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假通天,竟是魔族!

啊秋!

三十三重天上,娲皇宫中。

女娲娘娘看着喷嚏连天的通天教主,嘴角轻笑一声:“通天师兄,你这莫不是着凉啦?”

圣人哪里可能受风寒,通天知道这不过是女娲特意调侃自己,想让自己没让那么担忧罢了。

通天当时在陈白离开之后,一人坐在大殿上面思考了许久的时间。

刚想出门去碧清宫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找女娲商量一下;毕竟当时女娲之答应自己对付西方二圣。

所以通天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来娲皇宫,探探女娲的口风,看其愿不愿意出手相助。

如今截教已经成了洪荒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即便是女娲不愿意出手相助,其实通天教主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不过此番前来,

得到的结果却是让通天十分的惊讶!

女娲非但没有拒绝通天的请求,反而还帮通天分析局势,帮其出主意。

“女娲师妹说笑了,为兄心中有些不好的感觉,就先行告辞,回截教去了。”

通天心中想着,又是打了个喷嚏,不安的感觉在心中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女娲知道通天心中在担忧着云霄和陈白,也就没有挽留。

红唇轻启:“那师妹就不远送了,通天师兄慢走。”

通天点了点头,直接消失在了娲皇宫中,再次出现之时。

已经飞到了金鳌岛外的云端上面;脚踩剑云的他没有片刻的停留。

金鳌岛上一股十分恐怖的气息让他心中的担忧越发强盛了起来。

“谁胆敢闯入本座的道场。”通天冷哼一声,脚踏剑云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在碧清宫的上空。

细细往下看去,碧清宫的房顶已经出现了五六个大窟窿,整个房子的墙壁到处是孔。

原本应该坚硬无比的碧清宫,如今已经支离破碎,在强大的威压中摇摇欲坠、、、、、、

空中,陈白与三霄仙子并列排开,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彩。

尤其是云霄仙子喉间一甜,一口鲜血直接从嘴里溢了出来。

“师姐,吐掉舒服点。”

。。。

云霄仙子看着陈白望向自己一本正经的话语,绝美精致的俏脸唰唰唰的黑了。

心中十分无语的想着:算了算了,就当你是在关心我好吧。

陈白脸上没有如同往常的嬉皮笑脸,心中满是无语。

【卧槽,这么大的动静,师父不可能还没有听到声响呀!这假通天的实力已经早在云霄师姐之上。】

【如果云霄师姐不拿出烧火棍的话,即便我们四个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交出混沌至宝,本尊可以放过你们一命。”假通天一声冷笑,看着脸色苍白,受伤严重的三霄仙子。

至始至终,假通天始终没有露出他的真面目;陈白和三霄仙子也没有办法揭开他的面纱。

“好啊,不就是一根烧火棍嘛;你让我们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我们就将混沌至宝交给你。”

一声低喝,陈白微微一笑,虽然脸上苍白,却还是眼神直盯假通天,眼中挡不住的锐利。

“呵呵,你小子一个区区太乙玄仙,你能做这个主么?”假通天不屑的瞅了一眼陈白。

陈白不慌不忙,听着假通天的话语。

回以一个看傻子一般的眼神:“你觉得我既然能指导她们三人的战斗,为何会做不了这个主。”

目光一凝,不等假通天开口,随后陈白的眼中猛的暴露出了一股杀气。

“一句话,你到底想不想要混沌至宝,要的话就变回自己的模样!”

假通天刚一感受到陈白的杀气,抬手闪过一抹可怕的杀气,径直将其给掀飞了出去。

云霄眸光一闪,连忙将陈白一手拉住;面容上散发着森森寒气:“对一个太乙玄仙出手,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陈白连忙伸手拉住了云霄,脸色苍白吐出一口猩红。

传音给琼霄和碧霄两人:“你们两人先跑,我和云霄师姐替你们挡住,你们赶紧去找师父。”

琼霄和碧霄两人一听,纷纷愣住了;不论陈白怎么传音,碧霄就是不愿意离开。

陈白怒吼一声,与云霄仙子对视一眼之后,两人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不等假通天回答,陈白直接掏出了之前有过出场的那个铜镜。

“老小子,有本事来打老子!别动老子女人。”陈白怒吼一声,一个爆闪猛冲了过去。

听到陈白这嚣张的话语,假通天怎么可能忍得住这口气。

暴喝一声,迎面朝着陈白冲了上去,一道黑气摧枯拉朽一般轰炸了过去。

陈白脸色一变,一句卧槽骂出连忙将铜镜挡在前面。

没有想象中的炸裂声,这恐怖的一击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面一般。

那恐怖的一击在打中铜镜的那一刻,竟是直接原路返回去了。

不过陈白还是被击退了几百米的距离,俊脸一震,薄薄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鲜血。

【他爷爷养了只喵的,没想到还是受伤了。】

陈白心中一阵恼火,面对眼前这一切终究还是没有办法。

毕竟陈白的实战经验还是过少,当真自己上场的时候,还是有些吃力。

“你妹的,是不是没吃饭啊?给小爷用力点。”

眼看着假通天转身朝着云霄走去,陈白一咬牙,只能再次开口辱骂。

【必须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到我身上,这样云霄师姐才能有机会一击得手!】

陈白说着,假通天脸色狰狞的回头看来。

“小子,老子放你一马,你竟然还敢回头找死!”

正想要一掌抓向陈白,这时云霄在其背后突然娇喝一声,混元金斗散发着无尽金光。

直接朝着假通天的脊背砸了下去、、、

假通天只感觉背后发凉,忽的一转身,竟是掏出了一把散发着黑色魔气的巨剑!

朝着混元金斗当头劈下,云霄惊呼一声,一口精血吐出,混元金斗竟是被其直接给劈飞了。

绝美的容颜之上满是震惊,惊疑不定的看着这个假通天:“你!竟然是魔族!”

【魔族?!我就说这剑上面的气息怎么这么邪性。】

陈白心道:自己来到洪荒这么久,也并未见过魔族,难怪一时之间认不出来。

假通天听着云霄的话,脸上狰狞一笑:“笑话,洪荒世界还分神魔吗?何时不是混沌神魔混为一谈。”

这假通天说着,一脚将这魔剑踢了起来,仿佛这一片的虚空都在为之颤抖了起来。

趁云霄惊讶慌神的这一片刻,一剑直接刺向云霄的小肚子;云霄见状也是将手中的金蛟剪扔了出去。

随着巨大的爆炸声,两件法宝在空中相撞僵持不下。

仅仅只是几息时间,云霄光洁的额头就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浑身被香汗打湿。

反观假通天虽然青筋暴起,不过相对于云霄而说却也是轻松无比。

陈白不敢有所耽误,手持铜镜悄悄去到了其身后,悄悄举起铜镜想要下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