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安慰的问题嘛
  • 豪门教主
  • 上天知晓
  • 4207字
  • 2021-07-07 08:05:26

第16章安慰的问题嘛

曼纽尔也感叹道。即使他是苏峰最好的朋友,看到苏峰的帮助,他也非常怀疑、不解甚至愤怒。我们不要谈论球队的经理。

曼努埃尔自然没有上前往火上倒油,他只是问:“苏峰,克罗地亚还在走吗?”

苏峰抬头看着曼纽尔,郑重地说:“后院着火了。你还打算干什么

◆◆◆◆◆

砰!

克里茨曼用尽全力将手中的手机砸在地上,发出猛烈的吼声,整个走廊都能听到。

“该死的疯子!该死的混蛋!你是塔玛的,这是杀人,你是塔玛的,这是疯了!可恶,克里兹曼差点生苏峰的气。

克里茨曼怒气冲冲,眼前一片漆黑。

在克里茨曼看来,他应该是世界上最悲惨、最愚蠢的足球教练。他上任不久后就完全升职了。他是俱乐部的装饰!

原来,埃迪·格雷离开后,克里茨曼雄心勃勃,他对卡莱尔重返榜首充满信心。

接手卡莱尔后,克里兹曼准备战斗。

但在我成功之前我会死的!

刚当了一个月队的教练,他就被俱乐部忽视了。他极力推荐的球员没有一个到位。相反,他在等一群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业余选手。

克里兹曼感到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非常愤怒。

随着苏峰的话在脑海中回响,克里茨曼更加愤怒。他抓住桌上的文件夹,把它砸在地上。

乒乒乓,又是一声猛烈的吼叫。

笑话,我是足球经理的笑话,最大的笑话!

克里茨曼感到受到侮辱和羞辱,他非常愤怒。同时,他也对苏峰的疯狂行为感到愤怒。

我想在一个忠诚的卡莱尔成为球队主席之后,卡莱尔会创造更多的辉煌。现在看来卡莱尔会被这个该死的疯子带进地狱,彻底毁灭。

吱吱一声,教练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一张带着怀疑的惊慌的脸走了出来,焦急地看着教练的办公室。

“走开!滚出去,滚出去房间里传来一阵克里兹曼的吼声,让人关上门就跑了!

◆◆◆◆◆

去克罗地亚是不可能的,但苏峰不会放弃弗拉德。

苏峰现在正准备回英国。他必须和克里兹曼好好谈谈。这时候,卡莱尔再也受不了麻烦了。

苏峰的心已经飞到了英国,但他还是放不下弗拉德。

苏峰立刻对曼纽尔说:“曼纽尔,你这次不用跟我回去了。我要你去克罗地亚的萨格勒布!”

曼纽尔立刻明白了苏峰的意思。曼纽尔很惊讶。他没想到,年轻球员弗拉德在苏锋心中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曼纽尔对此表示怀疑,但弗拉德有那么重要吗?但曼纽尔点点头说:“好吧,别担心。我要带这孩子去卡莱尔。”

苏锋点了点头,但他并不放心,他说:“这个男孩是去年的波斯尼亚足球先生,是今年克罗地亚足球的希望之星。他现在被租借出去了。据我所知,他和萨格勒布迪纳摩的合同应该有漏洞。我们很容易就能赢他!”

是的,在苏峰的记忆中,弗拉德没有和萨格勒布迪纳摩签长期合同。明年此时,萨格勒布迪纳摩将与弗拉德签署一份为期10年的合同,以确保自身利益。

所以现在是卡莱尔引进弗拉德的好时机。如果卡莱尔明年想引进弗拉德,他将做好大出血的准备。

曼纽尔想知道苏峰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卡莱尔的球探系统在克罗地亚如此发达吗?

尽管他很困惑,曼纽尔没有透露。相反,他直接说:“好吧,我知道。你可以回去。我会为你做的。”

苏峰非常信任曼纽尔。虽然他知道曼纽尔充满了怀疑,但他真的不知道如何解释。他说他的灵魂来自未来吗?

苏峰摇了摇头。如果他真的这么说,在别人眼里,他真是个疯子。

苏峰向曼纽尔挥手,然后直接踏上了回英国的旅程。他知道在英国会有更多的困难等着他!

漆黑的天空很低,乌云似乎在人们的头上,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整个世界陷入一片灰色,仿佛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面纱。

呼啸的寒风扫过树木,卷起落叶和碎片。

呼啸的风从门里进来,在整个走廊里飞来飞去,发出呜咽的声音,仿佛地狱里的魔鬼正在入侵。

城市就要被乌云摧毁,山雨就要来了,风吹满了楼房!

站在卡莱尔俱乐部大厦董事长办公室的窗前,苏峰的眼睛透过窗户,望着外面巨大的风和翻滚的云,心里很沉重。

“你一直这么沉默吗?”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苏峰叹了口气,转身看了看。

一个头发花白、面色红润、有点胖的中年男子坐在桌子对面。他看起来很和善,双下巴,有点可爱。

他穿着卡莱尔的白色运动外套,眼睛盯着苏峰。

这是卡莱尔现任主教练,克里兹曼先生!

苏峰的眼睛盯着克里兹曼。他慢慢地向前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在克里兹曼对面坐下。

他们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办公室里很安静,只有窗外大风卷起的树木的声音。

一时间,克里兹曼打破了沉默。

克里茨曼盯着苏峰说:“你不给我一个交代吗?”

苏峰看着克里茨曼问道:“你看到他们的训练了吗?”

克里兹曼有点吃惊。没想到苏峰突然问了这个问题,出乎他的意料。尽管如此,克里兹曼还是点了点头。

苏锋微微点了点头:“既然你看到了他们的训练,相信你也看到了他们的潜力和实力吧?”

克里茨曼微微皱起眉头,心里很警觉。

说实话,他已经看到了这些球员的训练,他可以看到他们中有好几个人有很好的实力和潜力,他对其中的一两个很乐观。

但那又如何呢?

这些人可能有潜力,但他们太年轻了,他们从未参加过职业联赛,更不用说英超了。他们有什么经验吗?

显然,不!

这是一群小男孩。你想和这群小男孩一起玩锦标赛和升级吗?

开玩笑,这是个大玩笑!

你太瞧不起职业联赛了!你的塔玛是个普通的粉丝。你对职业足球的弯路一无所知。你怎么敢告诉我在这里做什么?

是的,克里茨曼可能会为苏峰鲁莽地引进这些年轻的业余爱好者而生气。但这不是主要问题。

最让克里茨曼生气的是,苏锋完全抬高了他,剥夺了他作为足球经理应有的权利。他在这里说的话无异于放屁,没有地位可言,更别说一个足球教练应有的威望了。

羞辱,克里兹曼感到无尽的羞辱。

克里茨曼冷冷地盯着苏峰说:“你要和这些小娃娃打架吗?你不觉得有趣吗?”

苏峰微微皱起眉头说:“他们有实力,有潜力。这有什么可笑的?”

克里茨曼立刻哼了一声:“哼!你看不起职业联赛,这不是一个普通球迷你能理解的!如果你再不做什么,卡莱尔就死定了!”

苏峰的眼睛紧闭着,没有说话。

克里兹曼接着说:“这些人我可以留下,但他们必须去青年队和预备队训练,将来我也许能给他们一个机会,但现在不行。现在你应该把我给你的名单上所有的球员都带到队里来。我已经联系了好几位了。你只要跟他们签个名就行了!”

克里茨曼觉得自己已经做出了让步,在苏峰把自己的东西顶在头顶上之前,他不再追求了。但现在,苏峰一定要为我做好。现在卡莱尔真的没时间了。

苏锋微微摇了摇头,说:“你要球员,我可以去签,马上签也没问题。但我带来的球员必须留在一线队,他们必须是一线队

味噌!

克里茨曼的怒火瞬间升起,直指天灵盖。他的眼睛又红又生气。

砰!

克里茨曼在桌子上拍手,发出雷鸣般的吼叫。

“放屁你妈!老子说了算,老子是球队的足球经理。有我在一天,那些该死的男孩不想进入一队!在这里,老子说了算。”克里茨曼生气地说。

苏峰的眼睛盯着克里兹曼说:“你是认真的吗?”

克里茨曼冷冷哼了一声说:“哼!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苏锋冷冷地瞪着克里兹曼:“如果我想让他们留在一队!”

“除非我不在这儿!”克里茨曼突然说

苏峰平静地看着克里茨曼说:“克里茨曼先生,我想你应该冷静下来。我们这样说话不好!”

克里茨曼哼了一声,“还有什么好谈的?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只要我还是卡莱尔的主教练,那些孩子就进不了一线队

苏峰瞪着克里茨曼,目光锐利如刀,冷冷地说:“如果我说你现在不是?”

克里茨曼的眼睛紧闭着,深吸了一口气。这家伙要炒我鱿鱼吗?

克里茨曼狠狠地瞪了苏峰一眼,说:“你——这——是什么——易斯?”

苏峰冷冷地说:“你想什么我就说什么!”

克里兹曼被吓了一跳,然后胸口怒不可遏。他的眼睛瞪着苏峰,苏峰比牛的眼睛还大。

“你要解雇我吗?”他愤怒地咆哮着?为了一帮孩子解雇我?”

苏峰没有说话,于是静静地看着克里茨曼。

克里兹曼不明白。苏峰是认真的。这个该死的疯子真想为一群孩子自焚!

克里茨曼心中怒不可遏。这个该死的家伙在羞辱自己!

“疯子!你这个疯子!你在自杀!你这个智商不高的白痴!你要毁了卡莱尔。你是毁灭卡莱尔的罪人!你……”克里茨曼气得指着苏峰发誓。

苏峰平静地说:“克里茨曼先生,请先冷静一下。我们还得走这么远,只要你……”

克里茨曼粗鲁地打断了苏峰的话:“想都别想。这些男孩不能留在一队。绝对不是!”

苏峰脸色一黑,说:“克里茨曼先生,你知道,我是俱乐部的主席。我做这些都是为了卡莱尔。虽然这些男孩还年轻,但他们的实力还不错,前途光明。他们进一队怎么了?”

克里茨曼冷冷地说:“哈哈,谁会相信一个疯子说的话?”

苏峰的脸冷了一会儿。他紧紧地看着克里兹曼说:“克里兹曼先生,请注意你的话!”

克里兹曼笑着说:“和你的愚蠢行为相比,我的说话方式是什么?以前,你有个外号叫“疯狂苏峰”。我还是觉得没什么?但现在我真的觉得这个绰号太合适了!”

克里兹曼接着说:“你是个十足的疯子。你的疯狂行为只是大脑损伤而没有破裂或哭泣!把卡莱尔交给你是本世纪最大的错误

克里兹曼的机关枪还没停:“你这个该死的疯子,完全把卡莱尔当成你的私人玩具,你从来没有考虑过卡莱尔的球迷,也没有考虑过卡莱尔的未来,你是个疯子,一个会把卡莱尔带进地狱的疯子!”

克里兹曼非常生气:“你将成为卡莱尔历史上最有罪的罪人,你将被所有卡莱尔球迷唾弃,你将永远被钉在卡莱尔历史的耻辱柱上,你将被所有年龄的人虐待和唾弃!”

看着怒气冲冲的克里茨曼,苏峰很平静。

看到克里茨曼上气不接下气,苏峰平静地说:“克里茨曼先生,你说完了吗?”

克里茨曼怒视着苏锋,但他对卡莱尔的球迷却保持沉默。有了这样一个智商为负的疯狂主席,卡莱尔真的失去了八条生命。

克里兹曼立刻吼道:“在你这样的疯子手下工作,真是我一生的耻辱!疯了的苏峰,你听清楚了。我不干了!”

苏峰静静地盯着克里茨曼,平静地说:“即使你不辞职,我也不会让你继续工作。我们的想法不一样!”

克里兹曼惊呆了。

这个该死的疯子真敢开枪自杀。克雷茨曼的眼睛冷冷的,冷冷的盯着苏峰。今天,他在这里遭受了很多屈辱。

克里兹曼冷冷地说,“不是这个想法不一致,而是你想毁掉卡莱尔。你这个疯子,我告诉你,你不能从一群孩子那里得到任何东西!卡莱尔将在你手中毁灭,你将永远是一个罪人

说完,克里兹曼离开了。然而,当他来到大门时,克里兹曼停了下来。他转过头冷冷地盯着苏峰说:“记住,我不是被你炒的。我辞职是因为我不会和你下地狱!”

说完,克里兹曼走开了!

风在吹,云在压城。

苏峰坐在书桌前,闭上了眼睛。他那灵活的手指不时拍打桌子,发出有节奏的声音。

克里茨曼的辞职出乎苏峰的意料,甚至让他大吃一惊。接下来,如果我摔倒在地上该怎么办?

苏峰在沉思,思考对策。

丁玲!

苏峰突然被手机铃声吵醒。

苏峰立即拿出手机,低头一看,来电显示是王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