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多宝你个叛徒,说个球!

没用多久的时间,三霄仙子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陈白洞府外。

“陈白!!!”

“呼,,,呼嗝。”

面对碧霄的呼喊,传来的回荡却是只有那犹如天雷炸响的鼾声。

“大姐,这小子竟然在这种时候,还在睡觉~”碧霄小眼神看着云霄,委屈道。

云霄也是叹了口气,将修为带动到了声音之中:“陈白,给老娘滚出来!”

“卧槽,是谁打扰我做梦呢,小心我揍你啊。”陈白迷迷糊糊的说着。

“还我长腿妹妹,真的是回笼觉都不让人睡的开心。”

陈白有些怨恨的说着,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我靠,是云霄师姐!”

陈白连忙从床上跳了起来,将身旁长出的各种灵草仙草都收了起来。

这是陈白签订系统之后才发现的,自己睡觉、躺平当咸鱼的时候,就会出现各种奖励。

“师弟,你再不打开阵法的话,师姐就直接闯进来了啊!”

陈白听着,连忙都不敢收拾东西了,直接打开禁制:“师姐,禁制我已经打开了,你们有什么事吗?”

也并不是说陈白怕自己挨打,主要是陈白早就将门口禁制换成了新手大礼包中的阵法。

凭三霄姐妹的实力,还真不一定能够闯进来。

砰!

碧霄闻声,直接就是闪身进去,啪的一个脑瓜崩:“你小子,出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还鼾声如雷。”

陈白闻言有些委屈的摸了摸头:“碧霄师姐,我这才睡多久呀,哪里有什么事情发生呀?”

碧霄抬手叹了口气,急得跺脚连说了几个你、你、你。

“你真的是,截教众师兄弟都已经知道师父将碧清宫给你的事了。”

陈白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就这事呀,我还以为是谁把我洪荒第一帅的名誉抢走了呢。”

【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呢,你们三不是说了要帮我阻挡的吗?】

【现在又来找我干嘛,我这样出去,很容易就会把我不是一条真咸鱼的事,搞得人尽皆知的!】

三霄却是不知道陈白心中所想,不过听到陈白说的话,碧霄这急性子硬是小脸气的通红。

却是实在找不到话来说陈白了,只能气的在原地干跺脚。

云霄仙子开口温柔:“陈白师弟,那你现在去不去碧游宫广场呢,师姐请你的话可是很温柔的哦~”

看着云霄仙子对自己咬牙切齿的模样,陈白也不敢再耽误下去,连忙朝着碧游宫跑去。

碧霄冷哼一声,随后三霄仙子齐齐起身,跟随着陈白的步伐而去。

“本座行事,难道还要跟你们一个个的汇报吗?”通天教主,一人傲视众人。

冷哼一声说道,一股强大的威压散发而出。

前方的多宝道人也是脸色一变:“师父息怒,各位师兄弟只是认为此事有些不妥。”

“想要让师父给我们一个答案。”

“各位师兄别急呀,我陈白已经来了。”

就在通天教主有些左右为难的时候,陈白的声音从远处响了起来。

【师父啊师父,你说说你,何必作死呢;我都说了不要这什么碧清宫。】

【你现在还非要给我,现在难以服众了吧?何必呢。】

陈白心中想着,但是表面上却还是一副恭敬的模样。

带着笑脸向通天教主行礼之后,又朝着在场所有的师兄弟见礼。

“众位师兄,想必你们都很好奇师父为什么要将碧清宫给我。”

多宝道人脸色一变,笑了一声:“你就是新入门的小师弟,陈白?”

此时云霄也是赶了过来,传音告诉陈白这是大师兄多宝道人。

因为陈白虽然来到截教时日不算太短,却是一直都呆在洞府修炼;只与三霄仙子有来往。

【呵,我还以为是哪位师兄,这丑不拉叽的,原来是你这个大叛徒!】

通天教主站在一旁看着热闹,却是突然听到陈白的心声又在脑海中响起。

温和的脸上瞬间就变得严肃了起来:叛徒?!我大弟子多宝是什么叛徒?

通天教主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陈白的这心声给勾了起来。

“本座看人怎么可能会出错呢,我截教大弟子到底会是什么卧底呢。”

通天心中想着,但是陈白却是丝毫没有要往下说的意思;只是在那里跟多宝一直闲扯。

“尼玛!这陈白怎么老是喜欢说到一半就不说了,这不是白白吊人胃口嘛!”

通天恼怒的低吼了一声,开口说道:“好了,陈白,多宝;你们两人也已经闲聊够了吧。”

“不知你们两个对各自的印象如何?”

通天说着,心中一笑,他这是有意想要套出陈白的心声。

“师尊,我觉得陈白师弟为人还是不错的,但是他的实力方面,弟子实在是没有发现任何长处。”

陈白听着多宝回答通天的话语,心中冷笑连连。

【好一个叛徒,狡猾的跟个狐狸是的;你直接说我配不上碧清宫不就行了。】

【何必拐着弯说,不过我陈白再怎么辣鸡,也比你这个叛徒要配得上碧清宫!】

【要知道要不是因为你,之后的截教也不会覆灭的那么快。】

“什么!本座的截教覆灭竟然跟自己最喜欢的大弟子有关。”

通天心中震惊无比,不过更多的是怒火;虽然他不知道陈白的心声有几分真假。

但是陈白在他的心里已经越发的神秘起来,他的话在通天的心里已经不知不觉占了几分重量。

为了保险起见,通天还是决定派个弟子暗中监视一下多宝。

“陈白师弟,不知道你对为兄有什么看法呀?”

多宝嘴角带笑,看着陈白和蔼的问道。

通天却是冷喝一声,直接打断了多宝的话;受陈白心声的影响,通天现在只觉得多宝笑容好**佞。

不过通天也并没有戳穿多宝,毕竟跟随已经跟随本座这么长时间。

本座愿意给你一个机会,但若日后让本座抓到了证据,你多宝别想活着!

通天心中不由得又是做了一长串的心理活动,将截教众弟子和陈白等人都是晾在了一边。

广场上愣是一片寂静,虽然他们都想知道碧清宫花落谁家。

但是师父沉默了,他们哪里还敢议论。

云霄此时却是开口说道:“众位师兄弟,你们其实是不知道陈白师弟的来历。”

说着,陈白还明显看见云霄朝着琼霄使了个眼色。

【来历?我有什么来历呀?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云霄这话说的陈白都有些摸不着头脑;通天也是反应了过来。

还不等通天开口,琼霄一副我懂的样,点了点头:“大姐说的不错,其实陈白师弟的身世真的太过惨烈了。”

通天听着,也并没有开口打断,只是看着云霄仙子,一副坐等吃瓜的模样。

【我勒个槽,我和多宝这个叛徒都没争辩完,三位师姐你们又是整哪一出啊!】

【我还想说些什么话,骂骂多宝,顺便暗示一下师父这个大傻子:多宝是叛徒咧。】

嗯?

什么鬼东西,尼玛的陈白,你竟然敢骂本座是傻子!

你要是敢说出来,本座包你一万条命都不够你花!本座只会让你体验一万种花式死法。

通天咬牙切齿的盯着陈白,此时云霄却是接着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