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纠结!
  • 豪门教主
  • 上天知晓
  • 3851字
  • 2021-07-05 08:10:39

第十二章纠结!

说实话,每周3000英镑已经很不错了,这对诺伯特来说无疑是非常昂贵的。

一年前,他在阿拉维斯踢球,每月有150欧元的可怜补贴。他很节俭,连房租都付不起。为了改变困境,他换了一家俱乐部来到了布雷斯特,但情况仍然没有好转。除了必要的开支外,他没有留下任何钱。不久前,他被布雷斯特解雇了。现在他不得不跟着父亲在工地上挣低生活费。

签约后,诺伯特的年薪将达到16万,这对诺伯特来说是一笔巨款。

看到薪水后,诺伯特的眼睛变得红而兴奋。

瓦西巴,我们不必再过这样艰苦的生活了。我要带你过幸福的生活。

诺伯特握紧拳头想。

所有这些东西都是他面前的东方人给他的。诺伯特对苏峰表达了由衷的感谢,那就是眼前的东方人改变了一切,把自己从生活的无限尴尬中拯救了出来。

此时此刻,对于西格尔来说,苏峰无疑是一位善良的神。

诺伯特的眼睛盯着苏峰,心里发誓:“我永远不会让你失望,我会的!”

西格尔没想到,苏峰会给儿子这么高的工资,合同还是5年。由此可以看出,苏峰对诺伯特真的很重视,西格尔也充满了感激之情。

原来,西格尔认为诺伯特的回归应该是告别足球,一辈子跟着他在工地上。没想到这时,苏峰像上帝派来的天使,出现在他们面前,救了诺伯特。西格尔心里真的很感激。

在苏峰面前,诺伯特郑重地在合同上签了名。

看着诺伯特真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苏峰心里非常激动和高兴。法蓝西队未来的左翼天尊终于被他包括在内。

这就像两颗豌豆在博洛涅路,一个叫“绿道”的居民区。这是一个比较拥挤的居住区,小区里没有什么特色,到处都是一模一样的预制房。屋顶上覆盖着接收电视信号的信号接收罐。门都生锈了,甚至有些墙也有裂缝。

这里房间不多,但人口稠密,平均每个房间有4个人。

住在这里的人都是生活在苦难中的人。如果是在和平时期,那一定很吵很吵。但也许现在是中午,有些人还在外面住,有些闲人也在屋里,所以这里很安静。

啊!啊!啊!

一声尖锐的尖叫声突然响起,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午睡中,房客们瞬间从梦中醒来。无数的咒骂声、开门关窗声、锅碗瓢盆落地的叮当声汇集在一起,颇有鸡飞狗跳的味道。

“蹲槽,是什么样的东西扰乱了人们的梦想?”

“妈的,哪只小兔子搅动了我的美感,伤了我美丽的脸蛋,这比仙女强。你买得起吗?”

“天哪,德国人又打仗了吗?”

走廊里,各种俚语满天飞,声音瞬间沸腾,就像一个繁忙的菜市场。

无数的房客从门口出来,骂骂咧咧地互相猜疑地看着。怎么搞的?

一个满脸通红,满脸伤疤的家伙出现在人群面前。他尖叫着冲上楼梯。

向右!

这不是老西格尔的长子弗兰克吗?

房客们都认出了那个男孩是谁。他们感到困惑。那男孩怎么了?疯了吗?

“瓦西巴,我要去不列颠。我们要去不列颠。我们要告别这些悲惨的日子!Vasiba,Vasiba Siegel兴奋地跑着喊着。

“不列颠,不是隔着海吗?在哪里做什么?”一个赤膊上阵,只穿大花内裤的竹人问?

一位身穿白色睡衣的胖女人说:“弗兰克,即使你要去不列颠,也不足以打乱人们的梦。”。

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说:“去不列颠,去不列颠努力工作吧。”。

走廊里的房客们都在猜测,他们都盯着脸红的诺伯特,用迷惑不解的目光激动着他。

突然,走廊里出现了一个相貌平平但身材丰满的女人。她焦急地看着西格尔说:“亲爱的,你怎么了?”

这个女人是wasiba,Norbert的妻子。

诺伯特看到瓦西芭走了过来,赶紧跑过去,张开双臂,兴奋地给妻子瓦西芭一个熊抱。

诺伯特拿起瓦西巴,兴奋地在走廊里转了一圈。瓦西巴好像在飞。

诺伯特兴奋地说:“瓦西巴,我们要去不列颠。我们要去不列颠过上好日子!”

“不列颠?去哪里做什么?亲爱的瓦西巴,他像一只在空中飞翔的蝴蝶,怀疑。

“踢足球,踢职业足球!”诺伯特激动地说。

诺伯特的俚语就像一把机关枪,又快又密:“今天我和一支不列颠球队签约,我们要去不列颠。他们给我一周3000英镑。我们不必再过艰苦的生活了。我要给你最幸福的生活……”

瓦西巴

颜一茜的脸红了:“亲爱的,这是真的吗?他们没有骗你?”

诺伯特兴奋地说:“是真的,亲爱的,我要去不列颠踢球,踢职业足球!”

啊!

紧紧拥抱诺伯特的瓦西巴突然惊叫起来。声音里有无数复杂的情感,但每个人都能听到声音里的惊喜。

诺伯特和他的妻子拥抱在一起,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泪水。

诺伯特温柔地看着瓦西巴说:“我最亲爱的瓦西巴,我不会再让你受苦了!”

爱的涌动立刻淹没了瓦西巴。瓦西巴紧紧地抱着诺伯特,冲上前去,给了诺伯特一个深深的法式吻。

走廊里的人都在惊喜地欢呼、喊叫,甚至还有尖利的口哨声。

“弗兰克,好孩子,一定是个大明星!”

“努力工作,弗兰克,做一个大明星,就像齐达内一样!”

“让所有法蓝西人都知道我们有一个来自布洛涅的大明星!”

“我们永远支持你,诺伯特!”

“弗兰克,如果你不成功就别回来!”

“弗兰克,你一定要记得为我们签约,未来的大明星!”

“恭喜你,瓦西巴,你终于走到了尽头!”

……

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房客们纷纷送上最真挚的祝福。他们不知道的是一只金凤凰从他们身边飞了出来!

◆◆◆◆◆

当晚,诺伯特一家欢聚一堂,共同庆祝。

当晚,老西格尔非常欣慰,他最担心的大儿子终于能活下来了。他忍不住又喝了几杯,满腔荣光。

诺伯特的两个弟弟,弗兰?奥斯和斯蒂芬一直在蹦蹦跳跳。当他们长大后,一定要像他们的大哥一样,成为足球明星。

诺伯特的母亲玛丽·皮埃尔抱着她的小女儿路德维希,慈祥地看着她的大儿子。她也为长子高兴,长子一家终于过得很开心了。

瓦西芭温柔地偎依在丈夫的怀里,脸上洋溢着幸福。

只有诺伯特不时兴奋地尖叫起来,仿佛他要向他以前的艰难日子作最后的告别。

同时,诺伯特也深深地记得这位东方人,他就像上帝的使者,改变了他的一生。

这一晚,诺伯特一家玩得很开心,也是他们近年来最快乐的一天。

诺伯特第二天登上了飞往不列颠的飞机。这次,他是唯一一个去不列颠的人。他的妻子瓦西巴没有和他一起去。诺伯特先去了前哨站。他在那里安顿下来后,就会去接瓦西巴。

得到诺伯特后,苏峰非常高兴。可以说卡莱尔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不用担心他的左路。

然而,曼纽尔的额头一直紧绷着,这几天从来没有拉长过。

尼克没事。至少他是荷兰著名的年轻中锋,但西格尔呢?曼纽尔真的没有看到这个一直在法蓝西业余联赛踢球的家伙有什么特别之处?

诺伯特登上飞往不列颠的飞机时,曼纽尔问道

“你真的认为他会成为超级明星吗?”他说

苏峰非常肯定地说:“我对此毫无疑问!”

看着苏锋坚定的表情,曼纽尔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他现在也很担心,不知道球队的主教练克里茨曼看到苏锋的招募会有什么反应?

曼纽尔叹了口气,问道:“苏峰,我们下一站在哪里?”

◆◆◆◆◆

送别诺伯特后,苏峰留在了法蓝西。

苏峰带着曼纽尔和加里·霍莱巴斯去了法蓝西中部的勃艮第,因为那里有一个法蓝西足球俱乐部——马赛!

马赛在法蓝西也是一支非常著名的球队,也是一支非常热门的球队。

因为马赛的主教练是盖伊卢。

盖伊·鲁尼从22岁起就是马赛俱乐部的主教练。从那以后他一直是马赛俱乐部的主教练。从1960年到2004年,他执教马赛俱乐部43年。

鲁盖是马赛俱乐部的活化石。他被马赛俱乐部的球迷视为上帝。他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队带进了法蓝西联赛的冠军队。在执教期间,他带领球队赢得了一个法蓝西联赛冠军和四个法蓝西杯冠军,以及一个欧盟杯四强。

现在无数人都在猜测盖伊·鲁克斯什么时候辞去马赛俱乐部主教练的职务。最近,这个问题一直很热。据说,今年夏天,盖鲁将宣布退休。

当然,这些都是媒体记者的传闻。郭鲁从未说过他将在今年夏天宣布辞职。

在苏峰的记忆中,陆盖今年没有宣布退役,但在明年夏天,陆盖刚刚结束44年的教练之旅,从马赛退役。

然而,从本赛季开始,马赛俱乐部就要分崩离析了。

现在俱乐部的主力中后卫梅克斯和球队还有合同,甚至私下和意大利罗马俱乐部签了合同,想离开马赛俱乐部。

还有俱乐部的主力前锋,上赛季法甲联赛最佳射手西塞,他以1400万英镑转投英超豪门利物浦。

据说队里还有几位主力球员不愿续约,想离开马赛俱乐部。

这一次,苏峰来到马赛带了两名球员。

这两位球员在后世也很有名,一位是巴卡里·萨尼亚,另一位是让·阿兰·布姆松。

他们两人在后世都很有名。巴卡里·萨尼亚是阿森教授引以为豪的弟子。他已经为阿森纳效力很多年了,他的实力非常好。布姆松已经加盟了意甲豪门尤文,是一名出色的中后卫。

现在萨尼亚已经21岁了,还没有和马赛签约。布姆松是马赛的主力中后卫,但他不想和俱乐部续约。

在苏锋的记忆中,让-阿兰-布姆松今年夏天也以自由转会的方式加盟了苏格兰的凯尔特人大俱乐部。

现在苏峰想把胡砍掉,直接带他们去卡莱尔。

这两个人的实力非常好,最重要的是现在便宜,他们甚至可以不花一分钱就把他们带走。

于是,送别诺伯特后,苏峰来到了勃艮第的马赛。

马赛是艺术和历史之都。在五世纪,圣日耳曼主教把马赛发展成一个宗教中心。它拥有圣艾蒂安大教堂、圣日耳曼修道院等特殊的古建筑,历史古迹比比皆是。

它开在约拿河畔的一栋老房子里。这是一家咖啡店。

这是一家独特的咖啡店。来这里的人大多是穿着僧衣的僧侣。没有舒缓和暧昧的浪漫音乐或小资产阶级的乡村蓝调。他们听到的是虔诚的祈祷声。

这是这家咖啡馆最大的特色。

窗边坐着一个20岁的东方人。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虔诚地、一丝不苟地搅拌着面前热气腾腾的咖啡。浓雾升起,似乎蒙蔽了他的双眼,显得有些神秘。

坐在东方人旁边的是一个西方的中年人。他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正享受着他的黑咖啡。

在东方人的对面,有两个人,一个秃头的黑人和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秃头的男人笑得像个孩子,而中年男人却一脸冷淡,好像每个人都欠他几百万。

这群人是苏峰等人。

苏峰坐在窗边。窗外是滚滚的约拿河。它在金色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散发着金色鳞片的味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