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陈白赶来,遭人嘲笑

敖广好奇的问了一句之后。

他身后一个老者身背龟壳,驮着背脊有些不敢肯定的说道:“龙王陛下,刚刚那狗好像说有人要保哪吒。”

“还说让我们等他来。”

敖广闻言耻笑一声:“有意思,何人如此大的口气,竟还要本王等他到来。”

“龟千岁,传本王指令水淹陈塘关!取哪吒项上人头祭奠我儿在天之灵!”

小白话无疑是太过嚣张,挑战到了敖广身为四海龙王之首的尊严、、、

敖广这才会不顾徒增业障,也要水淹陈塘关同时取下哪吒性命!

就在小白和哪吒两人看着飞速盖下的巨大水幕手足无措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都给小爷住手!”

敖广一时间也没能反应过来,下意识就将水幕停在了半空中。

陈白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哪吒与小白护在了自己身后;而三人身后的则是那数万陈塘关百姓。

东海龙王看着突然出现的长发俊美青年,连连皱眉有些不明所以:“这小子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身旁的龟千岁听着东海龙王的嘟囔,十分恭敬的开口提醒道。

“陛下,这小子会不会就是那只狗所说的主人,也就是哪吒的师父?”

听着龟千岁的话,敖广点了点头,却是又连着摇了摇头。

“区区一个金仙,竟会如此猖狂的吗?”敖广颇具疑问的看向了龟千岁,毕竟这老乌龟是他的龟丞相。

“陛下不如问问吧,若是区区金仙,便由老臣直接将其抹杀了吧。”

听着龟千岁的话,敖广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冷色:“汝乃何人?今日是本王与陈塘关的私事。”

“若是无关之人,本王给你十吸时间离开。”

陈白一听,有些无语的看向了小白:“怎么,难道你还没说吗?”

小白一个劲的摇着头:“怎么可能,主人你不信问哪吒呀。”

【切,小白都已经说了小爷是谁了,你们还明知故问。】

咳咳。

陈白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没好气的看向敖广:“你吃饱了饭没事做啊?我要不是哪吒师父,我跑这里来干嘛?”

此时在陈塘关内,李靖及其夫人也是看到了空中站立的白色长袍身影。

见是陈白之后,李靖心中的大石头也算是落下了几分、、、、、、

空中。

此时却是一阵哄堂大笑在东海众多龙众和士兵中传开:

“老章鱼听到没?他说他是哪吒师父哈哈哈。”

“别笑,人家至少比我们有勇气,小小金仙就敢收徒弟了哈哈哈。”

“就是就是,那我们这些天仙和玄仙啥的,是不是也都可以收徒弟了哈哈哈。”

“、、、、、、”

就算是东海龙王敖广也是强忍着嘴角的笑意,努力维持着严肃的模样。

“笑妮玛,谁敢再笑,信不信小爷削你吗!”

陈白眼瞅着场面失控,一声怒吼伴随修为传遍了东海阵营的每个角落之中。

许多的水族也是被其气势直接吓到了,纷纷闭上了嘴巴。

但是陈白身为主角,总是会有一些不作不会死的龙套,跑出来好让陈白杀鸡儆猴。

“嘁,这小子吓唬谁呢,他当我们老龙王是摆设吗?龙王抬指就能灭、、、”

不等这大龙虾说完,空中划过一道剑光如白虹贯日。

即便是敖广也还没能从众人嘲笑陈白的氛围中反应过来;回首时大龙虾已经变回原形,身首异处了,。

陈白手中握着寒辞,冷眼说道:“我知道你们东海宝物众多,实力不弱。”

“但是小爷我不会对你们这群昊天座下的走狗有任何好脸色。”

敖广张开大嘴,一声龙啸彻天动地。

“小子,本王还没问你徒弟哪吒残忍杀害吾儿的事情,你竟然就开口侮辱我东海!简直找死!”

陈白咧嘴一笑:“若不是你那儿子向我徒弟动手,又何必落得如此下场。”

“刚刚那只大龙虾若不是在我警告之后,还充耳不闻;我又何必动手杀他。”

听着陈白的话,敖广连连冷笑了数声:“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本王今日必取哪吒项上人头!”

“区区金仙,别以为有个先天灵宝就能在洪荒横行。”

“小爷管你怎么说,我还是小白之前传给你们的那句话。”

“我的徒弟,谁动谁死;就算他把你东海搅得天翻地覆,他也轮不到你来质问。”

陈白连连开口,直接将敖广的话尽数怼了回去。

哪吒和小白两人躲在其身后不可思议的说道:“我的天啊,这时候的师父真是太帅了!”

“牙尖嘴利,本王倒是要看看你如何能够护住这陈塘关数万百姓。”

敖广满脸怒火的抬起右手牵动着巨大的水幕,东海之水尽数倾倒下去。

【这哪里还是什么暴雨,这完全就是一大游泳池的水在往下倒啊!】

陈白脸色沉重,低头看去陈塘关已经被海水将近淹没了一大半。

无数的房子被冲成碎墙瓦砾,已经有了数百人陷入了海水之中,只能抓住漂浮的树木勉强支撑。

“哪吒,小白,你们赶紧去救人;不出片刻,这海水必定退散。”

陈白半回头,侧着脸向哪吒和小白吩咐。

哪吒和小白也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人。

人命关天,两人这时也不再嬉闹,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赶忙飞身下去救人。

观察了一会儿之后觉得还算不错,陈白也就回身直视敖广。

“呵呵,小子啊。这就是你不听劝告、牙尖嘴利的代价;还不出片刻,本王倒是很好奇你如何让这海水片刻退散。”

看着敖广这幅盛气凌人的欠揍模样,陈白当真是有了暴露实力,直接碾压打他脸的想法。

陈白硬是原地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算是压下了心中的想法。

微微一笑看向敖广:“马上你就知道了。”

陈白说完,手中寒辞剑铮的一声,直接划过天际冲着敖广迅猛斩去!

“可恶!”敖广大喝一声,连忙抬起了左手浮现出一个水盾。

【还敢小瞧我?就算我不暴露真实实力,打退你也是轻轻松松!】

陈白心中想着,其实若是不暴露真实实力的话,他也不敢说能够真的打败敖广。

毕竟东海龙宫的宝物众多,这就会让敖广手段诡异、出手皆是杀招。

而现在无非就是一个拼法宝的时代、、、、、、

想归想,陈白手腕一顶直接控住寒辞往前笔直刺去;一招仙人指路轰的一声与水盾齐齐炸裂开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