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元始天尊话刚刚说完,眼中已经浮现出了一抹邪魅至极的精光。

“都出来吧,给这群湿生卵化之徒送份大礼。”

元始天尊说着拍了拍双手。

在啪啪,啪啪的掌声中;金鳌岛外突然响起了一片片喊打喊杀声。

“不、不好了师、师父!金鳌岛外、外围已经被阐教攻、攻占了!”

看着满身鲜血,跌跌撞撞朝着截教阵营跑去的青年。

陈白看向了元始天尊,心中大道一声不好。

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等到再次出现时,已经带着那报信青年来到了通天的身边。

刚刚抬起手指的元始天尊眼中充斥着阴霾看着陈白。

【看,你再看!再看小爷就把你吃掉!】

陈白站在通天的身旁,只是随意的白了一眼元始天尊;看着那青年轻声说道:

“这位师兄,你别急,慢慢说吧。”

通天手中闪过一抹圣光,原本必死无疑的青年也是被硬生生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只有他身上的血迹证明着他刚才所受的伤势之重、、、

“不急,慢慢说,你放才所说是否属实?”

通天教主的声音不是很大,却是犹如一颗定心丸一般,直接稳住了青年弟子的心神。

“师父,弟子所说千真万确,如今外围众师兄已经开始守不住了;不出半时辰,恐怕就会打到这里来了!”

通天教主听着这青年弟子的话,双拳捏的嘎嘎作响。

眼中闪烁着强烈的杀意:“元始!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

就连太上老子也是带着疑惑看向了元始天尊,很明显即便是他也不知道元始天尊这个计划。

元始天尊却是冷笑一声,脸上显露出一抹嗜血的诡异笑容。

“笑话,本座既然说过要先送你们一部分被毛戴角之辈上榜,就一定会做到!即便,是你不同意。”

陈白站在一旁,只感觉通天的身上开始散发出恐怖绝伦的剑意,还有诛仙四剑特有的杀伐之气!

【我靠,师父本就是主掌杀伐,如今暴怒之下的他;我仅仅只是站在一旁,就有些打哆嗦了。】

通天教主很显然已经被元始天尊逼到了暴怒的边缘,火气已经到了脖颈。

一但爆发,来势定会比火山喷发更加凶猛!

事实也正是如此。

陈白看着说话越发嚣张的元始天尊;再次回过头看向自己师父之时。

只见通天教主已经连连说了三声好。

元始天尊看着通天教主愤怒的模样,嘴角微微一撇:“愤怒吗?晚啦!”

“我阐教弟子就快将你金鳌岛外围的外门弟子屠戮殆尽了哈哈哈!”

通天没有再搭理元始天尊,只是看向了身后的万千截教弟子。

大声喝道:“截教弟子何在!”

“回师尊,我们在!”

“回师尊,我们在!”

“很好!如今阐教人在大肆屠杀你们的师兄弟!你们应该如何做?!”

这时陈白十分会鼓舞气势的喊了一句:“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众弟子也是纷纷跟了上来。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杀!杀!杀!”

万千弟子齐声嘶吼,那声音似要震碎苍穹;那豪迈就像是神挡杀神,魔挡杀魔一般。

“好,很好!截教众弟子听本座金令!全体战备,驰援我截教众师兄弟!”

通天教主一声令下,截教万千弟子浩浩荡荡朝着远处飞去,宛若一条条游龙出洞!

“尔等岂敢!”元始天尊看到这一幕,瞬间暴喝一声。

他知道若是让这群人进入战场的话,先不说胜负结果如何。

光是凭借截教如此气势,他阐教弟子就定会损失惨重!

“怎敢,本座倒是想看看你元始又能如何拦住本座弟子。”

通天淡淡一声,青萍剑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手中。

手腕一翻,一道剑光撕裂苍穹有如白虹贯日一般,朝着元始天尊直直斩去。

元始天尊脚步一滞,三宝玉如意掏出狠狠朝着剑光压去!

“元始,你当真要与本座在洪荒一战吗?”

通天教主每一剑都将力量控制到恰到好处,他可不想自己把自己的道场给毁了。

“云霄、琼霄、碧霄,你们先带领众师兄弟去帮助金鳌岛外围。”

元始天尊眼瞅着三霄仙子就要带着万千截教弟子前往外围。

连忙朝着身旁和身后喊道:“太上师兄!准提师弟、接引师弟,你们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元始天尊都已经开口了,三圣也不好再坐着吃瓜;纷纷祭出了得意法宝,朝着通天狠狠压去!

“你们,当真要逼迫本座在此摆阵么?!”

“呵呵,通天你省省吧,今日我四圣破你区区诛仙剑阵,何其容易!”

元始天尊听着通天教主的话只是冷笑一声;不过很快却是又戛然而止。

因为上空中传来了一道柔美温和的嗓音。

“元始师兄,如此不按承诺行事,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吧。”

随着声音回荡,一道身材火辣的红色长裙身影出现在了通天的身旁。

通天见状也是微微笑道:“女娲师妹,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去昆仑山走了一遭吗?”

女娲看着通天的眼神,只是微微一笑:“师兄说笑了,如今你那四大亲传弟子和随侍六仙都快要把玉虚宫翻了个底朝天呢。”

女娲娘娘掩嘴笑着,元始天尊却是坐不住了,连忙制止了三圣的攻击。

强迫自己静下心来,看向了通天教主:“通天!女娲!你们二人刚刚所说可都是真的?”

“你们把本座的玉虚宫怎么样了!”

通天却是像之前的元始天尊一般,只是邪魅一笑:“没什么,只是单纯想跟元始道友说一句。”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阐教差不多都要全体出动了,当真也是看得起本座的截教的呢。”

女娲也只是在一旁点了点头。

元始天尊闻言却是疯狂抓挠着自己的白发,近乎癫狂道:“不!这不可能!”

“从这个计划开始布局,本座每一步都有算过,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本座根本就没有算到过这种情况!”

听着元始天尊的声音,通天教主并不想回答他;只是微微一笑看向了陈白。

陈白站在女娲和通天身旁也是嘴角一笑,心中想道。

【害,有小爷我在;你元始肚子里有几根花花肠子我还能不清楚吗?】

【幸好提醒了师父,不然这次真就让你得逞了;也就幸好师父相信了我的话。】

【为了布局这个局中局,小爷都差点被师父给打入冷宫了!】

“你到底是如何知道本座会这么做的?”元始天尊始终还是有些不服的看向了通天教主。

原本自己想来个瓮中捉鳖,却是没想到自己老家都被人给偷了!

太上老子和西方二圣站在一旁并未开口,不过似乎也是在强行憋着笑容、、、、、、

通天嘴角微微上扬,只是朝着元始天尊吐出几个字:“狗,改不了吃屎。”

害,多亏本座收了陈白这么一个鬼灵精怪还十分神秘的徒弟。

“元始啊元始,本座早就知道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心中无时无刻不想着把本座和截教送上榜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