块长绒地毯,摸上去非常柔软顺滑。

与她英国公寓里那一套一模一样,毫不夸张地说,连桌板上的原木花纹都相差无几,散发着淡淡的木质香味。

宁苏意去浴室漱了个口,回身找到手机,发消息给井迟。

宁苏意:“你还真买了?”附一张七零八落的木桌零件和地毯的照片。

井迟很快回了消息:“答应你的,我会食言?”

宁苏意不跟他客气:“谢了。”

井迟发了个表情包过来——有点幼稚的白色小狗狗,迎风奔跑,脚下写着“别跟我客气”几个字,与他日常冷酷的表情不相符。

宁苏意给逗笑了。

井迟:“会拼装吗?不会我明天上门售后服务。”

宁苏意边笑边打字:“小瞧人了不是,不劳烦你,我自己动手。”上一个小木桌就是她自己动手装的,对照着说明书上的示意图,没什么难度,反有种做手工的乐趣。

互道了晚安,宁苏意坐下来继续护肤,看一眼角落里的纸箱,没忍住放任它们到明天,连夜拼装起来。

——

这周五下午,医院的主治医生下了出院通知,邰淑英前去办理完出院手续,到病房里收拾好衣服和日常用品,准备将住院多日的宁老先生接回家中。

一同前来的还有宁宗德,他昨天才从外地回来,开了几天会议,又舟车劳顿,因是自己真正热爱的事,丝毫不觉疲惫,帮着妻子忙前忙后。

三人一道往外走,宁宗德上前搀扶宁老先生,后者皱了皱眉,搡一把他的胳膊:“我拄着拐杖,自己能走。”顿一下,克制着脾气问责,“倒是你,今天没去公司?”

“没什么重要的事,有酥酥在,我偷得浮生半日闲。”宁宗德笑一笑,拉开后座的车门,到底还是搀扶一把,将父亲稳妥安置。

宁老先生眉心始终不曾舒展,不冷不热道:“你撂挑子倒是撂得快。”

邰淑英一句话不敢言,坐去前面的副驾驶座,留他们爷儿俩在后面谈话,交代司机开车慢一点。

宁宗德面色带笑,不反驳也不应承。

他穿一件灰白条纹的Polo衫,浅咖色休闲裤,鼻梁上架着眼镜,眉目清朗周正,一派温煦儒雅,颇有几分古时候教书先生文质彬彬的气质。

他与宁老先生五分相似的样貌,却没继承他在生意场上的半分魄力,是以这么些年来,不得他老人家的喜爱,逮住机会就会被他训诫几句。他早已习惯,从不为自己辩驳。

毕竟是血浓于水的父子,大的矛盾没有,小的分歧不断。

宁老先生将拐杖搁在腿边,瞟了眼静默不语的儿子,开口时语气缓和三分:“打电话叫修臣晚上来家里吃顿饭。”

宁宗德:“是。”

话音落地,他没耽搁,直接给高修臣打了个电话,让他下班后载上宁苏意来家里吃饭,宁老先生出院了,想见见他。

高修臣没半句推辞,谦恭道:“原本也是打算宁董出院就前去拜访,您放心,我一定过去。”

电话开了免提,宁老先生听见那端的话,舒心不少。

——

下班时间到,宁苏意想加会儿班,被高修臣打断。

“下午宁总打电话给我,叫我晚上过去吃饭,顺道载上你。”高修臣立在办公桌前,身形挺拔,如修竹一般,音色温敦悦耳,“走吧,免得晚了让人等。”

宁苏意疑惑地抬头看他:“我爸?”好端端的,她爸怎么叫高修臣去家里吃饭?

“应当是宁董的意思。”高修臣取下眼镜,用随身携带的眼镜布擦了擦,重新戴上,正巧对上她愈发迷惑的眼神,笑一声,“宁董出院了你不知道?”

“……”

宁苏意无语扶额,没人跟她说。

如此一来,她就不能留下来加班,拿上提包,将桌上几样东西装进去,跟随高修臣走出办公室。

高修臣走在前面,脚步放缓,等了她两步,与她并肩往电梯间走:“累不累?你刚接手集团事务,可能一时未能适应,别把自己累垮了,慢慢来。”

又来了,那种令人别扭的关切实在让宁苏意不知如何回应,只好淡笑着说一声“还好”。

井迟的电话来得正是时候,杜绝了高修臣进一步的关心。

宁苏意急急忙忙错开一步,避开他:“高总先走吧,我接个电话,可能要耽误一点时间。”

“不妨事,我等你。”高修臣走远了,确保自己与她之间的距离无法听清电话内容,而后递给她一个“请便”的眼神。

他态度摆在那里,宁苏意也不好再把话说死,走到走廊尽头,接通井迟的电话。

“听说宁爷爷出院了,我晚上过去看一下,你在家吗?”井迟开门见山说道。

他刚到家,听老太太说起,依着两家的交情,怎么说也该去探望。葛佩如刚想说自己明天过去一趟,井迟就主动请缨,且今晚就要登门叨扰。

“半个小时后到家,你过来吧。”宁苏意说。

井迟:“行,稍后见。”

宁苏意和高修臣到达宁家的别墅时,井迟已经稳稳坐在客厅里,陪宁老先生下象棋,马走日象走田炮翻山。

井迟抬头看一眼,目光一顿,略过宁苏意,定定地望着她身后的男人。他手里提着几盒营养品,偏头与宁苏意低声说话,气质卓然不群。

这一局棋正好下完,宁老先生险胜,摆摆手笑呵呵道:“人到齐了,不下了不下了,收拾收拾开饭吧。”

井迟收起棋盘,倾身斟了杯茶,看一眼坐在对面的高修臣,将茶杯递给他,顺口问一句:“这位是?”

宁苏意忘了给他们介绍,正一正色,张口说这是公司的高层,也是爷爷的得意门生。给高修臣介绍时,说井迟是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

两个男人握一下手,简单寒暄两句。

饭桌上聊的都是些稀松平常的话题,井迟间或接一两句话,更多时候,是与宁苏意单独交谈,给她夹菜、倒果汁,问她的工作体验:“累不累?”

“累啊,刚上手怎么能不累。”宁苏意比了三根手指,低声说,“连着三天凌晨三点睡的,躺下去也是焦躁睡不着。”

井迟啧一声,拧紧眉头:“让你这么拼命了?就不能对自己好点。”

高修臣与宁老先生谈话,余光扫去一眼,分出精力听到两人模糊的几句对话,目光暗了一瞬,旋即恢复自然。

原来,同样的问题,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

饭后又聊了片刻,高修臣与井迟起身告辞。

宁老先生刚出院,精神不济,抱起井迟拿过来的两盒上好的白毫银针,预备去书房放好,然后回房休息。他爱喝茶,井迟知道这一点,每回搜罗送来的茶都合他心意。

“苏意,过来我跟你说两句话。”宁老先生站在距离书房门口三米远处停下脚步,朝客厅喊了一声。

宁苏意忙跟上爷爷,扶着他的胳膊进去。

关上门,宁老先生便拍拍她手腕,问道:“你觉得修臣怎么样?”

宁苏意愣了愣,沉默数秒,中规中矩地说:“挺好的。”

这几天她没少麻烦高修臣,工作场合,他很尽职尽责,为人也温润亲和,只除了……似有若无的亲近感,让她稍感不适。

宁老先生把两盒茶叶放进橱柜里,在沙发上坐下来,两手交叠搭在拐杖的龙头上。连日缠绵病榻,让他看起来形销骨立,一双眼浑浊却深刻,看着她认真道:“让你和他在一起,他入赘我们宁家,你愿意吗?”

宁苏意大脑嗡一声,第一个想法是荒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