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 叫我如何不心动
  • 三月棠墨
  • 3484字
  • 2021-07-12 20:09:19

翌日正好是周日,宁苏意对周边的娱乐设施不了解,让井迟帮忙订了个场子。六点多开车从家里出发,路过MY风投的办公楼,停了车。

宁苏意坐在车里,给井迟发消息。

等了没两分钟,人出来了,身后跟着三个男人。井迟一脸不开心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后面三个人倒是有说有笑,勾肩搭背朝这边走来。

傅明川瞧见停在台阶下的车,松开同伴,健步如飞走到副驾驶座那边,拉开车门,里面的凉气扑面而来。他手撑着车门顶,眼睛定在宁苏意脸上。

宁苏意愣了稍许,点了点头,微微一笑:“你好。”

“你好你好,我是井迟的朋友傅明川,很荣幸见到宁小姐。”傅明川忙伸出一只手,笑容比天边的夕阳还绚丽。

“我认识你。”宁苏意还没来得及跟人家握手,傅明川的衣领就被井迟狠狠一攥,将他扯到后面。

“坐到后面去。”井迟丢下一句,坐上副驾驶,甩关车门。

宁苏意收回悬在半空的手,提醒他系安全带。井迟扣好了,才得空与她说明:“听我说晚上要参加聚会,他们非得跟来,不答应就罢工。”

宁苏意听他描述,轻笑一声。

傅明川手扒住副驾驶的靠背,脑袋探到前面来:“宁小姐不会介意我们凑热闹吧?”

“不介意,聚会就是要大家一块玩才热闹。”宁苏意启动车子,一踩油门,汇入如水的车流。

井迟这才想起来还有两个人没给她介绍:“坐在傅明川旁边的是肖晋,另一个是何既平。他们两个都是我公司的投资分析师。”

后座的两人笑着打招呼:“早就听说宁小姐的大名了,一直没机会见面,今儿总算见到了。”

宁苏意从后视镜里看他们,肖晋身材匀称,脸有些圆,眼睛很亮,笑起来颇显富态,左边脸颊还有个深深的酒窝,穿着黑西服白衬衫;他旁边的何既平就瘦多了,穿着竖条纹衬衫样式的短袖,黑色西裤,同样笑眯眯的。

“你们我也都听说过,是小迟的室友吧?”宁苏意高中读完就出国了,对于井迟的大学同学,仅限于听说过他们的名字,对不上脸。

“小迟?”傅明川看了眼坐在前面的井迟的后脑勺,突然品出点不一样的味道,迟疑了数秒,没忍住问出来,“你们俩谁大?”

宁苏意不太清楚路线,开了导航,顺口回答他:“我比他大,是姐姐。”

井迟偏头看着她,微抿薄唇,在外人面前,到底没反驳。

傅明川面上没表现出任何异常,心底却狠狠地乐了一下,憋着不吐不快,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给井迟发消息。

傅明川:“姐弟恋?”

傅明川:“刺激。”

井迟手机震了两下,摸索着拿出来,看到傅明川发来的消息,脸色顿时黑了,飞快打字:“闭上你的嘴,我和她不是那种关系,再乱说就滚下去。”

傅明川被唬住了,揣回手机,噤了声。

一路上,几人聊着宁城近年来的变化,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停在一家清吧门口。

他们来得早,清吧里没到最热闹的时候,一楼大厅的卡座里三三两两坐着人。头顶几何形的灯光是乳白色的,月光一样撒下来,照着前方舞台也跟瑶池仙台一般梦幻。

井迟提前开好了包厢,里面已经坐了三五个人,是井迟和宁苏意共同的发小,与傅明川他们也有过数面之缘,很快聊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叶繁霜和邹茜恩也到了。

叶繁霜一进来就瘫进软沙发里,到处找吃的,吃了几块水果不顶用,招来服务生点了几个硬菜。

邹茜恩端起一杯红酒,晃了晃,还没喝进嘴里,被她饿死鬼投胎的样子惊到,停了一下,笑得直打嗝:“至于吗?”

“你连着两顿没吃试试?”叶繁霜没看她,等菜的间隙,解决了半盘水果。

宁苏意在她身边坐下:“那我叫你出来,岂不是耽误你工作了?”

“没事,已经忙完了。”叶繁霜喝了一大口酒,咽下去,喘了口气说,“再不忙完,我人都要散架了。”

说话间,穆景庭最后一个到场。他也是大忙人,三两步走过来,挨着宁苏意坐下,侧着身认真端详她,片刻后,倏尔一笑:“瘦了,没好好吃饭?”

“你知道吗?景庭哥,你的语气跟我妈和珍姨一模一样。”宁苏意端了杯酒递给他,“能喝吗?不行给你换饮料。”

穆景庭接过酒杯:“别人递来的酒不一定喝,你的面子不能不给。”

宁苏意很轻地笑了一下,问:“最近忙吗?”

“还好,不是很忙,过段时间可能得频繁出差,巡视君柏旗下各处的酒店。”穆景庭喝了口酒,“你呢,打算进自家公司?”

“嗯,明天就正式上班。”

“有困难吱一声,能帮不能帮我都一定帮。”

“放心,有需要肯定不会跟你客气。”

两人聊得旁若无人,坐在对面沙发的井迟目光落在两人身上,一瞬不瞬。脸隐藏在半明半暗的光线里,无甚表情,手指摩挲着几粒骰子。因指尖发力,几颗骰子摩擦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傅明川看见井迟眼睛沉得跟深海一样,心下了然,跟中间的何既平换了个位置,坐到井迟右手边,腿撞了他一下。

井迟垂下眼,没看他。

“你怎么回事?”傅明川看不得一向意气风发的井迟耷着脑袋,颓唐丧气的模样,压着嗓音说,“能不能行啊你,喜欢就去追,她单身,你未婚,有什么好纠结的。”

井迟微抬起头,头顶的灯光揉碎,落进他眼里,他拧紧了眉,用力攥着掌心里的骰子:“闭嘴。”

“宁小姐。”傅明川突然叫了一声。

井迟遽然一惊,扭头看向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正在和穆景庭说话的宁苏意朝声源处扫过来,抿了口酒,笑一笑说:“别叫我宁小姐了,叫名字就行。”

“宁……苏意?”傅明川试着唤了一声,嘴角一勾,笑起来风流倜傥,“玩不玩游戏?我们人多,玩什么都能玩起来。”

他实在没眼看井迟死气沉沉的破败样子,跟条丧家犬一样,浑身的毛发被雨水淋湿,黏答答的糊在身上,狼狈不堪。

井迟微微眯起眼睛,于暖黄的灯光下,死盯着傅明川。

宁苏意说:“好啊,你想玩什么?”

傅明川对井迟的警告眼神恍若未见,自顾与宁苏意交流:“狼人杀会不会玩?”

宁苏意遗憾一笑:“听过,但我不会玩。”

傅明川仰起头对着顶上的灯静止片刻,思考还有什么好玩且参与度高的游戏,须臾,打了个响指:“真心话大冒险总会玩吧?”

宁苏意倾身从茶几上端来一盘水果,吃了块清甜的西瓜:“这个我会。”全民皆知的游戏,几乎没人不会玩。

“我要是玩真心话大冒险,只能选大冒险,这个游戏对我太不友好了。”吃饱喝足的叶繁霜耸了耸肩,插了句话。

傅明川一时没想明白,怔忡了片刻,问她:“为什么?”

叶繁霜在嘴上比了个拉拉链的动作,沉眉肃目,仿佛置身于严肃正经的工作场合:“搞公关的,知道太多秘密,不能说出口。”

不知道多少家经纪公司找她处理过公关危机,那些真真假假的娱乐圈八卦,她比谁都清楚。昨天被喊去公司加班,正是因为一个正当红的男明星闹出劈腿丑闻。

一般的经纪公司出于安全保密性考虑,都有自己的PR团队,除非有解决不了的麻烦,需要更为专业的公关公司来处理。

她作为天誉公关的金牌PR,接到过不少棘手的案子。

傅明川懂了,眼神坚定且十分仗义地说:“放心,你大胆选真心话,我们绝不问八卦问题。”

叶繁霜会心一笑,刚想道声谢,傅明川就低声说:“作为朋友的朋友,你稍微透露一下,那个谁真的劈腿了吗?怎么今天澄清的声明我看着有点假?”

叶繁霜面色一凝,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唇。

如果澄清声明看着假,那就是她的工作失职。

宁苏意拍了拍手,打断两人更进一步的交流:“不是要玩真心话大冒险,来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傅明川朝井迟抛了个眼神,意思是说“看我的”。

井迟皱眉,没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傅明川腾出茶几中间的方寸之地,拎了个空酒瓶,放倒在桌面,他余光睃了眼宁苏意,指尖轻轻拨动酒瓶。

细长的红酒瓶转了三圈半,停下来时,瓶口端端对准宁苏意。

井迟一顿,这才清楚傅明川的用意。

意料之中的事,傅明川挑了下眉,笑容可掬地看向宁苏意。宁苏意喝酒的动作一顿,眼神飘过去,多了丝耐人寻味:“傅总,你故意针对我吧?”

傅明川最不愿意别人叫他“傅总”,因为听起来像是“副总”。他咧了咧嘴角,面无心虚地瞎诌:“真没有,我从来不欺负美女。”

愿赌服输,宁苏意放下酒杯,正襟危坐:“我选真心话。”

“那我问一个问题,你有喜欢的人吗?”傅明川一字一顿地说。

坐在宁苏意边上的穆景庭眼睫抖了抖,抬起眼来看着对面的男人,定住片刻,眸光几许深沉。宁苏意另外几个发小也都看向傅明川,露出诧异的眼神,连邹茜恩和叶繁霜都有些意外。

傅明川轻咳一声,舌尖顶了下上颚,笑得很不走心。他心里再清楚不过,自己这问题一问出来,大家都以为他对宁苏意有什么心思。

真是冤枉。

宁苏意这个当事人并无太大的反应,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声音平淡地问:“过去,还是现在?”

傅明川愕然一瞬,没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问,不动声色瞥了瞥井迟的侧脸,讪讪道:“都行。”

井迟搭在膝盖上的那只手用力扣紧,嗓子发干,呼吸有些不顺畅,像堵了一团棉花。渐渐的,眼眸也失去了焦距,倒映在瞳孔里的灯光模糊成残影,像融化的奶油。

那天在公园里野餐,他心念微动,问出了这个问题,然而不等宁苏意回答,他率先退怯了。

说不清为什么,或许是没勇气,也或许是那一刻气氛太美好,他不想破坏。

就在井迟思绪翻飞、千回百转间,宁苏意语调淡淡地说了句真心话:“过去有,现在没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