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师伯别急,都怪这糟老头

不光是彩衣吓得不敢出声。

就连女娲庙,也在女娲恐怖的威压之下,摇摇欲坠起来。

女娲一头黑色秀发无风自动,玉手缓缓抬起,玉葱般修长的手指朝着那红色木柱隔空一指。

伴随啪的一声响起。

木柱轰然炸裂开来,只留下了漫天纷飞的木屑和齑粉,却是没有一丝一毫散落到女娲娘娘的长裙之上。

“好一个商纣王,当真是本宫给你脸了,竟敢写出如此不能入眼的诗词来形容本宫。”

女娲自顾自的说着,旁边的彩衣也并不敢上前搭话。

不过女娲娘娘却是越说越气:恨不得现在就冲进纣王宫,将纣王碎尸万段。

总归女娲并不是鲁莽行事之人,虽然心中十分气愤,但没有多久的时间,也算是把心情平复了下来。

自己乃是天道圣人,何必与一凡人置气呢。

女娲平复下心情之后,心中开始思考起来:虽然当代人皇早已不能修炼。

但终归是有人皇气运护体,本座绝不能意气用事。

一但沾染这份因果,即便是圣人,那也是无法承受的。

轻则跌落圣位,重则魂飞魄散!

这么一想,女娲看着彩衣,似乎是在跟彩衣说,但是又好像是在跟自己说话。

“既然如此,就只能从想办法斩断商朝国运,一旦失去商朝君王这个位子,帝辛将不再是人皇。”

“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有人皇气运护体。”

女娲说着,早已开始想着下一步的计划,呼唤着彩衣就欲离开,回到娲皇宫去细细思考,准备布局。

就在两人刚刚飞出女娲庙的时候,一个熟悉的人影却是迎面飞来。

他手中似乎还提着一个—人?

“娘娘,那不是通天教主的徒弟吗?”

彩衣一眼也是认出了来人是谁,悄声骂了句:“怎么又是这流氓!”

“诶!彩衣妹妹,这你就说的不对了啊,我这么善良的人,你可以发好人卡给我;但绝对不能叫我流氓哦。”

听着传音,彩衣花容失色:这流氓隔着这么远,是怎么听到我的话的?!

随后的传音却是让彩衣咬紧牙关,握紧了小粉拳。

“彩衣妹妹,你要记住哦,要是还敢叫我流氓,我可真的会对你做流氓的事的哈。”

陈白这时也已经飞了过来,手中还提着一个满身血污的人。

【哼,小样还敢说我是流氓,这次知道害怕了吧。】

心中得意的想着,陈白却是不知道女娲狠狠的剜了一眼自己。

女娲站在旁边,其实她早就将陈白的传音全部停入了耳中。

只不过女娲现在心情不好,根本没有理会这些小打小闹的想法;更何况陈白毕竟是通天的徒弟。

“陈白,你来此地又是所谓何事?”

女娲抿了抿水润的嘴唇,声音有些冰冷的问道。

陈白倒是也不慌不忙,直接将手中的那人扔在了一旁的动物排泄物上面。

让其弄得满脸都是,一阵哀嚎,囔囔着要杀了陈白、、、、、、

“师伯别急,其实这一系列事情都怪这个糟老头子。”

“哦?此话怎讲?”

“师伯有所不知,弟子当日送师伯离开之后,师父心中一直有些忐忑不安。”

听着陈白的话,女娲只是轻笑一声,并未多说。

陈白也不尴尬,只是轻轻咳嗽了两声,接着道:“其实这首诗,跟人皇的关系并不大,这是个阴谋。”

女娲刚想要转身离去而迈出的小步子一下停顿在了半空。

陈白这话,不得不说当真勾起了女娲的好奇。

转身看着陈白淡淡一笑:“你说说这是个什么阴谋。”

“当时师父想到了元始天尊以前说过,想要对人族下手。”

“后面他二话不说,什么也不解释就带着我来到了这里。”

女娲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开口:“你的意思,这首诗跟元始天尊有关系?”

陈白并不说话,只是笑笑走到了普贤真人的面前。

一道法术挥去,普贤真人被排泄物遮挡住的老脸,一下子浮现在了女娲面前。

“你是阐教普贤?”

女娲虽然素来不插手三教之事,但对于三教一些有名有脸的二代弟子还是有些印象。

这才缓缓开口问道。

以女娲的心智,结合着陈白所说的话,哪里还不明白陈白的意思。

一双美眸冷眼盯住了普贤真人:“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出来散散步,结果这小子一路追着我喊打喊杀,还请女娲师伯替师侄做主呀!”

普贤真人满脸泪花,站着血迹一副十分可怜的模样。

陈白却是心中冷笑。

【你这老小子,倒是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看着女娲朝自己投来的疑惑目光。

陈白不慌不忙的说着这件事情的经过。

将通天带自己来这里后,随后发现普贤真人。

然后因为截教有事,又匆忙赶回去,将自己留在这里,告诉自己要如何做的事情。

和后面普贤迷惑纣王,自己发现后,连忙追赶普贤的事情全部添油加醋的、戏剧化的说了一遍。

不过,陈白如何追到普贤,让其变成现在这幅模样的那一段;却是被他用其他理由搪塞过去了。

听着陈白的话,女娲或多或少地相信了。

或者说是相信了通天教主,同时也相信元始天尊确实会做出这种事情。

目露杀意的看向普贤真人,至少表面上是相信了。

“普贤,你也听到了,你有什么要解释的?”

普贤目中露出一抹失望:原本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任务。

没想到被那罪该万死的通天给搅了局!

“呵呵呵,老夫就算解释了,女娲娘娘又会选择相信我吗?”

不等女娲开口,陈白却是抢答了:“你不说肯定只有死路一条,你说了,尚且有一丝希望。”

看着陈白笑嘻嘻的面孔,普贤真人眼中露出了一丝惶恐。

坐在地上,两只手拼命往后面扑棱着。

脸上的神情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妖魔鬼怪,瞳孔都开始扩散了。

吞吞吐吐的看着陈白:“别、别过来,你是、是个怪、怪物、、、、、、”

陈白啪一声,直接将手放在普贤真人的身上:“真人说什么呢,我是人,怎么会是怪物呢。”

普贤真人哪里还敢说话,连忙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背后的双手却是一直在有所动作、、、、、、

听到陈白刚才说的话,他方才知道通天教主已经赶回截教去了。

那么广成子师兄他们很有可能也会遇到危险!

自己一定要想办法通知他们。

也好让他们想办法来救老夫!

心中想着,普贤真人趁陈白和女娲商谈之时,偷偷的将左手放到了背后,打着一连串手诀。

普贤眼中露出一抹得意:哼,当真以为老夫会一副如此颓废的疯癫模样?

等到老夫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