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打了小的,出来老的

陈白看着那人站在云端之上,那副嘴脸真真是跟自己以前在话本里面看到的一模一样。

云端之上的人也听到了陈白的呢喃,古井无波的脸上有着几抹诧异:“你如何知道老夫名讳?”

【知道你名讳不正常么?因为你不要脸呗。】

陈白心中十分无语的想着,但是脸上的神情却是十分的凝重。

燃灯道人乃是准圣修为。

身为阐教的副教主,手底里的灵宝和各种厉害的法宝自然不在少数。

倒也不是说陈白打不赢他,只是陈白没有把握将他宰了灭口。

而为了区区一个燃灯道人就暴露了自己的实力的话,那可就更加的划不来了。

“自然是因为您名扬在外,样貌出众呗。”陈白讪讪笑笑,回答着燃灯道人的话。

【操!打了小的就跑出来老的,还真的是阐教作风呀,原来小说里都是真的。】

燃灯道人此时已经直接飞身,从云端上面直接跳了下来。

他并没有往陈白的方向看来一眼,而是手掌向上微微抬起,一股庞大的真气直接将坠落的山石全部托举到了一旁。

露出了里面早已没了任何气息的普贤真人。。。

燃灯道人皱了皱眉头,竟是灌注一股真气直接将普贤的虚弱的元神,从早已死去的肉体中拉扯了出来。

“老师!老师!您总算来了。”

普贤真人的元神在燃灯道人的真气灌溉下,很快就苏醒了过来;当他看到燃灯道人的时候,直接就激动的嚷嚷了起来。

燃灯道人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看着普贤叹了口气:“老夫来晚了,你的肉体保不住了。”

“不过老夫定会想办法帮你恢复肉身。”

听到燃灯道人的话,普贤真人的元神看向了自己那具凄惨、骨骼尽碎的肉体,那叫一个声泪俱下啊、、、、、、

陈白站在一旁,一时间也只能乖乖闭嘴,嘴角却是扯了扯。

【不得不说,燃灯不愧是能够帮助元始天尊代教弟子的人才,实力方面不容小觑呀。】

燃灯道人安抚好普贤真人之后,又将目光放到了昏迷中的广成子身上。

陈白脸色一愣,什么情况,自己这是被他当作空气了?!

燃灯道人查探了一番广成子的伤势之后,眉头却是皱的更深了。

自顾自的问道:“什么情况,广成子受的伤竟然比普贤还要更重,只是表面看不出来。”

广成子如今体内,有着一股十分霸道的真气不断焚烧着他的经脉,甚至是灵魂!!!

陈白看着燃灯道人一系列动作,表面上虽然十分镇定,但是心中其实早就慌的一批了。

【马德,原本这两个都是要死的,害得小爷认真打了,这要是都给救活了,小爷岂不是暴露了!】

陈白心中想着,手中已经握紧了拳头;他在思考要不要直接偷袭燃灯道人,把这三人直接咔嚓掉。

但是仔细一想,陈白终究是放弃了心中的这个想法,毕竟自己没有把握将这燃灯道人一击灭杀。

身为准圣,只要自己一击没有得手,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再留住他了。

就在陈白心中想着要怎么办的时候,燃灯道人却是开口了。

“我师弟这伤,是你弄的?”

。。。

陈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双手一摊:“你觉得我一个区区太乙玄仙,能有这手段吗?”

站在燃灯道人肩上的普贤真人却是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什么。

陈白连忙狠狠一瞪,用独特的密法传音给普贤:“你要是敢把我的实力说出去,我拼上性命也要让你魂飞魄散。”

普贤真人闻言,张了张的小嘴又是闭了上去;主要是他被陈白给整出心理阴影来了。

万一陈白真拼上性命要让自己魂飞魄散的话,燃灯老师也不一定能够保得住自己。

“你若是不说的话,小爷还有办法助你重塑肉身。”

陈白这话一开口,普贤真人连忙做了个点头的动作。

在普贤的眼中,陈白是个十分神秘的人;虽然表面只有太乙玄仙的修为,但其战力绝对达到了准圣乃至更高!

因为,陈白追赶他的时候,只用了一招就将他活捉了。

经历过一次死亡的人,只会更加畏惧死亡;尤其是普贤这种不知道苦修了多少年才达到如今这个高度的人。

燃灯道人却是没有听到陈白这个密法传音,在心中默默思考着陈白话语的可信度。

虽然总感觉哪里不对,但是燃灯道人看了无数次,也只能看到陈白只是一个太乙玄仙、、、

“普贤,你这幅模样又是谁弄的?”燃灯找不出来什么问题,只能将目的放到了普贤的身上。

普贤脸色愣了愣,满脸气愤的开口说道:“是女娲!我奉师父之命前去,却是不曾想女娲在守株待兔!”

嗯,好像没什么不对。

燃灯道人只能再次将目光放到了陈白的身上,老脸上尽是严肃:“你说说这件事情的由来经过。”

【没想到这普贤有一手啊,全部都推到女娲师伯身上去了。】

【那就该我表演了。】

“我当时押解普贤真人回截教,但是在路上的时候,广成子直接朝着自己飞速撞了过来。”

“我们一直从金鳌岛外,被广成子一路撞飞到了这里。”

“这也是普贤肉身尽毁的原因,至于广成子我就不知道了。”

燃灯道人听着,想要掐指算算陈白所说是否属实,但是没一会儿,他的脸色却是震惊万分。

心中满是惊讶:怎么会!为什么算不到关于这小子的任何一切!

陈白见状,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不过我是混沌飘来的遗孤,你算不到是很正常的。”

【呵呵,小爷可是有挂在身的人,要是你都能够算到我的来历,那这系统就不要搞了。】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对我师弟举剑?”

陈白听着燃灯道人的话,真的是被这老头给气笑了:“你要是在路上走的好好的,突然被人撞飞几万里远,你能不发怒?”

呃,这。。。

燃灯道人听着陈白这话,一时间有些无法反驳了。

不知道为什么,燃灯道人总有一种感觉:好像不管自己说什么,对方就是有各种办法来反驳自己。。。

“罢了罢了,既然你说要将我普贤师弟押回截教。”

“对啊,怎么了?”陈白听见燃灯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话,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回截教,说明你也是截教那群湿生卵化之辈,而且老夫竟然算不到关于你的一切。”

“倒不如斩草除根,要按你所说,那老夫杀了你也算是为阐教解决一个潜在威胁。”

【卧槽!你特么糟老头子一个,竟然还这么不讲武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