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大道共鸣,领悟大道本源

要说通天教主也是聪明,在陈白一番心声之后,一下明白了一系列的事情。

通天脸色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中早已经是惊讶非常,甚至是有些颓丧起来。

最大的敌人是鸿钧的话,本座和截教当真能在这量劫之中获胜吗?

即便是以通天教主之前的自信,如今也是有些颓废了。

在洪荒,鸿钧可以说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大山;当初自己和元始、太上老子也不过是紫霄宫前三千客之一罢了。

自己不过是依托于天道的圣人,而鸿钧却是天道的代言人,过分点的说,他就是天道!

不过通天教主更为惊讶的是陈白这小子,当真是什么都敢想。

也不怕鸿钧道祖听到,直接一道天罚神雷把他劈得连渣滓都不剩。

陈白看着沉默这么久的通天教主,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明明在问我的话,怎么一下子就又发呆去了?奇怪,真是奇怪头上加奇怪。】

就在陈白想凑近去细细看看通天教主在干什么的时候。

通天的眼睛却是看着远处的三十六重天之上,眼中炯炯有神爆发出一阵精芒。

一股恐怖的圣人修为倾泻而出;突如其来的爆发直接将陈白啪的一声,呈大字形镶嵌在了密室的墙壁之上。

【卧槽,谁来救救我啊,哎呦卧槽,我做什么了我,让我遭受这种非人般的待遇。】

陈白被挂在墙上,看着没有任何反应的通天;尝试着大喊了几句师父,却是没有丁点反应。

通天此时心中正全心贯注,哪里可能听到陈白的声音。

通天看着三十六重天上,紫霄宫的方向;眼中的神色越发坚定了起来。

本座既然能为众生截取一线生机,为何就不能给自己和截教截取一线生机呢!

可笑啊可笑,本座身为天道圣人,竟然也会畏惧。

如果连本座都畏惧了,截教岂不是要玩完了。

不行!为了截教,本座只能前进不能后退;更何况还有陈白这小子在旁边。

本座绝对不能就这么放弃,即便是与天斗与人斗,本座定当为截教越过大山,截取一线生机!

“啊!卧槽!”

陈白一声惨叫响起,可怜他刚刚从墙里面挣脱出来,却是又被通天教主这股气势轰到墙上、、、、、、

【搞什么!通天你到底要搞什么飞机?这密室就我和你,咋滴你这修为全力开动,是想干天干地干空气吗?!】

通天此时正全身心进入到了一个奇妙的状态,即便是陈白的心声在他脑海中响起,他也没有听到一丝一毫。

从今往后,本座当带领截教,不论前方艰难险阻如何之高;不论前面横着一座多么高大雄伟的大山!

本座定当为截教截取一线生机,跨过所有挡在前面的高山,无论他如何令人生畏。

一切阻碍截教发展的事物,本座都要用手中长剑为截教杀出一条血路!

这就是截教!

这就是本座创立截教的初心!

这就是本座的道心,为众生截取一线生机!

陈白并不知道短短的时间内,通天教主已经做了这么多的心理活动。

不过当他看到通天教主身旁那不断环绕的道蕴之时。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而通天也是感觉自己四周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使得通天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明悟之感。

【我滴个天啊,师父牛掰啊,跟我坐着扯犊子也能够与大道产生共鸣?!】

【这究竟是我说的话太有哲理了,还是通天这理解能力和天赋简直超神!】

陈白虽然没有吃过猪肉,但是有系统的他多少见过猪跑;这才一眼看出来了通天这是引起了大道共鸣。

他的道心和教义得到了大道的认同!

陈白脸色却是有些凝重起来。

【这么做虽然提升了自身的实力,但无疑会引起天道察觉;将自己陷入危险境地。】

通天此时却是压根听不到陈白的心声,感受到大道共鸣的他,此时正忙着一件大事。

陈白若是可以走上前去,细细查看的话。

定然会发现自己师父深邃的眼眸之中,竟是有着无数大道翻滚!

通天,在领悟大道本源!

此时在碧游宫外面,早已经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无数的大道底蕴围绕着碧游宫。

三霄仙子和赵公明此时站在远处看着碧游宫上空的异样。

脸上俱是露出了一抹喜色,身为修行中人,他们自然明白这大道底蕴的环绕代表着什么。

因为相视一眼之后,也是各自散去、、、、、、

混沌修行无岁月,不知过去了多长的时间,通天才缓缓睁开了眼眸,活动了一下略微僵硬的身躯。

将挂在墙上的陈白唤醒了过来。

“怎么了?!我家长腿妹妹呢?”

“啊?师父,你醒啦?”

陈白缓缓睁开眼眸,这才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通天教主,便开口祝贺道。

“恭喜师父,领悟了大道本源。”

【嗯?雷声大雨点小啊?怎么师父领悟了大道本源却还是停留在圣人大圆满。】

通天听着,嘴角猛的一阵抽搐。

不过领悟大道本源之后的好处,只有通天自己明白。

虽然修为还停留在圣人大圆满的修为。

但这是因为自己成圣是将元神寄托于天道,达到不死不灭的效果;自从成为天道圣人的那一天开始,他们的修为根本没有办法再突破到圣人之上了。

不光是自己,即便是洪荒其余五大圣人也是纷纷如此。

这次领悟大道本源的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

如果说通天从前是一个蓄水池、其修为就是水的话,那么他虽然容量大,但并没有多少水。

而如今,他这个大圆满的蓄水池,已经完完全全的装满了水。

说白了,现在如果再对上元始天尊的盘古幡的话;通天不一定会输!

“嗯,为师这次自己也感到十分意外呢。”通天看着墙上两个大字的痕迹。

嘴角扯了扯,有些尴尬的看向陈白:“你小子,伤势不要紧吧?”

【你特么也知道不好意思呀!我一身骨头都快散架了!】

陈白表面却是身体一正:“师父放心,弟子无碍。”

通天摆了摆手,嘴角一勾:“行,没事就跟为师一起出去吧。”

领悟了大道本源之后的通天,心情可谓是大好。

陈白也是跟在了后面,并未出声。

【可惜后面估计要被鸿钧盯上了。】

蹬。

通天猛的一下停住了步伐,听到陈白的心声之后。

才让他恍然大悟了:虽然自己是鸿钧最为喜爱的小弟子。

但是鸿钧绝对是以大局为重之人,不然也不会设下封神量劫对本座截教下手!

罢了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本座的道本就是从废墟之中绽放,手握长剑杀出绝路!

通天心中想着,只当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带着陈白离开了密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