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甜甜的恋爱什么时候轮到我

  • 叫我如何不心动
  • 三月棠墨
  • 3040字
  • 2021-07-10 20:07:28

宁城断断续续下了几天的雨,终于舍得放晴,久违的太阳穿透一片片云层洒下来,气温随之攀升到三十四五度,马路上被白晃晃的阳光晒得发烫。

连续一个星期,宁苏意天天去医院看望宁老先生,没时间应付那群叫嚣着要给她接风洗尘的发小。

给宁老先生喂饭时,宁苏意提了自己的打算——她想进公司帮父亲的忙。

宁老先生顿了许久,沉沉地叹了口气,似是料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笑一笑,无可无不可地说:“你爸早盼着能有人端走烂摊子,你既然想接手,那就试试吧。我派几个得力的人给你当助手,有什么困难就说。”

得了爷爷的首肯,宁苏意顿觉浑身有用不完的劲,清澈明亮的眼眸看着他,向他保证:“您放心,我一定给您做出一番成绩。”

宁老先生看着她,眼里似划过一丝惋惜,待细看,却又什么都窥不见。

宁老先生身体逐渐好转,宁苏意总算得了空,叫上邹茜恩和叶繁霜喝下午茶。

多年不曾踏足宁城的大街小巷,宁苏意光是找路线就花了好些时间。也怪她,自信满满地开车出门,懒得用导航,开到半路却发现以前熟悉的那条路修了地铁,行不通。

到了约定好的地方,她足足晚了半个小时。

宁苏意停好车,拎着两个购物袋下车,推开一扇玻璃门。邹茜恩正对着门边,见她进来,朝她挥了挥手,激动之情溢于言表:“酥酥,这里!”

宁苏意径直走过去,还没落座,邹茜恩就站起来拉住她的手,将她上下左右打量一圈,迭声惊叹:“英国的营养这么好?我怎么感觉你又长高了?你现在多高?”

“一米六八,穿鞋差不多一米七。”宁苏意看了眼脚下,她今天穿了双平底鞋,大概是短款的黑色裤裙显得腿部线条修长。

一米五八的邹茜恩强迫自己从宁苏意又长又细又白的腿上移开目光,撇了撇嘴,喊了声停:“好了,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对面端着咖啡杯的叶繁霜摇头失笑,是她主动问的身高,人家回答了她又不高兴,果然是骄纵任性的公主。

宁苏意拉开椅子坐下来,拿过菜单点了杯喝的,又点了两份甜点。

“我一直就这么高,多少年没长过了,跟英国的伙食无关。再说,半年前你不是去英国见过我吗?半年时间我能长高?”她从身后拿了一个袋子递给邹茜恩,另一个袋子放到叶繁霜面前,“茜恩要的项链,给霜霜你买了个包。”

叶繁霜看了眼袋子上醒目的logo,着实不便宜,顿时笑颜逐开:“谢了。说起来怪不好意思的,让你一个刚毕业的学生送我一个社会人这么贵重的礼物。”

嘴上这么说,手上却有些迫不及待,飞快从袋子里抽出盒子,揭开盖子撕开包装纸,把包拿出来,贴在身旁比划一番:“跟我今天的衣服挺配,破费了。”

要不怎么说人以类聚,邹茜恩跟叶繁霜一样,满嘴说着谦虚的漂亮话,却毫不迟疑地拎出项链戴上脖子,对着手机就是一顿自拍:“正好今儿出门没戴首饰。好看吗?”

“好看好看,美死了。”宁苏意靠着椅背,欣赏她们俩矫揉造作的姿态。

两人兴奋劲过了,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关心宁苏意的近况。

叶繁霜翘起二郎腿,手搭在椅背上,姿态随意洒脱,挑眉问宁苏意:“真要当女总裁啊?要真是这样,我就辞职去给你当助理了。”

“不敢。”宁苏意吃了口甜点,斜眼睨她,好笑道,“你这公关大佬,我庙太小哪里敢委屈你。”

叶繁霜抛了个媚眼:“去你的。”

她留着齐耳的短发,哪怕跟闺蜜聚会也穿着板正的西服套装,外套脱了搭在椅背,单穿着里面一件丝绸质地的浅米色衬衫。不笑的时候显得人很沉肃冷静,像刚才那样抛媚眼的表情委实不常见。

邹茜恩掺和进来:“那我呢?我也要给你当助理。”

“谢谢,那就不需要了。”宁苏意立刻拒绝,唯恐慢了一步,这位祖宗真要来她公司捣乱。

邹茜恩蹙了下眉,娇娇俏俏的圆脸现出一层佯装出来的薄怒:“宁苏意,你把话说清楚,你什么意思?”

宁苏意“啊”了声,连忙找补:“我的意思是,怕你累着。宝贝儿,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自家公司吧,别出去闯荡了。”

邹茜恩泄了气,耷拉着肩膀趴在桌面,生无可恋的样子:“你们都不知道我最近有多惨,我一个搞艺术的进银行上班,简直要命,看那些资料就跟看天书一样,每次开会就没有一句话是我能听懂的,搞不懂我老爸为什么要让我去。”

与宁苏意不同,邹茜恩身为百海银行董事长的千金,上头有两个哥哥,她打小就没吃过苦,上大学学的是美术,毕业以后画笔也没再捡起来,全靠家里人养着。

最近家里的长辈不知吃错了什么药,非要把她安排进公司实习。她每天上班都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没少在群里倒苦水。

叶繁霜与宁苏意对视一眼,彼此一笑,对此情况都不觉惊讶。

邹茜恩抱怨一会儿,见没人搭腔也就不往下说了,转而说起另一桩事:“唯一的一点安慰就是,我们部门有个非常帅气的哥哥,长得跟明星似的,白白净净,浓眉大眼,个子也很高。我搭讪了好几次,他都对我不冷不热的。你们评评理,我不漂亮吗?我性格不够好吗?我没钱吗?他凭什么对我爱答不理?”

宁苏意顺着她的话吐槽那位素未谋面的男人:“兴许是他眼神有问题。”

“不,他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君子,不为任何优越条件诱惑。”邹茜恩极力维护心仪的帅哥,“像他这种人,一旦喜欢上谁,那就是真心喜欢。”

“……所以呢?”

“所以,我决定把他追到手。”

宁苏意被堵住了,不想再搭理她。

叶繁霜踢了踢她的椅子腿,示意她看另一个方向。

宁苏意顺着她的视线,只见三四米外的一桌,一男一女紧挨在一起坐。男生对着笔记本电脑敲敲打打,神情专注认真;女生面前摆着一大份冰淇淋,她舀起一勺喂到男生嘴边,男生张嘴吃的时候,她就突然凑上去在他嘴角轻轻亲了一下。男生愕然一瞬,旋即勾唇笑起来,一把拽住她的手,把人拉进怀里低头亲吻。

叶繁霜面无表情评价:“真腻歪。”

邹茜恩也看到了,忿忿地说:“公共场合能不能注意一点!”说完一秒变脸,捧着腮怅惘道,“甜甜的恋爱什么时候轮到我?”

宁苏意笑,学她的样子叫嚷:“甜甜的恋爱什么时候轮到我?”

叶繁霜听见这话,却是饱含深意一笑:“想谈恋爱还不简单,你身边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吗?小奶狗一样,随叫随到,特听你的话,你让他往东他绝不往西,你让他站着他绝不坐下。你稍微蹙一蹙眉,他马上紧张兮兮地过来哄你。恕我直言,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这种二十四孝好男友。”

身边有这样的人吗?宁苏意疑惑:“谁?”

“还能有谁?”叶繁霜推了她一下,笑骂,“别跟我装了,说的当然是你的小竹马井家小少爷!”

宁苏意一愣之下扑哧一声笑出来,差点岔气,连连摆手:“别开玩笑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穿开裆裤的样子我都见过,跟他谈恋爱我会笑场的。”顿了顿,瞪她们一眼,“别人不清楚状况,你们俩还能不清楚?我只拿他当弟弟,稍微设想一下我们谈恋爱的场景,我都浑身不自在。”

叶繁霜说的居然是井迟,想什么呢,她未来男朋友是谁都不会是他。

“什么弟弟,又没有血缘关系。”邹茜恩捏着小勺,隔空冲她点了点,“别的不说,井迟对你是真好,你将来的男朋友都不一定比得上他。就算比得上,要知道你身边有这么一号人存在,你男朋友的压力也是倍儿大。”

宁苏意呛了一下:“打住,不说这个了,还是说你的那个帅气小哥哥吧。”

叶繁霜偏要继续这个话题:“你拿他当弟弟,他未必拿你当姐姐。我可是看在眼里,就拿高二那年,他跟你冷战那件事说,我当时就怀疑他对你的感情不一般。”

邹茜恩倏地坐直了,两只眼睛扑闪扑闪,满目迷茫:“什么事?他们俩还冷战过?我怎么不知道?”

叶繁霜一挑眉毛,讳莫如深地笑了。

“好啊,你们居然背着我有了小秘密。”邹茜恩拍了拍桌子,催促,“快点说!不然我走了!”

说着,她就要拎起座椅上的链条包离开。

叶繁霜说:“你比我们小两届,不知道很正常。”

“所以才让你说啊!”邹茜恩是个急性子,见她拖拖拉拉不肯说,快急死了,“酥酥,她不说你说。”

宁苏意始终没开口。

那次,是长那么大以来,她和井迟第一次冷战,实在是印象深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