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四圣,要算计女娲?!

目送女娲离开在视线之内后,陈白也是松了口气。

【呼!幸好洪荒对混沌之中的了解还算不多,女娲这才相信了我说的话,不然的话可就暴露了呀。】

【如今都已经这么强了,不过接着当咸鱼我还是挺喜欢的,合小爷我心意。】

陈白心中细细思索着,随后化作一道白色流光,消失在了天际,直奔碧游宫而去。

通天教主正负手站在门口,看着远处淡淡道:“女娲走了,陈白回来了。”

听到通天教主的自言自语,云霄仙子往远处看去。

一道白色流光果然出现在了远处的云端之上。

随着扬尘飞起,陈白问问的落在了碧游宫的大门前。

“弟子陈白参见师父。”

“免了。”看着陈白见礼,通天的嘴角扯了扯。

心说:你都不知道在心里把本座骂成什么样了吧。

实话实说,本座最为佩服的,就是佩服你的演技。

“女娲师妹已经离开金鳌岛,回到娲皇宫去了吗?”

“弟子只将女娲师伯送到了金鳌岛边界处。”陈白又停顿了一下:“师父若是现在敢去,兴许还来得及。”

通天摆了摆手:“罢了罢了,皆是因果,很多事情,即便是圣人,也无法强求。”

陈白听着,心中也是点了点头。

【说的也是,有些傻缺就喜欢认为圣人和神仙高不可攀,只知道贬低自己。】

【殊不知圣人也只是斩却三尸,修炼得道的人或妖罢了。】

【若是圣人和神仙没有人性,六根真若清净的话,又怎会出现如今三教内斗,西方教虎视眈眈的情况。】

【即便是鸿钧,也不可能完全没有私心,做到六根清净。】

。。。

呃。

通天脸色十分僵硬,嘴角牵强的扯了扯。

本座只是随口感慨一句,结果你倒好、、、、、、

你这小子是当真敢说呀,议论圣人也就算了;竟然连道祖老师都敢议论。

也不怕被天道察觉,落得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好了好了,既然女娲已经回到了娲皇宫,我们也要做好四圣卷土重来的应对措施了。”

通天脸上裹着凝重,领着陈白和一旁沉默的云霄仙子朝着殿内走去。

如今的护教大阵也已经巩固完毕,三人商讨着关于下一步的计划。

陈白静静坐在一旁,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终究是让通天教主忍无可忍。

就想要开口训斥的时候。

陈白突如其来的内心想法,犹如一个晴天霹雳一般,端的一声在其脑海中猛然炸响、不断回荡。

【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女娲娘娘也不像是会对人族落井下石的人。】

【但是小书里为何会说女娲对人族落井下石呢?】

【虽说当今纣王喜好美色,但也没落到无知愚蠢的地步吧?】

女娲师妹!会对人族下手?!

这不可能吧!通天心中也是跟着陈白的心声,细细思考了起来。

唯独云霄仙子发觉大殿内突然变的鸦雀无声,小脸上满是疑惑不解。

【莫不是?莫不是四圣的阴谋打到了女娲和纣王的身上?!】

通天一听,心中震惊无比。

纣王他是有所了解的,纣王帝辛前期倒也是个有雄心壮志的人。

开疆拓土,建功立业。

不过在量劫将显,天机未明的时候;通天倒也曾听元始提起过想对人族下手。

因为封神榜不止需要三百六十五位正神,还需要许多的天兵天将和诸多辅神。

而这庞大的数量,即便是把三教全部填进去,也是远远不够的。

因此元始天尊便起了向人教下手的心思。

通天教主想到这里,内心猛的一惊,额上都有了些许汗珠。

莫不是元始天尊因人族如今气运太大,不愿沾染因果,想要算计女娲?!

这时陈白也惊呼了一声。

【卧槽,根据如今的发展趋势,纣王很可能就是在元始的算计下得罪了女娲!】

【太会玩了,不愧是活了这么久的老狐狸!】

【算计女娲之后,他自己就可以置身事外,不用沾染与人族的因果。】

听到陈白的心声,通天发现自己与陈白的想法基本上不谋而合了:

加上这次女娲帮助自己战四圣的情况,四圣现在估计已经坐在某个阴暗角落,开始商量如何算计女娲了、、、、、、

啊秋!

此时在天南海北的地方,与金鳌岛相差遥远的首阳山上。

八景宫中,有着四道熟悉的背影正围着丹炉团团坐下。

元始天尊一个喷嚏打破了这寂静的气氛。

“元始师兄,莫不是与凡人那般着了风寒?”

准提道人瞅着这尴尬的气氛,忙借着元始天尊这个喷嚏打着哈哈,也试图缓解元始的尴尬。

“呵呵,怎么会呢,本座可是天道圣人,岂会经历凡间苦痛呢。”

“估计是通天那厮,在疗伤之中还痛恨本座吧。”

太上老子闻言也是笑了笑:“可能,可能。”

看着聊到了通天,准提道人眼珠在眼眶里滴溜溜的打转,连忙接住了这个话头。

脸色带着恨之入骨的神色,向元始三人诉苦:“说起通天这厮,当真可恨!”

“当日,元始师兄为了我们,而特意放弃了杀他的机会;他却是不知廉耻,竟还趁元始师兄不在,硬生生抢走了我西方一件先天灵宝!”

“一件先天灵宝虽然对我西方十分珍贵,但我西方教为了元始师兄的大业,也愿意将其奉献出来。”

“可是通天这做法,未免太不将元始师兄放在眼里了!”

准提说着还特意有模有样,一拳狠狠砸在了地面,一脸愤怒的模样似乎真就恨不得吃了通天一般。

接引道人待准提说完之后,这才幽幽开口:“原本以元始师兄的力量,是远远压过通天那厮的。”

“要贫僧说的话,此战最大的问题就是出在女娲道友的身上!”

“女娲?当日不是中了准提道友一剑么,想必一时半会儿掀不起浪了吧。”

太上老子这时却是冷不防的在接引身后扇了扇鹅毛扇,还特意瞥了瞥准提道人。

引得接引道人心中一颤:这老不死的,不愧是三清之首,当日局面如此混乱。

他竟然还观察如此细微!

“接引道友不必紧张,通天那厮毁我徒儿肉身,拘我徒儿元神。”

“谁若帮那厮,自然就是老夫的敌人。”

“呵呵,那是那是,通天竟然毁掉玄都师侄的肉身,简直是天人共怒!”

元始天尊坐在一旁,抿了抿嘴,眼中闪过一抹阴鸷。

阴沉说道:“女娲我们也不能这么轻松放过。”

“这次,我们要双管齐下两头齐进!”

太上老子闻言,脸色愣了愣:“师弟的意思是?人族那边也可开始布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