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云霄霸气护陈白

“燃灯道友,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啦?”

“我都已经跟你解释过了,你这两个师弟受此重伤都与我无关,你何必咄咄逼人呢。”

陈白无辜的看着燃灯道人,苦口婆心的开口劝着。

却不料燃灯直接暴喝一声:“住口!区区太乙玄仙也配叫老夫道友二字?”

陈白的脸一下子就僵住了,过了一会儿,还是冲着燃灯面带笑容:“行行行,我不叫你道友。”

“但是你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你一个准圣大能怎么好意思对我下手呢。”

“我知道你是开玩笑的,小的这就离开,不出现在你眼中。”陈白说着,一溜烟的朝着后面跑去。

嗖,啪!

咳咳咳,陈白咳嗽着挥散灰尘,燃灯带着微笑的脸却是从烟尘中冒了出来。

一掌讯雷不及,排山倒海一般打在了陈白的胸口。

噗!

陈白脸色苍白如纸,从空中呈一道完美的弧线,做着自由落体运动。

【我顶你个肺,原来被人家打到吐血这么难受;马德疼死我了。】

嘴角流淌着鲜血,陈白有些难受的靠在一块巨石上面,疼得丝毫不顾形象,那叫一个龇牙咧嘴。

“要怪就怪你是截教之人吧。”

“我、槽、尼!码!最少几千岁的人了,还这么不要点比脸!”

陈白这次是真的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无耻,所以这次张嘴就全是粗口。

燃灯道人却好像是没听懂,不过听这语气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抬手就是一掌轻轻按在了陈白的胸口,将头放到其耳边:“听不懂你说什么,但是老夫知道你该死。”

砰,砰砰!轰!

燃灯道人手放在陈白胸口;陈白只感觉脑袋一沉,一股十分爆炸的能量在他胸口炸裂开来。

胸口几乎整块的塌了下去,陈白哇的一声,跪在地上大口的吐着鲜血,其还有无数碎片般的内脏!

“果然不愧是混沌之中来的,以太乙玄仙的修为,竟然能够硬接老夫两掌而不死!”

燃灯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陈白。

“我呸!”陈白直接一口鲜血混合着内脏吐到了燃灯的脸上:“就凭你,再活一辈子也杀不了、了老子。”

燃灯道人抬手擦了擦血水,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狰狞了起来,连连说了几声好。

一巴掌就要朝着陈白的脸扇下去。

嗡,却是停滞在了半空中。

“燃灯,你凭什么对陈白动手。”

陈白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总算是松了口气,他知道云霄来了,自己不用害怕了。

扑通一声直接瘫坐在了地上,体内的真气开始缓慢恢复受损的内脏和经脉。

看着天上,只看到一身白色长裙,气质非凡倾国倾城的云霄面容冰冷。

二话不说,直接抬手一巴掌朝着燃灯道人扇去。

燃灯道人一只手被云霄狠狠抓在手心,另一只手刚想要运转真气抵挡云霄的进攻。

却是只感觉另一手刚刚抬起,又是停滞在了半空。。。

回头一看,只见赵公明嘴里不断骂着,两手奋力控制住燃灯的另一只手。

“奶奶的,就你这老不死的,竟然敢动我妹夫。”

“云霄妹妹,赶紧一巴掌,给他牙齿都抽得不剩!”

啪!

云霄看着白袍破烂、满身血污的陈白,哪里还要赵公明说,一巴掌直接狠狠的扇了下去。

只见空中,燃灯道人啊的一声,一颗牙齿脱口而出,呈一道完美的弧线,落在了地上。

掉的还是门牙、、、、、、

“简直不可理喻!你们都给老夫受死!”

看着来人是赵公明和云霄仙子,燃灯道人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不过身为元始天尊首席大弟子。

他绝不会在这种时候,未战就败!

“赵公明,云霄仙子,是不是你们二人将我师弟广成子打成这幅模样?”

“是又怎样,你不也是将我妹夫陈白打成如此模样。”

赵公明听着燃灯道人的话,丝毫不带怂的,直接就硬怼了回去。

只是原本的冰山美人云霄,却是被赵公明这光明正大的妹夫,给叫的满脸通红了起来。

“师兄,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先让老娘把这老不死的玩意给敲死。”

燃灯道人一听,嘴角不由得笑了笑:“云霄啊云霄,不是老夫说你。”

“若是你师兄赵公明,恐怕还能与老夫斗个百来回合,至于你的话,老夫真不想辣手摧花。”

赵公明听着燃灯道人的话,嘴角似乎—在憋笑?

没错,就是在憋笑。

赵公明看着燃灯道人,心中一阵默哀:你可能不知道,我云霄妹妹之前把玄都大法师咔嚓的事情。

人家元神现在还被囚在碧游宫内。

如今你把我云霄妹妹最喜欢的东西给、、、、、、

咳咳,如今你把我云霄妹妹最喜欢的人给打成这样,你估计要完咯。

这么一想,赵公明很快就发觉没自己什么事情了,便开口看向云霄:“云霄妹妹,我先去看看妹夫。”

“好,你去吧。”云霄面容冰冷的看着燃灯道人,点了点头。

燃灯道人此时心中却是十分的懵逼中:什么情况,让最高战力的赵公明去照顾那小子。

让云霄跟老夫打?怎么想的啊?

“你刚刚怎么打的陈白。”云霄的声音很平静也很冰冷。

燃灯道人听了,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如何打的,自然是一掌断其骨,一掌毁其内脏。”

燃灯道人运转真气,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后,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你这师弟当真没用,太乙玄仙终究是太乙玄仙,连与老夫比拼法宝的资格都没有。”

“呵呵,好啊;老娘也不用法宝,你怎么伤的陈白,我要让你十倍还回来。”

燃灯道人一听,老脸一下就愣住了,忍不住开口问道:“云霄,你脑子没问题吧?”

“你师兄都不敢说能赢老夫,你怎么敢说出这种大话的。”

赵公明扶着陈白坐在大后方运功疗伤,听到燃灯的话,直接大喊了一句:“因为你打伤了陈白!”

?什么玩意?

燃灯道人的脸已经黑的像个煤球:吗的!这两人太无厘头了,是猴子派来的逗比么。

云霄却是微微昂了昂下巴:“他说的没错,本来我一人不能打赢你,但是你打伤了陈!白!”

说完,不等燃灯反应,云霄踏起莲步,玉掌朝着其胸口飞快打去,这一掌:摧枯拉朽!

燃灯眉眼一跳,不知为何竟是在这一掌中感受到了久违的生死危机!

哪里还敢大意,连忙动作了起来、、、、、、

PS:今天的更新早一点,因为今天是纷舞写小说以来的第一个生日,19了!!!

感谢各位大大喜欢陈白的故事,纷舞要出去放松一下啦~

拜谢各位大大的支持;然后剧情有哪里不够好的话,还请各位大大指出来,不要急着弃书喔~根据各位大大提出的合理意见,纷舞会尽力改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