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听着通天教主的话,众多弟子已经议论纷纷了。

这时无当圣母却是怒喝一声:“吵什么吵!身为截教弟子,第一件事就是应该听师尊的话!”

金灵圣母也是看着众师兄弟说道:“无当师妹说的不错。”

“难道你们不知道阐教是如何评论我们的吗?难道你们真的想被人称作是不知礼仪的湿生卵化之辈吗?!”

听着金灵圣母的话,截教众弟子纷纷陷入了沉默之中。

过了好一会儿的时间,不知是谁带头喊道,随后广场响彻起来。

“干!不就是区区量劫,我截教弟子本就不该当缩头乌龟,师尊万岁!截教万岁!”

“干!不就是区区量劫,师尊万岁!截教万岁!”

“干!不就是区区量劫,师尊万岁!截教万岁!”

“我等都听师尊的,还请师尊示下!”

“、、、、、、”

【卧槽,牛13啊!这才是截教,这才是截教该有的气魄!闭关迟早是会被元始逼出来的。】

【倒不如我们主动点,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陈白站在通天身后,眼中闪烁着强烈的战意;不得不说他真的被截教众弟子这惊天气势给感染了。

朝着众弟子喊了一句:“师兄们牛13!我们截教就是干!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通天原本还欣慰的看着众弟子,顺便听着陈白的心声。

结果陈白突然嚎了这么一嗓子,即便是通天都属实被吓到了。

但是陈白最后一句话却是让通天都大受鼓舞,就像是回到了从前横扫洪荒的那个意气风发的时代。

如此洪亮的声音和气壮山河的场景大概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

这时通天才开口说话:“静下来,为师很欣赏你们的士气和实力。”

“现在,为师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底气,什么是我截教的实力!”

“带上来吧。”

通天看着截教众弟子,流露出了一抹笑容;大手一挥直接将碧游宫广场隔绝成了另一个世界。

【牛掰啊,这就是师父再开世界的境界吗?】

开玩笑,也不看看本座是谁。

通天听着陈白的心声自信一笑,心中骄傲的想着。

这时陈白也是将被提前迷晕的广成子、惧留孙、道行天尊、普贤真人和人教玄都大法师带到了众人面前。

陈白眼中闪过一抹精芒,当真是到这时,他自己才明白为什么师父要让自己把广成子等人迷晕。

【师父还真是老谋深算呀,这样一做既能鼓舞截教弟子的士气和底气;而且即便事后被元始天尊等人发现了。】

【广成子等人却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元始天尊想要追究也并没有机会。】

通天教主一听,阳刚坚毅得脸一下子就唰唰唰的黑了。

心道:什么玩意,虽然你很聪明的明白了为师的意思;但是能不能把老谋深算那个词换成运筹帷幄!

你小子特么不会说话能不能别说话!

正事要紧,通天教主也不再浪费时间,毕竟耽误的时间越长,元始天尊等人发现的可能性就越大。

于是通天教主看着场下议论这五人的弟子,嘴角上扬。

“尔等看到了吗?阐教和人教并没有我们想象之中的那么强大。”

“量劫未显,阐教十二金仙就已经被我们生擒了四位;更是有人教大弟子被你们云霄师姐碾碎肉身,直接生擒!”

众弟子一听也是纷纷愣住了;尤其是多宝道人更是张着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云霄。

我的天,云霄师妹什么时候这么强劲了!即便是本道也不一定能生擒玄都大法师!

最多也只是打个平手,谁也奈何不了谁呀!

不光是多宝道人;其余三位圣母也是纷纷不可思议的对视了一眼,她们可是都知道云霄之前不过大罗金仙中期的修为。

但是连师父都已经这么说了,自然也不会是骗人的;只能说明云霄师妹这段时间估计是得到了什么逆天的机缘。

“截教之幸,云霄师姐厉害!”

“截教之幸,云霄师姐厉害!”

“、、、、、、”

不知是谁又嚎了一句,所有人再次喊了起来。

陈白看着眼前的一切,俊脸上满是无奈之色。

【这氛围咋跟进了传削一样呢卧槽,师父真是轰动气氛的一把好手呀。】

通天听着陈白的心声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女娲的传音却是直接入耳。

“通天师兄,元始天尊等人发现不对劲了,正在急速往金鳌岛赶来,最多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

通天教主一听,连忙将陈白偷偷叫到了身边。

陈白还在跟云霄师姐瞎扯着,听到通天教主叫自己之后也是看了一眼。

只听到通天教主对自己使了一招传音入密:“陈白,时间不多了,你这就将广成子等人带下去弄醒。”

陈白眼眸一转露出一抹思考的神色,自然知道通天教主的意思是元始天尊要赶来了。

也不敢再耽误,随便跟云霄说了一下之后;就飞身上前一手抓过了广成子五人,由通天教主送到了碧游宫密室。

嗖!嗡!

陈白只看到一阵白光闪过,紧接着自己就已经带着广成子等人出现在了密室之中。

而女娲娘娘早已经坐在蒲团之上等待陈白。

陈白等人身形刚刚出现,两人不由多说,女娲已经直接将广成子等人分别放在了蒲团之上。

一股圣人之力弥漫整座密室,广成子等人的身体表皮上开始慢慢渗透出紫色的脓水。

“陈白,你这迷药下得挺猛啊。”

女娲没一会儿的时间也是已经香汗密布,白了陈白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陈白原本还在仔细观察着只有元神的普贤真人和玄都大法师。

突然听到女娲这么一说,陈白也只好讪讪一笑:“过奖过奖了师伯,师侄这不是怕药效不够,中途醒来就完犊子了嘛。”

女娲能说啥,面对陈白的伶牙俐齿她也只能无奈的一翻白眼。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女娲娘娘才基本将五人的毒素全部清除。

闲来无事看着陈白道:“怎么样,你师父那边还顺利吗?”

陈白咧嘴一笑:“顺利顺利,简直太顺利了。”

“哦?你们是说了些什么,竟然有这么顺利?你不是说那谁多宝可能会有所动作的吗?”

【卧槽,这种机密怎么也被师父告诉女娲师伯了,多宝现在还只是墙头草呢。】

陈白心中想着,嘴上却是笑了笑:“倒也没说啥,就师父跟众师兄聊了聊人生,谈了谈理想。”

“然后众师兄就一直在那喊啥,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啊?女娲娘娘轻声咦了一下。

纵使是圣人,但是女娲娘娘还是被陈白给说得花容一愣一愣的、、、、、、

怎么就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了呢?

等到时出来了,本宫再去问问通天师兄吧,陈白这小子太鬼灵精怪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