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再临姜子牙算命摊

“师父?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

哪吒看着一路飞快掠过的风景,有些好奇的问着。

小白刚在李靖那里受了一肚子的气,此时听到哪吒的声音,没好气道。

“问啥呀问,你管主人要去哪里干嘛。”

哪吒一听,这小暴脾气也是噌的就上来了。

“诶!不是,你是不是突然吃了火药啊?”

小白一听瞬间反驳了起来;两人就这么叽叽喳喳在陈白耳边吵着。

过了好一会儿的时间,陈白可算是忍不住了,爆喝一声:“都给我闭嘴好不好。”

“叽叽喳喳的想烦死我啊?”

噗!陈白话还没说完,一口精血直接喷了出来。

三人瞬间朝着下方跌落而去。

这可是万米高空,哪吒和小白一下就慌了神,连忙大喊着师父和主人。

而此时,他们的主人和师父也是无能为力了。

陈白带着哪吒和小白一人一狗,飞速的做着自由落体运动。

几个呼吸的时间,三人就已经只离地面千米距离了。

三人身上甚至都冒起了火花,没一会儿的时间就变成了火苗,再是熊熊烈火!

再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只剩下了百米距离,这时陈白猛的睁开了眼睛,一股恐怖的力量瞬间爆发而出。

直接在距离地面几米的时候,及时的托住了三人!

哼哼!嗯?

“什么味道?”陈白耸了耸鼻尖,十分好奇的问道。

回头看去,陈白吓得原地一跳:“卧槽,你们两光头是谁啊?”

这时小白欲哭无泪的看着陈白:“主人,你还是看看你自己吧。”

。。。

陈白照着小白说的一看一句卧槽脱口而出。

“卧槽!我头发呢?卧槽!”

、、、、、、

两人一狗看着各自的模样无情嘲笑了许久之后。

陈白连吞数颗丹药后,直接倒头就睡了下去。

哪吒一脸委屈的顶着一个闪闪发亮的小脑袋,拿着陈白作为补偿的丹药和小白坐到了一旁等待。

也不知道究竟是过去了几天时间,陈白缓缓睁开了眼眸,两眼中爆射出两道精芒。

起身活动着自己的身体,陈白有些好奇的想道。

【没想到啊,这次虽然挨打不轻,但是收获也不小!修为已经巩固到了金仙后期!】

【不过根据系统指示,金仙突破还得渡劫就很难受了呀!只能先压制着修为了。】

陈白心中一想到各种话本主角渡天劫疼的死去活来的模样,就起一身鸡皮疙瘩,膈应的慌!

“师父你醒啦?”

“主人,你醒啦~”

一听到陈白这边的动静,哪吒和小白先后跑了过来。

陈白也是起身笑了笑:“走吧,都休息好了吧?”

哪吒和小白无奈相视一眼:我们不都是在等你吗?

陈白点了点头,率先飞向了空中。

陈白眉头一皱往后望去,哪吒和小白却是还站在原地。

陈白没好气的说道:“不是,你们两倒是走啊,还等着我来抱着你们啊?”

哪吒和小白忙不迭摇头:“哪敢,哪敢;我们背师父还差不多!”

“哦,那好啊,为师给你这个机会。”

陈白笑了笑,一个响指打出,转眼来到了哪吒的背上。

看着哪吒一副无奈的模样,陈白邪魅一笑:“走吧,为师已经上来了。”

哪吒一脸委屈冷哼一句:“师父啊,不带你这么欺负徒弟的吧。”

“什么叫欺负,为师这是为了锻炼的肉身强度和你的体力。”

陈白眉眼一挑,反倒是装出了一脸心痛的模样:“可怜为师尽心尽力,竟然还不被徒弟所认可。”

“得得得,师父,我怕了你还不成吗。”

陈白换脸速度可谓是一绝,眨眼就笑了起来:“好啊,出发朝歌!”

两人一狗,就这么在哪吒的哀怨声中踏往了朝歌、、、、、、

大约是待到太阳下山之时,陈白一手牵着哪吒,小白跟在身后。

两人一狗出现在了朝歌城外。

接受了守卫的仔细盘查之后,才缓缓入城去。

陈白上次虽然离开匆忙,但是酒馆早已预付了半年定金。

这次陈白带着哪吒和小白,也并没有在朝歌城中瞎逛;而是到酒馆吃了中饭。

打听好姜子牙还在开算命摊后,陈白带着哪吒直接就离开了。

小白蹬着小短腿愣是追赶了半天。

“姜尚易事?有点意思喔。”

陈白看着一家店铺门口的牌匾,脸上带着丝丝笑意。

【对于原本封神中最重要的人物,可谓是主角;小爷倒是有些好奇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陈白想完笑了笑:“虽然如今确实有些看不起姜子牙的实力了;但是能够了解其是个什么人,倒也不枉此行呀。”

“走吧,我们进去瞧瞧。”

哪吒和小白虽然并不知道陈白来这是要干嘛。

但还是乖乖的跟了上去、、、

陈白走在前面,看着店面布局和简单的内饰,没有多做停留。

而是直接略过排队的众人来到了一名白须老者的身前。

“敢问阁下就是姜尚老先生?”

那老者看着陈白的模样,心中有些好奇:“正是在下,不知道友又是何人?”

“哦,这个呀,没什么;我就是想、、、”

陈白笑了笑,俯身到桌子上凑近到了姜子牙的身边:“踢,馆!”

小白站在后面彻底的目光呆滞了。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骗头向哪吒问道:“哪吒?你刚听清主人说、说啥了吗?。”

陈白却是笑了,回头冲哪吒和小白的安慰道:“把你们的心都放肚子里去吧。”

转身又朝着身后排队的众人大声喊道:“今天姜老关门了,各位请回吧!”

随着陈白一声声喊着,众人慢慢开始变少了起来。

哪吒站在一旁嘟囔了一句:“该不会,我在陈塘关闹事的时候;师父就在这闹事吧。”

陈白笑了笑;姜子牙直直盯着他的眼睛站了起来。

姜子牙脸色十分之黑,十分严肃的看着陈白:“我们井水不犯河水,道友何必要咄咄逼人呢?”

陈白吊儿郎当的拿起了一旁一个诊脉的小枕头,一屁股坐上了桌子上面。

嘴角邪魅一笑:“不不不,我知道你是来干嘛的呢。”

姜子牙看着陈白的动作倒是不以为然,但是当听到陈白所说之后,整个身躯都是猛的一弹。

“你、、、你刚才说什么?”姜子牙十分认真的说着。

陈白明显看到姜子牙的手悄悄摸摸伸到了背后、、、将打神鞭握在了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